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倫多法輪功學員聲援控江大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一日】(明慧記者章韻多倫多報導)近期,中國大陸數百位法輪功學員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遞交訴狀,以個人名義控告發起迫害法輪功的前中共頭目江澤民,而海外的法輪功學員也都陸續加入控江大潮,二零一五年六月八日下午,加拿大多倫多部份法輪功學員在駐多倫多中領館附近的聖喬治大街(St. George St.)和布魯大街(Bloor St.)舉行真相長城活動,以聲援正在全球興起的控江大潮,同時聲援兩億多中國人「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

六月八日,多倫多部份法輪功學員在多倫多市中心的聖喬治大街和布魯大街舉行真相長城活動
六月八日,多倫多部份法輪功學員在多倫多市中心的聖喬治大街和布魯大街舉行真相長城活動

當場有一百六十多位路人在徵簽表上簽名,支持制止中共政府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當場有一百六十多位路人在徵簽表上簽名,支持制止中共政府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一位原意大利專業記者、現在加拿大的自由撰稿人經過活動現場,被現場的氣氛吸引,他停下來拍照並做採訪
一位原意大利專業記者、現在加拿大的自由撰稿人經過活動現場,被現場的氣氛吸引,他停下來拍照並做採訪

當天活動吸引了許多來往的路人關注,不少人駐足詢問。法輪功學員深入細緻地講真相,幾個小時的活動就有一百六十多民眾在「停止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徵簽表上簽了名。

一位原意大利專業記者、現在加拿大的自由撰稿人經過活動現場,被現場的氣氛吸引,他停下來拍照,與法輪功學員交談,並詢問歐美國家的政府能為制止這場迫害做甚麼。法輪功學員詳細的給他講了法輪功的弘傳,和九九年之後的迫害,及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等,並告訴他今天為甚麼搞這個活動。他對活動做了採訪,並表示把文章發給當地媒體。

據當地法輪功學員透露,多倫多有很多逃離大陸的學員,曾在迫害中九死一生,有家難回,所以很多人都在起草控告江澤民的訴狀,有的正在寫訴狀,有的已經寫完,正在寄往中國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

祖孫三代控告江澤民

多倫多法輪功學員鄭治(右,左邊是他母親)全家老少三代控告江澤民以及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
多倫多法輪功學員鄭治(右,左邊是他母親)全家老少三代控告江澤民以及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

原遼陽一五三醫院兒科醫生鄭治全家修煉法輪功,祖孫三代七人已完成控告書,以「反人類罪、酷刑罪及群體滅絕罪」控告江澤民。

多倫多法輪功學員鄭治二零零七年通過泰國聯合國難民署來到加拿大。他在中國因為修煉法輪功,全家祖孫三代都受到迫害。他和妻子都是中國遼陽一五三醫院(現在的遼陽慶陽醫院)的兒科醫生,父親是該院職業病科主任。

他說:「九九年『7.20』開始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以來,造成(對)我家三代人特別慘烈的殘酷的迫害,這十六年當中,我們全家人承受了巨大的痛苦。所以我們要求對江澤民犯下的所有罪行必須償還。」

鄭治被公安局批鬥,不准上班,父母也受到威脅,父親經不住恐嚇一年後去世。鄭治於二零零五年十二月逃到越南後去了泰國,二零零七年獲聯合國難民來到加拿大。鄭治母親趙偉玉:「我老伴被迫害離世了,家破人亡,兩年多來我兒子天天被批鬥,天天這麼擔驚受怕,最後我精神都崩潰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起,鄭治所在的一五三醫院院長與當地公安局、電視台一起,召集全員科主任在會議室開會,對鄭治展開文革式的批鬥會,院長在會上大喊大叫,極盡威脅辱罵之能事。從這一天開始,直到二零零零年五月,鄭治天天被逼到會議室接受批鬥,並且被剝奪上班的權利,不准工作,停發工資,每月只支付一百八十元生活費。

