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被關看守所22個月 丈夫攜女兒控告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七日】今年五十一歲的吉林市法輪功學員鄧曉波(五十一歲)因堅持修煉法輪功,十六年來曾被非法拘留一次,勞教二次,在勞教所絕食抗議迫害,遭受拳打腳踢,電刑(電棍對準頭部腦中心部位電擊),野蠻灌食,不讓睡覺等折磨。因不放棄煉法輪功,不寫污衊、誹謗法輪大法和師父的「五書」又被加期半年。

鄧曉波

鄧曉波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八日,鄧曉波又在自家開的「鴨脖熟食店」被吉林市船營公安分局東局子派出所警察綁架,遭警察連踢帶踹,毆打,被雙手反銬手銬,向上提拉。用礦泉水澆頭,語言威脅。後被非法關押到看守所,預謀非法判刑。

親友們聘請了北京維權律師為其做無罪辯護。

鄧曉波的代理律師李國蓓女士和王宇女士在近兩年的時間裏,曾多次到吉林市昌邑區法院遞交手續,辦案人付文忠不接律師手續,不讓閱卷,態度惡劣,不允許做無罪辯護。付文忠還威脅誘惑家屬辭退律師,也多次到看守所逼迫誘惑鄧曉波辭退律師,說甚麼:「退了律師我給你少判幾年,開了庭,把你送監獄去你就享福了。」遭鄧小波拒絕後又說:「那就開不了庭,你就在這呆著吧(無限期關押)。」現在鄧曉波在吉林市看守所非法關押整整二十二個月了。

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三日,鄧小波的丈夫與女兒已向最高檢察院與最高法院郵寄《刑事控告書》,已於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五日妥投簽收,控告一手發動迫害的首犯江澤民,要求儘快立案偵查,法辦江澤民。立即停止迫害,釋放所有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使其家庭早日團圓。

以下是鄧小波的丈夫與女兒在控告元凶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中敘述鄧曉波迫害的部份事實及父女倆多年來承受的精神壓力和苦難……

我是吉林市法輪功學員鄧曉波的丈夫張月石,目前我妻子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關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已二十二個月了,船營區法院預謀非法判刑。

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出於妒忌發動了這場史無前例的對信仰法輪功群體的滅絕人性、喪失天良的迫害,在中國,使無數個幸福家庭遭受苦難。我家就是千千萬萬個苦難家庭中的一個。

一九九八年,我妻子鄧曉波因體弱多病,患有貧血、腰痛病、附件炎、婦科病等多種疾病,經朋友介紹開始修煉法輪功。通過不斷的學法煉功,明白了人生許許多多不解之謎,明白了是是非非、恩恩怨怨都是有因緣關係的理,所以記憶中那些煩惱消失了,和多年不往來的婆婆從歸於好,煉功之後身體越來越好,不到半個月所有的病都好了,無病一身輕。她按照法輪大法的最高法理 「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不斷提高自己的道德水準,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成了家裏、外面公認的好人,我們生活的幸福美滿。

做好人履遭迫害,家人不能安穩生活

可是江澤民集團下密令不斷騷擾這個修心向善的煉功群體,記得一九九九年下半年,我妻子在吉林市博物館前集體煉功,被江南派出所警察抓走非法拘留十五天,還讓家屬交五百元錢,說是吃飯錢。

我妻子鄧曉波依法到北京上訪,被警察抓回來後送到吉林省長春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功又被加期半年。

我妻子鄧曉波從勞教所回來後,警察還不斷來我家騷擾,甚至撬門別鎖,試圖再一次把她抓走,一到敏感日,還去我母親家、親屬家裏逼問我妻子的下落,時常夜間騷擾我家,有一次我妻子在家中,警察來敲門,見沒人開門,就開始撬門別鎖(沒撬開),那撬門的動靜嚇得大人孩子都非常緊張,精神壓力非常大,整天提心吊膽的過日子。我妻子不得不過著有家不能回,丈夫、女兒都不能照顧,不能盡妻子、母親的責任而流離失所在外,女兒又那麼小,深感在中國做好人真的是太難了。

二零零三年四月七日鄧曉波在商場購買錄音帶時,被不明真相的人構陷,遭東市場派出所警察綁架,在派出所遭受了非人的待遇,遭毒打、腳踢、抓頭髮等。在家屬都不知道的情況下被非法劫持到吉林市第三看守所拘禁,後又在家屬不知道而又沒有任何手續就把她送到吉林省長春女子勞教所,又被非法勞教一年。在勞教所期間因不寫污衊法輪大法的「悔過書」和「不煉功保證」等「五書」,遭受酷刑折磨。

妻子被非法勞教,我們父女度日艱難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開始到二零零三年四月,我妻子曾遭多次抓捕,一次拘留,兩次非法勞教,在我妻子被非法勞教的近三年時間裏,我帶著年幼的女兒整天擔心受怕,精神緊張,下班後又當爸又當媽,生活的非常艱難辛苦。年幼的女兒張吉鶴在幼兒園和上小學的時候經常是她大姨接送。看見別的同學上學都是媽媽接送,接送自己的卻是大姨,心裏特別難受,非常想念媽媽,經常流淚。

上小學時的女兒,每天中午得自己煮方便麵,常常被開水燙傷手,或是家裏沒有飯,餓肚子。記得那年中秋節到了,八月十五是中國人的團圓節。副食店和街上都擺放著各式的月餅和禮品盒,人們手裏都拎著禮品回家過團圓節,可吉鶴的母親卻在勞教所遭受痛苦。我們去長春女子勞教所看望鄧曉波,勞教所不讓見。女兒央求獄警給她母親帶幾塊月餅,獄警大聲的吼道:「你媽媽一天不寫決裂書(不煉功的保證書),你就別打算她能出去,然後用腳用力的將月餅踩碎,把我們家屬攆出接見室」,女兒一路哭著回到了家。

