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三河市610主任國立臣犯罪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國立臣,男,現年四十六歲,河北三河市「610辦公室」(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主任。現住興達花園別墅西三排十四號,老家三河市李旗莊鎮崔家窯村;辦3175808宅3132359手機13603260114,15831606988;國立臣的母親任秀芹,退休教師;妻子王豔君,一九七五年生人,三河市十中教師,手機13722666266.

國立臣九二年河北大學畢業後,到三河市法院工作;二零零五年三月,調任三河市公安局副局長;約二零一零年春,任三河市」610辦公室」主任、主管迫害法輪功至今。在其任職期間,三河市法輪功學員遭受了極其嚴重的迫害。

國立臣
國立臣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二日下午五點多,法輪功學員康景泰、王佔青、馬維山和保姆文傑,被國保喬春江、李偉等人綁架。大法書籍、汽車、電腦、群發短信機、手機等私人物品被搶劫;馬維山現金一萬三千元、文傑現金卡約一萬五千元丟失。

綁架事件發生後,康景泰血壓高達二百二,看守所拒收,國立臣強令收押;五月初,陸續將四人劫持到廊坊洗腦班,非法拘禁、強制洗腦兩個多月;案卷曾兩次被三河市檢察院退回,想免於起訴;但是,國立臣和周青等人無視憲法和法律,不斷密謀施壓;日前,從三河市法院傳出消息,妄圖對四人非法開庭。國立臣接到學員的勸善電話時,曾經聲稱「自己也是一個好人。」「我是有一定的決策權。……我不會冤枉一個好人,也不會放過一個壞人。」官腔十足,強判意味濃厚。到底冤枉不冤枉好人?能不能真正依法辦事?人們都在拭目以待。

王佔青
王佔青

王佔青,三十九歲,原第三中學美術教師,他不僅工作兢兢業業,對學生也認真負責。學生家長暗地給他送錢,請求多照顧一下自己的孩子,他說,「我會對每一個孩子負責,我不能收這錢。」

文傑
文傑

文傑,五十多歲,齊齊哈爾市民族中學教師,曾經被非法判刑九年,累計被關押十一年,遭受了多種酷刑折磨。二零一一年出獄後被迫流離失所,輾轉來到三河,到馬維山家做保姆,不幸被綁架,後被非法批捕。

馬維山
馬維山

馬維山,七十四歲,曾經做過村幹部、私企經理,修煉以後變得淡泊名利。二零一二年老馬不小心把一輛轎車劃了個痕跡,主動找到車主要給修車,車主老王不肯,老馬只好硬塞給他五百塊錢。二零一三年過年之前,馬維山騎電動車出門,一輛載重物大卡車飛馳而來,一頭紮進馬路崖裏邊的地上,老馬被撞倒,電動車撞碎了。司機嚇壞了,老馬安慰他說:「你不要害怕,我是學法輪功的,沒事的,不叫你負責任,我更不會訛你,我休息一會,你就走。」司機把他抱到土地上,給老闆打電話。老闆來了,要拉他去醫院治療、買電動車。老馬說:「甚麼都不要,司機不是有意的,你把我送回家就行了。」車老闆把老馬送回家要給錢,老馬堅決不要,說:「你記住真善忍好就行了。」

康景泰
康景泰

康景泰,四十三歲,畢業於河北中醫學院,原三河市中醫院內科醫生。他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善良、謙和、孝順,視病人如親人,在同事和患者中口碑極佳。曾經為一個家裏困難的人看病長達一年,病人欠藥費約六千元,他從來不催還錢,患者非常感動。

但是在國立臣等人的壓力下,國保賈志學先後多次找這些善良的人,或威脅、或誘騙,做所謂的審訊筆錄。

霍淑香
霍淑香

霍淑香,一位七十多歲的老人,性格溫和,善良慈愛,是街坊鄰里公認的好人。在獨子康景泰被綁架之後,正在病中的老人憂急交加,多天見不到兒子,急得吃不下飯、睡不好覺,再也經受不住這巨大打擊,僅僅十天就含悲離世。家人強烈請求讓康景泰參加母親葬禮,石連東表示要請示領導,結果被國立臣等人斷然拒絕。

趙連俊,女,原三河市人民商場職工,多次遭受迫害。二零零四年七月十日下午六點多,又被連夜劫持到廊坊洗腦班,非法拘禁長達五十多天,人瘦的都脫像了,腿腳浮腫,走路沒勁。從此被迫流離失所七年,期間警察多次到其親戚家騷擾,套問住址。二零一一年,她委託老同學王志茹賣房,想在別處買房躲避迫害。沒想到警察居然通過房產中介給王志茹打電話,套問人在哪。二零一二年春天,趙連俊大女兒出差新加坡,辦護照時登記了手機號,石連東等人知道後,打電話近半個小時,追問其母下落。邪黨十八大期間,居委會以查戶口為名,好幾個人上門騷擾,見她身體異常消瘦,說話無力,才作罷走人。在巨大的紅色恐怖壓力下,趙連俊於二零一三年九月離世,終年六十三歲。

於桂香,女,六十六歲,山東省蓬萊市大辛店村人。因多次遭受綁架、勞教等迫害,她被迫離開老家,住在三河市的兒子家。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一日晚上,她不幸再次被三河警察綁架,先後被非法關押在行宮東城派出所、三河市看守所、廊坊洗腦班。三月七日,被劫持到蓬萊馬格莊洗腦班迫害,又轉到煙台市看守所,最後山東蓬萊公檢法等部門相互勾結,對老太太非法判刑四年。

辛寶東、高淑英夫婦,三河市泃陽鎮南關村人。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五日下午,十多名警察在國保石連東、賈志學帶領下,闖入他們的孕嬰商店內,翻箱倒櫃非法搜查,雖然沒有找到甚麼,仍將夫婦二人和員工謝寶鳳強行劫持到廊坊洗腦班,迫害近一個月,然後三人都被國立臣等人非法勞教……

自二零零五年國立臣到市公安局任職以來,三河市法輪功學員,因種種迫害致死或含冤離世的至少三十三人,至少三人被迫害致殘,十人被非法判刑,非法勞教達二十四人次,被送往廊坊洗腦班非法拘禁多達一百零九人次,遭到綁架、騷擾、非法抄家的難以計數(詳情見附錄)。