那時,鄭治不到三十歲,正是事業發展的黃金時期。他的妻子也被波及,被剝奪工作權利。父母也受到威脅。鄭治的父親經受不住恐嚇,在一年以後去世。

不僅如此,迫害還波及到鄭治母親的大姐、二姐全家,他們也都遭受監控、威脅,受到極大傷害。鄭治的兒子剛出生十幾天,就開始隨大人逃難,無法過正常的生活。他們全家最後不得不離開中國,歷經艱辛,終於來到加拿大。

高順琴全家控告江澤民

來自武漢的法輪功學員高順琴曾被非法抓捕十幾次,身體精神被嚴重摧殘,現已準備好所有證據,並將控告書寄往中國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
來自武漢的法輪功學員高順琴曾被非法抓捕十幾次,身體精神被嚴重摧殘,現已準備好所有證據,並將控告書寄往中國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

來自湖北省武漢的法輪功學員高順琴曾被非法抓捕十幾次,身體精神被嚴重摧殘,現已準備好所有證據,並將控告書寄往中國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

高順琴一九九八年修煉法輪功,從此變得身體健康;原來她性格暴躁、好強,修煉後脾氣變好,與人為善。可是江澤民發動迫害以來,她先後十多次被抓捕,關進監獄、勞教所,遭受酷刑折磨,身體多次被嚴重摧殘。

高順琴說:「抓進去之後剛開始就是暴打,最後就轉洗腦班,強迫要你轉化不煉法輪功,你不轉化他就不讓你睡覺,吊銬、給我注射不明藥物,最後送勞教所時使我的大腦失去記憶。」

「在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日左右,在610頭目陳崎屹授意下,惡警強行把我按倒在一個小會議室的桌子上,注射不明藥物。我頓感頭昏、心慌,全身不適當天下午四點左右,陳崎屹又指使人,將我關進一間又矮又黑的小屋,兩腳站立,兩臂抻開,呈十字形銬在固定物上。晚上十二點以後轉到大會議室繼續銬在窗框上,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八點以後,又轉到食堂小餐廳,將我兩手吊銬在窗框上,直到晚上十二點以後,我昏死過去才打開銬子。

「這種毒針是慢慢發作,越來越嚴重。同年六月份前後,我被轉到武漢市何灣勞教所非法關押期間,我慢慢失去記憶力,腦子一片空白,甚麼也想不起來。十一月份開始腳發涼,然後發燒,過後疼痛,劇痛令我整夜無法入眠。後來發展到腳痛得不能沾地、失去知覺無法行走。後來牙齒鬆動、脫落,身體浮腫。

「二零零五年五月份前後,我兒子到勞教所接我回家時,我已經心力衰竭,基本失去記憶,不認識他了。吃飯的時候,聽到他叔叔叫他名字,我才知道是我兒子。好幾年都不敢和兒子說這個事,怕他精神上受打擊。」

多倫多法輪功學員啟動控告江澤民行動

這次活動的協調人張女士說:「目前海內外法輪功學員紛紛控告江澤民,江是迫害法輪功的元凶,一九九九年七月開始的這場鎮壓是江一手發起的,他是群體滅絕罪的魁首,而且把這場迫害延伸到海外。在多倫多中領館內擺放大量污衊法輪功的圖片資料,長達數年,毒害我們的同胞;謊言欺騙,製造對法輪功的仇恨。我們許多海外學員都在黑名單上。」

張女士最後說:「目前多倫多也有許多來自中國大陸經歷過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的被迫害得九死一生……今天的真相長城活動是一個開始,就整個法輪功修煉群體來說,江澤民實行的國家恐怖主義滅絕政策,更是構成了國際刑法規定的酷刑罪、群體滅絕罪和反人類罪。我們要告訴世人,江澤民逃脫不了因為發起和推動這場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而產生的歷史罪責。」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