屢遭酷刑 費城關英芹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七日】2015年6月13日,家住美國費城的關英芹女士給北京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寄出了控告狀──控告前中共頭目江澤民。她表示:「我要控告江澤民作為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任意踐踏中國的憲法和法律,發動了對所有法輪功學員包括我本人在內的迫害。我要求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依法追究江澤民的刑事責任,同時追究所有參與迫害我的相關責任人的刑事責任。我要求迫害元凶江澤民賠償這場迫害給法輪功學員帶來的肉體上、精神上及經濟上的損失。」

圖:關英芹女士在華盛頓DC參加法輪功講真相活動
圖:關英芹女士在華盛頓DC參加法輪功講真相活動

法輪功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關英芹女士於1997年4月開始修煉法輪功。關女士表示,在自己事業進入巔峰之際,身體也開始出現多種嚴重疾病:心臟病、心肌缺血、眼睛、腸道均不適,還患有子宮肌瘤,更嚴重的是隨時會呼吸暫停,等等。當時每週都需要注射氨基酸維持,她當時感到自己已走到了生死邊緣。

一個看似偶然的機會,關女士緣結法輪功。修煉法輪功後,幾個月時間,她的身體迅速恢復了健康。家人及好友都見證了法輪功的神奇。關女士說:「法輪功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修煉法輪功後,身體迅速恢復了健康,我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人,與人為善,並用真、善、忍的理念教導一雙兒女,現在他們都事業有成。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師父慈悲大善,造福人類,我們全家都感恩法輪功帶給我和我的家庭巨大的福祉。」

江澤民迫害修煉人 關女士遭酷刑

關女士表示:「然而1999年7月20日之後,江澤民命令凌駕於國家憲法和法律之上的全國性恐怖組織610辦公室,系統性地對數以千萬計、堅持信仰『真、善、忍』的中國法輪功學員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算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性政策。我因修煉法輪功,為討一句公道話上訪,被酷刑迫害。」

1999年9月29日至10月13日,關女士被綁架到吉林省吉林市昌邑區政府用來拘禁和強行轉化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被非法關押15天,並勒索她的家人交生活費。關女士說:「在此期間正值我女兒結婚,(迫害)給我子女及家人精神造成極大的傷害。負責洗腦班的警務人員都配備有槍支。有個姓趙的書記,對我們實施侮辱、謾罵,虐待行為,他們將我們幾十個法輪功學員男、女同關押在一起,地上放一個鐵桶,拉、尿都用這一個鐵桶!不拿我們當人一樣對待。15天後因我不寫保證書,被遣送回昌邑公安分局東大灘派出所,被非法送拘留所拘留15天。」

1999年10月,關女士去北京上訪,然而卻被綁架到北京前門派出所,被非法關押在鐵籠子裏,後又被劫持到吉林市政府駐北京辦事處,遭一名韓姓女子非法搜身,被其扒光衣服並被搶走私人財物450元人民幣和上訪的信件。關女士說:「幾天後我被遣返至當地吉林市昌邑分局東大灘派出所,街道政府主管部門人員幾人在場,我清楚的記得其中有一個男子姓董。我被非法勒奪2000元罰款,當時是逼著我家人交的,並且不給收據。當天,我與另一位女法輪功學員,同時被警察焦增春用手銬將雙臂吊銬在秘密拘押室的鐵欄杆上近10個小時,之後被焦增春及另一名周姓警察關進吉林市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

1999年11月底,關女士第二次又去北京上訪,向政府講清真相,再次被非法抓捕回當地,被昌邑分局東大灘派出所非法關進吉林市看守所。關女士說:「當時將我們二十幾人關在一間十多平米的小屋裏,又冷又潮、又髒又臭,廁所就在屋角。我們吃的是變質發霉的玉米窩頭,還有一碗爛菜湯,碗底全是泥。18天後我被吉林市司法部門非法勞教一年,被關進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勞教所迫害。」

