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興安嶺阿木爾林業局警察惡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七月五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十五年裏,黑龍江大興安嶺地區阿木爾林業局的警察,執行中共迫害政策,對當地的法輪功學員進行罰款、勒索、扣發工資、騷擾、挑撥離婚、恐嚇、跟蹤、監視、綁架、抄家、關押、酷刑、勞教等等迫害。

十幾年來,阿木爾公安局副局長康軍,國保頭目李貴森,充當邪黨的迫害工具,積極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綁架、抄家、搜身、搜鋪、監視、蹲坑、侮辱、打罵、體罰、酷刑、綁架、勞教、罰款、勒索等等迫害。

參與迫害的警察還有:王小丫、周偉軍、李尊正、單廣磊、劉濤、尹士彬、楊洪秀、張榮新、李俊庭等。

以下是他們的惡行:

一、典型迫害案例

◇清廉會計王秀清被迫害致死

阿木爾法輪功學員王秀清女士,遭受多次非法關押、兩次勞教、長期的威脅和恐嚇,於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八日含冤離世。其丈夫出於對中共邪黨的恐懼,也曾經殘忍迫害她,並與她離婚。

一九九六年王秀清聽說大法好,開始走入法輪大法修煉。她在單位當會計二十年,特別是學法輪功後,按大法的要求做清正廉潔的好會計。她不佔公家的一分錢,她們單位因為貪污腐敗,多人被判刑,在調查她時,紀委人員說:「你怎麼這麼窮呢,別人都有存款,就你沒有。」

王秀清法輪功之後,心情開朗、樂觀,別人問她:「你怎麼不知道苦呢?」她說:「我在做好人吃苦也不覺苦。」她孝順公婆像對待自己的親爹媽一樣。就在王秀清離婚後,婆婆還是到她家住,一住就是一個星期。婆婆說:「我兒子怎麼這麼沒有福呢!如果不離婚,我到這兒住也覺得心裏坦然。」

王秀清
王秀清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江澤民團夥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當時王秀清想,這麼好的功法怎麼就不讓煉了哪?我得去向國家領導人如實的講清法輪功的真相。就這樣王秀清走向了北京,王秀清還沒來得及見到國家領導人,就被綁架關押到阿木爾看守所,遭非法拘留、罰款、關押了三個多月。

二零零一年王秀清再次去北京上訪,被劫持阿木爾看守所,又被阿木爾公安局非法勞教一年,綁架到齊齊哈爾雙合勞教所迫害。在看守所關押期間,王秀清的丈夫迫於壓力跟王秀清離婚,由於王秀清身心遭到嚴重的摧殘、及中共邪黨的邪惡洗腦,王秀清被迫放棄了修煉。

二零零七年王秀清出現乳腺癌,王秀清明白,只有法輪功能救她,這時又從新修煉法輪功。

二零一一年臘月二十九日,在大興安嶺加格達奇火車站,王秀清準備回阿木爾鎮,在過安檢的時候,因為王秀清隨身攜帶的拎包裏有法輪功真相光盤,被加格達奇火車站發現,王秀清當即被齊齊哈爾鐵路公安處綁架至齊齊哈爾看守所關押。

齊齊哈爾的鐵路派出所,在明知王秀清身患乳腺癌晚期,還非法關押了她半個月,然後又非法判王秀清勞教兩年。由於遭恐嚇及邪惡迫害,王秀清身體漸漸不支,齊齊哈爾鐵路公安處怕承擔責任,才不得不把王秀清放回家,還勒索了王秀清的姐姐一萬元錢。

二零一三年七月初,齊齊哈爾鐵路公安處的警察戴某某、阿木爾鐵路派出所劉佔輝等人,又到大興安嶺阿木爾鎮對王秀清家進行騷擾,逼迫王秀清照相。第二天,又逼迫王秀清到阿木爾鐵路派出所,當時王秀清已經不能行走,呼吸困難,生命垂危,警察戴某某與派出所所長劉佔輝等惡警,還是毫無人性的對王秀清進行了邪惡的威脅和恐嚇。

由於再次遭到威脅和恐嚇,加之這些年的邪惡迫害導致王秀清再也承受不住了,於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八日含冤離世,年僅四十四歲。

