除假相 去人心 跟上正法進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六日】前幾年,我被舊勢力鑽了空子,被非法勞教迫害。在勞教所裏,邪惡用不讓睡覺、強行洗腦宣傳、超強體力勞動等各種卑鄙手段逼我「轉化」,我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堅信,沒有上當。

二零一一年,我從勞教所出獄回家。然而一切都變了,以前對大法認同、支持我修煉的丈夫,把邪惡對我的迫害歸罪於大法,反對我修煉,不讓我與同修接觸;曾經修煉的母親由於害怕,幾乎不再學法、煉功。除此之外,我的身體狀況也不好,乳房上長了一個小雞蛋大小的腫塊,非常堅硬。那時我的心情不好,情緒低落。在同修們的鼓勵下,我知道我必須突破現狀,才能破除邪惡對我的進一步迫害。

信師信法,破除癌症假相

回家後,家人勸我去醫院檢查。當時我的思想也不是很穩,因為太長時間沒有學法了,對於能不能走過去信心不是很足。有一天,我從一家醫院門口經過,心想,要不要到醫院去檢查一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結果一檢查,醫生說可能是「導管癌」,囑咐我馬上住院手術,不然會有生命危險。帶著沉重的心情,我來到同修家。同修與我切磋說:沒事的,都是假相。如果你能闖過這一關,反而能變成好事。

家人得知後,非要帶我到醫院檢查不可,還說:只是檢查一下,又不要你一定做手術。結果先到一家大醫院做了彩超,後來又去了丈夫同學開的診所,醫生都說要做手術。過了幾天,丈夫準備好錢,一大早要帶我去醫院住院。我說先去買早點,回來後再說。

我從家裏出來,心想:剛從勞教所出來,又住進醫院?我實在是不甘心。我徑直騎車到同修家,同修鼓勵我,讓我信師信法。買完早點回到家,我對丈夫表示堅決不去醫院。為了不讓他發火,我說:你先給我一段時間好好學法煉功,看看再說。

幾位同修知道我的情況後,來和我一起學法,但被丈夫攆出去了。同修們鼓勵我參加集體學法,但我的怕心很重,在勞教所被迫害的陰影還沒有抹去,甚至擔心我會被盯梢,會給別的同修帶來麻煩。開始只是偶爾敢出來參加小組的學法,丈夫知道後又開始干擾我,不讓我去,說的話很難聽,有一次他甚至說:「你怎麼不死在外面呢?」我當時很委屈,流著眼淚走出了家門。在路上,我反而悟到了:這個「情」,對修煉人來說,除了是魔之外,甚麼也不是,情是無常的,只有修煉才是無價的。這件事使我去掉了對丈夫情的執著,悟到是邪惡在操控他,干擾我修煉,在往下拽我。

通過大量的學法,我的正念越來越強,戰勝病魔假相的信心越來越足。當然中間也出現過反覆,出現過假相。有一天半夜睡覺醒來,無意間用手摸到腋窩,感覺腋窩處有一個大疙瘩。想起了醫生的話,給我感覺像是癌症擴散了。我當時出了一身冷汗。但馬上想到:我是李洪志大師的弟子,誰也不配來干擾迫害我。於是正念佔了上風。

我也發正念,清除干擾迫害我、讓我身體表現出病業假相的邪惡生命與因素。有同修被綁架,我就想,同修們在遭迫害,我身體這點不舒服算甚麼呢。我就幫同修發正念,忘記了自己。後來乾脆想,不管它了,愛怎樣怎樣吧,我有師父呢,怕甚麼呢?

大約過了一年多的時間,無意間我發現那個腫塊在變小。到了二零一四年,它就徹底消失了。

家人從中看到了大法的神奇,丈夫更是經常向同事、親戚朋友說起這件事。在這裏,我謝謝師尊的慈悲苦度,謝謝同修們的無私幫助。

去除怕心 續開小花

在我被綁架前,我家曾是個家庭資料點,有電腦、打印機等設備。我被綁架後,同修迅速將這些設備、耗材轉移走。我從勞教所出來後,覺得沒有打印機很麻煩,想看《明慧週刊》都得從同修那裏取,我就想:要是有一台打印機多方便哪!恰巧,有位同修說我的一台打印機還在她那裏,有很長時間沒用了。我就把打印機拿了回來。剛一開機測試,打印機堵頭。我就求師父加持,通過電腦清洗了幾遍就正常了。當時我的眼淚都流下來了。閒置了一年多的噴墨打印機竟然完好如初了。