我女兒從小性格是活潑開朗的,就因為媽媽煉法輪功遭迫害不在家,缺少母愛,加之在學校經常被同學排擠,時常躲在沒人的地方自己偷偷的流淚 ,後來變得少言寡語,夜間經常在被窩裏手拿著她媽媽的照片一邊看一邊流淚。知道的人都心酸流淚。她那幼小的心靈所承受的創傷是無法彌補的。冤獄期滿後我們一家團聚了。

無辜被綁架 遭酷刑,家中物品被搶走

我妻子是吉林市鞋廠正式職工,是國營企業單位。單位因為我妻子堅持煉法輪功,怕受株連,就為難她,讓她停職離開工廠,當時廠領導孫吉言答應給她補償些錢,可到現在單位連一分錢都沒給我們。

二零一二年,因生活所迫,妻子冒著危險經營了一個小型鴨脖熟食店,既解決了家人生活問題,又能服務民眾。鴨脖熟食總店的老闆也是法輪功學員(目前也同我妻子一樣被誣陷非法關押在吉林市看守所),他們的經營理念相同,都是遵循法輪大法「真、善、忍」原則做人做事,做出來的食品都是無毒無害,不放任何添加劑、防腐劑,每天都是新鮮的,很受顧客們的喜愛。

妻子經商,重道德,講誠信,特別受她的顧客信任。在她的店裏,頭一天的剩餘食品,第二天都會誠實的告訴顧客,並且僅收成本價,令顧客買的可心,吃著放心。所有食用過我們家熟食店食品的顧客都說好,都願意再去買,也都成了回頭客。生意經營的挺好,每月能收入三千多元,家中生活條件改善了。

可是經營了不到兩年時間,在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八日上午九點左右,我妻子像往常一樣正在鴨脖熟食店準備開業,突然闖進四個人,是吉林市昌邑分局東局子派出所的便衣警察,不由分說的將我妻子綁架,並非法抄店。上午十一點又逼迫我開家裏的門,警察們沒有任何手續、證明,就進行抄家。搶走我家中所有的大法書籍、電腦一台、光碟、手機三部,身份證等物品。然後把我妻子劫持到東局子派出所,警察婁世偉,還有一姓王的警察,警號是202332,非法審問我妻子,妻子不回答,警察們就誹謗法輪大法和大法師父。

臭名昭著的沙河子洗腦班
臭名昭著的沙河子洗腦班

當天傍晚六點左右,妻子被劫持到吉林市臭名昭著的沙河子洗腦班迫害。妻子在東局子派出所、洗腦班遭連踢帶踹、毆打、拽頭髮、被雙手反銬手銬,向上提拉、用礦泉水澆頭、語言威脅等迫害。

妻子被綁架後,我家的店經營不下去了,低價出兌了。

迫害好人心虛,阻止律師做無罪辯護,不退律師不開庭

妻子的朋友湊錢幫忙請了北京維權律師為我妻子主持公道,做無罪辯護。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妻子的代理律師去吉林市昌邑區法院卻被辦案人付文忠和庭長劉廣濱無理阻止。付文忠不接律師的手續,說:「 不接待外地律師」,讓家屬請當地律師,不讓閱卷。還叫法警(男)粗暴的將律師李國蓓女士推拉出辦公室。

妻子的代理律師李國蓓女士和王宇女士在近兩年的時間裏,曾無數次到吉林市昌邑區法院遞交手續,辦案人付文忠不接律師手續,不讓閱卷,態度惡劣,不允許做無罪辯護。付文忠都躲著不見面、找各種理由推托。付文忠還威脅誘惑我和女兒逼迫辭退律師,付文忠也多次到看守所逼迫誘惑母親辭退律師,說甚麼:「退了律師我給你少判幾年,開了庭,把你送監獄去你就享福了」。遭我妻子拒絕後又說:「那就開不了庭,你就在這呆著吧。」

二零一五年三月初,吉林市「610」頭子白岩,帶了10名本地律師到看守所遊說聘請外地律師的法輪功學員辭退律師,請本地律師可給減刑。

吉林市昌邑區政法委、「610」頭目房雲福操控法院逼迫辭退律師。

現在我妻子依然被非法關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已經二十二個月了,精神和肉體受到了極大的摧殘。親人都擔心和掛念。江澤民是這場迫害的始作俑者,是迫害元凶,這場對信奉真、善、忍民眾的迫害,徹底的摧毀了人類的道德和良知,它給中國人帶來的是無窮的災難。給多少個善良家庭帶來了苦難,這精神上的折磨和痛苦太多了,是難以想像的,也是無法償還的。善惡有報,將江澤民押上審判台是歷史的必然,是天意民願。

所以請求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認清形勢,明辨是非、善惡、能真正站在道義、良知、公平、公正的角度為我們這些無辜受害者、百姓討回公道吧!把這個禍國殃民、罪惡滔天、血債累累、喪盡天良的惡首江澤民押上歷史的審判台,清算它所有欠下人民的罪行。給我們補償這麼多年來給我們造成的精神損失和經濟損失等多項費用,包括我妻子當年失去工作,沒有生活來源及我家小店停業、低價出兌造成的經濟損失給予合理補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