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馬三家酷刑 瀋陽建築師控告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遼寧省瀋陽市法輪功學員董敬雅,於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八日向中國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以特快專遞郵寄的方式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

董敬雅給最高檢、最高法院郵寄刑事控告書的回執
董敬雅給最高檢、最高法院郵寄刑事控告書的回執

董敬雅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九日收到中國郵政短信:已妥投,最高檢單位收發章簽收;已妥投,最高法單位收發章簽收。
董敬雅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九日收到中國郵政短信:已妥投,最高檢單位收發章簽收;已妥投,最高法單位收發章簽收。

董敬雅,女,四十三歲,國家一級註冊建築師,自一九九八年五月開始修煉法輪功後,按「真、善、忍」要求自己,身心健康,為人善良坦誠,工作出色,受到客戶、領導與同事的讚揚與信任。

瀋陽法輪功學員董敬雅
瀋陽法輪功學員董敬雅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的運動後,董敬雅因為堅持自己的信仰,被迫流離失所,並於二零零五年三月因為照顧被勞教所警察電擊毀容的法輪功學員高蓉蓉而遭瀋陽國保警察綁架,被非法勞教三年,遭馬三家勞教所酷刑迫害。董敬雅在馬三家勞教所被迫害十一個月,因為堅持信仰,被連續多日銬暖氣管子,被懲罰式灌食,大量注射不明藥物,導致離子紊亂,生命垂危之時被以「所外就醫」的形式釋放。

一、董敬雅的《控告書》記述了她在馬三家遭灌食迫害的經歷:

因董敬雅堅持絕食抗議迫害,每天都被馬三家勞教所大夫曹玉傑(女,年老)或護士陳斌(女,年輕)懲罰性灌食玉米糊。第一次鼻飼插管時,大夫曹玉傑非常野蠻,用鐵器撬董敬雅的牙,管子把嗓子食道都插破了,吐了一地的血和玉米糊。還用軍用綠色的繩子把她雙手綁到鐵床的兩側欄杆上,鼻飼管子和頭髮用紅繩子綁一起,人格侮辱。並揚言一直綁下去,不許別人給打開。當天董敬雅自己解開了,他們才作罷。不知情的人士會認為給絕食者灌食是對生命的救助,其實對所有法輪功學員的所謂「灌食」,是一種最殘忍的迫害手段。參與灌食者不是將食物給灌進胃裏為目的,而是利用灌食的過程來更加殘酷的迫害法輪功學員。在灌食前,幾個警察先兇狠地將法輪功學員打倒在地,然後摁倒,將很粗的灌食管從鼻子插入胃裏,然後惡人將進入胃裏的管子來回拉動,警察和獄醫之所以如此,目的是想通過暴力使法輪功學員屈服。

二、董敬雅的《控告書》記述了她在馬三家遭大量注射不明藥物,導致離子紊亂、生命垂危的經歷:

馬三家警察每天把董敬雅強制銬在鐵床上,超量打滴流每天六瓶的迫害方式,逼迫屈服。二零零五年五月的一天,在馬三家醫院化驗後,一名大眼睛的男醫生神情緊張的告訴警察,因注射過多鹽水導致體內離子紊亂,有生命垂危,並叮囑不能再給董敬雅注射點滴了。這位男醫生還對董敬雅說:「你不是一般的戰士,你是為真理而獻身!」可是回監舍後,馬三家勞教所大夫曹玉傑繼續強制給董敬雅手腳同時雙路扎點滴,加大劑量注射不明藥物。那時董敬雅被多次送到「中國醫科大」搶救。感覺血管裏流的都是冰涼的藥水,非常的冷,彷彿生命都走到了盡頭。二零零五年九月份最後一週,警察給絕食的法輪功學員,每人每天打四、五瓶點滴,同時把學員的雙手都銬在床上,強制進行。打完點滴後,感覺心跳加快,雙腿發軟,直冒虛汗。馬三家的警察們感冒或病了,馬三家勞教所大夫曹玉傑告訴警察說:「打點滴對身體傷害大,吃藥能解決,儘量不打點滴。」可法輪功學員沒有病,卻被迫打大量的點滴。

三、董敬雅在控告書中,還記錄了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勞教所期間,被警察要求做腎臟手術的詭異經歷:

二零零五年五月的一天,董敬雅被送到瀋陽「醫大」(中國醫科大學附屬醫院),檢查身體後,馬三家勞教所隊長裴鳳對董敬雅說:「你有腎結石,需要做個小手術,以後再讓你家人送錢,花不了多少錢,八百元就夠。」還領來一位五十歲左右的男大夫(禿頭,兩側有少量頭髮,眼睛深陷,臉很黑,身高一點七米左右)。

