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一位固執好友三退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七日】小楠是我高中最好的同學,她考上了江蘇的大學,並且舉家搬到蘇州。大學畢業一年後,她回姥姥家過年,邀請我去她姥姥家敘舊。

我從小和爸爸媽媽一起修煉法輪功,雖然我一直想救人,勸人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但我性格內向,不知道怎麼開口,不好意思說,怕人不信,怕自己說不好。所以我都是把同學帶回家,讓媽媽跟他們講三退。大部份都退了。媽媽和小楠也講過,但小楠非常有自己的想法,也非常固執,當時她沒有退,只是答應要考慮一下。這一考慮就是5年過去了。

我到了她姥家,白天還是沒有找到機會和她講三退。晚上我們挨著睡,我就開始了這個話題,她還是抱著以前的觀點不放,不肯退。

我又從頭來,先談到了我爸爸媽媽因煉功一身病不翼而飛,接著講中共製造天安門自焚偽案,又談到同學出國留學、旅遊,看到世界各地很多人修煉法輪功,談到法輪功修煉「真、善、忍」,是教人真心向善的佛法,還給她講了《九評共產黨》,告訴她現在共產黨打壓佛法,壞事做盡,註定要被淘汰的,談到貴州省平塘縣的藏字石,告訴她這是天意。只要心生一念退出來,從心裏脫離它,並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平安度過劫難,就會有美好未來。

一開始,她提出了很多問題,我在自己理解的層次上儘量一一解答,但她還是不肯三退。後來她也認可法輪功好,共產黨不好,但是覺的就這樣起一個化名好像沒有甚麼實際的意義,覺的沒必要,實際上就是被共產邪黨的無神論欺騙太深了,不相信神佛的存在,不相信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就是不肯點頭三退。

一直談到半夜,我當時不想再說了,覺的自己該講的都講了,她還這樣固執真的沒辦法了。可一想到師父的法和作為大法弟子的責任,我又從新調整心態。我默默的請求師尊加持,師尊給我打開了智慧的大門,我好像被一股能量充實了,從古老的神傳文化講起,滔滔不絕,她聽的也很認真。我一直講了一夜,講到天亮。她終於全明白了,真心誠意的鄭重的起了一個化名三退了。當時我的心裏有種說不出的愉悅,感到一個生命得救了,真心的為她而高興。

這時我感到有一股暖流在我的身體裏湧動,疼了幾年的肩膀忽然不疼了,十分的輕鬆,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我知道,這是師尊在鼓勵我。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