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應赤禍(3)

——廣東梅州市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情況綜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八日】(接上文

五、被非法勞教迫害典型案例(1)

(一)梅江區賴利芬:三次被綁架到勞教所、洗腦班迫害

賴利芬,女,年約五十六歲,梅州市梅江區林業局公務員。一九九七年八月開始修煉法輪功,幾個月後,達到無病一身輕的狀態。她以「真、善、忍」為行為準則,得到親友、同事交口稱讚。

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她堅持信仰不動搖,先後三次被綁架到勞教所、洗腦班迫害,時間共長達兩年九個月。

二零零一年四月四日晚,梅江區「六一零」十多人闖進賴利芬家非法抄家,搶走大法師父法像和十多本大法書、真相傳單、錄音機等,將她綁架到梅江區看守所、拘留所,強迫「轉化」不成,非法勞教一年半,劫往廣東三水勞教所做奴工迫害。

二零零二年非法勞教期滿,她回到單位上班,被免掉股長職務,安排在辦公室做內勤、內務,每年年度考核不給定等級,公務員不給過渡;工資降兩級,不發年終獎金,企圖以此逼迫她放棄「真善忍」信仰。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六日上午,二十多名公安到她單位,把她從辦公室拖到樓下,綁架到洗腦班。關在一個十來平米的小房間裏,緊閉門窗,吃、住、拉都在裏面。每天逼她看污衊大法、栽贓陷害法輪功學員的書和錄像,還利用邪悟的人做「幫教」。折磨了三個月,賴利芬出現身體浮腫、頭脹頭昏,坐臥不安,心慌意亂,無法睡眠,寫字手抖,精神非常緊張近乎崩潰的狀態,才被放回。

賴利芬的父親受女兒被綁架的打擊,悲憤之下大病不起,幾個月後含冤去世。

二零零九年八月,她到梅縣荷泗鎮散發真相資料,遭綁架。在梅縣扶大看守所,她拒絕參加奴役勞動,被銬上幾十斤重的腳鐐,長達半個多月,雙腳被折磨到鮮血直流。後被非法勞教一年零九個月。

在廣東三水勞教所,兩名吸毒犯人「夾控」每天二十四小時寸步不離,每天從早上六點到晚上十一點,逼賴利芬坐在塑料小圓凳子上做「思過操」,雙手放在膝蓋上不能動,腰坐直,稍有不對就謾罵、拳打腳踢,她全身經常被打的青一塊紫一塊。長時間的僵坐導致她的臀部又紅又腫,後來潰爛到不能坐,又改逼她站軍姿,站不直同樣拳打腳踢,折磨的腳又紫又腫,穿不上鞋。

為摧毀賴利芬的信仰,逼她放棄修煉,每天放誣蔑大法的錄像片,兩「夾控」抓著她坐在電視機旁,把音量調到最大,強迫她聽、看。稍有反抗就污言謾罵,拳腳相加。晚上也不讓她睡覺,半個小時或十分鐘叫醒強行拖起來,不起來就對著耳朵大聲罵破壞大法的言論。酷刑的折磨迫害,使原來一百三十多斤的賴利芬瘦到不足一百斤,頭髮白了一半,身體浮腫,血壓時高時低,頭髮脹發熱發麻。

賴利芬遭受了近兩年的非人迫害後,才於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日左右回到家。

(二)梅江區熊始光:三次勞教迫害

熊始光,男,六十多歲,梅江區江北東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七月,熊始光被梅江區「六一零」、公安分局惡人惡警綁架,非法關押在梅江區芹黃看守所一個月,後轉至梅江區月梅拘留所關押五個月。在那裏,熊始光每天被迫做奴工十四小時以上。後被梅州市勞教委非法勞教一年,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九日劫持到廣東三水勞教所迫害。

