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遭迫害致死、媳精神失常 山東老夫婦控告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八日】山東省德州市武城縣武城鎮七十四歲的退休教師陳景華,和老伴朱桂香、大兒子陳桂彬與大兒媳周海濤,堅持修煉法輪功,多年來遭到中共江澤民集團的迫害,陳景華曾五次被非法拘禁,大兒子陳桂彬被迫害致死,大兒媳周海濤被迫害致患精神不正常。

二零一五年七月,陳景華、朱桂香夫婦向最高檢察院遞交刑事控告書,起訴首惡江澤民。陳景華、朱桂香夫婦申請最高檢察院對江澤民提起公訴,依據《憲法》、《刑法》的規定追究江澤民的綁架罪、非法剝奪公民信仰自由罪、非法拘禁罪、誹謗罪、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罪、敲詐勒索罪、非法搜查罪、侮辱誹謗罪、誣告陷害罪、故意傷害罪等刑事責任和經濟賠償責任;同時徹底清除江澤民以國家、政府的名義對法輪功所作出的一切不公正定論、規定、禁令、限制和影響;立即全部釋放所有非法被關、被拘、被判刑的法輪功學員。

以下是陳景華、朱桂香夫婦陳述的控告事實與理由:

一.大兒子陳桂彬被迫害致死

陳桂彬
陳桂彬

陳桂彬在世時,是山東省武城縣棉紡廠機修車間的一名工人。由於小時候吃錯了藥,落下了氣管炎。一九九五年三月喜得法輪大法,煉功後,身上的病徹底好了,身體健壯。陳桂彬是全廠職工、領導公認的好職工。學大法後,從不佔廠裏的便宜,就是給自己或親屬幹的活也是秉公辦事,該拿多少錢就拿多少錢。

然而,法輪功這樣一個健康人民身體、提升人民道德的好功法卻遭到江澤民集團的瘋狂迫害打壓,陳桂彬為了向國家領導人說明真相、討回公道、還師父與大法清白,他毅然與功友們進京上訪,被不明真相的便衣、武警綁架,後經山東省駐京辦遣回武城,被非法關押迫害一個多月。回家後,讓每天定時到武城縣公安局簽到。之後,每年的四月二十五日以前或者七月二十日以前或重要節假日,陳桂彬與妻子周海濤二人都會被拘禁關押十多天。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五日,武城縣公安分局突然闖入陳桂彬棉紡廠的家屬院,在沒有任何證件的情況下,非法搜查、抄家。搶走錄像機、錄音機等許多私人物品,總共折合人民幣三千多元,勒索敲詐現金二千五百多元。陳桂彬、周海濤夫婦和十歲的孩子每時每刻都生活在恐懼中。

二零零一年元旦前,在武城縣公安分局的指示下,武城縣棉紡廠再次把陳桂彬與周海濤綁架到棉紡廠拘留室關押迫害。元旦過後,棉紡廠去北京上訪的五個法輪功學員被武城縣公安局從北京接回,每人罰款一萬元,於是懷疑是陳桂彬讓去的。保衛科長侯金才將陳桂彬綁架到保衛科,還沒審問,直接給陳桂彬戴上手銬準備拷打。在保衛科,侯金才早已安排好四個人,一個牆角一個人,準備「推篩子」(就是你推給我,我推給你)。當第一個人在陳桂彬背後,突然猛力往前推陳桂彬,陳桂彬立即倒下去,在陳桂彬前面放著一個保險櫃,因陳桂彬戴著手銬,不能用手著地,一頭正好撞在前面的保險櫃上,陳桂彬立即全身癱瘓,不能動了。後來經醫生檢查才知道,陳桂彬頸椎骨三節骨折,骨髓已經出來了。

侯金才還不罷休,又把陳桂彬暴打一頓,幾個人打陳桂彬時,陳桂彬已經失去知覺了,一動不動。惡人侯金才想置陳桂彬於死地,又將陳桂彬的鞋襪脫光,將上衣解開扣,四個人把陳桂彬抬到室外的雪地上凍了大約一個多小時,才把陳桂彬抬到拘留室(拘留室和保衛科緊挨著)。

他們把拘留室的窗戶打開,被褥扔了一地,把拘留室的火爐用水澆滅,把陳桂彬扔到沒有被褥的光板床上,目的很明顯,想把陳桂彬凍死。

到了第二天上午八點多,朱桂香前去探望兒子陳桂彬時,才知道兒子被打癱了,後來朱桂香找來人,並帶來醫生,經醫生檢查,確認頸椎骨被打壞了,經和廠方多次交涉,廠方才同意放人到縣醫院治療,但是因為陳桂彬是從頭一天下午四點被綁架到保衛科迫害,直到第二天晚上八點,才被允許去醫院治療,經歷了二十八個小時的殘酷迫害,骨髓凍了這麼長時間,能治好嗎?因為搶救不及時,最終,陳桂彬被惡徒迫害致死。

直接責任人:侯金才,吳小剛,楊建功、姚金山。棉紡廠董事長:王益民,辦公室主任:王金柱,武城縣公安局政保科科長張瑞軍,副科長徐丙新。

二.大兒媳周海濤被迫害致患精神不正常

二零零一年,周海濤被山東省武城縣公安局綁架到德州洗腦班迫害三個多月,後又轉到濟南女子勞教所迫害六個多月。

周海濤的丈夫陳桂彬在二零零一年二月被迫害致死之後,周海濤和十歲的孩子失去了主心骨,生活沒有了著落,只能依靠親屬和朋友的幫助,勉強維持生活,周海濤整天以淚洗面,晚上經常把孩子都給哭醒了,娘倆每天生活在悲苦之中,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就這樣被江澤民及其幫兇給毀了。

