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淑芹老人和三個女兒被迫害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省報導)韓淑芹老人住在大興安嶺松嶺區,她一家人都在修煉法輪大法中受益,身體健康,家庭和睦。但是在中共頭子江澤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發動迫害法輪功的運動後,韓淑芹和她的三個女兒遭受了綁架、關押、審訊、毒打、勞教等等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韓淑芹在松嶺區戶外煉功,被松嶺公安局、派出所警察綁架到了松嶺第二派出所,所長耿軍等逼迫韓淑芹寫保證書、簽字,韓淑芹不配合他們,就被從早晨關押到下午。一次,韓淑芹到松嶺複印社去複印大法師父的經文,被人告到派出所,第二派出所所長耿軍闖入韓淑芹家,搶走了韓淑芹的兩本大法書。

大兒女劉麗被綁架、毒打、奴工

劉麗今年五十六歲,在松嶺百貨商店工作,學大法前睡不著覺,學大法後能睡著覺了,得法之前舌頭底下長一個粉瘤,上醫院去看,醫生說:你這個得割下去。劉麗一想手術割瘤子,很害怕,就回家跟母親說了,劉麗的母親那時已經學大法了。媽媽就給了劉麗一本《轉法輪》,劉麗回家一看,這部大法太好了,不知不覺中,不知道甚麼時候粉瘤就沒有了。從那時起劉麗就走入大法修煉了,劉麗就到商業百貨大樓門口參加集體煉功,到時間自己騎個自行車就去了,每天很開心,身體輕飄飄的,走路一身輕。

可是一九九九年電視、廣播對法輪功進行誣陷造謠,看到這麼好的功法被抹黑,為了更多的世人有好未來,劉麗和母親及妹妹為了世人知道大法好,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來號劉麗和妹妹劉豔去發真相,可是卻被松嶺區公安局胡長龍惡告。劉麗回家後,松嶺公安局治安科科長關淑文(女,五十多歲)開車帶領著付洪波及松嶺公安局和第一派出所五、六個警察闖入劉麗家中,屋裏屋外,到處翻,抄家。公安局付洪波翻到大法書,他們把劉麗的大法書都搶走了,把劉麗和丈夫綁架到警車上,拉到松嶺第一派出所。剛到派出所,治安科長關淑文,把師父的法像放在地上,指著大法師父的法像邪惡的威逼著劉麗:「你踩!你踩!你踩!」

一幫警察輪番審訊逼問,資料哪來的,誰給的?整個晚上一直罰站,連軸審訊,不讓睡覺,治安科長關淑文很邪惡,她罵罵咧咧:「你一個女人,不好好在家呆著,你粘甚麼粘?!」說著就惡狠狠的猛的把一杯熱開水向劉麗臉上潑下來,用笤帚使勁「嘎,嘎」的打劉麗手背,笤帚都打碎了。

劉麗到派出所之後,才知道妹妹劉豔也被關押到了松嶺第一派出所,劉麗聽到妹妹在隔壁屋裏被審訊的聲音,劉麗和劉豔被隔離著分別審訊。

大興安嶺的十月很冷,劉麗的父親給劉麗送了件棉大衣及食物,所長耿軍扣下不給。第二天白天接著審訊,也沒讓劉麗吃飯,不讓劉麗坐也不讓睡覺,一直罰站,逼問。第二天中午,警察王海河把劉麗帶到另一個屋子裏。

王海河用偽善、欺騙的手段審訊:「你看你,咋那麼傻呢,你這不是替別人背黑鍋嗎!你要是不說出來,你就得判刑,至少得判三年。」這期間劉麗的丈夫和妹妹劉豔也被隔離審訊,後來劉麗的丈夫被釋放。

為了達到警察們邪惡的目的,關淑文把劉麗和劉豔領到她家,以偽善假關心來誘騙,想讓她們說出他們要的,來對法輪功學員進一步迫害。

第二天下午,劉麗和妹妹劉豔被劫持到了松嶺看守所。在看守所,劉麗被奴工,掃地,掃雪,上食堂蒸饅頭,給他們洗衣服,擦地板,打掃衛生,劉麗不幹都不行。比如警察張洪彬,讓劉麗擦會議室的地板,他們警察隔一天一個班,到張洪彬的班了,他就叫劉麗擦地去。劉麗和妹妹劉豔被關押十五天,罰一百多元錢的所謂伙食費。

劉麗回家後,松嶺第一派出所片警到劉麗家騷擾,逼迫簽字。

二女兒劉豔兩次綁架關押

劉豔今年五十四歲。二零零零年冬天,一幫警察突然闖進劉豔家中,抄家,並把劉豔綁架到松嶺看守所關押迫害了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十月劉豔與姐姐劉麗發真相被綁架到松嶺第一派出所,被連軸審訊,毒打、逼問後,又被關押松嶺看守所迫害了十五天。

小女兒劉虹被非法勞教一年

小女兒劉虹今年四十四歲,一九九八年開始學大法。劉虹在二零零四年十月三十日發真相資料時,被加格達奇紅旗派出所警察綁架、抄家,劫持到加格達奇看守所非法關押了二十天後,劉虹又被非法勞教。劉虹的丈夫是保安人員,也被株連,解雇回家,孩子才三歲,每天找媽媽,哭鬧不停。劉虹被劫持到齊齊哈爾雙合勞教所迫害了一年。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給韓淑芹一家及親朋好友帶來了很大的痛苦和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