二零零二年四月,熊始光被綁架至梅江區月梅拘留所洗腦迫害一個月。

二零零二年八月,熊始光又被梅江區「六一零」和公安惡警綁架並關押至梅江區芹黃看守所一個月, 後轉至梅江區月梅拘留所關押三個月,每天要做奴工十四小時以上。二零零三年一月被梅州市勞教委非法勞教二年,劫持到廣東三水勞教所迫害。在勞教所被延期迫害七個月才回到家。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日凌晨四、五點左右,熊始光在梅城江北梅州監獄圍牆上寫真相標語時,被五洲派出所的惡警綁架並毆打,上午十一時左右,十名惡警將熊始光押回家,搶走其家中的大法書籍、師父法像、光盤等資料,熊始光隨即被非法關押在梅江區芹黃看守所,後被梅州市勞教委非法勞教兩年,劫持到廣東三水勞教所迫害,後於二零一一年七月左右回到家中。

(三)梅縣郭鳳玉:勞教、洗腦班、注射不明藥物等迫害

郭鳳玉,女,近七十歲,梅縣城東鎮玉水村退休老師,法輪功學員。

中共公開迫害法輪功後有幾年,郭鳳玉每年有三至五次遭上門騷擾恐嚇,受到綁架、非法抄家、關押、勞教、洗腦班、注射不明藥物等迫害。郭鳳玉家被迫害得日夜不得安寧。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郭鳳玉去北京上訪,在廣州中轉站遭綁架,被關押八十天。被折磨到皮包骨頭,左手被弄傷了,一年多都提不起來。

二零零一年三月八日,郭鳳玉被城東派出所勒索六千元(其中三千元後來退回),才讓家屬接回家。郭鳳玉堅持不承諾放棄修煉,派出所又把她關在扶大看守所。長期折磨,郭鳳玉身體出現問題,管教逼她打針,一小瓶藥水剛注入,她就全身顫抖幾乎昏迷,她慌忙驚叫不要打,女護士把針拔了。郭鳳玉全明白了,注射的是不明藥物,意在害她。

在看守所關押了一個月後,她又被轉到梅縣扶大拘留所洗腦班。十五天後,郭鳳玉等十個法輪功學員被劫往廣東三水勞教所繼續迫害。

長期的折磨、迫害,郭鳳玉身體非常虛弱。一次,郭鳳玉在勞教所的工房裏暈倒,不省人事,經搶救才脫離危險。遭受了十一個月的牢獄迫害才被放回。

回來後,惡警從郭鳳玉的退休金中扣押搶走了四千元,並多次上門恐嚇、騷擾。

二零零四年,郭鳳玉寫信曝光受迫害的情況,信被截,惡警又多次上門抓人,郭鳳玉機智走脫。她的退休金被扣五千元。共計扣押九千元,一直未歸還。

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一日、十五日,又有四個惡警到郭鳳玉家搜家、抓人,郭鳳玉同樣機智走脫,邪惡之徒沒有得逞,但家人被弄得經常生活在恐怖中。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六日晚九時許,三個警察衝進郭鳳玉家,猛力將郭鳳玉撲倒在地,一個扭左手,一個扭右腳,一個雙膝踩身,她整個人瞬間不能動彈,昏死過去。他們將郭鳳玉拖行幾米,離地架起拖走,綁架到梅州警官學校洗腦班。第二天,她就整天躺著起不來,不思吃喝,右膝蓋腫大,行走非常困難,上廁所只能扶著床慢慢走,大小便蹲不下、起不來,精神被嚴重摧殘,出現生命危險。洗腦班逼迫她的家人代寫所謂「保證」才放人。

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三日上午十一時左右,已是六十四歲的郭風玉在家中再次被野蠻綁架,劫持到廣東三水省洗腦班強行洗腦迫害,六月底才放回。

(四)梅縣鄒昔桂:兩次勞教共四年

鄒昔桂,梅縣程江鎮法輪功學員。遭多次綁架關押達近兩百天,兩次非法勞教迫害共四年。

一九九九年十月被梅縣公安局、程江派出所綁架到程江派出所關了兩天,後被劫持到梅縣扶大拘留所關了三天。

一九九九年十月八日,被綁架到梅縣公安局關了一天一夜,後被轉程江分局關了一天一夜。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六日到梅州市水利大廈集體煉功,被綁架關押十五天,家被抄,搶走部份大法經書。

二零零零年過年時大門貼的春聯有大法真相,被綁架到梅縣扶大拘留所關押十五天。放回家八天後,又被綁架到拘留所關押十五天,再轉扶大看守所關押三個月,後被非法勞教兩年,劫持到廣東三水勞教所迫害。

