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流離失所多年 孫福生夫婦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七日】「寧可你企業停產,也得把他帶走,這是政治任務。」這是當年「610」人員要綁架法輪功學員孫福生時,威脅棉機廠廠長的話。

孫福生和妻子侯興智分別是河北滄州東光連鎮棉機廠的正、副科長,因堅定修煉法輪大法,兩人曾經被迫流離失所多年。如今夫婦倆已向最高檢察院郵寄《刑事控告狀》,控告發動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

以下是孫福生、侯興智夫婦遭迫害的事實:

孫福生,一九六一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出生,從小就愛好氣功,練習中雖然吃了不少苦,卻總免不了頭疼腦熱、吃藥打針,不然病就好不了。然而,自從一九九五年接觸了法輪功,知道法輪功是佛家上乘的修煉大法,從此決心修煉法輪大法。

孫福生修煉法輪功後,真正的達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工作中按「真善忍」做人,不挑不撿認真負責,連年被評為先進工作者,在家中能做到體貼他人。

侯興智看到丈夫修煉法輪功後精神煥發身體強健,尤其是思想品質得到了大大的提高,她自然而然的也走入了法輪功的修煉。結果多年的精神性頭痛不治而癒,脾氣也變好了,他們的家庭因此而變得幸福美滿。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公開迫害法輪功,為防止法輪功學員上訪,東光公安政保股股長姜萬治、副政委王希傑、協警霍星池到棉機廠,對棉機廠每位法輪功學員進行勒索,孫福生被勒索二千五百元,侯興智被勒索一千五百元,不給任何票據,不繳錢就抓人。

一九九九年八月,由縣「610」( 凌駕於法律和一切機構之上,專職栽贓污衊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辦公室在交通局組織的對全縣法輪功學員非法「轉化班」裏,他們被強迫洗腦三天,被逼迫寫人人過關的思想彙報,孫福生被逼迫上台說違心的話,承受了莫大的心理痛苦和精神傷害。

二零零零年八月份,警察霍興池、郭銳到棉機廠逼迫法輪功學員按他們早寫好的誹謗大法的文章一字不錯的抄錄,孫福生不配合這種迫害,堅決不寫,警察就想動手抓人,在侯興智和一些好心人的勸阻下,他們只好作罷。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七日,孫福生、侯興智在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吳橋集派出所警察綁架,因不配合非法提問,孫福生被警察用腳踹、搧耳光,被強行戴上手銬一夜不讓睡覺,次日雙雙被送到吳橋縣看守所繼續迫害,每天被強迫幹十多個小時的奴工。次日,吳橋、連鎮警察到孫福生家非法搜查。孫福生、侯興智被非法關押十二天,他們的家人自願或不自願的被勒索近萬元後,孫福生夫婦於六月七日被釋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三日,孫福生被叫到單位辦公三樓,被縣政保股長宮敬溫、警察郭銳逼「交待」。孫福生不配合,他們威脅:在這不說,到公安局也得說。寫了傳票讓他明天去公安局。孫福生為避免迫害便流離失所,直到過年才回家,歷時二個半月。

二零零二年五月一日,縣「610」人員、連鎮派出所所長崔永君等幾人,要把孫福生送「洗腦班」迫害,好心的廠長也求情說:企業生產忙他是技術骨幹,我們拿點錢,別讓他去了。「610」人員邪惡的說:你企業停產也得讓他去,這是政治任務(大意)。孫福生堅決抵制不去洗腦班,他們打電話要人增援,結果孫福生被十幾個人強行掐著脖子搬著腿戴上手銬綁架到汽車裏,送到洗腦班進行第二次洗腦,抗議中他的手錶被摔壞、衣服被撕破,警察的行為和黑社會綁架一樣。

「洗腦班」責任人有當時「610」主任胡朝華,政法委綜治辦主任侯樹鈞,司法局副局長施秀青,民政局吳姜文等。施秀青邪勁不小,曾對法輪功學員叫囂:不寫保證不放棄信仰的就勞教、判刑。孫福生在進洗腦班的第三天,為了擺脫迫害,成功的走脫離開魔窟被逼流離失所,直至二零零七年八月,歷時五年多。

二零零二年底,滄州「610」人員到侯興智所在的棉機廠騷擾,看侯興智不轉化就想把她帶走,因躲避起來才免遭迫害。二零零三年初,「610」人員還是不作罷,又要把侯興智帶走,無奈侯興智被迫流離失所三年多。

好端端的一個家庭,因為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而被破壞,他們在經濟上受到了慘重的損失。

以上所有違法犯罪事實,都是在江澤民一手指揮下造成的,他是這場迫害的元凶,而跟隨江澤民參與迫害的人也是受害者、犧牲品。雖然寫出這些人的違法犯罪事實,但是在這裏暫不追究其刑事責任,而是直接追究江澤民的刑事責任和其它相關責任。要求最高檢察院,秉持公道,依法懲治迫害元凶江澤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