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20人控告首惡江澤民 呼籲制止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八日】近日,吉林省吉林市20名法輪功學員通過快遞把控告江澤民的刑事控告書郵寄到北京最高檢察院。這些法輪功學員全都受益於法輪大法,身體健康,道德昇華。而他們在江澤民發動的迫害中失去公開煉功的環境及人身自由,被綁架、拘留、勞教、判刑,遭受折磨。

20位法輪功學員在控告書中說: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一聲令下,全面迫害法輪功,江澤民利用一切宣傳媒體的喉舌造假,給法輪功栽贓,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肉體上消滅」,「精神上搞垮」,「打死白打死,算自殺」,只要是修煉法輪功的學員就不給發工資,開除工職等;專設「610」洗腦班,還製造天安門自焚偽案、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江澤民滔天大罪,罄竹難書。

「起訴江澤民不只是為了我們自己」

20位法輪功學員在控告書中還說:起訴江澤民不只是為了我們自己。由於江澤民對法輪佛法的迫害及謊言,使廣大的中國民眾都受到了毒害。控告江澤民,結束迫害,是使廣大的中國民眾了解真相,清除思想中謊言毒害的必要過程。

我們希望現任國家領導人冷靜、客觀、理智地思考一下法輪功被迫害的問題,為自己和中國人民負責,結束迫害,無條件釋放所有法輪大法修煉者。願所有善良的人們用良知分清正邪、明辨善惡。請與我們站在一起,共同把江澤民押上法庭。

法輪大法給他們帶來的無比美好

孫立環(女,65歲):我於1998年走入大法修煉的,大法要求修煉者要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道德高尚的好人。以前我病病歪歪活得不像個人樣,通過修煉法輪大法,全身的病都好了,婆媳、姑嫂關係也好了,家裏的親人都跟著受益。最使我難以忘記的事,我得法兩個月,兒子病了,一天便六、七次血,連坐都坐不起來,幾天時間就由一百七、八十斤掉到一百二十多斤,去了好些醫院都確診不下來,有說是白血病。當時我想起了師父,跟兒子說:媽媽給你讀大法書,求師父幫。孩子同意。當我讀到史前文化時,孩子說再給我讀一遍,說著就坐了起來。幾天後到醫院檢查,全都好了。我無法用語言表達,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給了孩子第二次生命。

劉香瑞(女,60歲):我是2010年因心臟病走入大法修煉的,起初是抱著試一試的想法看書和煉功的,經過一段時間的學法、煉功,真正看到了大法的奇效,我的病好了,大法是超常的,是讓人道德向上,品德回升,提高人素質的好功法。

王玉芹(女,55歲):我自從98年修煉法輪功之後,受益匪淺,以前我有過心臟病、神經衰弱,嚴重失眠,眩暈等各種疾病,無法上班工作,是法輪大法「真善忍」超常的法理改變了我人生命運,大法去掉了我身上所有的疾病,讓我看到了這個世界的美好,對生活充滿了信心。

徐敏(女,45歲):我從小體弱多病,苦不堪言。1998年一位親屬告訴我說法輪大法好,你煉吧,當時我甚麼也沒想,就開始煉了。煉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我的身體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使我真正體會到無病一身輕的感受。法輪大法要求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好人。在單位領導分配甚麼活,我不再挑剔,不再找關係調工作崗位。在家庭和公公婆婆相處很融洽,夫妻更是沒說的。還能夠忍讓別人,和別人發生矛盾時先找自己哪做錯了,找自己的毛病,就這樣,我每天都生活在幸福和快樂中。

劉秀之(女,53歲):我於1997年7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大法要求修煉者要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道德高尚的好人。通過修煉法輪大法使我的身體發生巨大的變化,以前頭痛,腰痛,關節炎,腎炎,貧血,神經衰弱,眼睛病,坐骨神經痛,胃痛,心臟病等十多種病全都好了,過去愛罵人的習慣也都改好了,我像變了一個人一樣,善待公公,家裏的重活我都能幹,鄰居都說我不可思議,家裏的親人都跟著受益。