在勞教所「入所隊」的一天晚上,正煉功的鄒昔桂被兩個吸毒的勞教人員抓住雙手,把鞋脫掉,水倒到腳下,兩個惡警,其中一個拿著電棍從頭到腳電擊,電得他腳背、腳下全是泡。第三天被強迫跑步兩個小時,腳下到處是血。鄒昔桂、賈國棟、洪浩遠(音)三個被關學員堅持煉功,賈國棟被銬在籃球柱上,洪浩遠被吊在樹上,鄒昔桂被兩手分開銬在床兩邊柱子上,雙腳被綁在另一邊的床柱子上整整一個晚上。又一天早上,三個人相約同時在各自的房間裏統一煉功,鄒昔桂被八個勞教人員按住頭、手、腳,剝掉衣服,只剩內褲,三個惡警用兩支電棍電的他全身到處是泡。此後經常被拉到太陽下暴曬三個小時和下蹲半個小時以上。還有一次,惡警指使四個勞教犯對鄒昔桂拳打腳踢,打的他遍體是傷。二零零一年底才回到家。

二零零二年新年,鄒昔桂又被綁架到程江分局關了兩天。二零零二年八月,鄒昔桂被綁架到梅縣扶大派出所關了一天一夜後,被劫持到程江派出所關了四天,與夏顯強、謝漢柱、同被劫持到梅縣扶大拘留所洗腦班迫害。為了抵制迫害,三天後,三人同時絕食抗議。十五天後,他再被劫持到梅州市警官學校洗腦班強制洗腦迫害十五天,後又被押回梅縣拘留所關了十天左右,之後又被轉到扶大看守所關了一個月,最後再次被劫持到廣東三水勞教所迫害兩年。

剛到勞教所,他就被關進禁閉室迫害,雙手銬在兩邊用機器壓實的大棉花包上,一邊兩個勞教犯往兩邊拉,前後各一個勞教犯拳打腳踢。大小便被用褲子套頭,不准看。時值冬天,窗門大開,電風扇猛吹,每天晚上不准休息,就這樣迫害了十五天。二零零三年,鄒昔桂又被單獨關押到一個監倉三個月,三個勞教犯看著,每天坐在房子中間不准動,每天晚上十一點半過後才可以睡。迫害期滿才被放回。

(五)梅州城區黃宇天:多次遭綁架關押,非法勞教

黃宇天,男,一九七二年生,廣東外語學院畢業,梅州法輪功學員。堅持修煉大法,多次遭綁架關押、毒刑毆打,並被非法勞教、洗腦迫害。

二零零零年初,黃宇天去北京為大法上訪,被綁架劫持到梅州芹黃看守所,遭長時間超強度的奴役迫害,經常弄的手指鮮血淋漓,眼睛通紅,走路踉蹌,還不讓休息。黃宇天罷工抵制,被銬在鐵門上毆打。

二零零零年二月,黃宇天被非法勞教兩年,劫持到廣東三水勞教所迫害。六月,他和大法學員陳建國絕食爭取煉功權利,被六名惡警用九條電棍電擊。

二零零二年二月非法勞教期滿後,因堅持修煉大法,被繼續非法關在梅江區月梅拘留所。一次他越過圍牆,想離開拘留所,跳下圍牆時跌斷了手指,又被抓回。跌斷的手指只能彎曲,不能伸直。當年七月初才回到家。

二零零二年九月三日,黃宇天再次被綁架到梅州市警官培訓學校洗腦班迫害兩個月。後被押至月梅拘留所關押近兩個月,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三日,黃宇天絕食抗議後才被放回。

黃宇天出來後的兩年多,一直在廣州等地打工掙錢養家,當時家中有個一歲多的小孩,妻子又有身孕,沒有經濟收入,家中生活陷入困境。

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一日,一幫自稱國安局人員衝進廣州市白雲區博澳日用化工有限公司辦公室,將外貿主任黃宇天強行綁架、毆打,並用黑布套頭,帶到一個不為人知的暗室,用手銬銬住雙手,拳打腳踢,用盡各種手段,軟硬夾攻審問,二十四小時不讓他閉眼睡覺,不讓家屬見面,黃宇天被折磨得骨瘦如柴。後被劫持到廣東三水勞教所省洗腦班迫害了兩個月,至十月中旬才回到家。

