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幫我買電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八日】我於一九九八年得法,當時不到三十歲,在某城市打工。一天看到單位看門的老人在看《轉法輪》,我就問他在哪裏能學到,就這樣我得法了。

第一次看完《轉法輪》就很震撼,懂的了人生命的意義是返本歸真,不能再像以前一樣隨波逐流。以前單位裏的東西是能拿的就拿,修煉後是連一卷衛生紙都不拿單位的。當時單位裏分兩派,勾心鬥角的互相排擠,我嚴格守住心性,不參與任何一派,不管誰怎麼欺負我、算計我、擠兌我,都守住心性不和他們計較,當時遇到的心性考驗,還真是鑽心的難受。

堅定對大法的正信

就這樣修煉不到一年,江氏邪惡集團就開始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了,對我這個新學員來講,就是一次對師父、對大法是否正信、堅信的一次考驗。

記得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那天,天很悶熱,領導突然叫我去她辦公室,說「快看電視吧」。我一看,殃視正在誣陷法輪功和師父,當時心裏很難受,怎麼會這樣呢,領導也沒說甚麼。迫害不斷升級,媒體不斷造謠,同修不斷被綁架,同事也經常問我還煉不煉了?我也有些迷惑了,就靜下心來想:法輪功到底好不好?還煉不煉呢?答案是:好!因為自己正在努力的做好人,正在脫胎換骨的成為一個真正的好人,師父是最正的,我一定要煉!就這樣,堅定了對師父、對大法的正信,從此這正信永遠都不會再改變了。以後同事們再問我還煉嗎?我就跟同事們講我修煉的親身感受,要他們不要信電視上說的。

緊接著,又面臨另一個考驗。當時我的這份工作算是不錯的,自己很滿意。但隨著迫害的升級,一天領導把我叫到她辦公室問:你是要法輪功還是要工作?我平靜的說:「我能理解你的壓力,我選擇法輪功。」就這樣,我失去了工作,回到了闊別幾年的家鄉。

回到家鄉,又面臨家人的干擾。那時我白天幹完家裏的活我就學法,晚上去發真相資料和掛橫幅。一開始妻子干擾我主要是在我讀法時搶書,煉功時推我,甚至拿棍子敲我腳骨等等,我都守住心性慈悲對待她,跟她講道理和真相。修煉前的我脾氣暴躁,還動不動就打她,說一不二。她也看到我和以前不一樣了,像換了一個人,有一次甚至說:你能堅持這樣,我也煉。可是喉舌媒體鋪天蓋地的謊言、特別是天安門自焚偽案出來後,迫害越來越嚴重,她開始不理性了,最後說:你是要我和孩子,還是繼續煉法輪功?我說:甚麼都不會改變我煉法輪功的,你實在要走我也沒辦法。就這樣,她帶著孩子回娘家了。直到二零零三年非典爆發時才回來,回來後我做甚麼她都不再干擾了。

正念正行

就在妻子回娘家這一年,我建立了家庭資料點,一直順利走到現在。當時本地資料點一次次被破壞,師父經文和《明慧週刊》不能及時看到,經文有時還要手抄,有幾張明慧交流文章也是很多同修傳著看,有的還看不到。我就說:那我來做資料複印吧。就這樣,二零零二年買了一個打印機,開始做資料,從開始的複印、打印資料,到後來做書、做掛曆、台曆、刻光盤,從開始往盤面上寫字,到貼盤貼,再到可打印、上光、包裝,數量越做越大,質量越做越精美。

記得二零零八年奧運期間,因急需買一些耗材,我坐長途客車去北京,一路上檢查很嚴,就在客車將要駛進三環的時候,我突然心情壓抑、緊張,呼吸都有點緊促,就感到上空好多好大一片不好的黑乎乎的東西向我襲來,我知道邪惡想干擾、迫害我,馬上鎮定發正念,清除干擾破壞我買耗材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並恭請師父加持弟子。大約十來分鐘,客車駛進了三環,這時就感到上空那些東西消退了,心也恢復平靜,身體也輕鬆了,我知道那些邪惡因素被清除了,可以放心去做該做的了。

還有一次是二零零一年,我帶了兩箱光盤回來,客車剛進高速就被警察攔下上車檢查,我坐在靠後過道的座位上,警察上車就拍著行李架上的行李問是誰的?裏面是甚麼?並四處環視,突然我和警察四目相對,這時我才意識到,自己正把裝著大法書的包緊緊抱在懷裏,警察馬上就過來了:打開包讓我看看裏面是甚麼。當時我倒一點沒驚慌,一邊慢慢拉開拉鎖一邊說就手機、充電器甚麼的,結果警察用手一點我的包:好了。扭身就走了。等車啟動了我才舒了一口氣,幸虧師父保護,如果當時自己有怕心、稍有驚慌,給邪惡鑽了空子,就會帶來麻煩。同時我也悟到,大法弟子在做好三件事中,正念正行很重要。

師父幫我買電腦

在這十多年做資料中,我想做甚麼,儘管甚麼也不會,但是總有意想不到的幫助。實際就是師父看到弟子有這顆心就安排好了一切。

二零零三年年末,本地唯一能上明慧網的同修被迫害,也就拿不到版來複印了,需要從很遠的地區拿資料。這樣我就想買台二手筆記本電腦上明慧網。可是我對電腦一點不懂,就將看到的有關買電腦的資料都存起來研究。誰知當我去了電腦城,之前看過的資料卻用不上,因為我一說話,商家就能看出我是個外行,買個價格貴的電腦也認了,就怕買個有問題的回來,二手的又沒有質保,真有問題怎麼辦啊。就這樣轉來轉去也不敢買,只好心裏求師父:師父啊!怎麼辦?弟子一定要買個中用的電腦回去啊!

這時我又轉到一個商家那裏,看到商家和客戶正在數錢,我以為是成交了,就問客戶多少錢買的?他說他這是退的,我問為甚麼退?質量不行?他說質量挺好,但是又看到了一台更合適的,所以就退了這台。我問:這台你用著怎麼樣?他說:用了一個星期挺好的,你要買就買這台吧,肯定沒問題。當時我就想:這不是偶然的,是師父看我不懂而讓我碰到的。這時商家說:你要買還按這個價。就這樣我就買了下來,還真不錯,一直用了好幾年,直到裝不了新防火牆和殺毒軟件了,條件也成熟了才換了新的。

第一次破網成功的情景,到現在還記憶猶新。那一天,我騎著摩托車,背著筆記本電腦,來到一片玉米地,打開筆記本插上網卡連接到網絡,雙擊自由門,一會就自動打開了動態網,當時又激動又緊張:這就是動態網?找到明慧網,點了一下,一會明慧網也打開了,看到師父靜觀世間的照片,才相信真的破網成功了,那個激動無法形容,雙手合十,謝謝師父。從此,甚麼都封不住我上明慧網,封網嚴重時,只要發正念或換個時間再破網,都能上去。

十多年來要寫的很多,看起來也沒甚麼驚天動地,自己卻感覺波瀾壯闊。期間也有忙於做事,修煉上鬆懈了,安逸、色慾、名利等心也隨之膨脹,有時候連一個小關都過不好,自己也很著急。在師父提醒弟子「修煉如初,必成」[1]後,最近又找回修煉如初的感覺。希望和同修們在以後的修煉路上,共同勇猛精進,真正做到修煉如初,做好三件事,早日除盡邪惡,迎接師父回來。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們!

註﹕
[1]李洪志師父經文:《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