◇林國英被迫害成植物人

林國英女士今年五十歲,是漠河縣圖強法輪功學員。在學大法前,她患高血壓、子宮肌瘤等多種慢性疾病,幹不了家務活;學大法後,所有疾病都好了,家務都由她幹,還在家開了個商店,家庭經濟條件也好了。林國英從不與人爭鬥,很和善,鄰居和親朋好友們都說:「她是難得的好人。」 可是林國英就因為做好人卻遭受中共四次綁架,一次勞教,如今林國英被迫害成了植物人。

迫害前的林國英
迫害前的林國英

如今的林國英
如今的林國英

二零零零年正月十八,林國英去北京上訪,車過林海沒到加格達奇的時候,圖強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輪功的副局長張落芳給圖強林業局組織部的吳儉波打電話,命令吳儉波從加格達奇開車堵截林國英坐的這列火車,吳儉波上車後指使乘警檢票查找圖強法輪功學員,因此綁架了林國英。林國英被劫持到圖強看守所關押一個星期。之後,林國英又被劫持到了阿木爾看守所,非法關押了三個月,林國英身體狀況不好才被迫放回。

林國英在家住了幾天,又被圖強公安局副局長張落芳指令國保大隊的王景山、周文寬等綁架到了圖強看守所,林國英隨後又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大約二零零零年八月二日被劫持到齊齊哈爾雙合勞教所迫害。在八月三日,林國英被綁架到雙合勞教所時身體血壓高達二百多,就是這樣勞教所的惡警們也沒放過她,還逼她勞動創效益,往她吃的飯裏偷著放藥。林國英的血壓始終是二百到二百四,勞教所怕承擔責任,就把林國英送回了家。這時林國英身體已經出現腦出血,半身不遂的症狀。

如今林國英已經被迫害的成了一個四肢不能動,整日整夜躺在床上,不會說話,不會吃飯,只有眼珠有一點會動,大腦有一點點思維,反應也很慢。林國英的現狀是圖強公安局、阿木爾公安局、齊齊哈爾勞教所執行中共的迫害政策造成的,這給林國英家庭帶來了嚴重的傷害。

◇教委幹部裏玉書遭殘酷迫害

原阿木爾教委幹部裏玉書,學大法前身患多種疾病,四肢無力;學大法後,裏玉書身體健康,心情愉快,每天有使不完的勁兒。從一九九九年到現在的十五年裏裏玉書因為堅持對法輪大法的信仰,多次被拘留,在齊齊哈爾雙合勞教所勞教一年,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九日,裏玉書被加格達奇公安局綁架,被加格達奇法院冤判十二年。二零零二年一月,被加格達奇公安局綁架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繼續迫害,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裏玉書受盡酷刑。

迫害前的裏玉書
迫害前的裏玉書

出獄的裏玉書:臉、嘴、肩膀歪斜,嘴角不自覺流口水
出獄的裏玉書:臉、嘴、肩膀歪斜,嘴角不自覺流口水

二零一四年五月十八日,裏玉書歷經十二年的折磨走出監獄,顛簸一天多,於五月十九日回到家鄉,沒想到裏玉書出了大監獄,又像進了個小監獄,阿木爾林業局、政法委對她二十四小時監控跟蹤,十幾年的工資被阿木爾林業局扣發。

阿木爾林業局所有單位的領導全都排班,二十四小時輪班對裏玉書跟蹤監控,裏玉書家樓前樓後,都有監控車,裏面坐著幾個人,輪班二十四小時在樓門口監控,裏玉書有一點兒動靜,他們就層層彙報、請示。

裏玉書去哪裏,他們就緊緊地跟到哪裏。一次,裏玉書要去一位法輪功學員家,監視的幾個人也緊緊地跟著進屋,裏玉書說:「我得跟她學法呀!」他們說:「你們學,我們在這兒等著。」幾個人就坐在那兒緊緊的盯著,裏玉書走,他們也跟著走。

知情人士說,在裏玉書回家前,阿木爾林業局藉口給裏玉書維修房子之機,在裏玉書家樓門洞從一樓到二樓(裏玉書家在二樓)走廊裏,各個角度安裝了九個微型攝像頭,在裏玉書屋裏,安裝了竊聽器和監控器。

一天,一個朋友去看裏玉書,裏玉書記不起來了,就問:「你家住哪兒,你家有幾口人,家裏還有甚麼人?」等到這個朋友剛回家,這個朋友的丈夫就說,剛才片警來家了,問:「你媳婦的娘家有甚麼人,都在哪裏住……」

