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學業兩不誤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四月十四日】從小學一年級得法到現在,也走過了十五個春秋,平時在學校努力按照師父要求的心性標準要求自己,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做一個好人,潛移默化的向周圍的同學講真相,也向老師講過真相,老師都挺吃驚的,特別是聽到中共邪黨活摘大法弟子的器官時,都非常震驚。

我清楚的記的高二時上歷史課,歷史老師講到太平天國運動時,在課堂上污衊大法,課下我去找到她,就像聊天那樣,把我知道的真相告訴她,她很吃驚,也若有所思,說道:「我也早聽到過活摘器官的事,要是真的,我一定退黨。」

去年暑假,我報了在北京的一個為期四十五天的學習夏令營,是封閉式的。剛到寢室時,條件挺差的,但是舍友四個人,個個都很熱情,我想這不是偶然的,師父派我來這裏救你們呢。在平時生活中,我處處關心她們,來的時候東西帶的比較全,衣架呀、電風吹甚麼的,我說你們也別客氣了,想用直接拿去用好了,就不用問我,我也放外面。平時儘量處處按「真、善、忍「要求自己,日後同學知道我是修法輪大法的,也不會受中共邪黨造謠媒體宣傳影響,影響她們得救。

大家關係都挺融洽的,可心性考驗該來還是要來。我是南方人,而舍友四個都是北方姑娘,有兩個姑娘總是說她們家鄉的俗語,其中一個姑娘每次說完以後,總要問我懂不懂,還說那你來學學,我就學著說,說完她們還哈哈大笑,她嘴裏說,每天都逗某某玩,挺有意思的。當時我心裏挺不舒服的,也沒深挖自己哪裏不舒服。過了幾天,這姑娘又說了同樣的話,旁邊一河北姑娘就說:「你明明知道她不懂,你這不是欺負人嗎?」大家都有點尷尬,矛盾慢慢更突出。靜下心來時向內找,常人感到我受了欺負,在為我抱不平,這更把我藏的很深的心暴露出來,為自己感到委屈,但是轉念想到,我是來救人的,但我是不是有甚麼心沒去掉才會招來這樣的考驗呢?我發現自己沒有真正生出慈悲心,每當看到同學開玩笑過份時,表面上只是笑笑,其實內心一點也沒有放下,為自己委屈,憤憤不平,不就是在加強這種不好的物質嗎?我在心裏想,你們笑我,我就當看戲,看你們表演。這種出發點不對呀,慢慢的心裏的憤憤不平在滅掉,心裏放不下時會回一、兩句。有一天我問一個同學,我說為甚麼有時我跟你們說話就沒人接下去,是我說話有甚麼問題嗎?她跟我說,你有的時候說話太犀利了,把人頂回去。我吃了一驚,不就是這樣嗎?我嘴上說放下了,心裏沒放下,心裏一個梗,說話有時也不饒人,我這樣,能救得了眾生嗎?我沒修好,不能讓同學和她背後的眾生心服口服,又怎麼能救得了他們呢?想到這些,心中多日的怨氣都煙消雲散了,一團團暖暖的物質包圍著我,開始注意自己言行,堂堂正正的,不跟常人一般計較,開玩笑時有時我也嘿嘿的樂,從心裏也不生氣了。我這樣做以後,同學也不再開那種玩笑了。我知道是師父看到弟子有這顆救人的心,把不好的物質拿掉了。

師父看到我這顆救人的心,把有緣人一個個推到我的身邊。有一天中午,看到一個小男孩在那裏忙著甚麼,我就走上前去,看到他在修鼓架,邊幫忙邊聊天,小男孩讀二年級,一個人坐飛機從新疆到北京參加夏令營,我說你可真厲害,小小年紀就敢一個人坐飛機過來。我問他,你說是「真、善、忍」好,還是「假、惡、鬥」好?他說前者好,我給他解釋了「真、善、忍」的表面意思,說,你是少先隊員吧,紅領巾不好,紅領巾裏面有假惡鬥,共產黨就是講「假、惡、鬥」的,它幹了那麼多壞事,人不治天治,入隊發毒誓害人不淺,姐姐幫你把少先隊退掉,你叫甚麼名字?他告訴我叫某某,我想這個有緣人來頭可不小啊。分別時,我告訴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遇到危險的時候喊出來保平安呢。他衝我點了點頭。

