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次遭勞教迫害 北京通州崔秀玲控告元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北京報導)北京市通州區永順鎮永順村蘆莊婦女崔秀玲,曾被嚴重的神經衰弱病折磨,夜裏睡不著覺,臉色發青。一九九九年四月開始修煉法輪功後,她的神經衰弱病徹底好了,人也變的和藹了。

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後,崔秀玲曾被關在拘留所、勞教所裏迫害。現在,崔秀玲向中國最高法院和中國最高檢察院遞交了對江澤民的控告書。

崔秀玲在起訴書中講了自己被迫害經過:

1、一九九九年,我家來了幾個610人員,問我對法輪功的態度,他們對談話結果很不滿意。之後,永順大隊矇騙我說,到轉化班談談話。結果我在轉化班被非法關押半個月。

2、一九九九年大隊領導兩次找我,逼迫我交出大法書籍,不許我修煉法輪功。

3、二零零一年左右,永順大隊管治安的王振永給我打電話,叫我去大隊。到大隊後直接讓上車,我被拉到洗腦班洗腦十多天。

4、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我在通州西門市場發真相資料,被北苑派出所抓走,非法勞教一年半。在勞教所吸毒人員李樹軍為逼迫我『轉化』,三個月不讓我正常睡覺。用拳頭打我頭,打得我頭上都是包。污言穢語、謾罵更是家常便飯。在勞教所還逼迫我從事無工資苦力勞動,如:包裝筷子、拔草、下地幹活等。

5、二零零六年二月,有一天晚上快十一點了,有人敲門,闖進四-五個警察,對我抄家,搶走私人物品,錄音機一個、磁帶十二盤。(他們)把大衣櫃裏邊的衣服全給扔出來,抽屜裏的私人證件被扔了一地。當時家裏就我一人。警察連抬帶拉的把我抬到警車上。關進通州橋莊拘留所,在號裏我喊「法輪大法好」,警察給我戴手銬、腳鐐。派二個吸毒、盜竊的犯人,把我抬到放風場,他們拿一個棍子讓我咬著,我不咬,他們就用棍子猛磕我的嘴,四個門牙被磕活動了。

在這個拘留所有一個姓馬的警察,叫我到預審室,用電棍電我臉,電棍沒電了才罷手。我臉全黑了,全腫了,眼睛腫的都封上了,看不見東西。嘴巴也腫了,張不開嘴,吃不了飯。警察派人餵我,我也吃不下,警察也害怕了,趕快把我送到醫院搶救。

後來我被非法勞教二年半,中途又被轉到內蒙古勞教所。轉到內蒙古圖牧吉勞教所時,我不報數(因為我不是犯人),被一個女警察抽嘴巴,把我臉打裂一個口子。

在內蒙古圖牧吉勞教所期間,因為我不轉化,警察派吸毒人員打我,從鼻子裏灌食十一個月,每次灌食都是幾個警察按著我,每次都非常痛苦。勞教期間,關集訓隊五個月。在集訓隊又關集訓隊裏的小號四個月,不讓睡覺、罰站、腿都站腫了。

有一個姓蘇的警察,讓上廁所喊報告,我不是犯人我不喊,他們不讓我上廁所,大小便都便在褲子裏。在這種情況下,警察不允許我洗漱,屎尿就在褲子裏。大冬天的開門、開窗戶凍我三天,然後把我提到水房,把我衣服扒光,扔掉,地上是幾盆提前準備好的涼水,她們用涼水潑我,然後僅讓我穿單褲、單衣。這次勞教被非法延期三個月。

在我受迫害期間,我丈夫、兩個兒子承受了很大痛苦,他們不會做飯、洗衣服,家裏亂的一團糟,兒子結婚了,我都不知道。

我們修煉法輪功,只為能有一個健康的身體,一個純潔的心靈,一個對社會、對家庭有益的好人,卻在江澤民的肆意的操控下,使我和我的家人經受了巨大的痛苦和傷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