這些悲劇的發生,主要是江澤民集團和邪黨慘無人道的迫害政策造成的,也是三河公檢法司集體犯罪所致。但是,國立臣作為三河市專職迫害法輪功機構──「610辦公室」負責人、公安局主要領導,三河市法輪功學員所遭遇的每一次綁架,每一次非法勞教,每一次枉法誣判,二零一零年以前發生的,他都負有相應的一份責任;二零一零年任職「610辦公室」主任以後發生的,他都負有主要責任。無論是主動迫害、還是被動執行上級命令行惡,國立臣的罪責都無可推卸。

有的人誤以為,去世的法輪功學員不少都是因為身體有病,和國立臣等公檢法人員關係不大。這是因為不了解法輪功的祛病健身奇效及當事人遭受的殘酷迫害,產生的一種似是而非的認識。國家體總1998年9月組織專家在廣東省調查12553人,痊癒和基本康復率為77.5%,有效率高達97.9%;北京調查12731人,完全康復和基本好轉佔83.4%,有效率99.1%。國立臣任」610辦公室」主任期間,被迫害致死或含冤離世的至少24人,其中大多煉功之前都是藥簍子,修煉之後病沒了,身體好了,幹活有勁了,心裏豁亮了。如果不是公檢法人員把他們綁架到看守所、洗腦班、勞教所,遭受打罵、罰站、關黑屋子、不許睡覺、注射不明藥物、做奴工、電擊等種種酷刑;如果他們不是生活在紅色恐怖的高壓之下,不長期過自己被騷擾、綁架或者親人被抓這種擔驚受怕的日子,其中的絕大多數人都會健健康康的活著,或頤養天年,或分擔家務,或服務社會……

法輪功學員及其親人所遭受的痛苦,是很多善良的人們想像不到的。以辛寶東一家為例,他們夫婦曾經十幾次遭到警察的綁架、抄家、拘留,夫妻二人被非法勞教共計五次,長達八年之久。二零零零年春,老母親剛剛住院,二人就被從醫院綁架到看守所,警察將老人獨自扔在醫院不管,連驚帶嚇,老母從此癱瘓在床。同年年底辛寶東被非法勞教一年,期滿回家不久的二零零二年春,夫婦二人又無辜被綁架,辛寶東九天被打折八根肋骨。二零零三年春,二人被高額懸賞三萬非法通緝,無奈之下只好被迫流離失所,無法照顧老人,四個月後老母親含悲離世。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一日,泃陽鎮派出所副所長馬志星帶領七、八個人闖入家中,再行綁架,辛寶東跳車走脫,警察強行將高淑英綁架到看守所。兩個年幼的孩子正要升入高三,根本就無法照顧已經離不開人、癱瘓在床的爺爺,僅僅十六天老人就與世長辭。

十六年來,三河市至少有數百名法輪功學員遭受過各種各樣的迫害,所經歷的巨大精神和肉體的痛苦非寥寥數語所能說清,本文只是冰山之一角。

放眼全國,不計其數的法輪功學員被送往洗腦班、看守所、勞教所、監獄遭受非人的折磨,或強送精神病院、戒毒所遭注射

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摧殘,十幾年的殘酷迫害,使幾百萬法輪功修煉者失去生命,眾多的法輪功學員被致殘、致瘋,甚至發生了幾萬人被活體摘取器官這一駭人聽聞的魔鬼行徑,被國際上稱為「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令天地為之震怒!

法輪功學員一再勸善,講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可有些人就是不相信,認為出了事是偶然,是巧合。哪來那麼多的巧合啊?明慧網已報導出來的全國各地,因迫害法輪功而遭惡報的案例就有兩萬多,並且發現遭到報應的城市人數分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程度驚人的一致:迫害越瘋狂,公檢法人員遭報人數越多、越慘烈。或突患惡性疾病,或離奇車禍,或因腐敗被雙規、判刑,有的暴病身亡,有的自殺,一樁樁不幸的案例觸目驚心!

三河市政法委書記劉永宏,曾經推動部份中小學校成立詆毀法輪功組織,毒害師生,二零一四年一月八日,劉永宏突然暴病身亡;廊坊市政法委書記肖雙勝被,命令下屬要抓捕五百名法輪功學員,話音剛落沒幾天,於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八日被雙規;原三河市委書記李剛,經常在大小會上叫囂「堅決與法輪功鬥爭到底!」,積極推動迫害,於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一日被雙規。表面因為貪腐,實質上是迫害佛法、惡報加身呀。

正告國立臣等以執行命令為託詞的作惡者

善惡的對比是鮮明的,最大的惡也在映襯著最大的善。是本著良心和法律辦事,還是本著眼前利益和上級密令行事?這種對比直觸人的靈魂,觸及人性深處。在這場空前的正邪較量中,選擇善良還是縱容邪惡,選擇同情或是選擇冷漠,是對每個人的道德底線的檢驗。

事實上,在中共的統治下,像國立臣這樣的參與迫害者,又何嘗不是受害者啊。雖然有的時候身不由己,但是每個人都得為自己的言行負責,不論主動被動,誰做誰承擔,上級命令不是犯罪的藉口。

法輪功學員以重德行善為本,正是因為看到了你們即將面臨的悲慘後果,才冒著危險、不厭其煩的反覆講真相,給人選擇未來的機會。即使是揭露公檢法人員迷於謊言、迷於眼前利益、被中共利用而製造的種種惡行,也只是為了制止繼續犯罪,盼望你們認清中共本質,棄惡從善,彌補罪過,贖回自己的未來。

其實「610辦公室」是真正的「死亡崗位」,僅僅通過明慧網曝光出來,「610」組織人員已經有上百人遭惡報。

河北沙河市,「610辦公室」主任元增國患心臟病,救心丸不離身;繼任者張社民發生車禍,現在躺在床上神智不清;610頭目劉軍林,剛上任不久,家裏的玻璃廠爆炸,經濟損失達百萬;副主任喬志峰,兩個孩子都腦子不正常。

