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應赤禍(4)

——廣東梅州市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情況綜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一日】(接上文

六、家庭受迫害典型案例

(一)梅縣朱賢生一家的遭遇

朱賢生、李秀芳夫妻倆和女兒朱素容是梅縣程江鎮法輪功學員,因堅持「真善忍」信仰,堅持修煉,一家三口有幾年經常遭到抄家綁架、洗腦迫害,朱賢生還多次被非法關押,並被非法勞教、判刑。

二零零零年七月,朱賢生被梅縣「六一零」、程江派出所和程江鎮政府綁架到程江派出所天井裏銬了三天,後又劫持到扶大看守所關了一個月。家屬被勒索了五千元的「保證金」,一直無退回。

二零零一年四月,朱賢生又被綁架到扶大看守所洗腦班非法關了一個月,他妻子李秀芳也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二十天。

二零零二年三月,朱賢生第三次被綁架到扶大看守所洗腦班迫害七十天。殘酷的迫害折磨使朱賢生體重從七十多公斤降到五十五公斤左右,此後他的體重一直未能恢復,人顯的非常瘦弱。

二零零五年五月底,梅縣「六一零」闖進朱賢生家,企圖再次綁架,剛好他不在家。正在家料理家務的李秀芳據理力爭,被圍困在家數小時。

二零零五年六月一日,梅縣程江鎮司法所三人到朱賢生家,強行撬鎖開門,將李秀芳綁架到梅城江南路原梅縣交警大樓的洗腦班迫害。李秀芳絕食抗議迫害,五、六天後,十多個惡人強按著李秀芳的頭和四肢,野蠻灌食,使她差點被弄斷氣。兩個月後,李秀芳走脫,很長時間流離失所,有家不能歸。

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九日,梅縣「六一零」夥同公安惡警二、三十人闖進朱家大肆搜查。朱賢生機智走脫,夫妻倆流離失所在外,家中留下一個女兒與年邁老祖母相依為命,昔日一個盡享天倫之樂的家庭一下子被迫害的七零八落。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三十日,朱賢生在興寧市被綁架到興寧看守所,其在興寧租住的房子被抄,搶走電腦、打印機和大法真相資料。一個月後,朱賢生被非法勞教三年,劫持到三水勞教所後,因身體檢查不合格,被拒收才回到家中。他女兒朱素容一起被綁架,被關在梅縣扶大拘留所十五天後才回到家。

二零零八年五月六日晚十點左右,梅縣「六一零」幾十名惡警圍住朱賢生的房子,強行破鎖撬門進入,綁架了朱賢生,搶走電腦、打印機、大法資料和四千多元現金。朱賢生被綁架到扶大看守所。五月十五日晚上,梅縣「六一零」二十多人再次到朱賢生家,用萬能鑰匙打開門,一擁而上,將他妻子李秀芳和女兒朱素容綁架,劫持到梅城江南路原梅縣交警大隊洗腦班。李秀芳身體出現嚴重的病態,十天後,經醫生檢查,怕出人命,才不得已讓她們母女倆回家。

二零零八年八月份,朱賢生被非法判刑五年六個月。朱賢生不服上訴,梅州市中級法院枉法裁定維持原判,將他劫持到廣東省第三監獄(梅州監獄)迫害,後於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八日左右回到家。

(二)梅州城區塗晴光、何清香夫妻雙雙被冤判

塗晴光,五十多歲,原籍大埔縣,與妻子何清香是梅城東郊法輪功學員。堅持法輪功信仰,堅持向世人講真相而多次遭綁架關押。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晚上七點多鐘,塗晴光、何清香夫妻倆到老家大埔發真相資料和講真相時,遭大埔縣和梅江區公安國保惡警綁架、抄家,搶走計算機及打印機和其它財物一批,他們被關押在梅州市芹黃看守所。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五日上午九點到十二點多,梅州市大埔縣法院開庭,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塗晴光、何清香、劉彤。劉彤委託其父請到了當地的律師一起為劉彤辯護,現場約三十多人(其中法官等工作人員約十八人左右),庭審中,根本不給他們申辯所受指控的機會,每當他們開口欲說明修煉法輪大法無罪,想進一步解釋時,立刻被法官以定性問題法庭上不討論為藉口粗暴打斷,不讓辯護。「公訴人」在公訴意見裏極力抹黑塗晴光、劉彤,被塗晴光、劉彤的父親當場揭穿。庭審在無結果後草草收場。後來,塗晴光、何清香被冤判三年半,劉彤被誣判三年。