有一天晚上下雨,我看到一個女生沒有帶傘,就邀她一起走,本來要和我們一起走的另一個女生說那她就等等,傘小撐不下,你們先走吧。我和那個女生邊走邊說,因為路程短,時間緊,我就直入主題,問她聽沒聽說過三退,她說怎麼啦,我就和她說,我在香港看到全球三退了一億多人,我們全家都退了,共產黨做了很多壞事,現在那些高官都在退,不願意給共產黨陪葬呢。你是黨員嗎?她說我是團員,我說那我去全球退黨網站幫你退吧,就用你名字,她看著我眼睛點了點頭。她說快到了,那一段路我走進去就好了,我說沒關係,我做好事做到底,送你過去吧。在宿舍門口,我跟她說到法輪功,說煉法輪功都是好人,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是共產黨自編自導的。她非常震驚,不住的問,是嗎,是嗎。最後分別時,她有點捨不得進去,顯的很依依不捨,說謝謝你。我心裏感到很輕鬆快樂,為一個有緣人能得救感到高興,謝謝師父。隨後回頭我就去接剛剛那個沒走的女生。

我有一個舍友有時候比較咋呼,我就在想要怎麼給她們放神韻晚會的光盤,擔心這個舍友會影響到大家觀看。誰知快結束的前幾天,我在宿舍洗完澡就想坐下來用手機學學法,學了一會,有人推門進來,我一看,是我這個舍友,她一手捂著胃,表情很是痛苦,我說,你怎麼啦?她跟我說胃疼得快受不了了,打算明天就回家,我一聽,就明白了她現在是來聽真相的呢。我定下心來,默默的發著正念,鏟除背後干擾她得聞真相的一切邪惡,隨即告訴她,我有一個好辦法,你要不試試?你在心裏默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好了。她愣了一下,說你還信這個。我跟她說,我外婆是煉法輪功的,法輪功的書我也都看過,是叫人做好人,修心向善的。她說,我外婆也是信這個的,但是後來就不煉了,還說了一些不怎麼好聽的。我知道她心裏有誤解,就順著她的心結說,我外婆煉功以後身體越來越好,要按法輪功的心性要求做才會有好的身體,不是為了不吃藥而不吃藥,是因為身體健康不需要吃藥呢。她頓了頓說,反正我也不懂,也不管這些。邪惡一直在干擾,她的電話響個不停,趁著她接電話,我就在一旁發正念,不執著於結果,不能把三退人數當成是自己修煉的好壞,救人的是師父,弟子一定得把該講的講到位。我一邊發正念,手上沒停著,用家裏帶來的小燉鍋給她煮芝麻薏仁喝,她也挺感動的,忙說不敢這樣。我說沒關係,我們同學也快兩個月了,我給你煮碗粥喝舉手之勞罷了。我又開了口,她說其實都知道這些真相,她說要麼就出國去,要麼就呆在國內,不管那麼多。我說,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我又不會害你,我看到這麼多人三退,想跟你說一說,現在有人騙錢、騙色的,你有見過騙人保平安的嗎?我大老遠來一趟北京也挺不容易的,很珍惜跟你們在一起的時間,我不會害你的,你就退了吧,真的對你們自己好。修煉人的慈悲解體了背後邪惡因素,她點了點頭,行,那我就退了。一個看似很難救度的生命的就這樣得救了,弟子心裏升出為眾生得救的喜悅,無心說出了那一句話解體了她背後的邪惡因素,謝謝師父給的智慧。

