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古呼倫貝爾市181位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內蒙古報導)至今年五月以來,被迫害了十六年的法輪功學員,在迫害仍在繼續的情況下,放下自己的安危,依法控告元凶江澤民,全國已有八萬多法輪功學員向最高檢察院提交了控告書。目前,內蒙古自治區呼倫貝爾市一百八十一位法輪功學員參與控告惡首。

原醫院院長兼外科主治醫生王立山夫婦控告江澤民

王立山,今年八十歲,原醫院院長兼外科主治醫生,已退休,家住內蒙古呼倫貝爾市莫旗尼鎮布西古城。妻子朱桂蘭,七十七歲,蒙古族衛生局退休職工。二零一五年七月六日,他們共同郵寄刑事控告書,起訴江澤民,已經被「兩高」簽收。

在控告書中,王立山和夫婦詳細描述了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中的罪行和所需負的法律責任,包括他作為暴力鎮壓與酷刑折磨法輪功修煉者的主犯的責任。

王立山先生說:「我的職業是醫生,退休後在自己家開診所。我的妻子是衛生系統職工,我們從一九九六年八月八日開始修煉法輪功,我和妻子把自己家約二百---三百平方米的門市房讓出,成立煉功點。冬天,為煉功點無償地買煤,為當地法輪功學員煉功提供方便,從早上二---三點至晚上九點,為煉功點燒鍋爐,從不計較個人得失。修煉法輪功十六年來,為窮人捨錢、捨物、免費醫治無計其數。我們夫婦時時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去我們家診所看病的人有錢的或沒錢的都能得到醫治。」

但是,我和妻子曾被非法關押在公安局、洗腦班、看守所,遭到了迫害。例如:二零零零年十一月約二十一日,莫旗610頭目張世斌在我家門外敲門說:「找王大夫看病」,我將門打開,闖進一幫警察進屋,他們沒有出示搜查證,跟土匪一樣搜查我們家房間的每一個角落,看見他們喜歡的東西也拿走,金筆、手錶、毛料衣服等都被這伙強盜盜走。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四日,610頭目張世斌又闖進我家欲綁架我,我妻子朱桂蘭上前阻攔,惡警說:「不抓他,就抓你」。然後,將我妻子朱桂蘭綁架到刑警隊,然後劫持到莫旗看守所非法關押七個月,被內蒙古海拉爾610勒索八萬元,還告訴我妻子:不許跟別人說。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我和妻子被綁架到莫旗博榮鄉洗腦班,非法拘禁一天。二零零五年九月,我被莫旗610、國保大隊的惡警們綁架到看守所非法關押十五天,後被劫持到610頭目張世斌家洗腦班迫害一個月(勒索二千元單位交)放回。

從一九九九年---二零一二年,莫旗「610」、派出所、街道及所在單位,經常到家騷擾、監視、跟蹤、電話監聽、搜查、搶劫。從一九九九年---二零零二年,我家幾乎每月都被抄家,我家的對門鄰居被邪惡的「610」利用,長期監視我們夫婦。第一派出所副所長伊英、警察吳振每月無數次的騷擾、監視、跟蹤我們夫婦,這伙土匪不讓好人安生。

第一糧庫退休職工趙建春控告江澤民

趙建春,男,今年六十四歲,家住內蒙古自治區紮蘭屯市,是紮蘭屯市第一糧庫退休職工。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日,他向最高檢察院、法院遞交對江澤民的刑事控告書,已被簽收。

趙建春在起訴書中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被控告人江澤民對法輪功發起瘋狂迫害,我深受其害,曾被非法抄家四次,非法拘留三次,非法勞動教養二次(五年勞教),使我背負冤案,當地610辦公室與國保大隊多次到家威脅、騷擾、恐嚇,十六年來使我飽嘗鎮壓之苦和精神創傷。」趙建春全家老少五口人遭受非法關押、恐嚇、剝奪正常的生活條件。

趙建春「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八日,我去北京天安門廣場證實大法,為大法師父喊冤,被北京警察抓捕,紮蘭屯公安局將我們押回直接投入看守所,非法勞動教養三年。同年,老伴和女兒也因證實大法被拘留,老伴一年,女兒八個月。」

「二零零零年,兒子迎考高中,因父母雙雙被抓,警察多次到家騷擾恐嚇,十七歲的孩子心理防線徹底崩潰,一個人待在家裏,孤苦伶仃,沒人說話、沒人相伴,街坊、鄰居、老師、同學們非議、冷落,孩子已經沒有心思學習,過早地流落社會、輟學,毀掉了一生前途。」