(三)梅州城區卜偉泉、楊莉霞夫妻雙雙被冤判

卜偉泉,五十歲左右,是梅州市鴻藝建築公司優秀項目經理;妻子楊莉霞,一位善良純樸的客家婦女,兩個女兒的好媽媽,夫妻倆是梅州市法輪功學員。因堅持修煉而遭綁架關押,雙雙被冤判。

二零零二年四月中旬,卜偉泉被劫持到梅江區月梅拘留所的洗腦班關押洗腦迫害一個多月。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四日下午,卜偉泉、楊莉霞夫婦與黃銀英、曾桓濤在興寧市境內被當地警察綁架。當晚八點多,十多名警察竄到卜偉泉梅城江南新中苑住家搶劫,踢壞他家三樓房門,翻箱倒櫃,搶走大法書籍、兩台電腦和手機、現金(數量不詳)等,還搶走卜偉泉的小車一輛。夫妻倆被關押。

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九日上午,梅縣中共法院在梅縣新城行政區法院大樓第一審判庭非法開庭,協同梅縣檢察院、公安,進行所謂的「審判」,構陷迫害卜偉泉、楊莉霞、黃銀英、曾桓濤等。卜偉泉、曾桓濤、黃銀英均不同程度的為自己做了辯護。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梅縣中共法院誣判卜偉泉五年、楊莉霞兩年刑,被綁架到監獄迫害。

(四)蕉嶺縣賴佳淼、林星茹夫婦慘遭迫害

賴佳淼、林星茹夫婦,梅州市蕉嶺縣優秀個體企業家,法輪功學員。修煉前,夫妻倆均身患多種疾病,賴佳淼有嚴重的高血壓和糖尿病(晚期)等多種疾病,夫妻倆終日為病所苦,修煉法輪大法後所有疾病不治而癒,身心快樂。中共公開迫害大法後,夫妻倆以身說法,堅持向世人說明真相,屢遭當局綁架洗腦迫害。為避免被綁架,他們一度流離失所在深圳市。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日,賴佳淼、林星茹夫婦在深圳的新住家遭惡警綁架,關押在深圳市福田看守所迫害折磨達八個月之久。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七日,賴佳淼、林星茹夫妻倆均被誣判三年刑。

賴佳淼被劫持到廣東省韶關監獄迫害,於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在監獄被迫害致死,年方五十九歲。

林星茹被劫持到廣東省女子監獄,遭受殘酷迫害,三年刑滿才被放回。

(五)梅江區葉啟守、吳翠英夫婦的遭遇

葉啟守(葉珊),男,八十歲,梅江區三角鎮灣下村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以來,多次遭到綁架關押、搜家騷擾,葉啟守、吳翠英夫妻倆一度被迫過著流離失所的生活。

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三日,梅江區「六一零」、公安局和三角派出所七、八個惡人闖到葉啟守家抄家,將其綁架關押到梅江區芹黃看守所關了八個月之久。期間,他被拳打腳踢,腎臟被踢傷,小便血尿,直至回家時屁股上的皮膚還發黑,腎臟部位作痛。

一次,葉啟守突然被綁架到梅江區公安分局二樓非法審問,要他說出法輪功學員的活動情況。三個惡警將葉啟守圍起來,非常兇狠地推打,輪番拳打腳踢,他的牙齒都被打掉兩顆。惡警還用鬆緊手銬將葉啟守的手掌銬住,用力猛拍,又用腳踩手銬,將他的五個手指骨都踩碎,碎骨都顯現了出來。還被威脅恐嚇:「不怕你那麼頑固,叫你老婆來收屍。」期間,被關在看守所一個多人的監倉,受到惡人的非法審問和無理辱罵毆打。