滄州市鹽山縣「610辦公室」主任孫保元,二零一零年五月三十日,駕車與一輛貨車相撞,撇下妻兒撒手人寰,年僅四十四歲;甘肅省慶陽市「610辦公室」主任門懿鏡、白維權,於二零零三年一月八日外出做迫害法輪功的強制「轉化」時翻車,雙雙身亡;慶陽市政法委書記、「610辦公室」主任劉五慶,在飽嘗癌症的報應後,於二零零六年八月死亡;甘肅寧縣「610辦公室」主任孟兆慶,在高速路上鑽入一拖車底部,油箱起火引燃大車,孟兆慶當場死亡。

作為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代名詞, 「610辦公室」是不折不扣的恐怖組織,犯下的酷刑罪、種族滅絕罪、反人類罪,罄竹難書,人神共憤。

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曾慶紅、薄熙來、周永康、李東生等人欲維持鎮壓法輪功形勢而企圖政變,引發了中共激烈的內鬥。李東生、周永康等迫害法輪功核心人物紛紛落馬,江澤民、曾慶紅等大老虎已經被牽出水面,等待他們的,是被一網打盡的可恥下場。

迫害法輪功、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反人類罪行,已在國際社會全面曝光,受到歐洲議會、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意大利等國的強烈譴責。

從王立軍喬裝出逃美領館那一刻起,冥冥之中,不能不說這是神清算的開始。據最新統計數據顯示,僅二零一四這一年中有四百九十一名高官落馬,其中有四名副國級及以上官員,三十七名省部級官員,超過三百五十名廳局級及一百名縣處級官員,還有八萬四千級別不高的黨員幹部被處置。而這些人,絕大多數都是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或參與迫害者。

中共作為馬列子孫的集合體,建政以來歷次運動害死八千萬同胞,其官員貪婪成性,無惡不作,腐敗已經病入膏肓。據中國社科院法學研究所發布《法治藍皮書:中國法治發展報告》稱二零一四年平均每天有五百多人被查處,其腐敗已經無藥可醫。目前,公開在海外網站聲明退出「黨團隊」組織的人數,每天都在十萬人左右,「天滅中共」的歷史潮流勢不可擋。二〇一五年四月中旬,「三退」人數突破兩億!中共的滅亡指日可待。

善待法輪佛法修煉者,天賜幸福安康!國立臣、周青等三河公檢法人員,請立即無條件釋放四位法輪功學員,抓緊退出邪黨,保住自己和家人的平安。這是智者所為,也是唯一的正確選擇,請珍惜上天給你們的機會,機會已經不多了。

附錄:

被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三十三人

一)劉淑娟,女,李旗莊鎮何屯村人。二零零六年正月初八被惡警綁架,非法關押在市看守所,被逼寫「保證書」,並送往唐山開平勞教所非法勞教,因被迫害的心臟病復發,勞教所拒收;被劫持回看守所繼續迫害,在看守所幾次心臟病發作,三河國保非但不放人,在四月份又把她劫持到石家莊女子勞教所第五大隊非法勞教一年。劉淑娟勞教期滿回家後僅兩三個月,就於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五日含冤離開人世,終年五十歲。

胡寶珍
胡寶珍

二)胡寶珍,女,三河市燕郊鎮東吳各莊人。九六年得法,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多次去北京證實法,被送三河看守所迫害。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上訪,被當地公安接回,被背銬在車棚鐵管柱子上,由於銬的過緊時間過長,手銬硌進肉裏,疼痛難忍,直至突然暈了過去,旁邊被銬的法輪功學員大聲喊人,警察過來叫醒後仍將她銬在柱子上;二零零一年被抓進開發區洗腦班迫害;二零零六年,警察到家中綁架她和丈夫張德利(後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她當時不在家。過後不法人員多次到家抓人,連親戚家都找了。後來每到所謂的敏感日,都有」610辦公室」不法人員來騷擾,家門外經常有便衣,胡寶珍被迫流離失所,一個美好的家庭被邪黨破壞到如此地步,作為一個女人,哪裏受得了這麼大的打擊?而且這一切完全強加的無理迫害,在巨大的壓力下,於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二日含冤離世,終年五十八歲。

三)趙連俊,女,原三河市人民商場職工。多次遭受非法關押看守所、洗腦班等迫害。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一日下午五時許,北城、皇莊鎮和段甲嶺鎮派出所,出動多部警車及二十多名惡警將她家團團圍住,先是指使居委會去騙開門,沒有得逞;於是不停的砸門、踹門;最後找到水電五局亞華公司領導,矇騙、指使工人用氣焊把防盜門割開,闖入趙連俊家中,將她和法輪功學員李鳳霞抓走。二零零四年七月十日下午六點多,趙連俊在家中被綁架,連夜劫持到廊坊洗腦班。由兩個包夾監視,吃喝拉睡都在一個屋裏,終日見不到太陽,被非法拘禁長達五十多天,人瘦的都脫像了,腿腳浮腫,走路沒勁。從此被迫流離失所七年,期間惡人多次到其親戚家騷擾、套問她的住址。

二零一一年,趙連俊委託老同學王志茹把原住宅樓賣掉,想在別處買房躲避惡人迫害。石連東等知道後,通過房產中介給王志茹打電話追問趙連俊在哪裏,因王確實不知道具體住址才作罷。二零一二年春,趙連俊大女兒因公出差新加坡,辦護照時登記了手機號,石連東等知道後,給趙的大女兒打電話近半小時,追問其母下落。邪黨十八大期間,趙連俊新房所在的居委會以查戶口為名,好幾個人上門騷擾,見她身體非常消瘦,說話無底氣,才作罷走人。在巨大的精神壓力下,趙連俊於二零一三年九月離世,終年六十三歲。

四)許萬華,女,三河市原地毯廠職工,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在修煉前患有嚴重的高血壓、心血管、關節炎等病症。修煉大法後,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飛。九九年「四二五」她主動進京上訪;「七二零」她再次進京為大法說公道話;第二天她到三河市政府上訪。二零零零年許萬華再一次進京去信訪局,被北京前門派出所綁架,轉回三河看守所非法關押,警察用皮帶抽、膠棒打、電棍電,許萬華受盡折磨,被迫絕食抗議迫害,遭到警察摧殘式灌食迫害。在長期迫害的巨大精神壓力下,許萬華於二零零六年八月離世,終年五十二歲。

