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務工作者:在工作環境救度有緣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五日】我在醫院工作,二十多年來按一個煉功人的標準要求自己,自己的修煉狀態自然體現在自己的工作中(醫療質量、服務態度、職業道德上),在這個世風日下的大染缸中,我就如同一個被道德下滑的潮流擊不倒的標桿立在這一地區,受到單位及周圍環境中人們普遍的敬重,加之修大法使我身體外觀改變很大,比同年人顯得年輕很多,這些為我救度這一方眾生提供了一個有利條件。

眾生都是被救度的對像

雖然法理上非常清楚:講真相救眾生是自己的使命,一定要積極去做,但自己怕心很重,所以很長時期以來,講真相都是選擇可靠、能信任的人去講,基本上都是親朋好友。他們無論在本地或外地,都安排見面講真相,有的去過多次,每次都是帶著禮物真心去救度他們,他們基本上都接受真相。畢竟親朋好友是有限的,逐漸地走向了與陌生人講真相之路。

1、有緣人都等著被救度

心裏裝著講真相救眾生的事,師尊就把有緣人安排到自己身邊。一天,離醫院較遠的一位退休工人特地來找我看病,她說認識我,說我是一個好醫生,十幾年沒到這醫院來了,陪同來的還有她的哥哥,我知道這是有緣人,很順利的為她們講了真相辦了三退。

不久,她又帶來一位朋友是來諮詢的,知道這大老遠來,是來聽真相的,也很順利的為她辦了三退。前段時間,先後有幾個農村人找我看病,看完病後,囉嗦的問一些病情,我都耐心地給他們解釋,他們都覺得我這個醫生很好,所以還想問,有時一忙,農村人很樸實,就在一邊等著,等我空下來了再問,我知道這都是與我有緣的,農村人知道真相的很少,聽真相都很認真,辦三退沒甚麼障礙。

有一位當過村長的老黨員,對這敏感事情很困惑,也很謹慎,先後來聽了幾次真相,最後明白了,高興地退出了邪黨組織,不久,又把他老伴帶來看病,讓他老伴也退出了邪黨的團、隊組織。

有一天,來了夫妻二人,是剛從某大醫院看過病,作了檢查,又特地來找我的,一開口就說我如何好,想找我看看,她們才放心,看完病後,我就引導到講真相上來了,她們都很認同我講的真相,最後要求把她們的女兒也三退了(告訴他們要女兒自己同意才能算)。

過去遇到一些類似病人或者需要治療一段時間的病人,我總是想等到病情明顯好轉或恢復後,再講真相,效果會更好,總擔心病人恢復不好,會起反作用。現在才意識到這也是一種不信師不信法的表現,其根源是私心,是本能的保護自己,使一些有緣人失去了聽真相得救的機緣。

前些時,找一位年輕的幹部辦事,同她接觸少,不大了解,給她講真相有些猶豫,但想到這是一次能夠單獨接觸的好機會,一定要講。見面後,她很熱情,說對我的印象非常好,我說,我煉功,你了解嗎?她說聽說過。我說:你願意聽我聊一會嗎?她爽快的答應了。她出過國,但在國外都被限制了,不讓聽、看法輪功真相,我講了一、二十分鐘真相,看的出她的表情輕鬆、認真的在聽,沒一點障礙就三退了。

還有一位搞技術的主任,在迫害最猖獗的時候,表現很不好,還向「610」反映情況,所以,我對他的印象不好,平時很少接觸,沒想過要給他講真相,最近因工作的變動,他對我很關心,我到他部門時,他在他科室的同事面前講我如何好,我感受到了他的真誠。看到這種表現,我悟到是在點化我給他講真相。我下定決心要給他講,剛講時,出現干擾,但我沒有放棄,半個多小時後,我再次去找他,他又熱情的把我請到他的辦公室,關上門,繼續聽我講,整個聽真相過程都很專注、認真,最後很容易就三退了。通過這件事情我看到了自己很強的人的觀念需要突破。

2、持之以恆講真相

遇到一些「老頑固」,一位女同事是一個黨員,人很好。十五年來我一直給她講真相,同修也多次給她講,也給她看真相資料及神韻光碟等,但她只是笑一笑,不點頭退邪黨,我沒有氣餒,由於她很敬重我,每次講並不排斥,我決定一定救她,無數次的講真相,她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的善心,不久前,終於爽快的答應三退了。

住在醫院附近的幾個「老黨員」,都知道大法好,邪黨壞,對我的印象也特別好,見面時,總囑咐我要注意保護自己,不要見到甚麼人都講,我知道這是他們本性一面的體現,一有機會,我就從不同角度給他們講真相,但他們總不點頭三退,根子上是怕邪黨整人,說教訓太多了,每次都是看看再說吧。雖然有時也覺的這些老頭們太頑固了,但一直沒有要放棄的念頭,今年,除個別接觸少的人外,都同意三退了。

也有一些聽真相反應強烈的人,一位老幹部子女,一次我給她開完藥後,正好沒有人,就給她講真相,她一聽說法輪功的事,就緊張得臉變色,很反常的一句話不說,拿起處方,就趕緊走出去了。不久,又有一位是年輕的技師,我給她講真相時,她的臉色變得很難看,一反平時對我很敬重的態度,嚴肅的說:不要給我講這些,我甚麼都不信,掉頭就走了。

這二次強烈反應,我知道與我自身的修煉有關。比如,關鍵的時候,反映出的怕心還很重,經常把講真相不退的人與自己的安全聯繫起來,一度陷入負面思維,甚至有時負面思維左右很長時間。每天要講退了人,有如完成了任務一樣,講退人多一點,有一種自我安慰的感覺,經常把自己擺在了大法之外而覺察不到。

後來,我反思自己之後,對她們講真相改變方式,不能有急躁心、解決問題的心,要理解他人,一定要救她們。再次見面時,我就主動招呼,緩解她們的心理壓力,有機會我就用她們不排斥的方式去講真相,我就講我自己修煉後良好狀態,比如身體好、年輕、待人好、不計名利等,合適時,再講幾句其它真相,一年的時間,慢慢地一切都融洽了,有一次講真相時,那位技師露出了笑臉,我知道障礙破除了,隨後二個人都退出了邪黨組織。

在醫院環境中要多救人,還需要積極主動去面對有緣人,有時在醫院其它環境中或者在上下班的路上,遇到曾經的病人或熟人時,一是立即找一個安靜的地方講真相勸三退,有的就預約一個時間再來,或者是要了對方電話找時間登門拜訪,這樣也使很多有緣人得救。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