開始的時候,怕丈夫看見打印機生氣,我把打印機放在了衣櫃裏,趁丈夫不在家的時候打印。打印的東西主要是自己發放的小冊子和自己花的真相幣。後來,有同修打印真相幣的數量非常大,忙不過來,就和我商量,能不能每星期幫忙打印三千一元的真相幣。我說試試吧。回家後急忙打印。當時只有一台4500打印機,白天上班,只能利用中午、晚上和節假日時間打印,經常是晚上打印到很晚才能完成。後來,又買了一台4980,打印真相幣的數量由每星期三千增至五千。再後來,我經常到市場給商販兌換真相幣,每星期能兌換兩千到三千,這樣,每週的打印量就增到了七千到八千,我還要打印供同修發放的各種小冊子,經常是忙不過來,我就請同修幫忙,又買了一台二手的4500打印機。

丈夫剛開始發現有一台打印機的時候,很不高興,我就給他講道理,講大法弟子要講真相。後來,每增加一台打印機他都鬧一次,我不被帶動,不生氣,邊講道理邊清除他背後的邪惡。安裝新唐人電視接收器時也如此,因給他講不通,我就請同修趁他不在家時安裝調試完畢。他回來後,氣得簡直就像發瘋一樣,拿起錘子就要拆。我用身體擋著,不讓他得逞,並發正念。後來他不但不說了,還經常看新唐人的節目。我看得出,他是非常佩服大法弟子的。

發放真相資料

我發放真相資料,主要是去一些新建的小區。這些小區的樓房有六層的,大部份是高層建築。我每次去之前都要做好計劃,提前發正念。沒有電梯的,就步行到六樓,然後,從上往下發放。有電梯的,就坐電梯到頂層,然後步行往下發放。有的高層的電梯,需要用卡才能乘坐,我只能步行爬到頂樓,有二十層的,也步行爬上去。夏天的時候,衣服都濕透了,但不覺得累,能救度眾生心裏特別高興。有的電梯裏有監控,需要注意安全,我就不坐到最頂層,提前下來,再步行幾層到頂樓往下發放。有的高層樓房同一樓層有好幾戶,為了不顯眼,我就第一次只發單號,下次再發雙號。每次發完後,我都用隨身帶的鉛筆頭記下來,免得時間長了忘了,導致重複發放或者漏發。

資料的整潔、美觀很重要。我在做資料時都認認真真的,裝在自封袋裏,放在住戶門旁邊合適的位置或者放在門的把手上。後來,我發現往車上放資料也是一個非常好的辦法。我往車上放的資料主要是「翻牆軟件」、《九評共產黨》的小光盤等,放在轎車擋風玻璃的凹槽裏,不顯眼,非常好。

用手機講真相

二零一一年,同修向我推薦多普達手機,向我演示打電話和群發彩信。我一看這麼好,就買了一部手機。曾經有一段時間,一張卡可以發很多條彩信,有時晚上我在外面發彩信到九點多,冬天晚上很冷,但我看到那麼多的彩信順利發出去,心裏特別高興,也不知道冷了。發彩信的時候能收到很多的反饋,有個別短信是罵人的,有的罵得很難聽,我不動心,只是覺得這個生命很可憐;有的短信說謝謝,有的說辛苦了。當時心裏真是暖融融的。

有一段時間,在我地發彩信受阻,我就打語音電話。為了提高效率,我又買了一部多普達,還從同修那裏買了一部閒置的天語手機對打講真相。

今年年初,我又添置了兩部安卓系統手機,能直接顯示三退的結果。有一天一同修來找我,說讓我幫她從同修那裏買幾部手機。可買來後,同修卻說,先不要了,沒有協調好,讓把手機先放在我家,她甚麼時候用就來拿。手機放了幾天,我看著這些閒置手機就想:我把他們都利用起來多好啊!就這樣,我把所有的手機都放上電話卡,都用上了。有時,我會利用晚上和節假日的時間,背上一個兜特別多的挎包,把十來部手機分散在不同的兜裏,邊走邊打電話;有時也開車去打電話。

以前,我撥打的電話號碼都是從同修那裏拷貝過來的。為了提高打電話的效率,同修已將手機號碼的空號篩選出去了。現在,我也學會了用天語手機連上電腦過濾手機號,減輕了同修的負擔。

面對面送光盤和翻牆軟件

由於時間的關係,我面對面發光盤做的不是太多,但我也真正感受到了眾生得救後的喜悅。有一次,我包裏裝了三部手機打語音電話,又裝了七、八張神韻光盤和一些翻牆軟件出門發放。當我把神韻光盤送給一個五十歲左右的女士時,她激動的握著我的手,一再說:「謝謝,謝謝,你真好!」我送給一位男士神韻光盤時,他高興的說,「我就愛看這個!」我說:「看完了傳給親朋好友看看!」他說:「你那還有嗎?」我就把僅剩的最後一張光盤又給了他,他高興的致謝走了。

翻牆軟件主要是送給年輕人,大約一半的人願意接受,還有的開始說不要,我向他做一介紹就接了光盤。

我深知,與師尊和法的要求比,與修煉精進的同修比,我還有很大的差距,求安逸心還很重,沒去掉的執著心還很多,這些都需要我在今後的修煉中嚴格要求自己,精進實修,兌現自己的誓約,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