(六)梅州城區張玉秀:遭到牙籤紮十指等酷刑迫害

張玉秀,女,年約六十歲,梅州城區法輪功學員。修煉前,張玉秀曾患過乳腺癌等病,通過修煉,身體健康。因堅持修煉而被多次綁架關押毆打,被迫害後病逝。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六日,張玉秀到梅城江北水利大廈集體煉功,被綁架到芹黃看守所關押一個月,期間遭到牙籤紮十指等酷刑迫害。

酷刑演示:竹籤扎手指
酷刑演示:竹籤扎手指

二零零零年元月,張玉秀到梅城文化公園煉功,被綁架到芹黃看守所關押一個月,後轉梅江區月梅拘留所關押一個多月,之後被非法勞教兩年,劫持到廣東三水婦教所迫害。在勞教所期間,張玉秀曾被迫害暈倒過。

二零零四年六月四日左右,張玉秀上街買菜,突然被幾個男子拖上車綁架,關在看守所被強迫在磚上下跪,被警察用皮鞋踢。

此後,張玉秀經常受到惡人、惡警的騷擾。二零零九年「五一」前後,有惡人到張玉秀在江北月影塘居委旁邊的住處騷擾。當年「十一」長假前一段時間,張玉秀在深圳可能被當地惡人跟蹤過,給她帶來了很大的壓力,身體出現不適的狀況。長假期間,張玉秀回到梅城家中,之後因病去世。

(七)梅州城區劉碧清:多次被綁架關押,被非法勞教

劉碧清,女,四十八歲,梅城法輪功學員。因堅持信仰多次被綁架關押,受到非法勞教迫害,夫妻無法相聚。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七日晚上九點,梅江區政保惡警八人竄到劉碧清家,將她綁架並非法抄家,搶走一大批大法書籍、音像及VCD機、二十九寸電視機。劉碧清被綁架到梅江區公安分局江南派出所,雙手被手銬銬的鮮血直流,被冷水潑、皮帶抽,直到晚上十一點鐘。後被劫持到梅江區月梅拘留所關押迫害三個月。

二零零一年二月(大年初九),劉碧清上北京為大法上訪,在天安門廣場被綁架,遭拳打腳踢,後被劫持回梅,被手銬銬在派出所大廳的凳子上五天,接著被劫持到梅江區月梅拘留所關押一個月,後被非法勞教一年,劫到廣東三水勞教所迫害。

二零零三年四月三十日,梅江區國保惡警騙劉碧清去拿錢和身份證,將她綁架到梅州市警官學校洗腦班強制洗腦迫害三個月,接著又將她劫到廣東三水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期間,被關在禁閉室迫害,二十四小時不給睡覺,電棍電,被四名勞教犯輪流用竹棍打、拳打腳踢。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劉碧清的丈夫是台灣人,但從二零零六年四月三十日起,劉碧清被限制申請到台灣,導致她從那時起一直無法與丈夫等親人團聚。

(八)興寧市劉尚禮:非法勞教四次

劉尚禮,男,六十多歲,梅州興寧市龍田鎮社子龍村法輪功學員。因堅持修煉大法,向世人講真相,被非法勞教四次,劫持到廣東三水勞教所迫害,受盡折磨,累計被關押迫害近七年。

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五日,劉尚禮到北京為大法上訪,遭綁架關押大約一個星期後,被劫回興寧看守所關押。興寧刑警採取毒打、潑髒水、手銬腳鐐等酷刑迫害。後被劫持到廣東三水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期間,遭受種種非人的折磨,原來滿口牙齒掉了一顆又一顆。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劉尚禮再次被綁架,於二零零三年二月被非法勞教一年,劫持到廣東三水勞教所迫害。二零零三年六月,被關到洗腦「轉化」基地,關進密不透風、不見天日、到處血跡斑斑的特別刑室207室。八名勞教人員分兩班輪流對劉尚禮施刑「嚴管」,晝夜不准打瞌睡,凌晨淋冷水、夜半吹風扇,還常受凌辱毆打,老人備受摧殘,身心痛苦。

