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應赤禍(5)

——廣東梅州市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情況綜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二日】(接上文

七、浪子回頭反遭迫害典型案例

(一)梅江區金山街道曾海平

曾海平,男,年近六十歲,梅州市梅江區金山街道辦芹黃村法輪功學員。

修煉大法前,曾海平愛賭博、酗酒,經常打架、惹事,還會打老婆。修煉大法之後,他的惡習一掃而光,變得勤勞、節儉、愛護妻子兒女。這樣一個鄉里鄉親人人皆知在大法中受益的典型人物,因堅持修煉,遭多次迫害。

二零零一年過年前後,他遭綁架,劫持到廣東三水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剛回來不久,二零零二年過完年後又被綁架到梅州市月梅收教所洗腦班進行迫害。

在收教所,他被強迫做鋤地、挑糞、擔水或在收教所的工地上挑沙石、拉石頭、挖石頭等奴工。每天白天晚上連著幹,強體力奴役迫害十幾個鐘頭;早上天剛濛濛亮,就被叫去廚房幹活,而每頓只有二兩米飯,幾乎沒油沒鹽的老青菜,每天被餓得頭昏眼花。

同時,惡警不斷威逼恐嚇,又唆使邪悟的猶大天天纏著曾海平,進行拉攏,只要接受「幫教」,就可免除他的勞動任務,企圖用超強度的勞動強迫大法修煉者放棄信仰。

嚴酷的迫害,一度把曾海平逼糊塗了。神志不清的他寫下了「三書」。然而,一回到家,他馬上又清醒過來,恢復了正常的思維,從新投入到正法洪流中。

邪惡不放過任何一個迫害好人的機會,二零零二年八至十月間,又將曾海平綁架,刑訊逼供,用盡各種酷刑,將其手骨、腳骨都打斷,然後非法判刑五年半,關押在廣東省第三監獄(梅州監獄)迫害。期滿後才給他回家。

(二)梅縣程江鎮葉文新

葉文新,梅縣程江鎮一名農村房屋裝修師傅。修煉大法前,身患腎結石、腎虛等病,靠母親賣米換錢治病。四十多歲還單身,浪蕩難管束,連父母都敢打,誰都不敢管他,是村裏遠近聞名的浪蕩子。一九九六年他父親去世時,他都沒有到場,幾乎一個多月就呆在家裏不見人。

一九九七年,葉文新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按照法輪大法「真、善、忍」的原則,認認真真做好人,身心得到很大改變,身體變好了,性格也變好了,開始出門做工養家糊口了。鄉親們眾口稱讚。

中共惡黨公開迫害法輪大法後,葉文新一直堅定修煉,多次遭到迫害。二零零零年元旦凌晨,葉文新和一批法輪功學員到梅城文化公園廣場集體煉功,遭集體綁架,葉文新被銬回梅縣公安局程江分局,遭鐵錘砸腳等折磨,後被關在梅縣扶大看守所一個月。

二零零零年三月,葉文新與法輪功學員一起上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煉功,被綁架劫持關在梅縣扶大看守所。

後又被劫持到扶大派出所,逼他背煤氣瓶,從一樓背到二樓天棚,來來回回好幾趟折磨;還把他懸空吊掛到二樓辦公廳的鐵門上,用扁擔撥他的腳,像盪鞦韆一樣來回晃、用腳踢,折磨了一個多小時,葉文新的兩隻手腫的像兩個小球,一點都動不了;惡警還把葉文新背銬起來,拿了一瓶本地五華縣產的「長樂燒」高度白酒灌他。

第二天,葉文新又被劫持到梅縣程江鎮槐江新村一個別墅,被大手銬銬住腳,倒掛到鐵門上;後又將他拖到天棚放倒在地上,腳踩臉,掃把掃臉和嘴,折磨完後,把他劫持到扶大看守所關押了一個月。

之後,他又被轉到程江公安分局關押,說是監視居住。葉文新絕食抗議。幾天後,公安騙來家屬,脅迫家屬做「轉化」工作,還要家屬每天交十元錢的伙食費。大約過了一個多月,葉文新承受不住長期折磨,也不忍心家人受牽連,違心寫了「保證」才回到家。