有一個週末,我和兩個女生出去玩,在一處景點附近的四合院裏瞎轉悠,這時一個騎著自行車的老大爺說你們進來拍拍照,指著一處大門跟我們說,這可是兩百多年前留下的,你們看門樑上的防鏽漆,那是文革時給紅衛兵塗的,呸,共產黨就沒幹過甚麼好事,說完就開始罵共產黨。我看他挺明白的,就輕聲問了一句:大爺,您有看過《九評》嗎? 他瞇著眼睛打量我們,說你們來我的實驗室,就在對面,我跟你們好好說說《九評》是咋回事,法輪功是咋回事。我心想,這能是偶然的嗎?抬腳就往裏走了。一個同學有點害怕,大爺說你們進來呀,大方點,怕啥呀。他說他有一些被經過刪減的內部文件,現在反腐是為了甚麼呀,某某不想和那些歷史的罪人綁在一起,遺臭萬年呀。某某接見了很多煉法輪功的人,和各地的調查,內部已經把法輪功定性為群眾祛病健身的氣功組織,法輪功和六四都會要平反的。你們剛才不是問我看沒看過《九評》嗎?門裏就住著一個煉法輪功的。我也配合他說真相,我說只要踏出國門,法輪功真相隨處可見,大魔頭和它的走狗都在全世界被起訴。一起隨行的一個女生的爸爸是某大學的政治學老師,又是博士,我同學剛開始表現特別害怕,不怎麼想聽,慢慢的在轉變自己的想法,最後她跟我說,她不會全聽,但是有些她覺的還是講的挺對的。我一聽樂了。這不就是明白接受真相的開始嗎?

轉眼到了分別的時候,中午我收拾收拾,去退飯票、水卡的時候,就跟辦理人說,三毛錢就不要了,兩個五毛硬幣換成一張紙幣,他噎了我一句,你們現在學生素質還真是高呀,你不要就要給別人,別人就要呀。我知道因為這裏收費有些地方不合理,退卡的時候有些同學一毛錢也要,搞的辦理人很煩。我當時忍住了,沒多說甚麼,回去後心裏越想越不是滋味,我讓你一尺,你還得寸進尺了。不行,得找他要三毛錢,你不是說硬幣沒人要嗎,那我做個好事唄。走在門口,碰到一個見面經常點頭打招呼的女生,她問我怎麼啦,我就說了大概,她說我陪你去吧。我想跟她講真相,就說跟你說說我沒那麼生氣了。心裏發正念求師父加持。就問她,你有聽說過「三退」嗎?她重複邪黨謊言,我跟她講,不是這樣的,我外婆就是煉法輪功的,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法輪功教人做好人呢,你有聽說過六四嗎,當年共產黨可是拿坦克去碾大學生呢,我高中有個歷史老師,他就是北京師範大學畢業的,當年他看到了全過程,每年六月四號都會穿著白衣服,祭奠死去的同學。她說,哦,那個好像有聽人講過,我說,對呀,共產黨幹了那麼多壞事,殺人要償命,更何況一個殺了那麼多人的政黨,我們舉起拳頭發誓要為它奮鬥終身,那可是毒誓啊,中國人最忌諱亂發誓,是要應驗的。你看古今中外哪有一個政黨會叫人加入它的時候要發這麼重的誓。她說,那不就是發著玩嗎,沒人當真。我說,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中國古人講,舉頭三尺有神靈,你有信嗎,她說她跟她媽媽有看過基督教的書,我說那你腳踩兩隻船,一邊抓著神不放,一手抓著講無神論的共產黨不放,遇到危險的時候,哪有人會喊共產黨你救救我,你抓著共產黨不放,你讓你的神怎麼保護你呢。你叫甚麼名字,我幫你退了吧。她說她叫某某。她一直拉著我,問我外婆煉法輪功的事,她說太好奇了,怎麼煉呢?我就跟她講,都是很平和的,自己煉功鍛煉身體,又不影響別人,我外婆可說了,他們法輪功師父要求要做一個好人,要修心性,才會無病一身輕。

臨走那晚,和同學兩個一起看了大半場的神韻晚會,離開時,碰到平時經常給我們送外賣的大叔,他說你們行李這麼重,我就用這個小摩托送你們到地鐵口吧。我樂了,心想包裏不是還有一片神韻光盤嗎,走時,我把神韻光盤拿在手上說,大叔,這晚會非常好看,中西合璧呢,中英文雙語主持,特別高雅。他一個勁兒說,這東西我能要嗎?我說你就拿去吧,是我的一片心意呢。旁邊的同學跟我說,你可真厲害,我覺的你交際能力特別強。

我心裏知道,眾生誇我是因為我是大法弟子,堂堂正正的做好三件事,在救人,這件事可是最神聖的,自然會有好的狀態出現。全宇宙的神都在看著這一切呢。
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