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學副教授被迫害離世 妻子控告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江蘇報導)南京大學中文系副教授王載源修煉法輪功,三次被當局綁架、非法抄家,兩次被非法關進洗腦班,遭勞教迫害兩年,於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二日含冤離世。他的妻子──南京市兒童醫院主治醫師湯志蘭也三次被綁架、二次被非法拘留,二次被關洗腦班迫害,於6月7日向最高檢察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和經濟賠償責任。

湯志蘭醫生說:「王載源先生和我修煉法輪功想擁有一個健康的身體和高尚的信仰、做個好人。一九九九年江澤民公然以一己之私、一意孤行,違反國家憲法,悍然發動了對法輪功史無前例的殘酷迫害……我已經失去了共患難,堅持真、善、忍大法的丈夫,也失去了我心目中最好的被迫害致死的千萬法輪功學員,(迫害)又使我和家人無法正常的生活,我和子女們身心健康受到嚴重摧殘,安全受重威脅。他(她)們整日提心吊膽,擔心我又會被綁架、關押遭受迫害。」

下面是湯志蘭醫生訴述的控告事實和理由:

(1)王載源副教授被迫害離世

南京大學王載源教授赴瑞士教學時留影
南京大學王載源教授赴瑞士教學時留影

王載源因為患原發性高血壓、冠心病,終日頭痛、頭昏、全身乏力,藥物治療效果不好。一九九五年六月修煉法輪功,修煉三個月後血壓穩定正常,頭腦清晰,上樓氣不喘,走路輕鬆,像換了一個人似的。他修煉法輪功不僅身體健康,而且精神境界得到了昇華。

一九九九年江澤民發起對法輪功的迫害,四月二十七日王載源和南京市部份法輪功學員去省委上訪,當天下午被鼓樓公安分局劫持,非法關押在南京大學封閉式幫教洗腦一週。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九日王載源去北京證實大法,十月五日王載源在家被鼓樓派出所綁架,非法拘留三天。

二零零一年一月被南京市六一零、鼓樓區公安分局綁架,劫持在鼓樓區洗腦班迫害近6個月之久,前後非法抄家2次,抄走許多大法資料,真相資料,由於強制高壓洗腦,拉鋸式迫害致使血壓升至240/160mmHg(進洗腦班時血壓正常),後送南京大學醫院搶救(仍在監管中),經鼓樓醫院心臟科專家會診治療,血壓稍穩定,又轉至南京大學招待所繼續迫害。

江蘇省和南京市六一零不顧王載源血壓不穩定,心臟病發作的情況下,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七日非法勞教二年,後經南京大學有正義的領導和黨委集體向省委呼籲,才勉強同意在家勞教。六月份,鼓樓區政保科科長季明堅持將王載源從家帶走,關入勞教所迫害。南京大學領導和保衛處強調現在沒新問題,過去的事已處理否定復判。九月份季明又藉口(華商會議在南京召開),為了治安,欲將王載源帶走,南京大學不同意,季明又糾集不明真相的人電話騷擾監聽,抓到一次罰款伍千元!

王載源被非法勞教中不能加工資,勞教期滿後一年才能參加分房,鼓樓區(六一零),區工委,街道辦事處居委會人員經常上門干擾,常被叫去看迫害法輪功的錄像,搞得家無寧日。我們實在不能住了,王載源和我就搬到女兒家了。半月後,電話騷擾不息。

漢中門派出所董奎芹警察以查戶口為名還常上門騷擾,闖入住宅,查看電腦,造成王載源精神緊張,極度恐慌,身心受到嚴重摧殘,於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二日含冤離世,終年72歲。

(2)湯志蘭醫生遭受的迫害

湯志蘭因陣發性心動過速(發作時心跳240次/分),嚴重的頸椎病、肩周炎、無名的四肢關節痛,物理學治療,藥物治療無效果,一九九五年五月修煉法輪功,一個月後全身疼痛減輕,頸椎活動自如;半年後頑固的肩周炎消失,心動過速不發了,全身輕鬆,精力充沛,人也顯得年輕。

一九九九年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大法的迫害運動,我忍無可忍,為了向世人說聲「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於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九日,我和王載源先生去北京。十月一日上午在天安門廣場,我看見離我約30米的地方,有三個不明真相的中年男人對一個抱著一歲多孩子的母親拳打腳踢時,我立即大聲呼叫:不能打人!瞬間我被站在前面不明真相的青年拖倒,押上警車送到北京不知道名字的看守所。十月二日夜,我被南京市六一零和鼓樓派出所警察周寧劫持回南京鼓樓派出所 (在火上強迫給我戴手銬)非法拘留三天,又強加我罪名,逼迫我簽字,非法押送南京市看守所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被鼓樓派出所警察綁架到派出所,拘留一夜,次日被派出所、南京市六一零押送到句容勞教所中的洗腦班監禁(可秘密抓捕法輪功學員的機構)。在地點無人知道的惡性環境下, 剝奪了我所有的公民權。南京市公安局「六一零」負責人找我訓話,高壓放棄修煉、不上訪,寫保證書。三天後,法輪功學員上午集體朗誦《洪吟》,早晨個人煉功。第二天晚上抓捕法輪功學員七人,法輪功學員集體絕食抗議。在絕食的第四天左右,我被單位和派出所人員接回家(家婿背著我,托人際關係)。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我出門和朋友買衣服時,發現被鼓樓區政保科長季明等人跟蹤(家中電話被竊聽),我立即回家,大約一刻鈡時間周寧和季明先後闖入住宅,把我強行綁架到派出所,無手續,季明還將家中桌上廢紙屑拿走。我被非法拘留三天三夜,季明對我採取引誘、威脅、逼供等手段,強迫我在他寫的違法書上簽字,說送市看守所。我眼前一片茫然,這世道已無正義可言,我以死抗爭,遭警察等人阻截,強行戴手銬押送市看守所,刑事拘留迫害,以「對抗政府的罪名」強加於我勞教。因我在兒童醫院工作成績突出,口碑好,職工紛紛抗議。醫院領導出面調解才免去勞教。

非法拘留一個月後,我被鼓樓派出所周寧押送至單位監管,單位正義領導送我回家。當晚我去理髮被人舉報(中共挑起群眾鬥群眾的一種手段),晚間南京市和鼓樓公安分局和六一零給醫院施加壓力,第二天上午,醫院保衛科人員帶我去單位,鼓樓派出所周寧參與私設監獄,把我關押在沒窗戶的小屋子迫害。我絕食抗議,指責醫院紀委書記知法犯法,下午領導認錯,將我安排到通氣好的地方,醫護人員紛紛而至看我。

一週後,周寧等人又將我押送到南京軍區後勤部招待所,在那逼迫交待,寫保證書,大約三月十五日後,又押送至鼓樓區洗腦班寫保證書。後因我女兒身心受到嚴重摧殘,甲狀腺病變手術,家人強烈要求放人。經醫院領導多次交涉,五月三日我被醫院退休辦人員和兒子接回家。那時我離家被非法關押迫害達六個月之久。

我回家後仍然被迫害:跟蹤、電話騷擾、監聽,親戚朋友來拜訪都要盤查。二零零五年春節前我和王載源一起住女兒家。半月後電話干擾,漢中門派出所警察董奎芹經常入室騷擾。最近三年換崗的警察又電話干擾,恐嚇,並在女兒住宅入門處安裝探頭(其它單元未安),對我實施監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