回到家後,葉文新得知他家的征地補償款一萬二千九百元都被強搶去了,只給了兩份收據:一份是所謂從北京帶葉文新回梅的費用五千元,一份是所謂「保證金」三千九百元,還有四千多元連單據都沒有。去找鎮政府綜治辦要,被要挾:每天要到村治保主任處報到,一年之內不「出事」才給回。

後來,梅縣惡警以葉文新沒有每天到村治保主任那裏報到為由,又將他劫持到看守所關了一個月後,劫持到廣東省三水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

在勞教所,他每天被強迫從早上六點到晚上十點勞動,任務完不成帶回「宿舍」的小院繼續做。一次,幹到夜裏十二點左右,葉文新向值班警察要求讓學員們回「宿舍」休息,被一口回絕,稱不幹完就不能睡,累死就是死豬死狗一樣!葉文新一時氣憤就朝檔案櫃撞了過去,把檔案櫃的玻璃都撞碎了。

惡警要葉文新寫檢查,他把事情的經過寫了出來。這事件引起很大的爭論,法輪功學員們都要找惡警理論。這以後,惡警才沒再讓學員們長時間做奴工,再到後來也不再做奴工了。

勞教所以葉文新不服「管理」為由,加期迫害他三個月。期滿後,家屬被脅迫簽「保證」,他被迫寫了所謂保證才被放回,但被搶去的征地款一直沒要回來。

回來後,葉文新與一位女同修在妹妹的理髮店幫工。二零零二年十一、二月份的一天,店裏突然衝進一大幫人,要綁架他和那位女同修。

葉文新的妹妹上前制止,竟遭毒打捆綁,三人一起被綁架到梅縣扶大拘留所。他妹妹跟他們論理,被非法拘留了半個月。

葉文新第二次被劫持到三水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二零零三年底「解教」時,家屬未及時去接,他還被非法延期八天,惡警只給了他七十多元回家路費,「春運」回梅車票要一百五十多元,葉文新只得跟司機商量回梅再補足票款,才好不容易回到家。

回到家後,葉文新又去鎮政府追要征地款,一萬二千九百元只要回「保證金」三千九百元和未開收據的四千元,仍有五千元沒要回。

二零零八年五月的一個晚上十點半左右,葉文新正在睡覺,突然一幫人破門拆窗而入,將只穿內褲的葉文新反銬住,翻箱倒櫃,把他做工用的衝擊鑽、切割機、電鑽等工具和衛星接收器、兩部手機等搶走,還想把摩托車搶走。葉文新喝斥他們後,遭一頓暴打,被強拖上車。

葉文新的母親、嫂子、妹妹和妹夫聞訊趕來,哭罵著想制止警察等行惡,他的老母親躺到路上,不讓開車,被強行拖開,惡警開車揚長而去。

葉文新第三次被劫持到三水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半,同時被綁架的六十來歲有糖尿病的同修朱賢生被冤判五年半刑,三十多歲單身同修范飛海被非法勞教一年。

在勞教所受盡各種非人折磨迫害回到家後,葉文新去辦身份證,惡警居然不受理,不給辦。沒有身份證,外出做工寸步難行。葉文新在家還被跟蹤,不時有電話騷擾,他和親人的電話被監聽,連與他有業務聯繫的朋友的電話都被監聽、騷擾,導致他不得不流離失所,有家不能回。老母親只得出門給人家做小工艱難度日。

(三)梅縣南口鎮羅旭峰

羅旭峰,梅縣南口鎮法輪功學員。修大法前是社會上的混混。修煉大法後,棄惡從善。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中旬,羅旭峰到梅州市水利大廈煉功,在梅江區公安分局惡警抓人時,他機智走脫,隨後到北京為大法上訪,被綁架劫回梅縣扶大看守所迫害一個月,後被劫持到廣東三水勞教所迫害一年六個月。

