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磯法輪功學員加入全球訴江大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五日】近日,中國大陸逾萬名法輪功學員以及全球十八個國家的法輪功學員和民眾向中國檢察院、法院等部門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前中共獨裁者江澤民,要求將其繩之以法。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三日,美國洛杉磯法輪功修煉團體在中領館前集會,宣布加入全球「訴江」大潮。

洛杉磯法輪功修煉團體在洛中領館前集會,宣布加入全球訴江大潮。三名曾在大陸被非法關押多年的法輪功學員帶著刑事控告書來到現場。他們是(左起)張進、李淑英和時振華。
洛杉磯法輪功修煉團體在洛中領館前集會,宣布加入全球訴江大潮。三名曾在大陸被非法關押多年的法輪功學員帶著刑事控告書來到現場。他們是(左起)張進、李淑英和時振華。

洛杉磯法輪功學員在洛中領館前集會,宣布加入全球訴江大潮
洛杉磯法輪功學員在洛中領館前集會,宣布加入全球訴江大潮

控告江澤民的天津法輪功學員時振華
控告江澤民的天津法輪功學員時振華

控告江澤民的合肥法輪功學員張進
控告江澤民的合肥法輪功學員張進

控告江澤民的北京法輪功學員李淑英
控告江澤民的北京法輪功學員李淑英

法輪功學員吳英年教授發言
法輪功學員吳英年教授發言

三名曾在大陸被非法關押多年、死裏逃生的法輪功學員帶著刑事控告書來到現場,控告江澤民反人類罪、酷刑罪、謀殺罪、法外殺人罪、組織出賣人體器官罪、強姦與性暴力、強迫勞動罪、非法逮捕與拘禁罪、濫用職權罪、徇私枉法罪、非法剝奪宗教信仰自由罪、盜竊與破壞財產罪等。他們的血淚控訴震撼了與會者。

刑事控告江澤民的司法案開啟於二零零零年,是由法輪功學員朱柯明、王傑提出的控訴。此後以反人類罪、群體滅絕罪、酷刑罪等罪名提出的「訴江」案就在全球美、加、日、韓、德及比利時、西班牙、玻利維亞、希臘、智利、荷蘭、瑞典、阿根廷等國持續不絕。據明慧網報導,從今年五月份起,有超過一萬人在中國對江澤民提出刑事控告,這個數字正與日俱增。

九年大牢不放棄修煉 時振華:還我師父清白

天津法輪功學員時振華於一九九八年七月開始修煉法輪功。二零零一年二月,她被中共非法抄家、逮捕,之後判刑九年,直到二零一零年二月才出獄。她回憶:「二零零二年五月我被非法關押到天津女子監獄。當局用限制上廁所,不准與任何人講話,強迫看污衊大法的書和電視,不准買小炒,停止親人接見等種種手段逼迫我們放棄修煉法輪功。白天強迫我們做十二個小時以上的奴工。晚上收工回來在樓道裏罰站,不讓洗澡。夏天在太陽最毒的時間讓我站在太陽下罰站。由於長期的折磨,從二零零六年我開始便血;又由於常年營養不良,我經常渾身無力;二零零七年的一天我突然暈倒,昏死過去。反抗迫害,我以死抗爭,拒絕吃藥,拒絕做奴工;家裏人怕我死在監獄裏,接見的時候,我妹妹哭成淚人說:『姐呀,你要死了,我們都活不了啦……』我三十幾歲的兒子失聲痛哭,那場景現在想起來還心痛不已。」

她說:「江澤民集團對我本人的迫害及對我家人的傷害是無法饒恕的。」除了要求將其繩之以法外,她還要求:「徹底清除江澤民集團以國家、政府的名義對法輪功所做的一切不公正定論、規定、禁令、限制和影響;立即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恢復我師父名譽!還大法清白!」

十五歲開始修煉法輪功 張進:正義不分國界

來自安徽合肥的法輪功學員張進十五歲就參加了李洪志先生在安徽教育學院舉辦的學習班,從此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身心受益。江澤民發動迫害後,他曾兩次被非法關押,第一次被非法刑拘二個多月,第二次被合肥郊區法院非法判刑八年,附加非法剝奪政治權利兩年。

他在回憶所遭受的酷刑時說:「因為向明慧網報導了合肥法輪功學員張桂琴和李梅被迫害致死的消息,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一日中午,我被非法抓捕,其後他們對我進行了連續十四個晝夜的連軸非法審訊。合肥公安局政保處梁文明、羅健為首的多名警察,對我進行刑訊逼供,把我的一隻手從肩部繞過,另一隻手從背後上來這樣銬住,用腳踩著我的背部狠拉手銬,並且來回晃動,時間約一個小時。他們兩個人一班輪流,不分白天黑夜。他們用腳後跟猛磕我的大腿根,大腿腫的很厲害,幾乎不能走路;一會兒猛拉我的手銬,一會兒用腳猛踹我胸部,弄得我氣短胸悶,臉色發白;一會兒又拉著我的手銬,拖著我在房間來回亂走,後面的人則用腳亂踹。晚上非法審訊到半夜一兩點,為了不讓我睡覺,把我的一隻腿從銬住的兩手中穿過去,腿的重量使我的背成弓形,全身酸疼,比打還難受。這十四天內,刑訊逼供是持續進行的。」