徐鳳雲
徐鳳雲

五)徐鳳雲,女,原三河市五金公司退休職工,多次被綁架、關押。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七日,徐鳳雲張貼大法真相救人時被綁架,下午五點許被送至市看守所非法關押,隨後被送廊坊洗腦班迫害一個月左右,在洗腦班裏被逼得出現了精神不正常狀態,整夜不停的說胡話,不能睡覺。在巨大的精神壓力下,徐鳳雲於二零一三年年初離世,終年六十三歲。

六)魏書俠,女,泃陽鎮蘭各莊村人。多次被非法拘禁在泃陽鎮政府、三河市看守所、廊坊洗腦班,被非法勞教兩次。二零零一年非法勞教三年。二零零九年,魏書俠被廊坊洗腦班迫害血壓高達二百多,石連東仍將其投入石家莊女子勞教所,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在勞教所,魏書俠被迫害的血壓高達二百七,且長期高壓不下,呼吸困難,勞教所不得不提前幾個月放人。在精神與肉體的巨大承受與壓力下,於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六日離世,終年六十多歲。

七)張玉舒,女,三河市燕郊鎮西蔡各莊人,生前曾做過村婦女主任。二零零一年她曾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精神受到了很大的刺激。二零零四年在北京通州被綁架,後被勞教二年,劫持在河北唐山開平勞教所。二零零六年從勞教所出來時就精神錯亂,說話顛三倒四的,醫院診斷為抑鬱症。二零一一年自己跳到深坑裏身亡,家人懷疑在勞教所被注射了毒針,終年五十歲。

白雲龍
白雲龍

八)白雲龍,男,燕郊鎮四街村人,九七年得法,九九年以後,村大隊、鎮政府多次強迫他寫「不煉功」保證書;二零零零年六月他進京為法輪功和平上訪,被燕郊公安分局惡警接回,沒等下車,惡警田曙光用腳猛踢,白從車上摔倒在石子地面上,臉部流血,後強迫跪在石子上一個多小時,當天又被送往三河看守所關押十五天。二零零六年,其姐因修煉大法被非法綁架後被判刑三年,不法人員經常恐嚇他,導致精神壓力過大,出現腦出血現狀,於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八日含冤離世,終年四十八歲。

九)韓秀蘭,女,北京人,因在北京受迫害,隨家人遷來燕郊。在一次講真相中被綁架到燕郊公安分局,放出後精神就不正常了,後於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三日離世。

十)王克香,女,新集小王莊人,石連東任新集指導員期間,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和鎮政府,被邪黨人員打耳光,與老伴袁景興兩次被罰款共三千元,經常半夜打電話恐嚇騷擾、半夜叫老伴去鎮政府,每到敏感日就去家裏抓人,前後門有人看著、上街買菜都有人跟著。袁景興被非法勞教一年,石連東親自送到勞教所。致使王克香精神受到嚴重壓力,於二零一零年秋天離世,終年七十歲。

葦月蓮
葦月蓮

十一)葦月蓮,女,泃陽鎮溝北村人,多次被非法拘禁到泃陽鎮政府。二零零零年秋天,正睡覺時,惡警翻牆而入,砸碎窗玻璃,她外衣都未來得及穿就被抬走,其女兒被驚醒。她丈夫(未修煉法輪功)因抗議這種非法行徑,被以干擾公務為名,夫婦都被綁架到市看守所非法關押了十幾天。每到敏感日,就受到泃陽鎮不法人員的威脅、騷擾或暗中監視。女兒多次想讓她去美國照顧小外孫,三河國保拒絕給簽字,剝奪她的正當權利。她精神苦悶,終於因精神壓力太大,於二零一一年含冤去世,終年六十三歲。

十二)潘印存,男,新集鎮小王莊村人,在兒子、兒媳多次被公安國保、鎮政府不法人員到家中綁架,拘禁洗腦班甚至勞教所迫害,精神壓力太大,於二零一一年九月離世,終年六十五歲。

十三)趙連軍,男,泃陽鎮王莊子村人,於二零一三年離世,終年七十九歲。離世前不久,泃陽鎮政府不法人員還到家中騷擾。

康寶亨
康寶亨

十四)康寶亨,男,原三河市中醫院老中醫。二零零三年,康寶亨與兒媳及兩個女兒被綁架到南城派出所迫害;多次被非法拘禁在單位;因兒子多次被綁架、非法拘禁在洗腦班及勞教所,遭受巨大精神壓力,二零一三年底離世,終年七十六歲。

十五)霍淑香,女,康寶亨老伴,性格溫和,善良慈愛,是街坊鄰里公認的好人。獨子康景泰於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二日被綁架,正在病中的老人憂急交加,多天見不到兒子,急得吃不下飯、睡不好覺,再也經受不住這巨大打擊,兒子被抓後僅僅十天就離開人世,終年七十八歲。

十六)張希元,男,燕郊鎮小胡莊人,九七年得法,得法前患有血壓高、胃病,學法煉功後無病一身輕。 九九年十月,妻子呂春鳳被當地610人員綁架到三河看守所關押十五天,後被送唐山開平勞教所非法勞教,二零零零年五月,呂春鳳被迫害精神失常送回家中。張既要外出打工、回家又得照顧不能自理的妻子。因壓力過大,於二零一零年五月五日突然離世,終年五十八歲。

十七)崔蒼榮,女,燕郊鎮小胡莊人,九七年得法。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九日中午,三河國保大隊賈志學夥同廊坊洗腦班陳斌等多人,到自營旅店綁架孫媳婦白豔霞(先被劫持到廊坊洗腦班、三河看守所一年多,後被枉判三年),後到住家翻牆跳院、非法抄家,因受到驚嚇,於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日含冤離世,八十三歲。

十八)張寶臣,男,燕郊鎮小胡莊人,九七年得法。九九年曾進京上訪,被當地公安局、鎮派出所及610等不法人員,綁架到鎮政府內強行洗腦;後來,當地綜治辦、610人員還多次來家騷擾。因壓力過大,於二零零八年五月九日離世,終年七十歲。

周碧方
周碧方

十九)周碧方,女,泃陽鎮楊相公莊人。一九九九年十月,村書記馬維忠帶領派出所人員到家中,將周碧方綁架到泃陽鎮政府,非法關押一個多星期;二零零八年以後每年五月,村書記裴永利都帶人到家中恐嚇、騷擾;二零一零年,村書記馬維忠帶領鎮政府的一男一女,強行住到周碧方家裏監視、騷擾一個多星期;二零一二年,村長牛廣龍帶三河國保人員到家中照相、騷擾。在十幾年正常生活被干擾,巨大的精神壓力之下,周碧方於二零一四年四月初六離世,終年六十五歲。