在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勞教所期間,關女士遭到酷刑折磨。她說:「勞教所三大隊私設公堂,一群管教圍攻我叫罵。大隊長席桂榮、管教姜紅兩人,把我雙手向後背反銬起來,推到管教室的牆角裏,每人拿一根高壓的大電棍,二根電棍同時頂住我頭放電擊打,強烈的電流閃著火花打在我的頭、臉、脖子上,我立刻站立不穩,大小便失禁!惡警席桂榮一邊用電棍打我,一邊逼問『還煉不煉了』,還不停的打我嘴巴子,臉被打得青腫,被電棍擊打處晚上都起滿了大泡。我還被體罰雙手背後直蹲幾個小時,並遭『開飛機』式體罰:雙手背後向上,頭貼著腳。他們唆使犯人看著我們不准許動,支持不住了,就遭拳打腳踢。勞教所四大隊長張桂梅戴上膠皮手套照著我的耳根處狠擊,當時我立刻眼前發花,只感到耳鳴、頭嗡,無法自持,隨後又被勞教所教育科長廉光日用電棍轉圈電擊我的嘴和頭部。」

因不放棄信仰,關女士還遭受其它酷刑折磨,被綁銬「死人床」,被扒掉外衣、關進過冷凍倉庫「冷凍」。關女士說:「東北的冬天零下30幾度,黑嘴子更加陰冷,凍得我直哆嗦,嘴都講不出話來。為了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不許法輪功學員講話,她們用二寸多寬的高黏度膠帶粘住我的嘴巴,撕下時故意用力一拽,使我處於極其痛苦的狀態。」

在勞教所關女士不僅遭酷刑折磨,還被進行精神摧殘。她說:「我被勞教所罰直腰坐硬板凳,24小時強迫觀看播放的詆毀誣陷法輪功的造謠宣傳,進行精神洗腦摧殘。她們人性全無,24小時不讓我睡覺,叫『熬鷹』。我閉上眼睛她們就把我眼睛扒開,長時間被剝奪睡眠。」

關女士和其他法輪功學員還被強迫長時間超負荷、超強度做苦役。她說:「重體力活不分年齡高低都被強迫做,裝有三、四十斤重的箱子等物品,幾層樓上、下扛運。每天早4點起床,沒洗漱就開始幹活,直到晚上10點後,中間沒有休息時間,也沒星期日。勞動時間每天長達16至17個小時。中國勞動法規定『勞教人員的每日工作時間長度不得超過8小時』。獄警用盡慘無人道的手段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的肉體折磨和精神摧殘。」

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

2007年,關女士輾轉來到美國,並於2013年來到費城。關女士說:「在美國,我終於可以自由地修煉法輪大法了。但是在中國大陸迫害還在繼續著,迫害的元凶就是江澤民。作為這場迫害的直接受害者,我是中國合法公民,我要討還公道,維護社會的正義和良知。」

關女士表示:「江澤民在國際人權和法律組織機構已有備案。我鄭重要求法辦操縱指揮者首惡、罪犯江澤民!依法追究其一切刑事責任!要求其賠償造成法輪功學員肉體上、精神上的損失及一切經濟損失。同時追究所有參與迫害我的相關責任人的刑事責任!」

關女士還說:「中國從上到下參與迫害的人明知法輪功學員都是善良的好人百姓,為了個人利益、為了職位,昧著良心犯罪,迫害百姓,雖然是執行高層的命令,其行為已公開踐踏了國家法律,也應面臨被正義審判。但我今天主要依照法律把操縱指揮者首惡、罪犯江澤民列為控告對像!也是給現還在參與迫害的人留下希望與機會。希望他(她)們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將功補過。」

關女士表示,希望作為中國法院、檢察院,能肩負起維護憲法、匡扶正義、除邪滅亂的重任。歷史會見證一切!現在也該到了禍國殃民的江澤民被押上審判台的時候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