這些貼身監控,都給裏玉書身心造成很大的壓力和痛苦,給裏玉書及其親朋好友帶來很大的困難。

裏玉書出獄一個星期後,她突然站不起來了,站著就摔跟頭,半個身子不好使,嘴和臉都歪斜,裏玉書爬著去廁所,來回在地上爬,上不了床。

此時,惡人安裝在她家裏監控攝像頭都能看到裏玉書來回在地上爬。正義的常人都氣憤不過,找到監視的那些人指責說:「好好的人,給人家迫害十二年,回來還整天整宿的看著,共產邪黨哪有人權哪?!每天二十四小時監視,給整這樣式的了。你們給整這樣式的了,怎麼不管了呢?人在地上爬,怎麼不管了呢!」

親朋好友提出送裏玉書去醫院,那些監控的人都說:「我們也做不了主。」他們馬上向上級請示,一看人都這樣了,層層領導們都怕擔責任,都迴避,都偷偷地溜了。

後來,裏玉書身體幾秒鐘就不自覺地搖動、顫抖,半邊身子不會動,嘴、肩膀歪斜,嘴角不自覺地流口水,從舌頭一直到下巴都發木發麻,不好使,耳朵聽不太清楚,眼睛也看不太清楚東西,身體浮腫,得兩個人抱著穿衣服、脫衣服,抱著上床。

裏玉書十幾年的工資被阿木爾林業局扣發,使她沒有了生活來源 。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九日,阿木爾公安局內保科的兩個警察,藉口說給裏玉書「解決困難」,來到裏玉書的住處。裏玉書對他們說:「我沒去醫院住院的原因是我看大法書了。」「要說我有困難,我還真有困難,就缺錢,公安局在我被勞教期間,勒索我丈夫三千元錢,理由是:是凡阿木爾的法輪功學員出走就罰我。這錢必須還我,是我的錢。」他們答應回去跟領導反映。

裏玉書自從一九六九年開始從事教育工作的,一九九九年七月份退二線企業內退,所謂內退就是把職位倒出來,一切待遇包括工資與上班一樣開支。可是,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到現在,有關部門沒給裏玉書開過工資,現在裏玉書回來了,仍不給她開工資。

裏玉書在黑龍江女子監獄被迫害期間,惡警賈文君將她的錢卡收去,用她的錢買奶粉、糖、蜂蜜、買藥,裏玉書多年工資積蓄全花光了,現在,裏玉書沒有任何生活來源。

裏玉書在一九九九年被中共綁架迫害前,還是一位身體健壯僅僅五十歲的中年人,可是在中共邪黨十五年的酷刑摧殘下,裏玉書已經被迫害成生活不能自理的六十五歲的老人。

二、經濟迫害

阿木爾公安局、派出所對法輪功學員經濟上迫害的名目繁多:抵押金、保釋金、罰款、扣發工資、勒索、抄家、搶奪,勒索法輪功學員的錢財都勒索紅眼了,去北京等外地劫持法輪功學員,回來後,除了罰法輪功學員的款外,所有去的惡警的來回路費、吃喝、住宿、玩、旅遊等費用全逼迫法輪功學員掏,沒出門在家的法輪功學員除被逼迫罰款外,另外再被勒索惡警們出去旅遊的費用。學員董春滿在家哪兒也沒去,被綁架後,除了被勒索五千元罰款外,還被逼迫拿惡警們出去旅遊的錢。學員被綁架一次就被勒索上萬元,拿不出錢的不放人,實在拿不出錢就把孩子家的房產、電器等抵押上。

◇郭彥文,男,七十八歲,阿木爾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進京上訪被綁架到阿木爾看守所關押,被罰款二千元。二零零零年,郭彥文再次進京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被非法關押阿木爾看守所,被抄家,阿木爾公安局康軍、李貴森審訊,逼問:「大法書、資料哪來的?誰出主意去的北京?」郭彥文不配合,他們就把老人雙手銬上吊起來折磨。郭彥文被關押了三個月,罰款五千元。二零零二年,郭彥文正在大街上行走,阿木爾公安局康軍、李貴森從警車上下來,沒有任何手續就把郭彥文拽到警車上,綁架到公安局。家人要求放人,李貴森要罰款五千元,郭彥文的女兒郭鳳英和姑爺找到副局長康軍要求放人,康軍堅持要罰款,郭鳳英和丈夫說:「我爸家和我家這些年被你們一次一次的罰款,現在哪兒還有錢哪!」康軍說:「沒有錢,就押房產!」不得已,郭鳳英和丈夫為了老父能出來,把自己家的房子、家電、家具所有值錢的東西都押上了,康軍和李貴森才讓郭彥文回家。康軍和李貴森對郭彥文女兒家的房產抵押現在還沒有撤。