二十)段學芹,女,燕郊鎮諸葛店村人,九七年得法後身體健康。九九年七月二十號進京護法,被抓回、劫持到鎮政府。由於每到敏感日,就遭當地政府騷擾,每日在恐懼中度過,於二零一二年含冤離世,終年約八十歲。

二十一)張玉寬,男,燕郊鎮西蔡各莊人,九八年得法。七二零後去北京證實法,被抓至三河看守所迫害一星期,以後每到所謂敏感日,被非法綁架到鎮政府,多少次記不清,由於法輪功學員大量散發粘貼真相資料,610人員經常去他家騷擾、抄家。因壓力過大、造成精神錯亂癱瘓在床,惡人還去家騷擾。於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二號離世,終年七十多歲。

二十二)陳秀芬,女,高樓鎮喬官屯村人,九八年得法。九九年邪黨打壓後被迫害兩次:九九年八月,去北京和平上訪被抓回,關押在高樓鎮派出所一星期,被罰款四千元;二零零零年又被綁架到高樓派出所,被罰款,被非法關押到三河看守所,後被送往唐山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於二零一零年四月離世,終年六十歲。

侯慶華
侯慶華

二十三)侯慶華,女,泃陽鎮南關村人。從沒上過學,不識字。九八年修大法,看大法書每個字都是金光閃閃的,那個「一」字像棍能拿起來似的,開始一個字得記一天,後來一天能記一頁。一本《轉法輪》讀完了,她流著淚說:「我真沒白活。六十五歲了,師父讓我識了字,學到法,真沒白活。」九九年「七二零」中共無理鎮壓,侯慶華先後兩次去北京為大法說公道話,一次被北京警察拉到保定,被當地警察接回;二零零一年秋,侯慶華被抓進三河洗腦班,被強制洗腦;被綁架到泃陽鎮政府非法拘禁十餘次,有一次快過年了被綁架,不法人員不讓回家,侯慶華絕食絕水七天七夜、過了年才讓回家。在巨大的承受與壓力下,侯慶華於二零一五年正月十二離開人世,終年八十一歲。

二十四)溫德忠,男,燕郊鎮城子村人,九七年得法。九九年迫害以來,經常有鎮政府等不法人員到家中騷擾。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三日被政府劫持關押七天;有一次,鎮政府公安分局來人將他綁架到公安局迫害。由於正常生活經常受到騷擾,身心受到很大的傷害,於二零零五年離世,終年六十三歲。

二十五)張浩文,男,冶金一局職工,九九年無理迫害前得法修煉。二零零六年二月惡人非法抓捕十幾名法輪功學員,張浩文被迫離家出走,單位不給開工資。最後幾年來一直在外,過著居無定所、顛沛流離、驚慌失措的生活,身心受到很大的壓力和迫害,於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六號離世,終年約五十歲。

寧鳳臣
寧鳳臣

二十六)寧鳳臣,女,燕郊中鐵三局職工家屬,九七年正月得法,九九年七二零之後,三局家屬委員會和單位派出所多次找她,逼迫她寫保證放棄修煉,威脅不許進京上訪,並以讓其子女下崗要挾施壓。精神遭受重大打擊和嚴重傷害,於二零一四年七月去世,終年七十一歲。

二十七)高芹,男,新集鎮菜園村人,九八年得法修煉,胃病、高血壓、關節炎、頭痛不翼而飛,從此下地幹甚麼活都行了。二零零零年進京上訪,途中被新集鎮政府工作人員截回,村幹部多次去家騷擾。他三個女兒都修煉,二女兒小女兒為法輪功上訪被關押,老人吃不下、睡不著,身心受到很大傷害,生活在紅色恐怖的高壓之下,於二零零八年農曆三月二十日離世,終年七十七歲。

二十八)劉淑香,新集鎮回民村人,九七年修煉之後胃病等病都消失了,九九年四二五她曾經上訪,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回來後被關押在鎮政府辦公室;七二零又被劫持到鎮政府辦公室。二零零零年再次進京上訪,被關押到駐京辦,遭到電棍電擊等酷刑折磨,接回後鎮政府不讓回家,逼迫家人交保證金,然後才放人。後來每到敏感日,白天黑夜惡人都來騷擾,給本人及親屬帶來了極大傷害。二零零八年邪黨召開奧運,鎮政府威逼老人簽不修煉保證書,不簽就抓走,老人違心的簽字後,心裏創傷極大,不久身體出現了蛇瘡、心臟病、高血壓、糖尿病、白內障、癌症等症狀,於二零一四年農曆九月離世,終年七十七歲。

二十九)劉鳳伶,女,原三河市第四小學語文教師,老家段甲嶺大十百戶村。邪黨鎮壓之前,三河教委就勒令她不許修煉;九九年七二零,進京上訪後被關押在三河看守所,絕食幾天後放出;九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夜裏十二點,被綁架到北城派出所拘留;二零零零年春,在全校領導會上站到前面批鬥,教委主任孫連森逼罵師父,劉堅決不配合;還與多位教師被弄到市委小禮堂逼人人表態;她有一段時間曾停發工資,恢復工資後單位規定只能由其丈夫領,節假日經常以看校為由被軟禁在校;還與多位大法學員一起,被非法拘禁在五小頂樓、三河市教委辦的洗腦班裏十多天;一段時期內專門派一個教師寸步不離的跟著、上課在後面聽課、下學送到學校門口交給她丈夫看管;其丈夫趙某某是原段甲嶺鎮文化站站長,由於邪黨的牽連政策、煽動仇恨,丈夫的工作被鎮政府辭退,不法人員還經常以不放棄修煉就將劉開除公職威脅趙,於是遷怒於劉鳳伶,時常對她打罵,煉功時用煙頭烤她,阻撓煉功;兒子因為恐懼、被謊言矇騙,從支持母親煉功轉為反對;後來,劉鳳伶從條件較好的四小被排擠到較差的三小;由於精神壓力太大,人變得憔悴、衰老,於二零零七年春去世,年僅五十二歲。