在梅江區芹黃看守所被關押一個月後,又被劫持到梅江區月梅拘留所,後被非法勞教三年,因被打得遍體鱗傷,八個月後在月梅拘留所由家屬保釋回家。

回家後,葉啟守、吳翠英夫妻倆居無定所,漂泊在梅州、深圳、廣州三地躲避惡警的騷擾,但仍常被三地的公安惡警騷擾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梅州和深圳公安到葉啟守女兒的單位,以下崗相威脅,要他女兒說出父親的住處。

二零零七年,廣州公安又到葉啟守兒子住處騷擾,說要找葉啟守夫妻倆。同年五月的一天上午,梅江區公安分局國保惡警薛清文等兩人以「簽表」為由到葉啟守家騷擾,下午又來。因怕被綁架,葉啟守夫妻倆被迫流離失所。

(六)買神韻票,梅江區饒利聰姐妹遭迫害

饒利聰,饒利美、饒利輝是三姐妹,是法輪功學員;饒利聰姐妹的娘家在梅江區城北鎮,饒利聰曾在深圳工作,饒利美、饒利輝在深圳工作。

饒利聰曾於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七日與黃希豔、楊小蘭、王紅軍等九名法輪功學員在順德市發真相資料時被綁架,被關押在勒流看守所四十天,遭非法刑訊審問、恐嚇,後被非法勞教兩年。

二零一零年一月,因得知美國神韻藝術團到香港演出,饒家姐妹買了些晚會的票,欲和親人等一同前往觀看。不知中共當局是從電話監聽還是經密告中得知消息,如臨大敵,佛山、梅州、深圳三地公安幾乎同時行動,阻撓饒家姐妹前往香港看演出。

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日,佛山公安到饒利聰三姐(未修煉法輪功)在佛山開的服裝店,說是找法輪功的東西未果,就把饒家三姐劫走「審問」了一整天,並威脅她不許到香港看神韻演出。

一月二十一日晚九點左右,饒利聰在梅縣華僑城開的服裝店裏被綁架,被搶走做生意用的電腦和打印機,她又被押到梅城小花園的家裏抄家,搶走一台筆記本電腦等物品。饒利聰被關押在梅州市芹黃看守所,家裏留下一個四歲多的小孩。後被非法勞教兩年,於二月六日左右劫持到廣東三水勞教迫害,僅住了一晚,由於出現病態而被送回。

一月二十二日上午十點左右,深圳市羅湖區惡警在饒利美、饒利輝家中將她們綁架,關押在深圳西麗洗腦班迫害,三月中旬才將倆人放回。

(七)梅縣夏顯強、傅豔玲夫婦遭非法勞教

夏顯強、傅豔玲夫婦,梅縣程江鎮法輪功學員。為堅持「真善忍」信仰曾反覆遭迫害,被多次抄家洗劫,夫婦倆多次被強迫洗腦、非法勞教,夏顯強兩次被非法勞教長達四年多,遭受非人道摧殘迫害。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日,夏顯強、傅豔玲夫婦到北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打橫幅,被綁架劫持到廣東省駐京辦關押了三天。二十八日劫回梅縣寶華派出所關押了十五天,後被關押到梅縣新城辦事處廁所,第二天傅豔玲被放回,夏顯強被繼續關了三天。第三天晚上他又被劫持到寶華派出所,被用電蚊拍電耳朵等處,又被用水淋濕身用電棍電,電的全身是泡。夏顯強拒絕「轉化」,被關半個多月後,於六月一日被劫持到廣東三水勞教所迫害兩年。

在三水勞教所,夏顯強每天被強迫做奴工十五個小時,完不成任務就被電棍電、太陽下暴曬、超強度跑步、掛牌遊工場示眾等,遭各種下流惡毒的手段折磨,惡人企圖以此達到「轉化」夏顯強的目的。

期滿後,夏顯強又被關到梅縣扶大拘留所迫害約兩個多月,後又劫持到梅州市警官學校洗腦班迫害一個月。

之後,與謝漢柱、鄒昔桂一同被劫持到梅縣扶大拘留所洗腦班迫害。為抵制迫害,三人同時絕食。第五天起,被強行灌食,六個惡人將夏顯強按住手腳,按坐在地上,頭向後仰強按在水泥床床沿上,將削尖的竹筒裝上粥湯,撬開嘴巴硬插進去灌食。灌食第三天,夏顯強的門牙被撬掉兩顆。灌食的第九天,夏顯強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只剩一口氣了。到第十四天才將他放回。

