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講真相中的一些問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三日】手機講真相是一個救人項目,它傳播速度快,傳播範圍廣、接聽者壓力小等特點,能使救人真相迅速而廣泛的在不同階層、不同社會層面的世人中傳播。特別是智能真相手機的推廣使用,讓更多的老年同修積極的參與此項目。

為多救眾生,同修們無論嚴寒酷暑都不辭辛苦的撥打真相電話,有的使用一部真相手機,有的使用二部、三部甚至更多的真相手機,使大量眾生明白真相後選擇了「三退」,從而得救。但這也觸動了舊宇宙中的負面因素。

二零一三年九月,我市聯通、移動、電信等部門先後實施了購買電話卡實名制。而且實施力度越來越大,聲稱要從源頭上杜絕電話卡流失。儘管如此,同修們也先後採用了多種渠道突破封鎖,使手機講真相救人力度也越來越大,得救人數也越來越多。

但至今年三月下旬,我們現有購買電話卡的有關渠道被封,相關人員相繼被查。四月二日這天,我們手中已啟用的電話卡無論話費餘額存留還有多少,打電話時均反饋欠費停機!致使我市手機打真相電話救人項目嚴重受阻。

我們捫心自問:在這救人急迫的時刻,舊勢力的干擾能夠得逞,一定是我們做事時的心態偏離了法,那麼我們做事時到底那些心態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呢?

手機講真相是很容易被定位的。我們開始打真相電話時,同修們還能自覺按照手機講真相安全技術要求執行,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手機撥打也越來越熟練,膽子也越來越大,使用也越來越隨意。有的同修出門就打手機,進門才關手機(甚至在小組學法時也不例外);有的天天在自家或同修家附近打真相電話,認為你不在附近打,別的同修也會來打,誰打不是打啊?有的乾脆放在工作崗位或家裏長期打,等一天的家務活幹完了(或下班回家),再來統計「三退」名單,此種現象還引來不少同修羨慕、效仿;還有同修長時間在家開手機聽「三退」錄音;有的在集體學法中開機演示、交流真相手機撥打中的技術問題;還有同修乾脆減少或放棄了其他救人項目。不少同修好心提出,也不在意,反而在潛意識中認為同修有怕心。

慈悲的師父時刻在保護著我們,一再點悟著我們,真是操碎了心。現僅舉兩例:

一天,有一老年同修在家打真相電話,不久從手機裏發出來一種怪叫聲,她不知是怎麼回事,仍在繼續撥打,隔了一會,她聽到一個聲音在不斷地說:關機!關機!關機……!此時家裏只有她一人,她這才明白:有危險!是師父在叫我關機呢!她馬上把手機關了。

有一中年同修長期在上班現場打真相電話,有一天,她撥打了一個多小時電話,可一個也沒打出去,當她離開現場後,撥打一切正常,她才悟到:是師父在點悟我,要注意安全,不能在同一地點長期反覆撥打真相電話。

近段時間,有的同修積極的推廣一種每週星期日在移動只須按規定程序註冊就可獲得用壹元九角九分錢可撥打一整天電話的優惠,很多同修都參與其中,認為很划算。我們且不說這種不公開的優惠有何來歷?初衷是甚麼?它的優惠使用範圍有多廣?就憑同修們大量的擁入跟進,就足以讓舊勢力有意放大我們的執著心,一種利益之心。另一方面又可藉此迅速摸清電話卡卡號流失範圍,為所謂從源頭上杜絕電話卡流失提供了可乘之機,同時也給同修帶來了安全隱患。

當我們越來越多的同修不注重向內修而滋生依賴心、利益之心、安逸之心、只顧自己而不顧他人的私心時;當我們越來越多的同修放任自己,不注意安全時;舊勢力就找到了迫害和干擾我們的藉口,它就會毫不手軟的下狠手。這不是既害了同修(或許是自己),又影響了大面積救人嗎?

我們為甚麼就不可以做得好一些,在利用手機講真相多救人的同時,既修自己,又注意安全,讓師尊多一份欣慰,少一些操勞,少一份擔心呢?現在,正法已走到了最後,修煉標準也越來越高了。我們更要走好、走正修煉之路。

個人體會,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