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三河市20名法輪功學員控告元凶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八日】河北省三河市近期有20名法輪功學員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通過各種渠道把「刑事控告書」陸續寄到了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除此兩部門必郵之外,有的學員還郵寄給全國人大、公安部,省、市的檢察院、法院等,也有學員還將控告書郵寄給當地的檢察院、法院、人大。

他們當中有醫生,有教師,有農民,也有家庭婦女;有九九年以前修煉的老弟子,有零九年得法的新學員;有三十二歲的年輕人,也有七十五歲的老年學員;有夫妻聯名控告的,也有親人被迫害,家屬出面控告的。

他們在控告狀當中敘述:我們並不是仇恨誰,報復誰,只是希望善惡有報的天理彰顯,社會恢復正義與公平,讓我們能有一個和平的修煉環境,能有一個做好人的空間,使這場持續十六年的殘酷迫害早日結束。

江澤民在其當任時,99年7.20利用他一手建立的「610辦公室」開始迫害和污衊法輪功,在這近十六年期間,在其「殺無赦」、「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截斷」、「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殺」的指令下,江澤民及其幫兇對法輪功學員採用了集古今中外之邪惡大全的手段進行迫害:造假宣傳、騷擾、綁架、勞教、判刑、活摘器官、酷刑折磨等,使許多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致殘、致傷。無數學員在精神上受到摧殘,在經濟上遭受損失。

為此,特申請司法機關對犯罪嫌疑人江澤民提起公訴,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和經濟賠償責任及其它相關責任。迫害期間所有參與的警察及其他人員,因為他們也是受害者,在江澤民的威逼下,無奈的、不得不執行,但也有個別糊塗跟隨江澤民賣力參與迫害的人員,在此對他們暫不追究。因為大法弟子慈悲於他們,給他們一次從新選擇和悔過自新的機會,在此只追究罪魁禍首江澤民的罪行。

附:部份法輪功學員修煉心得及所受迫害簡歷:

康景泰
康景泰

康景泰,男,四十三歲,個體醫生;妻子方春豔,三十九歲,實驗中學教師,住三河市東方小區6號樓1單元2層。康景泰於九四年上大學期間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原本患有原發性高血壓病,經常心跳、胸悶,修煉大法後無病一身輕。按「真善忍」修煉,性格發生很大變化:原來是一個性格急躁之人,修煉後大法使我變得平和忍讓,曾被病號啐一臉吐沫,我自己擦掉,一笑了之。江澤民下令迫害後,全家深受其害:老母親霍淑香因康景泰被非法綁架後僅十天,就痛苦的離世;老父親康寶亨因長期擔驚受怕於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七日離世;三次被非法抄家;康景泰被非法勞教二年,刑事拘留三次,行政拘留一次,非法拘禁廊坊洗腦班一次;方春豔被非法劫持、綁架進三河南城派出所二次,被強制看管在教育局一次,在哺乳期間被學校騷擾;孩子康新宇在學校因父母受迫害而遭精神困擾;由於非法勞教、拘禁、洗腦、看管、不讓正常上班等迫害,給全家造成嚴重的經濟損失和精神傷害,直接經濟損失就達三十餘萬元。

李鳳俠,五十八歲,女,住三河市康居小區7號樓。於1997年8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按照書中的要求,遵循「真善忍」去做好人,化解了與婆婆十三年的矛盾,善待老人,家庭和睦,身體健康,身心受益。江澤民下達邪惡指令,本人受到嚴重的迫害:被開除、非法抄家多次,行政拘留一次,刑事拘留四次,勞教一次(兩年);曾被警察敲詐勒索兩千一百六十元,被警察黃義(遭報死亡)等人迫害從晚上九點一直到深夜三點多,腰部、臀部、大腿兩側全是黑紫色,尚未修煉的丈夫被連坐、遭非法拘留十五天,兒子被三河一中強迫停學等等,給本人和家人造成重大的精神和肉體的傷害及經濟損失。

劉鳳剛,男,53歲,漢族,三河市燕郊鎮四街農民。修煉法輪大法前是一個小混混,拿槍打鳥,炸藥炸魚,脾氣暴躁,不務正業,村裏人誰也不敢惹。1996年是我人生的轉折點,我喜得大法,通過學煉大法,我身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我按著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做好人,改正以前的不良習性。我的兒女們也都結了婚並生兒育女,別人都非常的羨慕我,說真是浪子回頭金不換啊。我說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是大法師父教我這樣做的,我才有這美滿的生活。