二零零三年春,他在深圳與同修一起做真相,被當地公安綁架,後被深圳法院非法判刑七年,至二零零九年回到家。

(四)梅縣石坑鎮李福宏

李福宏,四十六歲,梅縣石坑鎮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李福宏因普通案件被抓,當時是看守所的「倉頭」。後來,有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後與他關在一起。通過法輪功學員講清真相後,李福宏在看守所就開始煉功,走入大法修煉,二零零八年左右出獄後,堅持修煉。

二零一二年八月初,李福宏在梅州城區打工期間,因噴寫「法輪大法好」等標語及散發真相光盤,被惡警綁架,半個多月後,他被綁架的消息才在網上曝光。李福宏被非法關押在梅縣扶大看守所。大約十二月七日左右,李福宏遭到梅縣法院非法秘密開庭,後被劫入廣東省第三監獄(即梅州監獄),詳情待查。

八、其他典型受迫害案例

(一)豐順縣張優青被非法勞教,疑遭派出所惡警下毒迫害

張優青,男,梅州市豐順縣法輪功學員。因堅持修煉法輪功,多次遭迫害。

二零零九年四月一日下午三時左右,四名老年女法輪功學員正在張優青家裏學法,約二十名男女惡警闖入,搶走大法師父法像、大法書籍及真相資料等,五人被強行帶走。甚至連正在張優青家安裝電線的電工(常人)也要帶走。

五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湯坑派出所分開非法審訊,遭拍桌叫罵威嚇。期間,惡警拿了一杯開水給張優青喝。張優青喝後,立即喉嚨乾燥,有灼燒感,之後連續喝了六、七杯茶水。從那開始,張優青大小便都很急,但就是排不出來。

到晚上,張優青已吃不下飯,總是去廁所。晚九點半,四名女學員被陸續放回。十點左右,張優青被宣布行政拘留十天。

之後兩天,張優青出現幻覺、記憶力銳減等現象,一時清醒,一時模糊。四月四日早,張優青大小便仍便不出,大便時,竟排出清血來,約有一杯。向值班惡警反映,好久沒有回音。直到下午三時,才允許張優青的兒子送他去醫院檢查,後確診為雙腎結石,尿道阻流,對於便血、排便困難,卻置之不理,已有結論,惡警仍不放人。

四月五日中午,在張優青兒子辦妥有關手續後,張優青終於回到家裏,但晚上仍便血。持續好長時間他排不出大便,腹脹肚痛,小便也十分困難,懷疑給張優青喝的茶水裏被下了有毒藥物。

二零零一年一月,張優青遭綁架劫持到廣東三水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

(二)中國銀行優秀經理傅雪冰的遭遇

傅雪冰,女,四十一歲,原中國銀行梅江支行大堂經理,梅江區法輪功學員。

中共迫害法輪功以後,她被強迫上繳大法書籍,寫不煉功的保證,每逢節假日,銀行分行領導都找她「規誡」、談話。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底,她和八歲的兒子在梅州市鴻都花園車庫發真相資料時被綁架,關在新中派出所逼供一個多小時後,被劫回家抄家,惡警搶走大法書籍、師父講法錄像和《明慧週刊》等,隨後她被關在梅江區公安分局,兩天後,單位將她保出。回到單位上班後,被強迫寫不煉功的保證書

二零零八年,傅雪冰因向單位同事和客戶講真相,被人反映,被強迫看誹謗大法的光碟,規定每月寫兩份「反思材料」,每晚九至十點和每逢節假日的早、中、晚時間用座機電話向領導彙報,外出需領導批准,若不按要求執行,發現一次扣一百元。從二零零八年五月一日到八日止,共計被扣一千一百元。五月十三日,她向梅州中行紀委書記講真相時,被威脅如不遵照要求執行,就將送去廣東三水或梅州的「學習班」學習。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五日,傅雪冰正在梅江區中行大堂上班,被綁架到梅州市江南洗腦班迫害,第三天走脫。為避免再遭綁架,她有兩個多月的時間過著流離失所的生活。八月六日,單位以她「曠工」為由強行單方面解除了她的長期合同工勞動關係,在梅州中行工作十六年之久的她無端的失去了工作。到有關部門申訴,被告知因涉及法輪功而不予受理。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五日上午九時多,傅雪冰在牙醫店修補牙齒時,被十多個國保警察綁架,搶走鑰匙。一幫惡人闖到傅雪冰父母家,搶走手提電腦一台、移動硬盤一只、十多本大法書和一些光碟,現金若干;另一幫惡人闖到傅雪冰的住地和婆家抄家,她家房門被破壞,搶走一台電腦、光盤、大法書籍等物品一批。她被劫持到梅江區芹黃看守所,遭拳打腳踢,上腳鐐手銬。