劉慶豐
劉慶豐

三十)劉慶豐,男,原三河農機廠治保主任。九九年七月十九日,輔導員被劫持,劉慶豐被拘禁在泃陽賓館,四天後三百多學員抗議、去市政府要求放人,才與十餘位同修被釋放;同年十月,由於警察封鎖,只好步行到通縣,然後坐車進京喊「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被武警踹倒,被三河看守所拘留半個月,後被單位接回、軟禁一個月,回家後局裏一個副局長帶一個職工常常到家裏騷擾;南城派出所警察也多次上門騷擾;二零零零年三月左右被罰款兩千元,開除邪黨黨籍;零一年八月被綁架到三河民政局洗腦班,強制逼寫放棄信仰的「三書」;零八年奧運期間,帶著外孫女去廊坊大女兒家,回來時路過燕郊檢查站,查身份證時被劫持、被非法關押在派出所,讓單位接回三河,回家後單位又多次去人騷擾。二零一五年四月底離世,終年八十歲。

三十一)聶萬寶,男,九八年得法。九九年非法打壓時,被關押大隊部二十多天,家人每天送飯、不讓回家。身心受到傷害,精神壓力大,於二零零八年三月離世,終年六十五歲。

三十二)付秀芹,女,燕郊中鐵三局線橋子弟小學教師,九七年底得法。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五日,法輪功學員付秀芹進京為法輪功和平上訪,被燕郊分局警察從北京接回,遭分局警察毆打,被送三河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多月;單位經常到家中騷擾。在巨大的精神壓力下,於二零一三年正月離世。

三十三)胡文仲,男,九八年得法。因為他和老伴都修煉法輪功,九九年邪黨無理鎮壓後,鎮政府、村委會不法人員經常到家中騷擾,老人精神壓力大,於二零零六年四月離世,終年六十三歲。

迫害致殘的法輪功學員至少三人

趙桂英,女,六十多歲,三河市新集鎮達屯村人。被中共多次綁架到鎮政府迫害。在廊坊洗腦班迫害後,派出所警察把人接回時已經不行了,他們怕擔責任,把人扔在家大門口外面就跑了。致使身體出現病態,一直未能好轉。現在只能坐輪椅,生活不能自理。

冉子珍,女,六十多歲,李旗莊鎮么曹莊。修煉法輪功五、六年時間身康體健,甚麼活都幹,從不用打針、吃藥。二零零三年三月被劫持到三河看守所、洗腦班迫害,被強制洗腦放棄修煉以後,沒多長時間就癱瘓在床。從新修煉後,恢復健康。二零一一年,李旗莊鎮政府及派出所不法人員七、八個人,本村書記李全山、村長李寬,非法闖進冉子珍家中,再次強行綁架冉子珍,送廊坊洗腦班迫害。

張玉寬,男,燕郊鎮西蔡各莊人,七十多歲。九九年七月中共全面迫害法輪功以後,他多次被綁架到鎮政府、洗腦班迫害。一次去北京為大法說公道話,被當地公安惡警楊福文把他抓回,銬在燕郊公安分局院中的鐵柱子上,遭毆打,電棍電,被抓至三河看守所迫害一星期。僅二零一二年一年,就去他家抄家三次,在村裏誰都知道他是個老實本份的善良人。由於多次被迫害,精神上和肉體上都受到很大摧殘,由於壓力過大造成精神錯亂、癱瘓在床、生活不能自理,如此情況下惡人還去家騷擾。

被非法判刑十位法輪功學員

於桂香,女,六十六歲,山東省蓬萊市大辛店村的老人。因多次遭受綁架、勞教等迫害,她被迫離開老家,住在三河市的兒子家,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一日晚上再次被綁架,先後被非法關押在行宮東城派出所、三河市看守所、廊坊洗腦班。三月七日,被劫持到蓬萊馬格莊洗腦班迫害,又轉到煙台市看守所,最後山東蓬萊公檢法等司法機構相互勾結,對老太太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零六年二月至七月間,三河市公安局、國保大隊、燕郊公安分局等部門,綁架馬維山、周傳中、張德利、周再田、邸文柱、白豔霞、杜縛蒼、梁保田、張連存等九位大法弟子,先後把他們劫持到三河看守所、廊坊洗腦班等地迫害。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一日,對這九名大法弟子非法開庭。當天,三河邪黨法院內外布置了許多警力,大法弟子當庭否定了惡人構陷的所謂證詞,邪黨法院從上午八點開庭到下午三點二十結束,沒有任何結果。

二零零七年四月五日,三河市邪黨法院對以上大法學員再次非法審判,惡人提前密謀內定罪名、刑期,不容大法弟子申辯,草草宣判,前後不到一個小時。其中馬維山、周傳中、張德利、邸文柱、杜縛蒼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周再田、白豔霞、張連存被非法判刑三年,梁保田被非法判刑三年,緩刑五年。

被非法勞教法輪功學員二十四人次

在國立臣的直接作用下,他們認為重點的人,或重點的事,都將當事法輪功學員非法勞教。二零零八年奧運前後,為製造恐怖氣氛,被綁架的學員幾乎全部勞教。

1、王佔青,男,三十九歲,中學教師、後被非法開除公職。他經歷十幾次綁架進看守所或拘禁在單位,多次洗腦班黑監獄,兩年非法勞教。妻子因為無法承受各種壓力,被迫與他離異。二零零八年七月,王佔青在北京打工。由於奧運臨近,三河國保和六一零為了找到他,跟蹤了他一個多月,他被綁架到雙榆樹派出所,所長王某搶走他包中的幾百元錢和MP4,強行給他按手紋和拍照。惡警逼他說出住哪,打了他好幾個耳光,背銬他一夜,後被劫持到海澱區清河看守所。他絕食抗議、抵制迫害,幾天後,看守所惡人強行給他灌食,他不配合,沒灌進去。第二天,他被拉到海澱區的蘇家坨拘留所,在那裏他繼續絕食抗議。兩天後,警察把他拉到離海澱清河看守所不遠的九九九急救中心迫害。他的腳上被銬上了沉重的腳鐐,四肢被銬在床上成大字形,插上導尿管,對他強行灌食、輸液和抽血。他數次拔掉插進胃裏的管子,拒絕配合灌食,不讓抽血,以致他的上衣都是血。二十多天後,王佔青被非法勞教兩年。先送到北京大興團河調遣處,關押近半年,後被劫持到內蒙古興安盟紮賚特旗圖牧吉勞教所迫害。