迫害中他們被綁架、關押、勞教、判刑,失去自由……

可是1999年7月,江澤民一手發動了對法輪大法的迫害,無數修煉者失去公開煉功的環境,被綁架、關押、勞教、判刑,失去了人身自由,失去了言論自由。

徐敏(女,45歲):1999年9月7日,我因在室外煉功,被非法拘留7天。同年10月高新派出所警察到單位找我,把我帶到派出所,一警察問我還煉不煉法輪功了,我說我煉法輪功祛病健身,受益無窮,我不會放棄的。由於我堅持煉功,當天沒放我回家,直接把我送進看守所非法關押13天。警察還非法上我家抄走大法書籍,還經常到我家逼我寫不煉功的保證,也上我娘家、婆家騷擾。我因進京上訪,兩次被押送回來,有一次警察向我哥哥勒索大約3000多元錢。

2000年10月的一天,我在天安門廣場散步,被綁架到四環外派出所關押在鐵籠子裏三天半,當時已近臨產,才放回家。2009年8月,我帶著8歲女兒在大長屯講真相,一農民為了得賞金將我告了,大長屯派出所警察將我強拉上警車,孩子在車下哭著喊著媽媽。我對警察說你們沒有孩子嗎?沒有妻子嗎?但是警察仍然把我非法拘留了15天。由於我堅持信仰,又被非法勞教一年、非法延期37天。在勞教所裏我被逼做奴工勞動,晚上還要坐小板凳,我不寫所謂洗腦「彙報」,勞教所獄警肖愛秋就電擊我。一次,我拒答侮辱性題目,大隊長劉影慧和獄警察肖愛秋輪番打我耳光,打了約半小時才停手。我被非法勞教期間,孩子被親屬接走,幼小的心靈受到嚴重傷害。

姚燕(女,52歲):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大法的迫害後,1999年9月我跟同修一起在戶外煉功,被拘留10天;同年9月怕我進京上訪又被關進洗腦班迫害約10天;同年10月,泰山派出所警察到單位將我帶到派出所,問我還煉不煉法輪功了,我回答說法輪大法這麼好當然要煉了。當天就直接把我送進看守所非法關押五天,是我父親找人花了不少錢才放我出來的。2009年9月我和一同修去看望她被關在洗腦班的妹妹,被多名警察綁架到大東派出所,四肢被銬在床上。由於我不放棄信仰,被劫持到長春黑嘴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在勞教所經受了精神和肉體上的折磨,生不如死,度日如年。

劉秀之(女,53歲):我於1999年12月末去北京上訪告訴國家領導人,電視和電台播放的都不是真實的,我要為大法和我師父說一句公道話,還我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到那兒時信訪辦關門,只好去了天安門,在天安門被非法抓捕,被非法關押了30多天。2001年我因講真相被抓,後來就流離失所。2006年在居住地講真相被不明真相人舉報,被非法抄家,並勞教1年零10天,

李再生(女,71歲):2002年3月14日晚9點多,長江街派出所來了幾個警察到我家把我的大法書和師父法像拿走,把我和丈夫一起帶到派出所,把我關到黑屋裏吊起來毒打,滿身是傷,全身都成黑紫色,兩天不給吃飯,不給喝水,他們問我煉不煉,我說修真善忍,做好人沒錯,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我煉到底了。他們把我送到看守所,在那裏迫害了40多天,我被他們送到長春黑嘴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在勞教所這地獄般的黑窩裏,我經受了精神和肉體上的折磨,強迫我寫五書,不寫就罰站不讓睡覺,並警告再頑固下去沒有好日子過,在那裏沒有人身自由,沒有人的尊嚴,在高壓的環境下度日如年。2012年我又被送到洗腦班殘酷迫害。

劉有元(男,79歲):我於1997年喜得法輪大法,大法要求修煉者要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道德高尚的好人。我通過修煉法輪大法使我的身體發生巨大的變化,許多病都好了,家裏的親人都跟著受益。

可是1999年7月,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大法修煉者慘無人道的迫害,2002年3月14日晚9點,長江街派出所幾個警察闖到我家把大法書和師父法像搶走,把我和妻子一起抓到派出所,把我綁到鐵凳子上,強迫我寫不煉功的保證,我不寫,他們就強迫我兒子替我寫,才把我放了。但把我妻子劫持到長春黑嘴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

