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興安嶺殘疾婦女三次被綁架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五月六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法輪大法給了大興安嶺地區夏秀梅女士一個幸福的家。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後中共邪黨對法輪功迫害打壓,惡警們多次對夏秀梅綁架關押、恐嚇騷擾,五次非法抄家,使夏秀梅舊病復發,行走困難。

夏秀梅女士家住大興安嶺地區韓家園林業局,以前身患多種疾病,腎炎、痔瘡、濕疹、肚子裏有個瘤子,例假不正常,一來就不走,導致貧血氣血不足,最嚴重的是產後風後遺症,腿軟像小兒麻痺症,使夏秀梅站立行走都很困難,夏天穿著棉褲,戴著護膝。中西醫、針灸、偏方、巫醫都看了,藥吃了不少,遭了很多罪,還是無效。由於疾病折磨,夏秀梅心情不好,整天發脾氣,看丈夫不順眼,成天罵他,有時還打他。

一九九七年夏秀梅學大法後,堅持學法煉功,整天沐浴在大法中。夏秀梅知道了打罵丈夫是錯誤的,做事要先想到別人,也明白了為甚麼活著。不知不覺中,夏秀梅身上的疾病不翼而飛,走路輕飄飄的不覺的累,那時不管去那兒弘法夏秀梅都去,見到熟人就講大法的美好。回家洗衣、做飯,拎水都能幹。丈夫和孩子看到夏秀梅學大法後翻天覆地的變化,都非常感謝李洪志師父。

夏秀梅
夏秀梅

一九九九年七月後中共邪黨對法輪功迫害打壓,惡警們對夏秀梅三次綁架關押,五次抄家,多次審訊恐嚇騷擾,使夏秀梅舊病復發。

第一次綁架是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日,夏秀梅與法輪功學員楊承平、邵麗華去北京上訪,她們到北京天安門一看,到處是警察,問是不是學法輪功的,回答是就抓,夏秀梅、楊承平、邵麗華也被綁架到車上。回家後,韓家園新興派出所警察張國強、路小東闖入夏秀梅家,逼著夏秀梅去派出所,到派出所就審訊,問:去北京幹甚麼去了,跟誰去的,誰是頭,夏秀梅不配合他們。他們就要打夏秀梅,韓家園公安局局長王雲龍侮辱夏秀梅說:「看你(長的)那個樣吧!」接著把夏秀梅綁架到了看守所。夏秀梅的一本《轉法輪》被搶走,夏秀梅被交所謂的伙食費等,夏秀梅被關押了一個月。

第二次是在二零零零年二月,韓家園新興派出所警察路小東、孫慶波闖入夏秀梅家,孫慶波進屋就罵罵咧咧的問:「你還煉不煉?」夏秀梅說煉,說煉就抓,路小東、孫慶波把夏秀梅綁架到了看守所,警察趙英把夏秀梅帶出來提審,說:「夏秀梅,今天給你錄像,說你師父壞話!」夏秀梅說:「我不錄。」夏秀梅沒有配合他們。他們把夏秀梅關押了半個月。

第三次綁架是在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八日晚上九點半,六、七個惡警闖入夏秀梅家,他們就像土匪一樣,進屋不由分說就開始抄家,連菜窖、倉房都翻遍了,搶走二十多本大法書,師父講法錄音帶、錄像帶,錄放機、法輪章二個,連已經送到修理部去修理的復讀機也被從修理部搶走,他們欺騙孩子把電腦也騙去了,把夏秀梅綁架到看守所。同時被綁架的還有法輪功學員李雅茹、趙培金、色桂榮、邵麗華、雷清霞、桑美榮、薄立偉,他們對夏秀梅等法輪功學員非法審訊,問:認識誰,與誰聯繫?夏秀梅被關押了十五天,雷清霞、桑美榮被勞教一年,趙培金被冤判五年,色桂榮被冤判四年,李雅茹被冤判三年。夏秀梅被關押半個月勒索所謂的伙食費二百九十五元。

二零一零年四月韓家園新興派出所孫慶波等一幫惡警闖入夏秀梅家抄家。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一日,韓家園林業局的一個局長領著二個警察到夏秀梅家,進屋就抄家,沒看到他們要找的東西,惡警孫慶波臨走還罵罵咧咧的。

夏秀梅一個殘疾婦女,受盡了疾病的折磨,是大法給她了新生。可是中共不讓人做好人,不讓人過好日子。中共以各種運動害死八千萬中華兒女,現在還在對上億信仰真善忍的好人迫害,早已經被釘在恥辱柱上,可是它臨死還脅迫不明真相的世人參與迫害,為它陪葬。

希望那些在無知中曾參與迫害的人,趕快停止迫害,將功補過,為自己選擇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