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大連石油七廠副廠長孫文祥起訴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四日】遼寧省大連市甘井子區法輪功學員孫文祥近日向最高檢察院起訴迫害元凶江澤民。

今年八十七歲的孫文祥於一九四七年入伍當兵,空軍師副參謀長轉業,曾任大連石油七廠副廠長、常委。孫文祥堅持修煉法輪功,多次被非法抓捕。

以下是孫文祥訴狀中陳述的事實:

本人是一九四七年入伍當兵,四八年入邪黨,多次獲嘉獎。多次獲三等獎。當兵三十一年,任空軍師副參謀長,後轉業到大連石油化學工業公司,石油七廠副廠長、常委。在石油七廠任職期間,工作兢兢業業,獲兩次立功獎狀。

一九九四年四月有幸得法輪大法。七月有緣親自參加李洪志大師大連辦班傳法,明白了大法是一部能提高人的道德品質,教人按「真、善、忍」做一個真正的好人中的好人的大法。

沒修大法前,我參加過核試驗飛機取樣,受伽瑪射線感染,長年拉肚子(類似痢疾),還有因常年維護飛機,患有嚴重的關節炎和腎臟虛弱,還有高血脂。修煉法輪大法後這些症狀全部好了,身體無病一身輕。可這樣好的大法,江澤民卻出於個人的妒忌利用國家機器發起了全國性的迫害,對大法及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先生進行造謠、誹謗,使多少人被矇騙在了謊言中!讓我也從此陷入了苦難的生活。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市610與大石化聯合組織洗腦,在石化文化宮由市裏找老紅軍大講反對言論信仰自由,污衊法輪功是×教(法輪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共產黨員修煉法輪功就是反黨,一定開除黨籍,作為敵我矛盾處理。在不長的時間裏,市610在甘井子區組織大型洗腦,強制本區修煉大法的人都得去聽被轉化的人的洗腦邪說,緊接著在大石化組織邪惡團體搞一對一的洗腦幫教。中午在石化招待所讓每個修煉大法的人當場登記。不斷的騷擾給我們的身心、精神都造成了很大的困擾和傷害。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日大石化召開全公司幹部大會,大石化公司書記做報告針對修煉者,特別我是全市七個高級幹部之一,讓我表態。我說:「強身健體遵照真、善、忍做,無私無畏,先他後我,好人中的好人。」石化公司組織部多次找我,讓我放棄修煉,我堅定不移地回答煉。後來我到女兒孫旭芳家,他們又數次騷擾我女兒,威嚇說:「你爸煉法輪功是非法的,他是×教;破壞國家安定,反共的,你告訴他不要煉。」給我女兒的生活,身心都造成了困擾和很大的壓力和傷害。到二零零零年五月,通知我開會,是開除黨籍的批鬥會,五月二十七日,石化黨內發文件開除我的黨籍(時間不一定準)。

我是一九四七年入伍當兵,空軍師副參謀長轉業,省組織任命大連石油七廠副廠長、常委。只因煉法輪功,在我沒違規違法的情況下,撤銷常委老幹部待遇,降為正處級,終身電話也給撤了。有同時入廠的另一位副廠長告訴我:「你的損失太大了。」具體是甚麼損失,我也沒問。這是從生活上、經濟上對我的迫害。

大石化公司侵權,擅自以我孫文祥的名義在大連廣播電台宣布:我不煉了。我了解到是石化公司黨委決定的。他們不但撒謊還安排離退休管理處對我非法監控,限制我的行動,到哪去要及時上報。他們配合610、國安、公安,不准我外出,還不准我女兒孫旭東出去,怕她傳遞消息。威嚇我扣我的工資,給我施加精神壓力。

二零零零年四月,我女兒孫旭東回婆家,因煉法輪功被遼陽小北河派出所無任何理由的抓捕關押了二十多天。當孫旭東回到大連我家時,被跟蹤的警察夥同甘井子派出所抓走,並把我的大法書搶走。六、七個人如狼似虎。當我阻止他們搶資料時,他們按住我,說我干擾他們辦公。

二零零零年六月海茂派出所的陶所長在江澤民的指令下開會,讓我們人人表態。我實話說:「法輪功是教人向善的,是好的,沒有錯。」他立即派人到我家,把李洪志大師的四張法像搶走。我天天到派出所要,所長竟然讓我打掃衛生,而且每月只給二十元,後來我掃了十一個月衛生,他們才把法像還給我。

先後被非法抓捕到派出所、非法到拘留所關押一次。非法抓捕五次。

第一次,二零零一年我向人講真相,被舉報。海茂派出所書記與警察強架著我,送到拘留所,我絕食並高喊「非法拘留」。四天後才放我回家;

第二次,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深夜十一點有人敲門,老伴開門,他們衝進來見我不在,拿走了我的「音響」。海茂派出所、居民委主任可以證明;

第三次,二零零三年,因我去政府身後郵筒投真相信,被蹲坑警察非法抓捕到天津街派出所非法關押五個多小時;

第四次,二零零四年,因為向世人發《九評》,被周水子派出所非法抓捕;

第五次,給世人家門上貼救人真相材料,被警察非法抓捕;

第六次,我在骨科醫院貼真相材料被人舉報,被周水子派出所非法抓捕;

此後至二零零九年,我曾多次被抓被放。在江澤民非法迫害下造成我從二零零一年後流離失所近十年的苦難生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