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資局局長被殘殺 老母控告元凶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七日】今年七十六的河南省濟源市張玉平老人於二零一五年七月七日向最高檢察院郵寄訴狀,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

張玉平女士的兒子原勝軍和兒媳王冬玲堅持修煉法輪功,多次遭江澤民集團迫害,原勝軍被迫害致死。

原勝軍生前照片
原勝軍生前照片

原勝軍曾任河南景弘集團公司總經理助理、紀檢書記、三分廠廠長、書記,濟源市物資局局長。原勝軍按照大法標準要求自己,工作兢兢業業,一身正氣,不貪不腐。人們評價原勝軍:「一不喝酒,二不吸煙,三不跳舞,四不玩女人,五不打麻將。」「對人有禮貌,像原勝軍這樣的幹部現在太少見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集團開始造謠迫害法輪功。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原勝軍給江澤民寫了一封公開信,講述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原勝軍因此被非法拘捕,誣判三年,先後被關押在濟源看守所、鄭州監獄(新密)。期間,原勝軍遭受毒打、電擊、洗腦等酷刑折磨,並被單位開除公職。期間,王東玲也被監視居住。

二零零五年三月三十日中午十一點半,濟源市國保支隊隊長王明麗、政委王國友夥同「610」(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惡人,闖入原勝軍家裏強行抄家、抓人。在濟源市看守所,原勝軍絕食抵制迫害。第八天,原勝軍被劫持到第一人民醫院野蠻灌食。四月二十九日,濟源市公安局非法下逮捕令,不允許原勝軍的家人探視。

非法關押半年後,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二日,濟源惡人非法對原勝軍秘密開庭,十月七日,對原勝軍誣判六年。王東玲和原勝軍母親提出上訴。期間,原勝軍因絕食被劫持到天壇醫院。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五日下午五點半,原勝軍從天壇醫院走脫,跑到濟源市承留鎮南桃村一村民家。之後原勝軍被惡警團團圍住,惡警強迫南桃村大小隊幹部,在原勝軍還未死亡的情況下,簽字證明原勝軍已死亡。當場將原勝軍拉往火葬場。在路上,原勝軍被惡警活活打死。惡人把原勝軍冷凍在殯儀館,寫的名字是:「無名氏」。

以下是張玉平女士在訴狀中提供的事實:

我兒原勝軍,男,四十二歲,大學畢業,家住濟源市電業局家屬院,曾當過教師、律師、工程師,濟源市物資局局長。因患心臟病、高血壓,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很快困擾他多年的疾病痊癒。

但是,江澤民在其任職期間對法輪功信仰群體實施了滅絕政策,原勝軍被迫害致死。兒媳被長期關押。正是在江澤民的策劃、指揮下,才導致我全家長期遭受殘酷迫害,我為我的兒子兒媳遭受的殘暴迫害伸冤。

事實如下:

1.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當全國上下對法輪功的迫害不斷升級的時候,出於良知原勝軍用自己的切身體會和對法輪功的真實了解,給當時任中共總書記的江澤民寫了一封公開信,講述法輪功的真實情況。被濟源執法部門非法拘捕,開除公職,誣判三年。先後被非法關押在濟源看守所、鄭州監獄(新密),在被非法關押期間,遭受到毒打、電擊、洗腦等酷刑折磨,二零零三年十一月釋放回家。

2.二零零五年三月三十日中午十一時三十分,濟源市國保支隊隊長王明麗、政委王國友夥同610人員突然闖入我家,強行抄家,除大法書籍外,未搜到其它資料。他們抄走兩台電腦,其中一台是孫子使用的電腦。強行將我兒原勝軍抓走後,非法關押在濟源看守所。

在看守所,我兒對自己被非法關押進行絕食抗爭。絕食到第八天,劫持到濟源市第一人民醫院野蠻灌食。四月二十九日,被濟源市公安局非法逮捕,不允許家人探視。

在被非法關押了半年之後,濟源法院於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二日非法秘密開庭,當在法庭上看到他時,一個一點八米高魁梧健壯的人已經被折磨的骨瘦如柴,不成人樣。十五天後(十月七日)再次被誣判六年

3.針對荒謬絕倫的所謂判決,我與兒子、兒媳均不服並提出上訴,宣判第二天,惡人又把原勝軍弄到市天壇醫院,由專門四個人看守。竟然詭異的說中午沒看守好讓原勝軍跑掉了。後發現下午四點鐘在南姚村死亡。

死亡後,警方並未通知家人到現場,而是由警方直接拉去火葬場,放在冰箱中凍了一夜,第二天九點多才通知兒媳王冬玲去認領原勝軍遺體。當見到遺體時,發現遺體遍體鱗傷,到處瘀血,他兩眼間最低處有很深的傷痕條,兩眼皮都有傷,背上有多處黑紫色傷塊,手指甲都是黑的。我兒原勝軍是在這些惡人手中被活活折磨致死的,原勝軍只是為因信仰「真、善、忍」,而被殘忍虐殺。年僅四十二歲,其狀慘不忍睹。

惡人們冷酷無情,下令二十四小時必須將遺體火化,不願意就強行火化。

之後惡人又在我家周圍布置大量便衣特務,給吊唁原勝軍的親友照相,試圖加大迫害。就這樣原勝軍因信仰「真、善、忍」,而被殘忍虐殺。

4.兒子死後,每天有專車四個人監控我,整整看了我一個月,我去找他們討說法,政法委、610人員說原勝軍是「自絕於人民,自絕於黨」,並威脅要把我也抓起來,為驅趕我離開,把我的手都弄得鮮血淋漓。

5.二零零零年兒媳王冬玲去北京上訪,被當地公安帶回後在派出所關了十七天,監視居住半年。二零零一年五月份又被抓,關押三天。二零零五年三月三十一日王冬玲在丈夫遭綁架當天,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被截帶走審問。二零零六年七月,又因去同修家串門再遭綁架並抄家。十多年間監聽、監視、跟蹤、蹲坑,從未間斷。

6.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九日下午國保大隊再次闖進家非法抄走私人財物並將兒媳王冬玲綁架到看守所,四月一日單位以王冬玲長期堅持修煉法輪功為由解除勞動合同。至今王冬玲羈押在看守所已一年四個月之久。

7.我的兒子在這場浩劫中被殘忍迫害致死。兒媳又幾次三番的被非法綁架,長期超期羈押,孫媳因承受不了沉重打擊離家出走,留下孫子和一個二歲的曾孫由我一個已年逾古稀的老人艱難支撐,導致我的精神幾乎崩潰。迫害已經使我原本美滿和諧幸福的家庭瀕臨絕境,生存難以維持。如不改變現狀,無異於繼續殺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