二零零一年初春,周海濤毅然踏上了去北京上訪之路,想為丈夫陳桂彬的死討回公道,到了最高檢察院,是個女檢察官接待的,那位女檢察官很和善,對周海濤很同情的說:「你所告的很在理,是個冤案,不過,現在我無能為力,實在沒有辦法解決,將來你會把官司打贏的。」後來,由山東駐京辦通知武城公安局將周海濤接回,公安局也沒敢關押迫害周海濤,直接把她送到娘家去了。

周海濤從北京被遣回不久,因控告無門,無處申冤,她悲痛欲絕,一度想輕生的時候,突然間又禍從天降,武城縣公安局把周海濤綁架到山東德州洗腦班迫害。在洗腦班,不讓睡覺,不讓吃飽,不讓上廁所,挨打,強迫看污衊師父和大法的錄像等,在德州洗腦班遭受了九十多天的迫害,惡人沒有達到目的,又把周海濤轉到濟南女子勞教所迫害六個多月。

濟南女子勞教所更邪惡,那裏簡直就是人間地獄,在裏面不讓上廁所,蹲小號,不讓睡覺,吊打,電棍電,坐小板凳,不讓吃飽飯等,勞教所用盡了各種酷刑逼迫周海濤「轉化」,不寫「三書」就不放過她,周海濤在裏面度日如年,過著生不如死的非人生活。

歷經將近一年半的迫害,周海濤回到家中,身體每況愈下,實在不能上班了,後來在廠裏辦了病退,每月廠裏給他們娘倆一百五十元,現在物價這麼高,一百五十元根本不夠基本的生活啊!為了省給孩子吃,周海濤每天只吃兩頓飯,艱難的勉強度日,生活苦不堪言,每每想起丈夫陳桂彬被惡人迫害致死的情形,就淚流滿面,再加上長期的精神壓力和殘酷迫害,大腦受到嚴重刺激,周海濤的精神就不正常了,後來經過多次醫治,仍然沒有好轉,連生活都不能自理,如今周海濤住在七十多歲的陳景華夫婦家,由公婆照顧。

三.陳景華、朱桂香夫婦遭迫害事實

陳景華、朱桂香夫婦得法前都患有多種疾病,陳景華從十八歲就患有胃潰瘍、心臟病,朱桂香從年輕就患有嚴重的冠心病、腿痛、腳痛、子宮瘤等多種疾病,老兩口每天都離不開藥。修煉法輪功後,二人均百病全無,無病一身輕,大法還淨化了二人的心靈,懂得了人生的意義:人應該善良的活著,時時處處應多為別人著想,而不是自私自利。二人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標準去修煉,提升了道德,健康了身體,家庭和睦了,鄰里之間的關係融洽了,心中充滿了對李洪志師父和法輪大法的感激。

但這一切都被江澤民給毀了,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公然違背憲法,發動了對法輪功史無前例的、鋪天蓋地的瘋狂迫害,陳景華、朱桂香被非法抄家多次,被搶走電視機一台、大錄音機兩個還有其它一些私人物品,折合人民幣二千多元,被敲詐勒索現金二千多元。大屯鄉派出所發給陳景華、朱桂香夫婦每人一本污衊大法的小冊子,共索要八十元,大兒子陳桂彬被迫害致死,兒媳周海濤被迫害致患精神不正常,十六年來,給陳景華、朱桂香一家造成了極大的人身傷害、精神壓力和經濟損失。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陳景華在大屯鄉被非法拘禁,關押兩天一夜,在那裏得不到人身自由,不讓吃喝,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挨罵,人格受到侮辱,還逼著寫檢查,必須跪著念,達不到他們的要求就再重寫,直到他們滿意為止。

後來,沒過幾天,學校校長派人將陳景華送到武城縣在祝莊辦的「轉化」洗腦班,每人先交四十五元生活費,如果不「轉化」,再繼續交,直到「轉化」為止,每人每天十五元的生活費,但是實際伙食很差,連每人每天五元生活費都不值,白天黑夜不讓睡覺,不讓隨便上廁所,看污衊師父和大法的錄像,逼寫「三書」。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三日,逼著陳景華參加大屯派出所辦的「轉化」班,在那裏沒有人身自由,人格受到侮辱,逼著寫「三書」,最後每人交一千元保證金,所長徐慎貞說到新年只要不上訪就歸還,實際上直到現在也沒給。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日,大屯管理區通知陳景華到大屯鄉院內開個會,到了那裏,就被關起來了,不讓回家,關了幾天,交一千元就讓回家,之前已經交了一千元了,現在家裏已經沒錢了,後來讓自己村的支書來做擔保人,才讓回家。

二零零一年一月初,陳景華被騙到武城鎮公安分局,說開個會就讓回家,結果又被關起來了,指導員一說話就罵人,人格受到侮辱,失去了人身自由,最後,又被敲詐了一千元才讓回家,連個收據都沒有,後來找熟人要出五百元,剩下的五百元說以後給,直到現在也沒給。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警察來綁架陳景華,因得到消息,陳景華走脫了,他們沒能得逞,陳景華流離失所,數天後,在別人的幫助下才了事,在這期間,警察經常上門騷擾抄家,陳景華、朱桂香夫婦再也沒有了安生的日子。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之後,陳景華、朱桂香夫婦,兒子陳桂彬,兒媳周海濤每天都生活在恐怖之中,之後,兒子陳桂彬被迫害致死,兒媳被迫害成精神病,給一家人造成巨大傷害,這一切都是江澤民造成的。其行為違反了憲法和法律,因此江澤民應負法律責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