除了酷刑還有精神洗腦,他說,二零零三和二零零四年監獄裏辦洗腦班,強迫他和其他法輪功學員看誣蔑大法的錄像,每天長達十六個小時;還強迫他們寫放棄修煉法輪功的所謂「五書」,強迫他們在眾人面前讀污衊大法的文章,時間長達兩個月,「這種洗腦帶來的痛苦甚至超過身體的痛苦。」

張進的哥哥也因為修煉法輪功被兩次非法關押。家人因此也遭受了巨大的痛苦。

他說:「我希望通過控告,將江澤民犯罪集團的罪惡告知天下。馬丁•路德•金博士說:『正義是不分國家疆界的,任何地方的不公正不平等,都是對其它地方公平公正的威脅。』所以也希望更多知情的人們來揭露罪惡,控告江澤民的禍國殃民,支持公審江澤民,使沉冤早日得到昭雪,正義早日得到伸張。」

七十三歲退休教師李淑英:「訴江」是給中國人覺醒的機會

七十三歲的北京退休中學教師李淑英,多次被非法綁架關押,累計陷牢獄近六年。她說:「在監獄裏,有三個包夾(分別是吸毒、賣淫和經濟罪犯)折磨我:長時間坐小板凳、不讓睡覺。白天開大批鬥會:惡警會教唆不明真相的犯人攻擊、謾罵大法。晚上小組批鬥,坐姿一不標準,包夾隨時喊叫或踢打。我的床鋪對準大監視器,惡警隨時從監視器喊叫提審,實際上就是不讓你睡覺。有時白天不開批鬥會,就播放中央電視台攻擊大法的謊言,或放司馬南攻擊大法的錄像。每天都要寫心得,逼你放棄修煉法輪功。」

自從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十幾年間,李淑英幾進幾出監獄、勞教所、看守所,分別被關押三天、五天、七天、一個月、三年、兩年半。即便出獄也不得安寧,「在家有居委會全天監視,電話全部監聽,這種黑暗的高壓下,我的丈夫身心受到極大傷害。非法抄家多次,把家裏搞得天翻地覆,兩台計算機被搶走了,全部大法書籍和有關資料全非法抄走了。而且警察經常到家威脅我丈夫,欺騙他,讓他做我的轉化工作。在勞教期間,三個國安又到家威脅他,讓他勸說國外的女兒在奧運期間不要和中共作對。十幾年來的迫害,使我的頭髮都白了,牙齒脫落,丈夫的身心也受到了極大的傷害,所以過早的去世了。他的身體原來是很好的。」

她說:「控告江澤民不僅是為了我們自己。由於江澤民對法輪佛法的迫害和詆毀,使廣大中國民眾受到了毒害。控告江澤民、結束迫害,使廣大民眾了解真相,清除思想中的謊言和毒害是必要的過程。這也是廣大中國人覺醒的機會,遠離邪惡、遠離苦難,從而有美好的未來。」

吳英年教授:「訴江」匡扶社會正義

本次新聞發布會的主持人、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教授吳英年說:這三個刑事控告江澤民的案例是過去一個月來一萬多人控告江澤民的一部份。「其實每位法輪功學員和家屬都遭受了很大的迫害,他們控告江澤民是作為受害者尋求公道。但是它的意義遠不止這些──通過這一舉動可以讓民眾和各界了解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真相,匡扶社會正義,讓中國法治真正起到作用。」

劉因全:「訴江」是正義的壯舉

中國社會民主黨主持人劉因全說:「訴江是正義的壯舉」,「中國必須進行法治,按照中國現行法律,江澤民違法抓人、審判、關押是犯罪行為。你們用中國的法律到中國的法院控告江澤民,按照中國現在的法治狀況也應該受理、公開審判。」

劉因全原是山東濰坊市某高校的歷史教授。他的舅舅吳大軍也是法輪功學員,還是濰坊市某地法輪功負責人,多次被非法抓進各種洗腦班、勞教所。劉因全曾在回老家時親眼看到舅舅吳大軍和幾名法輪功學員被掛牌示眾。他還得知濰坊市外事科一位徐女士因散發為法輪功鳴冤的宣傳品被警察抓住打死。他說:「濰坊市是迫害法輪功的重災區。那裏的惡警非常囂張。」

李有甫:全球公審江澤民的日子不遠了

法輪功學員代表李有甫說:「所有控告的罪行加在一起,與江澤民實際犯下的罪行相比也只是冰山一角。他犯的罪不但是反人類,而且是反神、反天地宇宙規律的。」「活摘器官──這個罪行除了殺人、迫害良知、用極其邪惡的手段對待人類、踐踏人權,(再多的言語)也不足以說清他犯有多重的罪。希特勒的集中營都望塵莫及。」

李有甫說:「江澤民用無神論迫害所有的人,罪行是無法用語言形容的。今天的『訴江』是對每一個人道德良知的拷問。」他鼓勵受害者用良知戰勝恐懼,儘快徹底地、系統地揭露江澤民的罪惡,「全球公審江澤民的日子,我看不遠了。」

著名評論家伍凡向新聞發布會發來支持信說:「最近時期,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的主謀和元凶江澤民被中國大陸法輪功修煉者控告到中共各級法院,這是件大好事,早就應該做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