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工作的崗亭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一日】從黑窩裏出來後,經過一段時間的學法煉功,二零一三年五月,我在距家不遠的一個單位裏幹門衛的工作。這個單位每天出出進進的人很多,上班的、辦事的、維修的、快遞的、送貨的、問路的、找洗手間的、開會的、學習的、考試的等等很多。面對這些人,怎麼辦?看著從眼前過去不救?那是大法弟子嗎?救。

這裏邊可甚麼人都有,一旦碰上個混人,惡意舉報怎麼辦?我每天在這裏要待八個小時,而且還穿著保安的衣服,有人舉報,可無處跑。這可不像在大街上,面對生人講完就走。困難是有,危險也更大一點。但是這些都嚇不倒助師正法的大法弟子!而且這麼多年了,救人已經養成了習慣,哪天沒救個人,總覺的缺少甚麼。在被中共惡人劫持到看守所裏時,在看守所就救人,在監獄的黑窩裏照樣救人,在這樣的工作崗位上也一樣救人。

救人,首先基點得擺正,就是助師正法救人,不能有其它為我、為私的想法。再就是要修好自己。

1.給過路的人三退

過路的人一般都是匆匆辦點事,有的是只來一次,以後再見到就很難了。面對這樣的人,我都不放過。如有開車送貨的司機,還有卸貨的,我就從崗亭出來,先說幾句問候的話,再問貴姓啊?你們上學時入過團隊(此類人一般都不會是黨員)嗎?他們說:「入過,現在早就不是了,超齡了。」「你們聽說過三退保命嗎?」有的說「聽說過」,有的說「沒有」,我就跟他們說:「三退現在是每個人最重要的一件事,因為它關係到每個人的生命問題,答應退的,就保命了,不答應退的將來一個都留不下。雖然你超齡了,早就不是了,可是你入了,那個獸印,野獸的『獸』就給你打上了,做了記號,你看不到,也不知道,你答應退了,那個獸印就給你拿掉了,記號就沒有了,你就保命了,我勸你們答應退了吧,人的生命是最重要的。」有的說:「還有這一說啊,那就退了吧。」我就用他們的姓起一個化名退了。這裏不便多說、深說,因為人來來往往的,我還得顧著崗亭來往的車輛,時間不能長了,他們答應退了,我就趕緊走開,然後在紙上記上他們的化名。

對那些每天來快遞的、維修的、買破爛的,有時來問路的、找廁所的等,我都是以這種形式給他們三退。有一個三十來歲的女士找洗手間,看那樣是急得很,我趕緊告訴她到幾樓怎麼走,還把打開電子門的牌給她。等出來後,我趁機跟她講三退,她還是個黨員,馬上說行,還感激的不行,忙說謝謝。

有的來到這裏第一次見面打招呼,就像熟人一樣,有的坐在車裏在門口看著我樂,我想這些人都是有緣人,要得救呢。這樣的人一說就同意,沒有任何障礙。在救人時,絕大多數都同意,也有個別的不同意。

有一個來辦事的,我在窗口跟他說「三退」,他說:「我是黨員,你可夠膽大的,敢在這裏說這些?」我說:「我在救人,給你辦好事,你既然不理解,就算了。但是我跟你說,這件事是你最重要的事,你研究研究看我說的是不是真的,別錯過了被救度的機會。」

他走後我心裏嘀咕,這人會舉報我嗎?但馬上用正念否定:我是幹宇宙中最重要的事,最純淨的事,最光榮的事,最好的事,誰敢來搗亂?