曹秀娟,女,59歲,三河市燕郊鎮西城子村農民。沒有學法前我比黃蓮都苦,活著真不如死。我年輕時得一種不知名的怪病,越來越重,說是羊角風,又不像羊角風,犯起病口吐白沫,抽搐,頭痛半個身子涼,半拉身子疼,腦袋抬不起來,渾身那難受勁說不上來,像散了架子一樣,連飯都做不了。中醫、西醫、大醫院小診所、所有偏方「神瞧」啥辦法都用了,就是瞧不好。學法輪功也就二十天左右,我突然間一下子渾身輕鬆,那整天折磨我的東西沒了,一個渾身懶散的像沒有骨頭一樣、弱不禁風、抬不起頭的人,一下子變得腰板挺直、挺胸抬頭、精神抖擻、輕鬆、舒服的快樂的人,一下變得年輕,換了一個人。

趙淑英,女,1952年5月生人,住三河市新天地一期一號樓。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因一己之私,一意孤行發動了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所犯罪行罄竹難書。十幾年來,趙淑英被非法綁架到看守所五次;非法勞教二次;非法關押在精神病醫院長達兩個月;非法拘禁八次;非法抄家至少二次;在北京的唐山駐京辦事處刑訊逼供一次;被北京大紅門派出所送大興洗腦班一次;在單位被軟禁一次長達二十多天。肉體、精神都受到很大的傷害,經濟損失巨大。

周再田
周再田

周再田,男,64歲,家住三河市燕郊開發區諸葛店村。江澤民對法輪功發起殘酷的迫害,十幾年來深受其害,使我失去學法煉功的環境,在看守所、監獄中受到二十多種刑罰,被枉法誣判三年;被迫害致殘(耳被打聾);兩次被非法拘禁在廊坊洗腦班被逼放棄修煉;失去幹了三十多年的工作;一次次被拘留、強制洗腦、坐牢,多次被騷擾、抄家,親人慘遭毒害,父親、母親、叔叔被逼離世;妻子、兒女至今仍生活在極端恐懼之中;造成極大的精神折磨、肉體的痛苦和經濟上的巨大損失。

張振琴,女,64歲,三河市燕郊鎮西城子村人。江澤民出於小人的妒忌和邪惡的本性,發動對「真、善、忍」的瘋狂迫害,本人深受其害。1999年4.25、7.20去北京為大法說公道話,在北京石景山看守所、三河市看守所、燕郊分局等,被非法關押和強制洗腦共七次,被非法勞教、做奴工一年半。在唐山開平勞教所期間,被強行灌食、不讓睡覺、強行做體操、唱邪黨歌、跳邪黨舞等等,造成巨大肉體、精神傷害和經濟損失。

王金鳳,女,58歲,住三河市燕郊。1996年修煉法輪大法,沒得法前,一身病,心肌炎,三天兩頭感冒,頭皮癬,關節炎等,特別是乳腺癌症,在哈爾濱一大二院做手術三個小時,現已過去十幾年了,沒去過醫院,沒吃過一片藥,無病一身輕,身心之受益,使我真切的感到了大法的神奇、偉大和殊勝,感恩師父銘刻肺腑。在江澤民的迫害指令下,控告人深受其害:單位批判我,同事不敢靠近我,丈夫不敢要我和我離婚,孩子不理我,我們的師父叫我們做好人,不參與政治,我們煉功對國家對人民有百利而無一害,我沒有錯,法輪功沒有錯,是江澤民在犯罪。

張巧珍
張巧珍

張巧珍,女,58歲,住三河市燕郊鎮首鋼大院。一九九八年十月得法,修煉前患有乳腺增生、肩周炎、嚴重失眠、頸椎病、導致腦供血不足看不清東西,眩暈、頭腦不清醒還有膽管結石,學法煉功後各種病都沒了,使我活得輕鬆快樂。江澤民下令迫害後,我到北京和平上訪,被拉到廊坊、再被拉回,被單位像對待犯人一樣對待,被逼迫放棄修煉等等騷擾、迫害。

李素伶,女,六十七歲,住三河市天闊花園小區二號樓。李素伶代兒子郭松控告江澤民。郭松因修煉法輪功,被三河市公安局「六一零」,在新婚上班的第二天、在單位被綁架到看守所,後又被劫持到廊坊洗腦班非法拘禁八十一天。郭松還被騷擾、綁架未遂,被停發工資等等迫害。給本人、家庭,身體、精神、經濟造成極大的傷害。

