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市墊江縣呂明夫婦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七日】近日,重慶市墊江縣法輪功修煉者呂明、楊小蘭夫婦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

呂明,男,生於一九六七年四月,楊小蘭,女,生於一九七一年四月。夫妻二人堅持修煉法輪功,多次遭江澤民集團迫害。呂明曾是一名教師,曾被非法勞教和判刑,在勞教所和監獄遭受迫害。

呂明在訴狀中敘述了自己和妻子修煉法輪功受益的事實:

一九八九年我畢業分配到重慶市墊江縣第五中學校從事教育教學工作。可是意想不到的是年紀輕輕的我從一九九一年開始疾病纏身,多方醫治都沒有效果,特別是一九九五年春天被當地醫院診斷為慢性闌尾炎,面對嚴重的病情和家庭負擔重、教師工資低、醫院收費高、治療效果差,也嘗試過多種鍛煉方式,都無濟於事。在痛苦之中,我們一籌莫展。

一九九五年九月,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不到一個月,在我身上的所有疾病不翼而飛,不僅如此,我儘量按照法輪大法的「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漸漸的,我不再像許多其他教師那樣打罵體罰學生、不再接受學生家長的宴請和禮物(禮品),像對待自己的親人一樣對待自己的學生和學生家長,其他教師對修煉雖然不一定都理解,但是至少他們都知道我是好人、與眾不同的好人。因為我的變化,妻子楊小蘭看在眼裏,高興在心裏,經過大約一年的觀察,妻子也毅然決定修煉法輪大法。修煉法輪大法至今二十年了,別的不說,至少我們已經二十年沒有再患新病,舊病也沒有再復發過。

呂明在訴狀中敘述了自己和妻子遭迫害的事實,以下為部份內容: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七日上午,墊江縣公安局把我從重慶洗腦班接出來,下午把我非法關進墊江縣看守所,直到六月五日宣布對我執行勞教一年的非法決定。

二零零三年從重慶市西山坪勞教所出來後,他們一直對我們夫妻進行騷擾。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我的妻子被墊江縣公安局非法抓捕,不久被非法執行勞教一年半。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一日,我在墊江縣永平街上被不明真相的小孩舉報,當年我被非法判刑三年,同年年底被有關部門開除,二零一零年二月五日被投進重慶市渝都監獄,在那裏,我每天被監獄警察及警察指使的犯人(即包夾犯)洗腦,經常被毆打,體罰和變相體罰那是家常便飯,像我這樣一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修煉「真、善、忍」的人,沒有任何暴力及暴力傾向的人,居然在二零一零年十月中旬被渝都監獄一監區的監獄警察劉鑄指使其他犯人把我違法、違規的綁在了「老虎凳」上,同時每隻腳踝上還要各鎖上一個重達十斤的鏽跡斑斑的鐵環之類的東西,兩個鐵環有鐵鏈子連著,包夾犯不斷的用力晃動鐵鏈子,那麼重的鐵環的本身重量和鐵鏈子的劇烈晃動對踝關節及腿部周圍皮肉和血管的傷害可想而知,他們的目的是要我違心的說法輪功是甚麼甚麼教。二零一一年三月,我當面向渝都監獄教育科警察駱**(女)、葉**如實反映了監獄警察劉鑄對我的酷刑迫害,他們不但沒有查處劉鑄(至少至今為止我沒有聽說處理結果),反而把我轉到四監區繼續進行迫害。在我二零一二年四月十日離開監獄的前幾天,他們還在威脅我。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底,墊江縣610辦公室、坪山鎮政府、坪山派出所派出多人到楊小蘭在重慶打工的某酒店進行騷擾,幾天後,不明真相的該酒店領導層以其它理由逼迫楊小蘭辭職。

另外,從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零九年底被開除前的十年間,由於被迫害也嚴重的影響了上級部門對我的年度考核及連帶的工資、晉級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