我在監獄邪窩裏救人時,就經常想師父說的:「大法弟子在兩種情況下它們動不了。一個就是堅如磐石,它們不敢動。因為那個時候它們知道,不管你舊的勢力也好,舊的理也好,這個弟子走的正、做的好,如果誰再去迫害,我是絕對不饒它。我身邊還有無數的正神呢!我還有無數的法身都會正法。就怕弟子自己心裏不穩,這樣的執著、那樣的怕心,舊勢力看見了就會抓住有漏之心迫害。而在迫害當中正念又不足,遭受的迫害就更大,全都是這個情況。」[1]那些犯人沒有一個舉報我的。

在這裏,也是每天想師父這些話。我心裏想:我行的正,有師父、師父的法身、正神保護,誰也擋不住我救人的路!鏟除一切操控無知的人想迫害我的邪惡!我還繼續做救人的事,每天也能救幾個人,兩個,三個,四、五個,最多一天退了九個人。

除此之外,我看到路上有的車是公安的、檢察院的、法院的、110的我就發出一念,用神雷炸掉、用神火燒掉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化為灰燼!它抓刑事犯,那咱不管。有時也進來公安的車,我心想,是衝我來的嗎?用神雷炸、神火滅掉邪惡!其實是來辦事的。

2.給經常來辦事的下屬單位的人三退

下屬單位全市都有,市區的、縣區的,幾乎每天都來人。我就先跟他們搭上話,只能跟單個人說,要一夥人在一起,就不好說。有時先誇這個男士帥,那個女士漂亮,使他們心裏美滋滋的,這樣再說三退的事,障礙小一點。他們大多數三言兩語就同意退。

有的就是愚迷。有一個女士,為了讓她同意三退,就幫她抬大箱子到百米遠的地方,出了門,我抓緊時間跟她說三退,她是個黨員,怎麼說也不同意,快到目的地時,放下箱子,就讓我走。我想我門崗那裏還有事呢,看別的同修能否救你。

3.跟單位上班的人三退

這類人相對難一些,每年評甚麼「先進黨支部」,「先進黨員」,騙人入黨啊,愚迷的人多一些。我對這類人不著急,先打招呼,多跟他們說話,等熟了再救有緣人。

過了一段時間以後,有些人真是很熟了,只要看到,就笑著跟我打招呼,有的真是像朋友一樣。我想時機到了,可以跟這些人三退了。我就跟他們說。還行,有的一說就同意退。有一個女士,看到我就打招呼,有時帶著她女兒來上班,小女孩五、六歲的樣子,我就說:「這是你家寶貝?」等第二次帶她女兒來上班,我就說:「又帶你家寶貝來啦?」她心裏美滋滋的,笑的像花一樣。有一天,我趁機跟她說三退的事,她笑呵呵的就同意了,沒有任何障礙。她是個黨員。過後我才知道她是個副主任。我想了一下,幾個月下來,救了單位二十幾個人,沒遇到危險。但遇到一些麻煩。

有一個專在大廳坐著管樓內一些雜事的人,同時也管著幾個門衛,是個黨員,我覺的挺熟了,我跟他試著說:「現在聽說在搞三退,你聽說了嗎?」他支支吾吾好像不感興趣。等第二次我直接跟他說三退,讓他退黨保命,他同意了,但不是太痛快。事後他可能跟另一個也管門衛同時是管打掃衛生的女班長說了。有一天,那個女班長一進門就跟我說:「法輪功,你可小心點啊,我是好心,別為這事丟了工作。」我當時沒說甚麼,只是心裏說:「該怎麼說,還怎麼說。只有我辭你們的份,沒有你辭我的事,除非我不想在這裏幹。」我還繼續做救人的事。

有一天,無意抬頭看崗亭的頂部,有五處優曇婆羅花,最大的一處我數了數,有二十三朵,其他幾處七、八朵、十幾朵。我想我做對了,這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在鼓勵我!我激動的流下了眼淚。我心裏想:「師父啊,弟子一定盡全力助師正法,多救人,走哪救到哪,絕不考慮個人得失!」

每救一個人,我心裏沒有任何不正的想法:今天救了幾個人,又長點威德,沾沾自喜,歡喜心這些都沒有,心裏一點漣漪都沒有,就是助師正法救人,這是自己份內的事,是自己的職責,有甚麼可歡喜的?比救人多少萬的同修差遠了!這樣在師父的保護下,在我的正念下,後來雖然他們都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也沒有一個人舉報我。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巡迴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