二零零一年四月,傅豔玲被綁架到梅縣扶大拘留所洗腦班迫害一個月,被勒索「伙食費」四百元和被帳費四百八十元。

夏顯強家先後五次被抄,搶走康佳二十五寸彩電一台、現金兩千多元(無單據)、手錶一塊和法輪大法書籍、資料。派出所更是長期到他家騷擾,並指使人對他家長期監視。

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日左右,回到家不久的夏顯強夫妻倆到梅縣鬆口鎮岳父家發真相傳單時被綁架,關在梅縣扶大拘留所十五天。夏顯強絕食反迫害,被用竹筒強行灌食,又被撬掉了兩顆門牙。後夫妻倆被非法勞教兩年,他又被劫持到廣東省三水勞教所,再次遭受慘無人道的迫害。

在勞教所,夏顯強被關在「專管大隊」監倉裏,每天兩個「包夾」看管,他絕食反迫害,被送勞教所醫院灌食兩個多月。四個月後,被押往二分所四大隊強迫做奴工。夏顯強拒絕出工,被指派的五名勞教犯圍住不讓睡覺。夏顯強又一次絕食抗議,第二天他被押到三水勞教醫院灌食,醫生發現夏顯強身患高血壓、心臟病、膽結石,被留在醫院。在那裏,夏顯強繼續絕食反迫害達四個多月,被插塑料管灌食。

兩年期滿後,夏顯強被非法加期迫害,綁架到廣東三水婦教所洗腦班。夏顯強絕食抵制迫害,被強制灌食。惡人惡警每次都故意將塑料管反覆插進拔出,戲稱「清下水道」,常常弄的他鼻血流到床上、地下。被迫害的一個多月裏,夏顯強全身浮腫,送三水人民醫院檢查,發現有嚴重的生命危險。加期迫害近四個月後,二零零五年五月十日,夏顯強才由梅縣「六一零」和派出所、居委會惡人惡警接回家。

(八)梅縣扶大曾金雲七姊妹家族十一人所受的迫害

梅縣扶大鎮有曾家七姐妹,大法在扶大鎮洪傳開後,當時姐妹七個除了老二沒走入修煉外,其餘六姐妹家庭共有十一人走入修煉,成了大法修煉的大家族。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公開迫害大法後,這個家族的修煉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

大姊曾金雲家庭:

1、曾金雲,曾氏七姊妹的長女,年近七十歲,與七十多歲的丈夫曾新進,兒子曾小寧、曾小滿多次遭綁架迫害。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八日,曾金雲與三妹夫陳國賢等十位同修為大法上京上訪,在北京被綁架拘留三天,後劫回梅縣扶大拘留所拘留十五天。

九月三十日,曾小寧、曾小滿又與九位同修上京上訪,在廣州火車站被截攔綁架回梅江區芹黃看守所迫害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二日(正月初九)早上,曾金雲、曾小寧、曾小滿母子三人與三妹夫陳國賢、四妹曾清雲等十多人到梅州市文化公園煉功,被綁架到派出所關了兩天。

二月十六日晚上(正月十五)曾金雲、曾小寧、曾小滿母子三人與三妹夫陳國賢和女陳文丹、四妹曾清雲、小妹曾春雲及陳金昌、張小雲、陳運賢一家三口、丘思君等十多位同修在本村原煉功點學法,所有同修被綁架到派出所關押兩天,後被劫持到梅縣扶大看守所刑拘三十天。

六~七月間,曾金雲被綁架到梅縣三葵村委洗腦班洗腦,逼看誹謗大法音像,非法拘禁兩期共兩個月。

二零零一年四月十八日,曾金雲被綁架到梅縣扶大看守所洗腦班迫害約兩個月。

二零零二年四月份,曾金雲在田裏幹活時被綁架到梅江區月梅拘留所洗腦班迫害十五天,後又轉移到梅縣扶大拘留所洗腦班迫害約兩個月。

二零零二年四、五月份,曾小滿在親戚家中被綁架,在梅江區芹黃看守所刑拘迫害一個月,後劫持到廣東三水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六個月。

