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遭勞教迫害 廣東優秀教師控告元凶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八日】廣東佛山市法輪功學員鐘豔紅女士,畢業於西安音樂學院音樂教育專業,原廣東佛山市丹灶中學一級教師。她堅定法輪大法信仰,在江澤民發動的迫害中,不但被迫辭職,還多次被綁架、關押,三次非法勞教,遭受過非人折磨和性侮辱。

近日,鐘豔紅女士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遞交了控告狀,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要求依法追究江澤民的刑事責任並予以法律制裁,依法取締江澤民一手成立的專職迫害法輪功的「610」組織,嚴懲其犯罪行為,還大法師父清白,還法輪功合法的修煉環境,賠償她的精神和經濟損失。

法輪功學員鐘豔紅
法輪功學員鐘豔紅

以下是鐘豔紅女士的陳述。

學校唯一不收禮的老師

我讀大二時,有位學弟穿的邋裏邋遢,第一學期甚麼都不會,一首歌都不會唱。可是第二學期他就完全變了,當了班長,穿的整整齊齊,特別他的即興伴奏很好,唱歌也唱的很好。我覺得很奇怪,為甚麼這個人變得那麼好了呢?同學們都說是因為他煉了法輪功了。從此我也走上修煉法輪大法的道路。

體育考試,我仰臥起坐只做了八個,沒有過關,班長給我寫了二十八個,我看作假不行,就去找老師要求補考,說:這是同學幫我做了假,我要求補考,因為我沒有過關。體育老師說:奇怪,年年都是學生提東西來找我們,要求放他們一馬,不要補考,而今年有三個學生主動要補考。大家告訴說:因為他們三個都是煉法輪功的,他們是做真事的。

修煉法輪功之後,我不但身體很好,十多年來未曾吃過藥,心性也得到提高,內心清淨、單純、快樂,人際關係簡單,與班上同學之間的矛盾煙消雲散。學會向內找後,更是時常心生慈悲,內心平和。大家都非常支持我修煉。

我用「真善忍」為原則指導,不斷探索各種教學方法。我的每一節課都精心準備,每一節課都可以作為公開課來上。同一節課內容,我可以在十幾個班,根據不同的學生,不同的接受能力,用不同的風格,不同的角度來上好這節課。我的課堂氣氛活躍,充份發揮學生的創造力、想像力。我的學術論文也在市裏得了二等獎。

二零零三年五月,我任職的佛山南海市丹灶中學組織了一場青年教師演講比賽,這雖是我第一次參加演講比賽,卻一舉得冠,拿了個特等獎。我參賽的題目是《做一個好人》。文中談到要用「真善忍」來衡量,做一個好人,做一個好教師,特別講到忍時,我舉了一個實例:有一位全校老師和家長都很頭痛的學生,在我的課堂上搗亂,我開導他,最後他在我的課堂上遵守紀律,並積極參與課堂活動的過程。在場的老師聽了都感動地落淚了。二零零五年,我被評為優秀教師、佛山市中學音樂一級教師。

鐘豔紅的一級教師證書
鐘豔紅的一級教師證書

我是學校唯一不收禮的老師。學生家長給我的手機卡充值,我就把錢放在信封裏,讓學生帶回家給家長;我到學生家裏家訪,家長得知我工資不高,塞給我一疊一百元,我沒收;中秋節家長送月餅票我也沒拿。倒是校長連續三個月給我漲工資,我拿了。半年後,我從副班主任轉為班主任,一年後升至園長,這是別人十年都做不到的。

被迫辭職,三次被非法勞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我與幾位法輪功學員去北京上訪,在廣州白雲機場被截,被帶到機場派出所問訊,下午,被佛山市「610」和南海市公安分局帶回南海。

同年九月,我大學畢業,任教於廣東佛山南海市丹灶二中,教工大會上,校長何熾成公開命令我不得再去北京上訪,週末放假離開學校要向他報告。丹灶橫江派出所,國保大隊的李水清,丹灶鎮「610」辦公室主任人稱輝哥的等都在不同時間到學校找我談話,李水清還搜查我的宿舍。學校搞誣蔑法輪功的活動,團支書叫我在大會上檢討,被我拒絕。