「二零零一年,女兒同父母一起被關進看守所八個月之久,出獄後,再回到學校時,受到老師們排擠、歧視,十三歲的孩子心理承受著大人都難以承受的壓力,沒有辦法在學校繼續待下去,同樣失學了。正值花季年齡的少女,父母在牢獄,家中無依無靠,周圍及社會上冷言冷語,徹底擊碎了對未來的美好嚮往,我的兩個孩子,慘遭江氏集團迫害,失去了人生的大好前程,江澤民負有不可推卸的罪責。」

「九十二歲的老母親自從我和老伴被迫害以來,天天處於極度恐懼、憂慮和悲傷之中,每一輪的打壓迫害,母親總是提心吊膽、戰戰兢兢、以淚洗面,精神上承受著巨大打擊,她身心疲憊、積勞成疾,身體每況愈下,曾兩次住院治療,差一點失去生命,身心遭受巨大摧殘。」

內蒙古呼倫貝爾市莫旗中蒙醫院醫生肇迎琴與家人控告江澤民

肇迎琴,今年五十歲,內蒙古呼倫貝爾市莫旗中蒙醫院醫生,同婆婆法輪功學員陳鳳珍(七十四)丈夫李久龍(四十八歲)聯名控告惡首江澤民。

一九九六年六月份,公公李永璽、婆婆陳鳳珍開始修煉法輪功,告訴肇迎琴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讓她也煉,就這樣,肇迎琴自然的開始修煉法輪功了。修煉法輪功後,作為一名醫生,肇迎琴不再開貴藥了,不再和同事計較了,為大家做好事,在家裏,不和丈夫罵嘴了,她知道了做人的真正意義。

肇迎琴說:「修煉前,我家是藥匣子不斷。公公高血壓,冠心病,心絞痛;婆婆心臟病,心動過緩,低鈣,低血壓,經常休克,嚴重腰椎彎曲變形疼痛難忍,一頓鎮痛藥都不能斷,我丈夫李久龍修煉前三天兩頭感冒發燒,胃炎。犯病時,就噁心、嘔吐、發熱、咳嗽經常點滴。我自己從頭到腳十餘種慢性病,眩暈症、頸椎病、慢性氣管炎、慢性腎炎、婦科病、痔瘡腋臭、腳氣,經過修煉後真是無病一身輕,家裏沒人吃藥了,沒有病,也不買藥了,所以現在我家找不到藥匣子了。」

可是,中共迫害後,肇迎琴一家遭到江澤民集團的迫害。例如,二零零零年十月,肇迎琴和吳豔到北京上訪,被當地接回,在看守所關了十五天。單位接回後,又綁架到看守所,非法關押。在看守所裏,肇迎琴和李福榮被一起鎖在一個雙人床床板上,雙腳鎖上,一隻手鎖上,就這樣,吃飯,大小便都得別人幫忙,李福榮被迫害後出現精神失常。數天後放下床板,又給肇迎琴戴上腳鐐子,被關押時間長達十一個月。

二零零二年,公公李永璽,婆婆陳鳳珍被綁架到莫旗610頭目張世斌辦的洗腦班一天。二零零三年莫旗610頭目張世斌懷疑李久龍幫忙運大法資料,把李久龍綁架到旗看守所,經辨認不是李久龍所為,還是勒索五千元做押金,才把李久龍放出來。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八日,莫旗610王仰泰和二個女警察,扛著攝像機到肇迎琴單位質問她:給患者講真相,給資料了?威脅肇迎琴說,再這樣,就有可能抓起來。

肇迎琴說:「由於我堅持修煉法輪功,在看守所出來時,莫旗610張世斌就給我開除公職了,後來經過多次到旗委各部門找領導,最後讓我上班,但是開臨時工工資,每月六百元……經過多次到旗裏找旗長,書記,勞動人事局等部門,好幾年才恢復公職,因煉法輪功在單位受歧視,科裏評優,到院裏就給拿下了。」

「我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違背任何一條國家法律,竟遭受如此迫害,被剝奪了中國公民所享有的自由信仰權,被控告人江澤民及其追隨者觸犯了憲法第三十六條和刑法第二百五十一條,已構成迫害罪和非法剝奪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