曾金雲被非法抄家六次,行政拘留四次共三十五天,刑拘一次三十天,縣洗腦班兩次共四個月,村洗腦班兩次共兩個月。

2、曾小寧被非法抄家三次,二零零零年二月抄家時被扣押開走拖拉機幾個月之久,非法拘留關押兩次十七天、刑拘一次三十天。

3、曾小滿被非法抄家一次、拘留兩次共十七天、刑拘兩次共六十天、勞教一次一年六個月。

4、曾新進,曾金雲的丈夫,七十多歲,二零零二年三、四月間被綁架到梅縣扶大拘留所洗腦班迫害七天。

三姊曾鳳雲家庭:

1、曾鳳雲,曾氏七姊妹的老三,六十五歲,與七十多歲的丈夫陳國賢、女兒陳文丹同修法輪大法,堅持信念不放棄,遭多次綁架迫害。

一九九九年九月三十日,曾鳳雲與四妹曾清雲、五妹曾素雲、六妹曾紫雲、小妹曾春雲、大姊的兒子曾小寧和曾小滿,曾群輝、朱利平、朱美香等九位同修為大法上京上訪,在廣州火車站上車時被攔劫,綁架回芹黃看守所拘留十五天。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冬至日)早晨,曾鳳雲與多名同修在梅州市水利大廈集體煉功被綁架,劫回扶大派出所內掛吊在大門外防盜網上,隻腳尖著地,晚上十點多才放回室內,冬至寒風凜冽嚴寒天氣在地板上過夜,無法入睡,關押三天後被劫持到梅縣扶大看守所刑拘一個月。

二零零零年六~七月,曾鳳雲被綁架到三葵村委洗腦班洗腦,逼看誹謗大法音像,非法拘禁連續兩期共兩個月。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八日,暫住在梅城文保路煙廠宿舍的曾鳳雲遭綁架到梅縣扶大看守所洗腦班洗腦迫害七天。十一月份,在梅城住家又被綁架,劫回扶大派出所關了一天一夜,後又劫持到梅縣扶大拘留所洗腦班迫害約兩個月。

二零零二年三月份的一天,曾鳳雲在梅縣華僑城女兒開的佳佳文具店第三次被綁架至扶大派出所關押一天一夜,後劫持到梅縣扶大拘留所洗腦班迫害六個月,之後又被綁架到梅縣城東警官學校市洗腦班迫害三個月,共被迫害九個月。她女兒被強收四千多元伙食費。

二零零三年九月份的一天,曾鳳雲在梅城住家準備幫女兒做晚飯時,第四次被綁架到扶大派出所關了兩天,之後被劫持到廣東省三水洗腦班迫害三個月。被強行從建高速公路房屋徵用補償款中扣押現金五千元,說是省洗腦班三個月「伙食費」。

在住家被抄家三次,拘留關押兩次共四十五天,村、縣、市、省洗腦迫害共七次總計十六個月又七天,被搶劫強交「伙食費」九千多元。

2、陳國賢,曾鳳雲的丈夫,七十多歲,梅縣扶大鎮法輪功學員。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八日,陳國賢與大姊曾金雲等十位同修上京上訪,被綁架到北京宣武區看守所拘留三天,後被劫持到扶大拘留所拘留十五天,再被劫持到梅縣扶大洗腦班洗腦四十天,被搶走兩千三百元(其中一千元說是到廣州火車站接一同上京上訪的十名法輪功學員回梅縣扶大的車費開支)。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二日(正月初九)早上,陳國賢與大姊母子三人及多名同修到梅州市文化公園煉功,被綁架到扶大派出所關了三天;

二月十六日晚上(正月十五),陳國賢等十多名同修在本村原煉功點學法,被綁架到扶大派出所關押三天,後被劫持到扶大看守所迫害一個月;

四月份,陳國賢無辜被綁架到扶大派出所關押四十天,五月份又被扶大派出所關押二十六天;

六~七月,陳國賢被綁架到由梅縣「六一零」、縣檢察和扶大鎮、三葵村委舉辦的三葵村委洗腦班逼看誹謗大法音像的洗腦迫害非法拘禁迫害連續兩期共兩個月;