在看守所,她多次遭逼供,秘密迫害。惡人每天分四班人員每班三人看管她,被銬腳鐐手銬,手銬反銬拉緊手腕,整個上身斷裂似的痛;惡人還硬拉她去踩、坐師父的法像,上廁所時也逼她把師父的法像帶到廁所裏去等等;每到下半夜,點著香煙燻她的眼睛不讓她睡,迫害了四、五天。

被看守所關了一個月後,傅雪冰被劫持到廣東三水洗腦班,每天被逼看誹謗大法、師父的光碟和書刊等,強迫寫「思想彙報」、「五書」、「回歸社會的想法」、「轉化心路」等。直至二零一零年八月底才回到家。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一日上午九時多,傅雪冰家突遭搜查,惡人搶走大法書籍和一台手提電腦(後已歸還)、一部家人的手機(後已歸還)及MP4等私人財物。傅雪冰抱著六個月大的女兒,被迫離家出走。她的家人遭經常跟蹤。十月二十六日左右,傅雪冰與不到一歲的女兒在東莞她先生的住處被綁架劫持回梅州,後回到家中。

(三)梅縣劉冬娥在洗腦班遭受的迫害

劉冬娥(又名劉冬梅),女,梅縣丙村鎮人,長期在程江鎮居住,梅縣法輪功學員。

中共公開迫害法輪功後,劉冬娥堅持修煉,多次遭綁架迫害。

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七日,劉冬娥到京上訪,被綁架到廣東駐京辦地下室關押六天,後劫回梅縣扶大看守所關押三十天。

二零零一年四月一天,劉冬娥剛吃過晚飯,突然闖進五六個人,將她扛起來,不管她的掙扎,丟到地上往外拖,劉冬娥的外褲都被拖掉,只剩內褲,一直拖到馬路上,拖的全身多處出血,兩個腳跟拖出兩個小洞,地上留下兩條長長的血跡。她被強行扛上車,綁架到梅縣程江派出所關押了一天,後被劫持到縣看守所關押迫害了一個月才放回。

二零零二年四月,她被綁架到梅縣扶大看守所洗腦迫害六個月,後又轉到梅州市警官學校 洗腦班迫害三個月。程江派出所為阻止其繼續上訪,勒索其家屬交了所謂「保證金」三千元。以後劉冬娥多次去索要,都遭拒絕,直至二零零七年仍未要回。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八日,因曾去索要退回「保證金」,劉冬娥在家突遭襲擊,一幫人闖進來,二話不說,將她的頭按在地上,用腳踩住,銬上手銬,不讓帶任何日常生活用品,只穿隨身衣服,被劫持到廣東三水洗腦班洗腦迫害。

在三水洗腦班,劉冬娥絕食抗議迫害。近十個惡警按手按腳按頭壓腿,不顧劉冬娥拼命掙扎,強行灌食。野蠻灌了三次,她仍堅持絕食。「幫教」用鞋跟死命的抽打她的頭、臉和全身,打的她天旋地轉,站立不穩,東倒西歪。後來,惡人又把劉冬娥綁架到精神病院注射不明藥物,造成她頭變的又腫又大,全身又烏又黑,眼睛看不清人。

折磨了三個多月,惡警見使盡一切招術都無法使她放棄信仰,且又有生命危險,怕負責任,才叫劉冬娥家屬帶她回去。兩天後,劉冬娥的家屬把她接回了家。

(四)梅州城區劉小梅早年所受的迫害

劉小梅,女,一九七七年出生,梅江區法輪功學員。中共公開迫害法輪功後,因站出來證實大法,多次被綁架洗腦迫害。

二零零零年元旦,劉小梅到梅城文化公園參加集體煉功,被綁架到梅江區月梅拘留所關押半個月,在裏面堅持煉功遭毒打。之後,她經常被騷擾,被叫到派出所逼迫寫所謂的保證。因堅持不寫「三書」,二零零一年過年期間,被綁架到東郊派出所關押,直到過年後才放回。