董敬雅在馬三家長期遭受他們的迫害,奇怪這次為何熱心給自己治病(他們平時在勞教所裏,把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折磨得生命危急也不在乎)。有人說腎結石一般會腰疼,董敬雅就對警察說:「我腰也不疼呀!」另一個馬三家警察竟然說:「你整天都疼蒙了,你怎麼知道哪裏疼!」

當時是在「醫大」一樓大廳裏,有許多人,那個警察讓陪同來的二個馬三家勞教所「四防人員」把紅袖標摘掉,因為很顯眼,能看出是勞教所人員。

董敬雅堅決抵制,不做手術,表示即使真需要做手術也等回家再做,怎麼能隨便在勞教所期間不明不白的做手術。最後警察將董敬雅帶回馬三家教養院。

馬三家勞教所給董敬雅的「抽血」單據之一
馬三家勞教所給董敬雅的「抽血」單據之一

馬三家警察任紅讚(女)問董敬雅:「你是不是因為修煉法輪功才不手術的?」董敬雅說:「法輪功從來沒說不讓人就醫。正常人都知道治病不能亂治,即使真有腎結石,也要看結石的位置和大小,是在腎盂裏,還是其它部位,不是所有的部位都適合做手術的。」對方沒再說甚麼,也沒說出結石的位置到底在哪裏。至今十年過去了,董敬雅身體健康,沒有甚麼疾病(腰未疼過)。後來媒體二零零六年曝光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回想起二零零五年在馬三家勞教所和「醫大」那次經歷,感覺很詭異。

董敬雅被馬三家勞教所經濟勒索:馬三家管教黃海燕於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日寫的收條:今收到董敬雅丈夫六千五百元整。
董敬雅被馬三家勞教所經濟勒索:馬三家管教黃海燕於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日寫的收條:今收到董敬雅丈夫六千五百元整。

四、中共江澤民集團用酷刑、謊言洗腦等手段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是徒勞的:

董敬雅的《控告書》附件之一是迫害單據──「馬三家勞教所審批表」,馬三家警察在其中記錄的文字,佐證了董敬雅遭迫害的情況。馬三家在釋放董敬雅時,在「審批表」中還寫著,董敬雅「絕食已達九個月有餘,仍堅持法輪功觀念,不認罪錯」。也證明了中共江澤民集團用酷刑、謊言洗腦等手段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是徒勞的。從古至今,對正信的迫害從來不會成功。

遼寧省馬三家勞教所「所外就醫證明」與「審批表」(表中年齡三十七歲寫的是高蓉蓉的年齡)
遼寧省馬三家勞教所「所外就醫證明」與「審批表」(表中年齡三十七歲寫的是高蓉蓉的年齡)

董敬雅在控告書中並就此寫道:法輪功的理念是「真、善、忍」,是國際社會公認的普世價值,有益於世界,有益於中國,何罪之有?而在江澤民的迫害政策下,控告人在中國大陸竟然要以「絕食九個月有餘」的慘痛代價去維護這一有益於中華民族的道德理念,令人慨嘆。

董敬雅儘管遭到國保與勞教所警察的嚴重迫害,她對這些迫害者卻沒有怨恨,她希望他們明白真相,挽救自己生命的未來。董敬雅在控告書中表示:「法輪功學員在如此殘暴的迫害中走過了十六個年頭,『真、善、忍』的理念深深扎根在每一位修煉者的心裏,法輪功學員和平理性的反迫害,給人類作出了正義的典範。今天,控告人在中國起訴江澤民,並非為了個人的利益或恩怨,而是為了解救被他脅迫的公檢法司人員和普通百姓,重建社會的基本道義與良知,還原司法公正,給所有的世人開創美好的明天。」


背景信息:
一九九九年,江澤民一手挑起了針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運動,導致十六年來眾多法輪功學員廣泛遭受酷刑折磨、被活摘器官、及被其它方式迫害致死等。江澤民及其政治流氓集團,對這場迫害的發生、推行和延續,有著不可逃脫的罪責。

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在江澤民的個人意志和淫威下,中共成立了凌駕於國家憲法和法律之上的全國性恐怖組織──人稱納粹蓋世太保似的「六一零辦公室」,是一個全國範圍的執行秘密任務、推行和實施這場血腥迫害的機構。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後,江澤民又命令「六一零辦公室」系統性地對數以千萬計堅持信仰「真善忍」的中國法輪功學員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

更多信息,歡迎訪問《明慧專題:起訴江澤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