七月下旬,陳國賢無辜被扶大派出所綁架到扶大派出所非法關押四天四夜,後被綁架到扶大看守所關押迫害二十多天,至八月下旬被劫持到廣東三水勞教所迫害一年。

共被抄家八次,第一次是上京被抓後約一九九九年十月三日,縣公安、「六一零」、扶大鎮林標強、扶大鎮派出所所長何學饒在村委黃振忠、治保莊新林配合下共二十多人實施非法抄家,去了好幾輛警車,搶走大法書七十二本、收音機兩台、大法音像帶各一盒、彩電一台(幾年後要回)、現金兩千三百元;非法拘留一次十五天、刑拘兩次共兩個月、勞教一次一年、無辜非法關押六次共一百一十六天、本村洗腦班兩次共兩個月。

3、陳文丹,陳國賢、曾鳳雲的女兒,四十多歲,梅縣扶大鎮法輪功女學員。

二零零零年一月份,陳文丹為大法上京上訪,在京被綁架劫持到梅縣扶大拘留所拘留十五天,家被抄;二月十六日(農曆正月十五)晚上,陳文丹與十多名同修在原煉功點學法,被綁架到扶大派出所,轉到扶大拘留所迫害十五天;後被劫持到廣東省三水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

曾清雲遭受的迫害:

曾氏七姊妹的老四,六十多歲,梅縣扶大鎮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九月三十日,曾清雲與姊妹四人等九位法輪功學員為大法上京上訪,在廣州火車站被截回,綁架到梅江區芹黃看守所拘留迫害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二日(農曆初九)早晨,曾清雲與大姊母子三人及三姊夫等同修多人到梅州文化公園煉功,被扶大派出所綁架關押三天;二月十六日晚,曾清雲與大姊母子三人、三姊夫、小妹曾春雲等十多名同修在本村原煉功點學法,被扶大派出所綁架到扶大看守所迫害一個月。

二零零一年五月,為抵制迫害,曾清雲流離失所在外,大約二零零一年九月份左右被扶大派出所綁架到扶大拘留所十五天,後被洗腦班迫害兩個月,勒索「伙食費」八百元。

被非法抄家四次、拘留關押三次共三十三天、刑拘一次三十天、洗腦班迫害兩個月、被勒索「伙食費」八百元。

曾素雲遭受的迫害:

曾氏七姊妹的老五,梅縣程江鎮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

一九九九年九月底,曾素雲與姊妹四人等九名同修上京上訪,在廣州火車站被截回,綁架到梅縣扶大拘留所關押迫害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日早,村治保幹部帶著四五個人圖謀綁架正在菜地幹活的曾素雲,她機智走脫,被迫流離失所。惡人以「不會對她如何」哄騙曾素雲的丈夫將妻子找回來。曾素雲回來後的第三天早上,即被綁架到梅縣扶大拘留所洗腦班,非法關押洗腦迫害一個月。在她被綁架後的第五天,曾素雲的弟媳梁素平也被綁架到洗腦班,梁素平的丈夫鐘維才(暫未修煉法輪功)抵制惡人綁架妻子的惡行,也被綁架到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

曾紫雲遭受的迫害:

曾氏七姊妹的老六,梅縣程江鎮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九月三十日,曾紫雲與姊妹四人等九位同修上京上訪,在廣州火車站被綁架劫持到梅縣扶大拘留所非法關押十五天。家被抄,搶走兩本大法書,她的丈夫還遭到威脅恐嚇,要他配合管好曾紫雲,不准她修煉法輪功。

二零零二年四月底的一天,曾紫雲正在家中看著《轉法輪》,一黎姓邪黨人員闖入,搶走書,叫來村治保一起將她綁架到村委,用手銬銬在長凳上,叫她的家人一日三餐送飯。過後有一天,又來了十多個縣、鎮、村的惡人,恐嚇曾紫雲不准煉功,強迫她寫所謂的「三書」。曾紫雲說不會寫,那些惡人就強迫她按他們寫好的抄。

曾春雲遭受的迫害:

曾氏七姊妹的老么,四十五歲,梅縣扶大鎮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九月三十日,曾春雲與三姊曾鳳雲、四姊曾清雲、五姊曾素雲、六姊曾紫雲、大姊的兒子曾小寧和曾小滿,曾群輝、朱利平、朱美香等九名同修上京上訪,在廣州火車站被攔截劫持到縣政府非法審訊一天,晚上被劫到梅江區芹黃看守所拘留十五天,同時被惡人監控、騷擾及抄家。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六日晚上,曾春雲與大姊母子三人曾金雲、三姊夫陳國賢和女陳文丹、四姊曾清雲及陳金昌、張小雲、陳運賢一家三口、丘思君等十多位同修到原煉功點集體學法,所有同修被綁架到派出所關押兩天,後被劫持到梅縣扶大看守所刑拘三十天。

二零零一年五月,當局揚言要將當地全部法輪功修煉者綁架到洗腦班洗腦迫害,為抵制迫害,曾春雲流離失所在外,過了三個月左右,被壞人監控、欺騙,綁架到梅縣扶大拘留所迫害十五天,再轉到梅縣扶大看守所洗腦班迫害兩個月,被勒索「伙食費」八百元。

共被非法抄家搶劫三次,搶走大法書多本、收錄機一台、音像帶兩套、電視機一台(後要回),拘留兩次合計三十天,刑拘一次三十天,縣洗腦班一次兩個月,被勒索「伙食費」八百元。

(九)興寧市李卓忠、廖燕瓊夫婦遭非法勞教

李卓忠,男,四十歲左右,大專學歷,興寧市某中學教師。廖燕瓊,女,中專學歷,幼兒教師。夫妻倆堅持修煉而遭多次迫害。

二零零三年五月九日,惡警以他們夫妻倆保存有法輪功真相資料為由綁架,非法勞教一年。李卓忠還被非法加期一個月,至二零零四年六月八日才回到家。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初,李卓忠在學校上課時又遭綁架,劫持到三水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

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五日下午,惡警藉口集中法輪功學員到活動室上課,趁機抄倉。以李卓忠所住倉抄出經文為由,對他實施禁閉折磨。

三十一日上午,剛下過雨,寒風凜冽,惡警逼李卓忠脫光衣服和襪子,只穿內褲光腳蹲在室外積水中吹寒風。惡警用手沾上冰冷的自來水拋到李卓忠的頸上,穿著皮鞋連泥帶水亂踢他。折磨了一整天,又將他拉到酷刑室,綁在老虎凳上恐嚇。

第二天上午,李卓忠被綁在老虎凳上,受電刑折磨。被兩支電棍對著頭上、乳頭處、腹部、大腿內側等敏感部位猛電。連續折磨了三天,把李卓忠弄的手腳多處出血,電的全身烏黑、酸痛,過了兩個多月才消去。惡警還讓夾控造假,羅織罪名,想要延長三天禁閉。當年二月六日已是大年三十,只好於二月四日下午解除禁閉。

三月份,惡人對李卓忠的迫害升級,規定半夜兩點半後才給沖涼睡覺,有時又以太晚為由不給沖涼。到三月底,更宣布凌晨四點後才給沖涼睡覺,並威脅說如還不「轉化」,就要到六點後,最後一分一秒都不給睡。李卓忠當天就絕食反抗,惡警以不延時騙得答應不絕食,結果還是凌晨四點才給沖涼。

七月份,惡人繼續加重對李卓忠的迫害,叫「夾控」收走蚊帳,到零時以後才給睡覺,不給購物、加菜,還經常騷擾和恐嚇。「夾控」和樓層值班更嚴限制李卓忠的自由,使他長期承受著很重的精神壓力。李卓忠一直被單獨關押,直到十二月二十二日,「攻堅組」解體,才將他跟其他同修關一起。

惡警還以私藏經文為由,加期迫害李卓忠兩個月,卻一直不書面告知。經多次強烈要求,直到十二月二十日,才將延期通知書給李卓忠看,要他簽名。遭李卓忠拒絕並據理力爭,惡警理屈詞窮,竟恐嚇還要多延三十八天,即要到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五日才讓他回家。最後,李卓忠被延期迫害四十八天,於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四日回到家。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