二零零四年七月十日,劉尚禮在興寧市龍田鎮路途中修摩托時,跟老闆講真相後遭綁架,被非法勞教兩年半,第三次劫往廣東三水勞教所迫害。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二日,劉尚禮到法輪功學員張飛榮家,惡警闖入將他們一同綁架。劉尚禮被非法勞教兩年,第四次劫持到廣東三水勞教所迫害。

一進勞教所,惡警就安排「夾控」限制劉尚禮要零時以後才可沖涼睡覺,並對他層層加壓,要他在房中間睜眼坐直,只要一看到他閉眼,「夾控」就拿厚紙板拍打他或在他耳邊猛敲口杯蓋,造成氣氛相當緊張、恐怖。惡警還經常在下半夜用各種手段折磨他。他被摧殘到無法坐穩,連連摔倒,頭上碰的到處都是腫塊。就這樣折磨了八十多天,劉尚禮都不屈服。又把他劫持到酷刑室,全身綁在老虎凳上恐嚇、折磨他。劉尚禮身體承受不住這樣長期嚴酷的折磨,曾被迫「轉化」。經過近兩年的關押迫害,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一日才回到家。

(九)興寧市袁新英:兩次被非法勞教

袁新英,女,近五十歲,梅州興寧市龍田鎮法輪功學員。因堅持修煉,多次遭綁架關押,兩次被非法勞教共計兩年半時間。

從二零零零年開始的好幾年,只要袁新英在家,當地惡警就登門騷擾,多年都是這樣。二零零四年,袁新英的女兒考上大學,錄取通知書都被當地政府扣壓。

二零零零年二月份一天早晨,袁新英和幾個法輪功學員在原晨煉點煉功,被綁架到龍田派出所,關進臭氣熏天的小黑房裏,關了二十四小時才放回。

二零零零年三月份,袁新英到雙溪村與法輪功學員交流修煉心得體會,十多個警察闖進把她們綁架到合水派出所。袁新英被龍田派出所惡警劫回,關進臭氣熏天陰暗的小房間,關押了三十六小時才放回。

二零零零年四月份的一天,袁新英和一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為大法上訪,到韶關坐直通火車,在曲江縣路段快到火車站時,被堵截綁架到公安局。後兩人被手銬銬住,劫持回興寧市拘留所關押。在拘留所被三個惡警輪流毆打,將袁新英強推跪在木條上,邊狠踩她的腳後跟,邊斥罵,折磨了近兩個小時後,繼續將她非法關押。在拘留所裏,袁新英他們堅持煉功背法,遭到辱罵、噴水、鞭子抽、手銬腳鐐等迫害。關押了二十多天才放回。

二零零零年七月份一天早晨六點左右,正在家收稻穀的袁新英被騙到了鎮政府後面三樓的一個廳,被強迫和被騙來的十多個法輪功學員一起看詆毀大法的錄像,強制問話。到傍晚,袁新英等四名法輪功學員被趕到一樓的空地上,大約四十個左右的惡人圍在周圍,其中十來個赤膊穿著長褲皮鞋的氣洶洶的對他們毒打、鞭抽;把袁新英等推倒地上,用洗車水泵灌水,再拖到空地繼續毒打,兩位法輪功學員被打的差點背過氣去了,引來二樓的陽台上站了好多家屬看熱鬧。袁新英被關押了八天,每天遭受打罵,還被強迫踩師父像片,並不給飯吃,不給水喝。

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四日晚上,袁新英在韶關市韶鋼廠紅旗住宅區發真相資料,被綁架關押在曲江縣公安局半個月,被劫持到廣東三水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半。

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幾號快吃中午飯時分,五個惡警突然闖進袁新英丈夫在韶關做生意的地方,非法抄家,搶走大法書和真相資料後,將她綁架劫持到韶關市第一看守所關了十天左右,再被轉第二看守所關了近二十八天,再次被劫持到廣東三水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

在勞教所,惡警不准袁新英睡覺,不准坐,只能站,不准上廁所,受盡折磨。非法勞教期滿才回到家。

(十)蕉嶺縣朱薏:被送省洗腦班兩次,勞教兩年,多次遭惡警圍捕

朱薏,女,梅州市蕉嶺縣法輪功學員。中共公開迫害以來,朱薏多次遭蕉嶺縣「六一零」、公安惡警綁架關押,被送省洗腦班強行洗腦兩次計半年,非法勞教一次兩年。遭惡警多次圍捕,被逼的流離失所,遠走他鄉在深圳謀生。