二零零一年二、三月份,劉小梅聽說要綁架她去洗腦班,被迫離家出走。經同修幫助,她在廣州和二十多名流離失所的法輪功學員一起生活了幾天後,前往深圳,與以前認識的法輪功學員一起做證實法講真相的事。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五日,劉小梅與九名同在深圳的法輪功學員上京上訪,劉小梅等三人被綁架到天安門派出所,另外六名同修下落不明。在派出所,劉小梅拒絕報姓名、籍貫,被用電棍亂打,從中午一直打到晚上,被打到昏倒了幾次,額頭被打的腫起一個大包,到後來整個右眼周圍都是黑腫的,臀部也被打的幾乎都是黑乎乎的。當晚,劉小梅等三人被關押在廣東省駐京辦事處,三天後放出。劉小梅回到深圳的住處後,繼續與兩位女同修一起做證實大法的事。

二零零一年六月初,一位同在深圳的韶關籍法輪功學員帶劉小梅到韶關。在韶關一次與同修外出發大法真相傳單時,被綁架到韶關市第二看守所。劉小梅在看守所被關押了十四天,期間,她堅決不配合拍照,絕食抵制迫害十多天。後來,被劫持到韶關市戒毒所洗腦班洗腦迫害兩個多月,直到當年八月份,劉小梅才回到梅州家中。

(五)梅城教師羅東升在洗腦班所受酷刑迫害

羅東升,男,一九七二年出生,梅州市梅江區人。一九九七年因病走入法輪大法修煉,修煉後不久,病不治而癒,健康完全恢復,個人的品德也在飛快提升。

中共公開迫害法輪功後,羅東升堅信法輪大法是正法,利用各種形式向世人講真相,證實大法,多次遭迫害。

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日下午,羅東升在梅州城區鴻都花園貼真相標語時,被綁架劫持到梅江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

在梅江國保大隊,羅東升遭到刑訊逼供,惡警將手銬卡在羅東升的一隻手掌處,全力向下壓,使銬子深陷進皮肉裏,再把手拉到地上用腳踩,再上下抖動手銬,直至手呈瘀黑色,然後再換另一隻手同樣這麼幹,如此折磨一個多鐘頭。酷刑造成羅東升的兩隻手長期無法握拳。期間,惡警還將羅東升的褲子扒下,只剩一條內褲,凍他,並威脅要用電棍電他。最終未得到任何口供,又被綁架到芹黃看守所。

在看守所,羅東升絕食抵制迫害,遭野蠻灌食。被關禁閉室上「老虎凳」,雙腳被銬在凳子上,再銬上三十斤重的腳鐐,腰間加一條水管,使人一點都不能挪動,大小便都只能在「老虎凳」上。被銬在「老虎凳」上十多天後,在被迫寫了不絕食的保證才放他下來。下來時,他的兩腿浮腫,人幾近虛脫。在看守所受迫害一個月後,他又被綁架到廣東三水「法制所」(洗腦班)。

在三水洗腦班,法輪功學員都被關單間,房間裏有攝像頭,並配兩個「包夾」看管。羅東升在房間裏煉功,「包夾」就穿著大皮鞋猛踢他的腿,直到踢倒在地,一站起來,就再踢,羅東升的雙腿被踢的青一塊、紫一塊。

在三水洗腦班五個多月裏,他曾前後三次共六、七十天絕食抗議酷刑折磨和迫害。每隔三、四天,就被強行往鼻孔「灌食」──用塑料管插進去上下拉、左右轉,每次他都被折磨的大量吐胃酸,甚至全身抽搐,一口一口的吐血。

在遭受了近七個月的迫害後,四十歲的羅東升被迫害的不成人樣,百多斤的體重只有七十多斤。直到二零一一年八月三日,當地國保警察才將他送回家。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