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帶領著我們走出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八日】我和梅同修都是七十多歲的老年弟子,修煉十幾年了。在師父的呵護下磕磕碰碰走到了今天,雖然三件事都在做,但總是感到不夠精進,特別是在面對面講真相救人方面,還是達不到法對我們的要求,心裏很急,似乎有個無形的障礙,阻礙著我邁不出這一步,是師父看到了弟子那顆想要精進的心,幫助弟子衝破魔障走了出來。下面寫出一些自己的經歷,意在切磋、提高。

師父帶領著我們走出來

我用手機發短信、彩信、打語音電話救人已五年了。今年年初又添了兩部,三部打語音電話,一部對打救人。

但剛開始對打時,我手發抖,心發慌。今年的二月二十六日晚我邀同修梅一起出去配合救人。來到大街上,我用手機講真相救人,梅就幫我發正念。由於人多、車多、噪音大,對方聽不清。一個小時下來只退了一個人,只好不打了。梅說:「那我們就用嘴講真相救人吧!」我說:「對呀,我咋沒想到呢!」由於自身心裏不穩,在講的時候,有的世人嚇的向後退,有的則快步走過去。面對這些我們沒有氣餒,調整了心態繼續講。

過來個年輕人,梅就上去說:「你好,打攪一下,不用怕,我們是修佛的,是修真、善、忍的,是在救人!你看社會這麼亂,天災人禍這麼多,都是中共邪黨造成的,天要滅它,你不要受連累,如果你戴過紅領巾,入過黨團隊就從心裏退出,消去毒素,災難與咱無關。」對方同意退出了團隊。我們又說:「記住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天賜幸福平安!」對方表示謝謝。就這樣我們一連退了六個人。

當我們的正念出來時,馬上就感到那個「怕」的敗物去掉了,頓感輕鬆。我們相互鼓勵,正念正行,兌現我們的誓約。

破除舊勢力干擾

第二天我們講真相回來後,當晚梅就發起了高燒,像火烤一樣,胸悶、骨頭內臟都痛。為甚麼會這樣呢?首先我找到自己有急躁心,我倆在一起走路我走的太快,她在後面跟的很吃力。表面上是我催她走的急出了一身汗而引起的,實質是我的私心,只顧自己沒考慮同修正在消腿業。由於自己的私心,讓舊勢力鑽了空子,對梅進行了肉身的迫害。

梅對舊勢力說:「你叫我難受,我就對你發正念:解體舊勢力的一切邪惡和邪惡因素!你叫我咳嗽,我就對你讀《轉法輪》解體你;你叫我骨頭痛睡不了覺,我就煉功,用法輪把疼痛打給你;你叫我發燒我叫你更燒。我身上的零件都是師父給的,師父會給我歸正。」就這樣第三天就好了,又講真相去了,而且救人信心更足。

我從小就膽小,怕心很重,我越怕舊勢力就越加強它,剛開始出去講真相救人,舊勢力就讓我時時處處都能看到怕的東西。

第一次出去看到兩個警察在路邊坐著,我的怕心就上來了,梅看到後說:「把他們看小,把咱們看大。」我說:「噢!咱是走在神路上的人,他看不見。」就在距他們五米之處勸退了一個人。走到十字路口當梅把神韻光盤送給一個人時,我說:「上方有攝像頭。」梅說:「那是照壞人的。」我說:「噢,我們是在救人做好事的。」再往前行遇到一位婦女。我說三退保平安你聽說過嗎?她說:沒有。我說就是退隊、退團、退黨保平安,並講了為甚麼退,那人退了隊,但似乎不是太明白,我就走了。梅說:「你走啥?」我說時間長了不安全。梅說:「講就得叫人聽明白。」我說:噢,「救人就要把人真正救了。」又來到第二個十字口給一個小伙送了神韻,做了三退,因小伙有事急忙走開。梅就追著大聲喊:「記住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我說你小點聲。實際還是怕。

第二次到一集市送神韻,一連幾個人都沒接。梅說:場不好。我倆發正念。接著兩輛警車開了過來,再向前看一輛麵包警車在老遠停放,三個警察在那兒轉悠。我怕心又返上來了,馬上發正念解體它,心想,這都是舊勢力設的假相。心慢慢平靜下來,怕的物質又解體一些。

第三次我們到一個集市購買手機卡,一上車 看見兩個漂亮姑娘坐在車的最前邊,梅說:「救了她們。」我說:「跟她一塊下車。」我們開始發正念,並加上一念「一塊下車。」半小時後下車了,也正好是我們的目地地,一下車就給她們講真相,她們明白真相後給她們起了個化名,穿紅衣服的叫紅梅,穿白衣服的叫白蓮,她們高興的退了黨團隊。雙手接過神韻,合十說謝謝。送完神韻坐車時我對梅說:「今天我咋忘記怕哪!」是為了救那兩個漂亮姑娘,在車上發了一路正念,把邪惡解體了。

破除了舊勢力的干擾。我的怕心在不斷的解體,以後很少看到怕的物質,就是在皇曆四月初八,五月十三日照樣出來救人,六月份到處都是警察,警車,有時剛送完神韻警察就過來了,我也不那麼怕了。剛開始梅走上兩個小時腿疼得晚上都睡不著覺,現在走一天也不累,她說抱輪時腿擰的很厲害,師父給她把腿正過來了。

學好法是根本

《轉法輪》背三十遍後,兩年再沒有背了,為了更好的救人,現在六點發完正念,背三頁《轉法輪》,吃過早飯再學一講《轉法輪》或讀其它講法,背過的《洪吟》和經文,每週日再通背一遍。背法時主元神很清醒,全身熱乎乎,能量場強,有時心裏一震,有時淚流滿面無法言表。我就是要把法記在心中,把自己的怕心,求安逸心,顯示心,色慾之心,急躁心在法中熔化掉。

梅同修學法很入心,就是通讀,每天把家務活幹完後靜下心來學一講《轉法輪》,再學其他經文或看有關大法資料。在學法過程中如有思想業,雜念干擾,馬上就清除它,清除完繼續再學。曾有一次她剛把經文打開魔就來干擾,變成像大蝦一樣的東西在離字很近的空間爬行,遮擋住大法的字不讓她看,企圖阻止她學法。她馬上清理它。她說「你魔還想阻止我學李洪志師父的大法,你能阻止的了嗎?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就是來助師世間行的,專門清理干擾正法的魔,你還不夠一個小指頭捻的。」瞬間就消失了。學到,悟到,有甚麼問題時一句法就打入腦中。有一天晚上給一個小轎車裏的人發神韻她不知道是便衣警察,那人嚴厲的問:「你幹啥!」回答:「沒幹啥。」「世間大羅漢 神鬼懼十分」(《洪吟》〈威德〉)的法理馬上顯現在眼前,化險為夷。

法使我們破除干擾,法給我們救人的信心,法增強了我們救人的緊迫感。眾生等待期盼的心,又促進我必須學好法。才能救了他們。

雙手合十謝師恩!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