二零零二年,我被調入丹灶中學。二零零三年七月十六日凌晨,我在丹灶中學發真相傳單,下午,丹灶中學校長何永成打電話將我騙到校長室談話,另一方面電話通知丹灶派出所、西樵派出所、丹灶國保大隊、丹灶「610」辦公室等十餘人來學校,將我強行拉到派出所、並非法抄家。

十七日凌晨,四條大漢把我抬到車上,強行送到南海看守所。我不配合照相、檢查身體,被看守所男警察用腳踢,用皮鞋踩。我被六個犯人抬進南海招大看守所E3倉,我絕食反迫害,被鐵棒撬牙、野蠻灌食兩次,險些窒息,第三次被鎖在床板上抬去醫務室打吊針。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一個月後,我被轉為監視居住,騙到順德的洗腦班。我在洗腦班不配合,一星期後,被非法勞教兩年,被送到廣東省女子勞教所迫害、強制「轉化」。

從勞教所回到丹灶中學,校長配合「610」對我繼續迫害,週末故意安排我監考,不准我離開學校,派出所定期找我談話、簽字。因為不想被騷擾,二零零五年十月,我被迫提出辭職。

我被迫辭職離開學校,提前一個星期告訴了學生,學生們自發的紛紛給我送禮物,我告訴大家,只能送不用錢買的禮物。學生們親手織的圍巾,親手做的賀卡,親手折的星星和千紙鶴等等,一大紙箱。這是學生們給我的最珍貴的禮物。而我留給他們的除了親筆簽名外,就是平等的、深深的愛。最後一節課,伴隨著緩緩的音樂,我朗讀了給他們的告別信,學生利用班會課時間為我開送別會,把我一學期教他們的歌曲,全部唱一遍錄下來,每人和我說一段話,也錄下來,把這盒錄音帶送給我,還送了個洋娃娃和一張全班學生簽名的卡。

我辭職後,回學校收拾東西,被教辦主任勞元銘、副校長和校主任以請吃飯的名義,騙到鎮的「610」辦公室,軟禁了一下午,我和副校長談及工作中的點點滴滴,她很驚訝我所做的一切,感歎失去了一位好老師。

第二次非法勞教,遭性侮辱

我於二零零七年七月結婚,婚後由於丈夫在北京工作,我到北京上班。二零零八年三月九日,結婚不到一年,就在自家樓下被佛山「610」辦公室及丹灶派出所警察綁架。他們一行共五人,其中一名女子叫譚潔瑩,領頭叫邱學院。

第二天,我被關押進廣東佛山南海市看守所。我的家人找到丹灶派出所要人,遭警察恐嚇威脅,要把我的戶口遷走,並要求罰款兩萬元,否則非法勞教三年。我家人很害怕,在沒有經過我同意的情況下,把戶口遷出佛山市。

同年四月,我被非法勞教一年,被強制送到廣東省女子勞教所,我不配合邪惡,拒絕體檢,被三大隊大隊長唐湘萍指使吸毒人員強行拖上胸透機,拉到廁所脫褲子取尿等。我不穿邪共的獄服,被夾控搶走我自己帶來的衣服,我只好穿著底褲和文胸,被強制對著監控攝像頭罰站,從早上六點,罰站到晚上十二點,每天手腳都腫起來。還找男人來看我不穿衣服的情形,看完警察還來說嘲笑的話。每天播放污衊法輪功的碟片,強制邊罰站邊看,有時夾控在耳邊大聲讀污衊法輪功的書。夾控隔三差五就找事來罵。