◇郭鳳英,女,五十一歲,阿木爾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冬天,阿木爾公安局政保科科長李貴森,帶領一幫人跳杖子闖入郭鳳英家抄家,搶走大法書,磁帶,罰款三百元,把郭鳳英綁架到阿木爾公安局,審問逼迫,打郭鳳英嘴巴子,郭鳳英被劫持到阿木爾看守所,關押。在關押期間,他們強迫郭鳳英錄像說師父和大法不敬的話,之後,他們又在當地有線電視新聞裏播放,來欺騙世人,郭鳳英被釋放時又被他們罰款二千五百元。

◇張秀蘭,漠河縣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被漠河阿木爾惡警綁架,後來被劫持到漠河縣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罰款二千元。

◇王秀霞,阿木爾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正月,王秀霞和妹妹王秀清正在大街上行走,一輛警車停到她們面前,下來阿木爾公安局政保科科長李貴森和警察楊洪秀,把王秀霞姐妹綁架到了公安局、審訊、逼問,又把王秀霞、王秀清劫持到阿木爾看守所關押,看守所所長李尊正辱罵蠻橫。王秀霞被上報勞教,沒批。王秀霞的丈夫聽說王秀霞要被勞教,怕受牽連,要求離婚。王秀霞被關押三個月勒索五千元。

◇郭鳳雲,五十四歲,阿木爾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十二月,郭鳳雲被綁架關押在阿木爾看守所,被抄家,搶走大法書,師父講法錄音帶,被逼迫寫保證、簽字,公安局李貴森在非法審訊時打郭鳳雲兩個嘴巴子。郭鳳雲被關押六十天,罰款五千元,無奈的家人給公安局副局長康軍送禮,這次因為郭鳳雲被關押家人花了一萬多元。

◇王淑清,女,六十六歲,阿木爾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王淑清與張黎明、裏玉書等學員去北京上訪,在火車上被堵截,阿木爾公安局張發榮、李貴森及一個女警察等人把王淑清綁架到阿木爾看守所,逼著寫不修煉保證。當時王淑清與圖強法輪功學員林國英關押在一個監室,王淑清關押了十五天,勒索押金一千元。

以下是部份阿木爾法輪功學員被罰款情況:

董春滿,被非法拘留,罰款五千元。

楊紹財,被非法拘留,罰款五千元。

郭鳳雲,被非法拘留,罰款五千元。

郭彥文,被非法拘留,罰款七千元。

鄧淑傑,被非法拘留,罰款五千元。

潘貴霞,被非法拘留,罰款三千。

楊啟針,被非法拘留,罰款三千。

張秀蘭,被非法拘留十五天,罰款二千元。

王秀霞,被非法拘留、勞教二年,罰款五千元。

王淑清,被非法拘留,罰款一千元。

郭鳳英,被非法拘留、勞教二年,罰款二千八百元。

裏玉書,被非法拘留、勞教一年,判刑十二年,罰款三千元、扣發十五年的工資。

王秀清,被非法拘留、勞教二年,罰款五千元。

三、迫害法輪功遭惡報的典型事例

▼王小丫遭惡報疾病纏身

阿木爾公安局的女警察小名王小丫,四十多歲,早年死了丈夫,她不學無術,通過走後門當上了警察,整日無所事事,專門迫害法輪功。她積極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綁架、抄家、搜身、搜鋪、監視、蹲坑、侮辱、打罵、體罰,酷刑等等迫害。很多警察都明白法輪功是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是好人,遇到法輪功的事能幫就幫,能瞞就瞞,能躲就躲,可是王小丫卻竭力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為此她的警察同事們都瞧不起她,給她起綽號:「王虎丫」。