姜瑞華(女,61歲):我於1999年4月喜得法輪大法,大法要求修煉者要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道德高尚的好人。我通過修煉法輪大法,過去的類風濕病,等許多病都好了,每天都按照真善忍去做,每天都帶著喜悅的面容。可是1999年7月江澤民對法輪大法修煉者進行了慘無人道的迫害,所有的大法弟子被迫害。2002年7月4日晚8點左右,多名警察闖入家中,當時丈夫有病臥床不能自理,孩子又小,我說不能跟你們去,他們野蠻給我強行帶到高新派出所,第2天給我送到看守所在那裏迫害40多天逼問我還煉不煉了,我說修真善忍這麼好的大法我怎麼能不煉哪,緊接著給我送到長春黑嘴子地獄般的勞教所,殘酷迫害3年,在這3年中,丈夫因無人照顧含淚去世了,孩子沒錢上大學。

侯秀香(女,57歲):2007年7月31日,我被警察抓走了,關進了看守所,判了三年零三個月。我在長春女子監獄受到殘酷迫害,坐小凳、抻床等手段,我被迫害的全身腫痛,雙腿不能走路,疼痛難忍,雙手胳膊留下了深深的疤痕。由於法輪大法的超常,我重新站了起來,我有責任和使命起訴江澤民,呼喚良知。

竇玉香(女,75歲):1999年7月江澤民流氓集團對法輪大法修煉者進行慘無人道的迫害,2000年10月進京上訪,告訴國家領導人,電視廣播所講的都不是真實的,還我師父和大法清白,可是進火車站就被抓了,把我非法拘留15天,把我兜裏500元錢也都拿走了,把火車票也沒收了。總之這些年不斷的騷擾。

周鳳霞(女,50歲):2008年8月5日晚9點半磐石市國保大隊到我家把我綁架到磐石市看守所,在地獄般的黑窩裏,我被綁坐老虎凳,用衣服蒙住頭,手腳扣住,從早上8點到半夜12點不給吃飯、喝水,逼我說出跟哪個同修聯繫,我不說他們就打我嘴巴子,在看守所關押一年後,給我判了3年緩5年。

王淑芬(女,73歲):我於2000年1月1日去北京上訪,告訴國家領導人法輪大法是正法,要為大法和我師父說一句公道話。可是沒等我到北京,在四平就被抓回到派出所關押一天。同年3月我在外面煉功,又被抓到派出所關押一夜。

劉秀英(女,51歲):我於1999年12月末去北京上訪,告訴國家領導人,電視和電台播放的都不是真實的,我要為大法和我師父說一句公道話,還師父還大法清白。到信訪辦關門,只好去天安門,在天安門被抓、非法關押30多天。

張紅傑(女,48歲):我母親劉秀珍於1997年皇曆4月16日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後以前的許多病都好了,過去罵人等不好的習慣也都改好了,按照真善忍標準去做,母親像變了一個人,家裏的重活都能幹,別人都說母親不可思議。我本人於97年6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後以前的許多病都好了,如中耳炎、耳聾、耳鳴,還有許多不好的習慣也都好了。1999年7月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大法修煉者的慘無人道的迫害。我母親於1999年8月末去北京上訪,要為大法和我們師父說一句公道話。可是離北京還有一站被抓,同年12月又被非法拘留15天,我母親在上海講真相被非法抓捕至看守所非法迫害關押1年。2008年10月末,我和母親在路上講真相被抓、被罰款。

梁玉玲(女,50歲):我於2000年的1月1日進北京上訪,為大法和我的師父說一句公道話,還我們清白,可是沒到北京在四平就被截回,被非法拘留15天,同年3月在外面煉功,又被拘留15天。

李鳳珍(女,71歲):1999年7月江氏流氓集團開始迫害大法,不許我們到外面煉功,上商店到市場買菜都有人監視,沒有人身自由。

趙鳳華(女,63歲):1999年7月,江澤民一手發動了對法輪大法的迫害,對修真善忍的好人進行殘酷迫害,無數修煉者身心受到極大的摧殘,經濟上遭受損失巨大,失去了集體煉功的環境,失去了人身自由,失去了言論自由。

瞿慶英(女):1999年7月,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大法的迫害。修煉者在肉體上遭受折磨,精神上受到極大摧殘,在經濟上也被迫害,我們失去了人身自由,失去了言論自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