徐少敬,女,今年五十歲,三河市燕郊鎮東蔡各莊村人。一九九八年學煉法輪功,是法輪功救了我和全家。修煉前我與婆婆關係不睦,身體常伴有失眠、多夢、腹脹、吃不下飯、不能正常排便、腰疼、腿疼、嚴重的婦科病,最後又患上了肝炎,開始藥不離嘴。就在我學法煉功的當天,就感到了大法在我身上的神奇變化,身上輕鬆了,也能吃飯了、也有精神了、身上也有勁了,隨著學法的深入我不再視婆婆為仇敵,也常常勸解丈夫化解矛盾,使家人和睦相處。江澤民下令鎮壓後,經常有不法人員到家中騷擾、被逼寫不修煉保證,被銬在院中鐵柱子上,電棍電擊、皮鞋跟抽臉,晚上又被脫掉外衣五花大綁、電擊電的手抽筋,曾被非法拘禁在公安分局、鎮政府、廊坊洗腦班、三河看守所等。

鄧渝芳
鄧渝芳

鄧渝芳,女,生於一九四四年七月十七日,現住三河市燕郊開發區行宮東路祥馨小區10號樓。從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煉功前多種疾病纏身,如膽管結石病(膽囊切除)、頭暈、頸椎病、化膿式中耳炎、(已穿孔)手指關節紅腫等,以前練過太極等都不起作用,不練了。經過幾個月的修煉大法,疾病全無,到現在修煉十八年了,沒有吃過一粒藥、打過一次針。我有過很多神奇經歷,親身體驗師尊無時不在的呵護。有一次高壓鍋爆炸了,整個單元聽到這巨響,高壓鍋擰成麻花,鍋內煮的豆子衝上房頂,窗戶衝開,人因故走開、安然無恙;過後又發生切紅薯時把手指狠砍一刀,流血不止,用紙巾包住,十多秒鐘過去血慢慢的就不流了,三天後痊癒。這超常、神奇,也只有真修的人才能體悟到。

朱順昌
朱順昌

朱順昌,鄧渝芳丈夫,今天七十五歲,住三河市燕郊祥馨日昇小區10號樓。從二零零九年七月下旬開始修煉,修煉前犯心臟病曾住院治療,修煉到現在已有五年多時間了,沒有吃藥、打針,心臟病沒犯過一次。這麼好的功法,利國利民,江澤民非要鎮壓。朱順昌在外講真相救人時被不法人員綁架,並到家中非法搜查、非法抄搶個人私有物品,被劫持到公安分局、被警察敲詐勒索五千元錢。

劉立新,女,32歲,住三河市燕郊天洋城7號樓。1996年和父母一起得法的,就是早上去大一點乾淨一點的地方煉功,晨煉結束後,就是大人上班孩子上學,晚上學法,就這麼簡單,單純,一切都是透明的,堂堂正正,光明磊落的。奶奶93歲了,在大法的呵護下,一直生活自理,而且不吃藥。

詹寶華,女,53歲,三河市燕郊四街農民。1996年有幸得了大法,身體好了,化解了家庭矛盾。迫害後,被用電棍電嘴和胸部,被電的滿身大汗、在地上打滾;強迫跪在石子上,打兩個嘴巴。江氏不法人員不斷的到家中騷擾,丈夫在巨大的壓力下,經常拳打腳踢,經常被打的鼻青臉腫,還要離婚,逼迫放棄修煉。

吳淑平,女, 53歲,三河市燕郊四街農民。我是一名家庭婦女,我家族有遺傳的高血壓, 1996年得到了高德大法以後,我的病沒了,心情也好了。經過深入的學法,我發現法輪功不只是祛病健身,最主要是修心,要重德,要修善,要在哪裏都做個好人。

於雪蘭,女,68歲,三河市燕郊開發區諸葛店村農民。1997年開始學煉法輪大法,月子病、胃病、尿道發炎等各種病都好了,圍了23年的頭巾摘掉了,身體健康,全家和睦。江澤民強令迫害後,被打嘴巴,打了三起,臉被打腫、打流血,被用皮鞋跟踩腳背,腳趾被踩紫、腫起來很高;被銬在鐵柱上一天半宿,被非法拘禁15天;被抓進洗腦班迫害7天;臘月二十七到家裏來抓人,都不讓過年。

許淑霞,女,60歲,三河市燕郊開發區諸葛店村農民。1997年開始學煉法輪大法,通過學煉法輪大法,身心受益。以前腿疼,高血壓等各種病都好了,身體健康,全家和睦了。

他們說,在江澤民一手發動對法輪功修煉人的殘酷迫害中,我們深受其害。有的被經常上門騷擾;有的被迫上交大法書籍;有的被聯名監視;有的讓保證不去北京上訪;保證不煉功等等,在長達十幾年的迫害中,不能正常學法煉功。控告者均列出具體被迫害事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