二零零一年三月十六日,朱薏被綁架到看守所關押三十多天,被非法勞教兩年,劫持到廣東三水勞教所迫害。

從勞教所回來後,朱薏在家時,蕉嶺縣「六一零」惡人多次闖到她家中妄圖綁架她,因其家人怒斥抗議而未遂,就對其住所進行監控,多次打電話對其親屬騷擾,朱薏被逼經常流落在外。

二零零五年,在一次惡警企圖綁架未遂後,朱薏只好遠走他鄉,到深圳謀生。在深圳卻被當地惡警綁架,遭非法拘留十五天後,被劫持到廣東三水洗腦班迫害三個月。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一日傍晚,朱薏在蕉嶺的家中被綁架,劫往廣東三水洗腦班迫害九十三天。此次綁架過程中,其弟弟和弟媳為保護朱薏,遭到不法人員的毆打,其弟被關到拘留所約十天時間。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日下午六時多,朱薏在深圳一家文具店上班準備下班時,深圳羅湖區派出所多名惡警闖入店中綁架,搶走兩部電腦。隨後到朱薏住地非法抄家,雖一無所獲,仍將朱薏非法關押十五天。

(十一)豐順縣張仕珍:非法勞教、洗腦迫害三次

張仕珍,男,五十多歲,廣東深圳人,原籍梅州市豐順縣豐良鎮的法輪功學員,在廣東珠海開公司。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張仕珍受益無窮,百病消除,身心健康,改掉一切壞習,道德回升,眾人稱讚。

中共迫害法輪功後,他堅持信仰,到北京為法輪功鳴冤,講述大法真相,先後被北京、廣州、深圳、梅州等地公安綁架關押迫害多次(北京豐台看守所、廣州黃埔紅山看守所、深圳龍崗看守所),並被非法勞教、洗腦迫害三次,受盡侮辱,過著非人的生活。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張仕珍被深圳「六一零」惡人劫持到深圳第二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零一個月。回家不久,又於二零零二年二月被綁架到深圳西麗湖收容所「法制學習班」強行洗腦迫害十七個月。

二零零四年七月十四日,剛從洗腦班回家不久的張仕珍在梅州市的朋友家中,被豐順縣國安、「六一零」強行綁架到梅州市芹黃看守所關押迫害,他的家被非法查抄,搞得全家不得安寧。二十八天後,張仕珍被非法勞教兩年半,劫持到廣東三水勞教所迫害。

在梅州市芹黃看守所期間,張仕珍絕食反迫害七天,差點被迫害致死。在絕食的第七天,惡警指使四個刑事犯人將張仕珍半坐半躺兩手拉開分銬在鐵欄上,壓住雙腿,兩個警察壓住頭,強行灌食。用削尖的二寸PVC塑料管硬往嘴裏亂塞,弄得滿口流血,鹽水飯渣堵塞鼻孔,導致無法正常呼吸仍不停止,還不斷被辱罵,同被關押的刑事犯人都說惡警沒人性。張仕珍的兒子送給父親的五百元被看守所私吞,不給他牙膏、香皂等日用品。

到三水勞教所後,張仕珍被關押在一個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房間,強行剃光頭髮,由兩個普通勞教人員二十四小時監控,不准睡覺,連大小便都不准出房間,整天惡語辱罵;每天四個惡警輪流「談話」,整天被逼迫看迫害大法的造謠錄像,經常半夜兩點鐘被叫醒「談話」,強行洗腦,實施精神迫害。過了四個月,惡警們見「轉化」無效,又換了四個更邪惡的惡警,繼續實施二十四小時車輪戰式的迫害,連吃飯都在給他洗腦迫害。

無盡的肉體和精神折磨,導致張仕珍頭發發白,牙齒鬆動,雙腳浮腫。因他受到迫害,他的妻子兒女受到嚴重的精神創傷,原有的三個公司都被迫解散,經濟受到嚴重損失,家庭經濟斷絕了來源,生活陷入困境,孩子讀書受到影響。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