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安全隱患的現象和問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九日】根據個人看到或了解到的情況整理,不對之處請指正。

一、通訊安全問題

最近從同修處聽說,本地有協調人在同修中推薦一種手機,用來建群、傳遞一些需知道的訊息,例如發正念、營救消息之類的內容。從使用環境看,不使用sim卡流量的時候,配套的需要利用無線路由器和家裏的網絡通訊;有的同修時常隨身攜帶這種手機以備查看訊息,有同修強調這個專用手機完全不接打電話,意思好像很安全。

從整體安全考慮,個人反對這樣做。僅從技術層面分析,這樣的手機有可能給使用者、與使用者有關聯的其他人帶來安全問題。從實際的內容看,訊息內容都是明文,「同修」一類的用詞隨處可見;假如群組中某個手機被惡人控制了,與其聯繫的其他人都會被監控到,與手機對應的無線路由器和家裏寬帶也容易被關聯到,寬帶可都是對應著實際的家庭住址啊。

長期多人使用此類手機,還可能會形成大面積的聯絡網絡,那麼問題就會更嚴重。

此外,很多打真相電話的同修,沒有仔細閱讀過《通訊安全手冊》、《手機撥打真相錄音電話技術手冊》,或者負責教技術的同修沒時間提醒大家仔細閱讀這些手冊,造成有人不明就裏,長時間固定在自己的住所或者上班地點打真相電話,從而帶來安全問題。2014年在上班地點被綁架的楊姓同修就是一個例子,惡警搜他手機的時候好像看見放在哪了一樣,到那個房間直接就拿出來了。

正法修煉以來,手機安全一直是明慧網提醒注意的安全因素之一。除了上述這個例子外,這些年很多本地同修被迫害,也都有手機安全方面的問題:早年在長安橋北側早市居民樓被綁架的劉姓男同修、前幾年被堵在單元樓裏後被綁架的兩位安裝衛星天線的同修,以及在家裏開著機上網時被綁架的那位協調人同修,明顯都是被手機定位、跟蹤而遭綁架。類似情形發生的時間跨度有十幾年之久,這都是我們眼前的教訓和損失啊,那不都是咱們整體令人心痛的損失嗎?

個人認為,這都是怕麻煩、圖做事方便而忽視大法弟子整體安全的做法。之前本地還一直有同修長期使用skype通訊,其中可能包括了協調人。建議不使用skype通訊,明慧網有很多很多的交流文章了,卻一直不能引起本地同修重視,甚至是根據自己的喜好選擇性忽視。如果通話的內容涉及其他同修,會不會給別人帶來安全隱患?如果涉及的內容比較重要,會不會給整體帶來安全問題?想當然的認為沒事就是安全了,這樣不對。

提出這樣的問題,現在不會有人反駁說「有怕心、沒正念」了,以前這是一個很大的帽子和忽視整體安全的藉口,但這個觀念帶來的不注重別人安全的做法卻沒有很大改變。明慧網一直沒說不需要單線聯繫了啊。

二、以人情對待同修,不在法上衡量

我還看到本地長期存在的另一個問題:有的協調人自居於學員之上、一些學員盲從。舉例說:一些協調人在長期協調中自我逐漸膨脹,好大喜功、誇誇其談,追求轟轟烈烈有形的東西,卻不重點交流自己如何從法中實修的過程;不太注重提醒同修多在法上修,多看明慧網,學會獨立思考悟道、提高獨立解決問題的能力,而是將解決問題的方向引向幾個人,有意無意的在較大範圍內形成對人的依賴;不太注重別人的安全,片面強調正念而忽視必要的安全措施;學員用人情對待協調人,學人不學法,自己想到甚麼了也要先問問協調人,印證一下自己悟的對不對,「跟你一交流提高了很多」等等等等。崇拜與被崇拜交織,人情與修煉表現混雜,雙方似乎都很舒服。

2014年至今,明慧網先後登出了有關《演講亂法》以及編輯部《出發點》等文章。其中曝光的種種問題,與前面提到的表現似乎有幾分相似,那些游走於各地演講的,不都是被一些人認為「修的好」而或多或少被崇拜,以人心和人情維護著嗎?各地表現不同,其實質的執著很可能是一樣的。

三、站內信箱安全問題

上本地那個信箱的人有本地的,外縣的,周邊城市的,可能還有外省的,範圍大、地域廣;登錄的人,可能有協調人,也有很多是資料點,他們的電腦中很可能儲存了很多重要數據,或者不宜被更多人看到的資料;很多外地同修獲得用戶名和密碼的過程,是通過電話,電話中不明說了怎麼會記準確?可是那個電話安全嗎?你聽到了別人有沒有可能也聽到了?多數同修根本不了解信箱附件中有可能被壞人植入木馬或者不知道運用防護軟件識別木馬的方法,卻有人圖方便上傳附件而不願意提供明慧網或者天地行論壇的原始下載鏈接,這是不是關乎眾多人的安全問題?有的同修記不住用戶名和密碼,就寫在紙上或存在電腦的明處,萬一被迫害就會暴露。

信箱管理者不注意了解網絡和電腦安全方面的常識,只憑熱情創建信箱而忽視經常必要的管理,是不是對整體安全沒有盡到責任?明慧網已發表的《大範圍共用站內信箱不可取》一文,其實就是針對本地寫的,希望還有借鑑作用。

希望同修們互相提醒,發現之前意識不到或意識到了沒有重視起來的涉及整體的問題,把最後的路走的更智慧、更穩健,別讓整體再遭受不必要的損失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