勞教所內購買生活用品需辦理購物卡,但辦理此卡要填寫個人資料表,表格內容有所屬哪個勞教大隊,觸犯何種罪行等項目,我不填此表,不承認邪共的「法律規定」。因此五個月來,我沒有基本生活用品,月經來了,只好撕爛衣服,用布來墊,沒有洗衣粉和肥皂,用清水過一下,又被罵,說髒。因上廁所需要向邪警「打報告」,經「批准」後方可,我不承認這個變態的程序,曾長達一個星期沒有上廁所。到要上廁所時,已經拉不出,拉出血。有時忍不住拉在尿桶裏,被夾控毒打、辱罵。為了減少上廁所的次數,我很少進食,陸續絕食加起來有一個月,身體虛弱。我的家人非常擔心。

物資的缺乏、肉體的摧殘、精神的折磨,我生活在黑窩裏度日如年,不知道甚麼時候它們會用甚麼手段將我折磨致死。我不配合「轉化」、不看不聽污衊法輪功的宣傳材料,不穿牢服,時時刻刻都經受著生與死的折磨和考驗,還有許許多多的細節無法表達,這只是能用語言說出來的無數份之一。就這樣,本來是非法判的一年勞教,我被折磨了一年兩個月零九天,被非法延期兩個月零九天。

第三次被非法勞教,家庭破裂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日上午,我在上班途中,被廣州市「610」、白雲區國保大隊、白雲區嘉禾街派出所等警察十幾人強行綁架、非法抄家,被劫走大量私人物品,並綁架了在我家做客的法輪功學員連信群。當晚,我們被劫持到廣州白雲看守所A210倉。

管倉的警察唆使倉裏的嫌疑犯不讓我煉功,騷擾我,不讓我見家人請的律師。非法勞教的決定書在二零一一年七月就到了,警察瞞著不說,要送到廣州市槎頭女子勞教所的前一天才騙我,說因為關心我的身體,要和我去武警醫院檢查身體,還要戴上手銬和腳鐐。這次體檢,我的血壓155,心律不齊,乳腺增生,他們卻叫醫生不要填寫。這樣的身體狀況都是在被關押期間的迫害造成的。

二零一一年八月三日,我被從廣州白雲看守所劫持到廣州市槎頭女子勞教所,但家人一直沒有收到任何通知,廣州市槎頭女子勞教所不讓我的家人見我,也不讓他們送錢送衣服。在這裏,我向白雲區法院提起行政訴訟,但沒有答覆。我絕食反迫害,受到野蠻灌食。

在廣州市槎頭女子勞教所,不「轉化」就不讓洗澡,喊「法輪大法好」就被用臭襪子捂嘴,被打、被罵也有。在這兩年裏,所經歷的心理折磨不計其數。差不多兩年,我每天只能睡一個小時,因為有夾控值夜,他們故意弄出響聲,吵得我不能入睡。

第三次從勞教所回家一年,丈夫提出跟我離婚,我們的婚姻從開始到結束整整七年,可是真正住在一起的時間只有兩年多。期間想要小孩,都因我屢次被關押,沒有實現。迫害中,前夫也承受了很大壓力和傷害。

控告江澤民

由於江澤民一手挑起的這場迫害,我被非法勞教三次,遭受非人折磨和人格侮辱,身心受到嚴重創傷,家庭破裂。我本是一個年輕有為的教育界知識女性,本可發揮我的聰明才智為教育事業做出更多貢獻,卻被迫離開了我所熱愛的音樂教育事業。由於迫害我家人也遭魔難。

鑑於所有參與迫害的單位與個人所犯以上罪責,皆因江澤民一手造成,本人對他們暫不起訴,一切由江澤民負全部責任。江澤民對我的迫害,構成了非法剝奪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強制猥褻、侮辱婦女罪,濫用職權罪,徇私枉法罪,非法搜查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虐待被監管人罪,侮辱、誹謗罪,故意傷害罪,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以及酷刑罪、群體滅絕罪和反人類罪等嚴重罪行。

本人希望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立案偵查,為受害的百姓伸張正義,依法懲辦江澤民,還大法師父清白,還法輪功學員合法的修煉環境,還世間公道,並賠償我和我家人這十多年來的精神和經濟損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