一九九九年,王小丫夥同阿木爾公安局政保科科長李貴森扇法輪功學員嘴巴子,拽頭髮往牆上撞,體罰,晚上不讓睡覺,整天整宿的連軸輪番逼問。

王小丫與李貴森參與對王秀霞等學員的抄家迫害,王小丫抄家很賣力,把王秀霞家翻的亂七八糟。

在王秀霞、林國英、王秀清等法輪功學員關押在阿木爾看守所期間,王小丫大聲對學員們呵斥:「你們給我站好!……」

二零零一年三月,王淑清、張黎明、王秀霞、王秀清等法輪功學員被在阿木爾看守所,王小丫逐個對法輪功學員搜身、搜鋪、搶經文。

法輪功學員郭鳳英和孫豔鳳被關押在阿木爾看守所,王小丫等人煽動郭鳳英的丈夫打郭鳳英嘴巴子,挑撥家庭關係。二零零二年,郭鳳英從勞教所釋放,王小丫等人劫持郭鳳英回來。

在一年前,有人看到王小丫疾病纏身,一臉病態,病重的只能走五十步遠,她氣喘吁吁、斷斷續續的說:「怎麼就這樣了哪!怎麼就走也走不動了呢!」

▼漠河國保惡警胡瑞民遭惡報

胡瑞民,男,五十多歲,漠河縣圖強公安局國保大隊的警察。胡瑞民品質惡劣,出賣朋友,到處卡、勒、要,手腳不老實,經常偷單位的辦公用品。在十幾年的對法輪功的迫害中,胡瑞民積極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綁架、抄家、蹲坑、監視、騷擾等等迫害。

每逢年節假日、邪黨日,有點風吹草動胡瑞民就積極地到大街上亂串,看誰像是學法輪功的就抓。一日,胡瑞民非法闖進圖強四連六十多歲老太太家搶李洪志師父的法像,老太太不給,他就跟老太太動手廝打起來,把老太太按倒在地上打。別的警察不願做的壞事他都去做,長期罵、打、綁架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林國英四肢不能動、生活不能自理,他還去她家騷擾,搶林國英的大法書。胡瑞民調到別的科室了,迫害法輪功與他一點關係都沒有,他在大街上看到法輪功學員還要去抓呢。

迫害法輪功的人不會有好下場,如今胡瑞民的膽摘除了,腦袋裏還長了一個瘤子,要動手術摘除,但是瘤子長的位置還不能手術,他就只能這麼忍受著。他自己都忍不住大聲的喊:「我(迫害法輪功)遭報了!我遭惡報了!我膽摘除了!腦袋裏長瘤子了!我要得癌症了!」

興安鄉鄉長徐玲遭惡報斃命

漠河縣興安鄉鄉長徐玲迫害法輪功學員不但殃及自己還殃及家人,她的死亡給她的家人留下了無法彌補的傷痛。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後,法輪功學員馮淑英要進京證實大法,準備在漠河縣興安鄉坐車進北京。期間,馮淑英一直被跟蹤監視迫害,又被興安鄉鄉政府的人誣告,他們把馮淑英拉到了漠河縣興安鄉鄉政府。興安鄉鄉長徐玲把她關在一個小屋子裏,逼迫她放棄修煉大法,折磨兩天一宿,一直不讓坐下,不讓睡覺。半夜,馮淑英想坐下歇會兒,徐玲指著她的鼻子大罵「給我站起來」,對她謾罵折磨。不久,徐玲遭惡報死亡,死時才三十三歲。

▼惡犯王鑫華作惡多端遭天懲暴病身亡

黑龍江省女子監獄的惡警唆使邪惡犯人,以掙高分、早減刑為誘餌,驅使迫害非法關押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的法輪功學員。惡犯王鑫華就是警察們利用來做打手的替罪羊。

王鑫華,女,身高一米六九,體重一百五十多斤,因詐騙罪被判無期徒刑,關押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王鑫華是社會上的人渣,心狠手毒,多年被黑龍江省女子監獄的獄警利用充當打手,毒打迫害法輪功學員,血債累累。她常常毒打法輪功學員,打人瘋狂至極,不計後果,善於詭辯,謊話連篇。王鑫華曾先後五次包夾迫害裏玉書,長達三年多。

王鑫華還經常毆打虐待其他法輪功學員,被惡警利用充當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打手,作惡多端,終遭到「善惡有報」天理的懲罰,於二零一一年患血癌暴病身亡,僅僅五十多歲。

相關人員信息:

阿木爾區號:0457 郵編:165302

大興安嶺地區政法委值班室:0457-2731007
大興安嶺地區政法委書記 劉傑0457-2123037;
阿木爾政法委書記任國輝 0457-2873555
阿木爾公安局副局長(主管迫害法輪功)康軍0457-2836606
阿木爾公安局局長 何波
阿木爾公安局政委付振東
阿木爾公安局總機:0457-2835701
阿木爾公安局局長室:0457-2831999值班室:0457-2835701
紀委書記室:0457-2836607
阿木爾公安局 0457-2835470 2752458
阿木爾派出所電話:0457-2835552

附更多相關信息:下載(23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