2、唐素華,女,五十多歲,皇莊二村人。二零零八年七月,被三河國保夥同北京海澱區雙榆樹派出所惡警綁架,非法勞教兩年半,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七日被劫持到內蒙古呼和浩女子勞教所迫害。

3、張永清,男,段甲嶺鎮十百戶村人,二零零七年八月被綁架,後被非法勞教一年零三個月。

4、楊慧榮,女,七十多歲;王蘭華,女,四十多歲。二零零八年一月二日晚,二人發放、粘貼法輪功真相資料救人時,被綁架,被劫持到三河看守所。幾天以後,王蘭華被非法勞教,送石家莊女子勞教所迫害。楊慧榮也被報批勞教,只是因身體狀況等原因勞教所拒收。她在三河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兩個多月,於三月五日被劫持到廊坊洗腦班迫害,共計被非法拘禁四個多月。

5、潘寶忠,男,四十歲,新集鎮小王莊村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八年三月七日上午,潘寶忠在新集鎮大街開出租車等活時,三河公安國保大隊便衣警察佯裝打車,被石連東等國保設計綁架,隨後國保、新集派出所警察又非法抄家。潘寶忠先被非法關押在三河看守所,三月十九日,被劫持到廊坊洗腦班,前後共五十多天。由賈志學帶人將潘寶忠持入石家莊勞教所,勞教所因體檢不合格拒收,賈志學電話請示石連東怎麼辦,石說: 「花錢送禮,也得把他留那兒!」潘寶忠被非法勞教一年三個月。

6、辛寶東,男,四十多歲,泃陽鎮南關村人。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勞教一年,送廊坊萬莊勞教所;二零零八年,先被三河看守所、廊坊洗腦班非法拘禁三個月,後被石連東親自帶人劫持到石家莊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二零一二年,被石連東、賈志學、喬春江帶領十多個人綁架,先被拘禁在廊坊洗腦班二十五天,後被喬春江、曹愛博和於某某,劫持到唐山開平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半。(三次被非法勞教,國立臣任期內兩次)

7、高淑英,女,四十多歲,泃陽鎮南關村人,辛寶東妻。零八年先被三河看守所、廊坊洗腦班非法拘禁三個月,後被送往石家莊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二零一二年被非法勞教一年半。

8、謝寶鳳,女,四十三歲,三河市南城人。二零一二年七月,被非法勞教一年半,送往石家莊女子勞教所迫害。

9、姜桂玲,女,四十多歲,曾多次遭受非法關押迫害,二零零八年大年初三,派出所警察第四次非法闖入姜桂玲家中,到家綁架,將其非法關押在三河看守所、廊坊洗腦班迫害,六十天後,姜桂玲由廊坊洗腦班被劫持到石家莊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

10、魏書俠,女,泃陽鎮蘭各莊村人,二零零一年非法勞教三年;二零零九年被非法勞教一年半,非法關押在石家莊女子勞教所。(兩次被非法勞教,國立臣任期內一次)

11、楊澤梅,女,泃陽鎮蘭各莊村人,二零零九年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劫持在石家莊女子勞教所。

12、楊立芸,女,李旗莊鎮西楊莊人,二零零八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劫持到石家莊女子勞教所。

13、李景榮,女,五十多歲,皇莊鎮白莊村人。二零零八年七月被綁架,先被三河看守所、廊坊洗腦班非法拘禁兩個多月,後被劫持到石家莊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半。

14、常鳳珍,女,五十歲,原住燕郊鎮諸葛店村,被北京海澱區派出所綁架,在大興調遣處非法關押半年,二零零六年,被劫持到內蒙古女子勞教所迫害。

15、張亞清,女,五十多歲,泃陽鎮高各莊村人,二零一一年先被劫持到廊坊洗腦班迫害,後不法人員宣布勞教一年,因體檢不合格,勞教所拒收。

16、宋建國,男,四十六歲,原三河市委黨校骨幹教師,二零零三年二月遭綁架,整整被北京惡警折磨將近九個月,遭受了逼看侮辱法輪功資料、銬死人床半個月、十八天不許睡覺、強灌半桶涼水、灌十幾個大可樂瓶涼水、灌一瓶子醋、燕飛、打罵、每天只許坐椅子睡四小時等種種酷刑,他被迫絕食長達半年時間,雙腿浮腫、全身瘦弱;十一月,被送到唐山開平勞教所迫害。二零零七年九月又一次被非法勞教兩年半,送往內蒙古五原勞教所迫害。在五原勞教所被迫害期間,宋建國堅持信仰不妥協,被管理科長趙乃衛、一大隊隊長李海鷹、副隊長趙乃東等惡警用酷刑殺繩、毒打、電擊折磨。(兩次被非法勞教,國立臣任期內一次)。

17、延秀珍,女,三河燕郊華北科技學院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七日,在北京宣武區一個電梯裏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被綁架、劫持到北京大興團河勞教所。

18、李翠香,女,五十九歲,燕郊鎮諸葛店村人。二零零七年被非法勞教二年,先被劫持在北京勞教所,後轉送唐山勞教所迫害。

19、劉淑娟、張志平、田鳳伶、劉翠榮,二零零六年正月初八和三十多位法輪功學員一起去香河縣公安局,要求無條件釋放被綁架的同修,被惡警綁架,非法關押在大廠縣看守所,法輪功學員被毒打,有的牙被打鬆動,其中一個學員被大字形綁在牆上一夜,所有人不讓穿棉衣、並把窗戶全打開。後來,四人被劫持到三河市看守所,約兩個月後,被送石家莊及唐山勞教所非法勞教。

非法拘禁在廊坊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至少一百零九人次

通過明慧網曝光出來,在國立臣任職期間,被非法拘禁到廊坊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有:

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九年,張岩銘、趙桂英、李秀清、牛運濤、張鳳榮、艾杏賀、謝鳳鳴、郭春英(兩次)、薛樹清、史瑞香、劉瑞海、李為、孟昭民、趙淑英、劉淑娟、張燕君、鄧雪梅、張永青、馬維山、周傳中、張德利、周再田、邸文柱、白豔霞、杜縛蒼、梁保田、張連存、王淑華、趙桂蘭、楊慧榮、王蘭華、姜桂玲、潘寶忠、張金玲、劉靜、王秀芹、李榮、李景榮、王佔青、唐素華、劉永紅(兩次)、楊立芸、王貴君、辛寶東、高淑英、張立新、孟昭民、魏淑霞和楊澤梅等五十一人次。

二零一零年至今,周明、杜敏、李桂芝、徐少敬、沈永芝、董桂榮、呂寶菊、田淑娟、榮海軍、高繼祥、李淑君、張桂賢,陳榮、妻子侯秀英和女兒陳盟盟,李才曉、洪梅、李紅嬌、丁海榮、劉民和兒子劉小衛,杜縛蒼、溫春伶、張瑞榮、魏田榮、陳會榮、張亞清、闞玉仿、周再田、柳勇、高繼敏、吳青霞、湯寶榮、張連春、肖立華、劉桂芹、李桂蘭、薄鳳婷、孫麗雲、謝鳳鳴、李東升、劉星雲、李春峰、李景榮、冉子珍,辛寶東、高淑英、謝寶鳳、王文俊、於近業、老隋、於桂香、王曉軒、劉玉華、康景泰、馬維山、文傑、王佔青等五十八人次。

在廊坊洗腦班,法輪功學員都承受常人難以想像的、肉體和精神的雙重折磨。時間短的被非法拘禁一兩個月,長的被非法劫持三四個月。絕食抗議迫害的學員,還要經歷摧殘式灌食折磨。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三日,三河國保等不法人員,把劉星雲綁架到廊坊洗腦班,劉星雲被迫絕食抗議無理迫害。以李漢松為首的惡人,多次挾持她到廊坊市中醫院灌食迫害,使她的胃受到嚴重傷害,進食困難。李漢松等還經常以勞教威脅,致使劉星雲的精神壓力極大。新集鎮的闞玉仿被迫害成血壓二百多,在送醫院的半路上,闞玉仿要求回家,李漢松說:「你想家走?!你斷了這個念頭吧,死也得讓你死醫院裏。」

遭綁架、騷擾、非法抄家的法輪功學員難計其數

被綁架到看守所或派出所的法輪功學員有:

劉瑞海、趙連俊、李為、史瑞香、孟昭民、趙淑英、劉淑娟、張燕君、鄧雪梅、郭松、馬維山、周傳中、張德利、宋建國、周再田、邸文柱、白豔霞、杜縛蒼、梁保田、張連存、趙桂蘭、延秀珍、王蘭華、姜桂玲、潘寶忠、張金玲、劉靜、王秀芹、李榮、李景榮、王佔青、唐素華、劉永紅、楊立芸、牛運濤、辛寶東、高淑英、王貴君、李秀清、張立新、郭春英、魏淑霞、楊澤梅、李才曉、丁海榮、溫春伶、張瑞榮、張亞清、闞玉仿、周再田、林桂英、魏亞馨、柳勇、孫麗雲、杜縛蒼、王曉軒、於近業、老隋、於桂香、張秀英、魏書俠、陳各莊趙老太太、張秋英、常鳳珍、梁彩霞、薛明水(兩次)、楊慧榮(兩次)、劉玉華、劉仲英、朱老太太、康景泰、馬維山、文傑、王佔青、一名外地五十多歲女同修等。

無故騷擾法輪功學員的案例太多,下面僅舉一例: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九日下午,泃陽鎮政法委書記馬輝,帶領鎮政府及派出所二十餘人,開一輛警車、四輛麵包車,氣勢洶洶直奔蘭各莊村,想綁架法輪功學員甄秀玲。不巧甄秀玲沒在家,只有她兒子休假在家,馬輝帶領這夥人,未打一聲招呼,衝過兩道大門闖進了院內。甄秀玲丈夫趙海,在街上聽說家裏來了歹人,急匆匆趕回。這夥人正要往室內闖,趙海趕緊鎖上臥室門。馬輝跟他搶鑰匙,趙海就是不給。馬輝說:「我找兩個人把門給你踹開,你信不信!」趙海說「你踹門我瞅瞅!」馬輝一看硬來不行,就說:「你家人煉功是掛了號的,要到廊坊銷名,保證三天回來。」並說「現在也不動拳頭了,以教育為主。」趙海深知家人十多年來所遭迫害,怎能聽信他的謊言?馬輝又說:「我媽就煉過法輪功,零一年我親自把我媽送進轉化班。不能因為我媽煉功,耽誤我的政治前途!」

馬輝軟硬兼施,威逼利誘家屬交出法輪功學員,趙海就是不配合。誰願意自己的親人到黑窩裏遭罪呀。最後,馬輝恐嚇說:「我給你機會了!下回我是不來了,下回誰來是別人的事了。」

馬輝還帶人到泃陽鎮蘭各莊村楊澤梅家騷擾,被楊澤梅的丈夫罵了出來。還多次帶人到泃陽鎮南關村法輪功學員陳會榮、田春來、陳秀霞家中騷擾,欲行綁架未遂。

受到無故騷擾或綁架未遂的法輪功學員還有:趙小鳳、高桂雲、張桂清、宋秀華、韓玉如、高繼雲、袁俊平、潘振方、米亞榮、張英華、魏淑俠、趙鳳芹、梁桂霞、張桂芬、王連雙、王淑君、李秀敏、朱秀榮、楊立芸、王洪、方紅豔、劉星雲等,其中很多學員多次被騷擾。

凡是被非法劫持到看守所、洗腦班、勞教所和監獄的法輪功學員,幾乎人人都被非法抄家。據不完全統計,三河市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屬被搶劫、勒索的現金至少三十六萬一千九百元以上;被搶劫的私人物品,包括電腦、電視機、汽車、三輪車、打印機、複印機、mp3等,價值至少四十六萬六千元以上;其它如門店被關、生計被毀、農田收種誤時等等,造成的經濟損失更是無法計算。

這些只是突破層層封鎖在明慧網曝光出來,國立臣任職期間,三河市內法輪功學員所經歷迫害的一部份。

河北三河市公檢法機關人員電話,下載(22KB)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