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世人說「共產黨給你錢你還反黨」時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四月七日】

去掉怕心 講真相不再繞彎子

剛開始講真相時,我總是繞彎子,東拉西扯的沒講到正題,人家就走了。我心裏很不是滋味,我就問自己,你是來嘮家常的嗎?耗費時間不說,人沒救成,多大損失啊!師父安排的有緣人都被自己錯過了。針對這種狀態,我大量學法、向內找,找到根子上的問題就是「怕」。

以前我被邪黨迫害過,當時也是因為這個「怕」而向邪惡妥協的,所以我決心破除這個頑固的觀念,不能讓它繼續影響我,影響眾生得救。我多發正念,這個「怕」不是我,是舊宇宙生命,是為私為我的敗壞因素,從根本上全盤否定它。我要堂堂正正的證實大法、去救人。

同時,我多聽《九評》和《解體黨文化》,多看明慧真相資料,這些對解體自身和世人身上的「怕」與「黨文化」因素很有威力。我發現,自己對大法的正念足了,「怕」就不能制約我了。狡猾(不信師信法)、自保的因素去掉了,講真相時自然不再繞彎子了。

當世人說「共產黨給你錢你還反黨」時

我講真相中遇到的世人,他們最多的癥結有二個:對邪黨認識不清的癥結是「共產黨給你錢你還反黨」,對法輪大法的誤解是邪黨導演的「天安門自焚」假案。對於這種情況,我的體會是一個要把真相講清,一個要重視發正念,清除操控世人、讓其思維不清的邪惡因素。

舉一個例子。前些天,和同修結伴配合講真相,一路講的很順。我們再往前走,遇到了五個農民工,我上前給了他們一人一本不同的真相小冊子《善惡有報》和《高官落馬潮 現世報應到》等,讓他們互相傳著看,然後我就給他們講「三退」。

這時,中間坐著的人問我:「你有工資嗎?」我說:「有啊。」那個人說:「有工資還反黨!」還有一個人也跟著嚷嚷:「共產黨給你錢你還反黨!」我說:「你們有工資嗎?」他們說:「沒有。」我說:「共產黨咋不給你們錢呢?」

我接著說:「工資是自己勞動所得,給誰幹活,誰都得給工錢,工資是咱們應得的。共產黨壟斷了社會工作,剋扣勞動者創造的價值,我們得到的工資比我們創造的價值少了很多,所以咱們做相同的工作和勞動,在國外正常國家裏會得到比這裏高幾倍的工資。共產黨不種一分地、不織一寸布,它的錢是哪裏來的呀,都是咱們納稅人的錢。是咱們老百姓在給共產黨錢!是老百姓養活了共產黨。」

他說:「共產黨現在對種地的農民不徵稅了,有的還給錢。」我說:「邪黨一貫要裝門面,它現在表面不徵稅了,可是它從別的方面盤剝農民。羊毛出在羊身上。農民的收入為啥還那麼少,你們寧可出來打工也不在家種地呢?咱們可以算算,現在物價飛漲,農民一年的化肥、種子加上僱人種地要多少錢,到頭來剩多少錢?到老了,農民沒有勞保、醫保,生死都沒有保障。再看看那些中共高官,有人算了一筆賬,他們腐敗的錢(都是老百姓的錢)夠全體中國人活三百年。」

他繼續說:「黨是好的,江澤民壞。」我說:「共產黨的本質就是邪的。共產黨也不是咱們中國的,是從西方來的,馬列主義嘛!馬克思、列寧可不是中國人,一個是德國人,一個是蘇聯人。共產黨講『假惡鬥』,所以西方都不要共產黨了,它的老祖宗所在的國家都拋棄共產黨了──在德國,東德和西德合併了,蘇聯也解體了。共產黨是反天反地反人類的,講『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它歷次運動整死了八千萬中國人,它到底哪裏好?咱們人活在世上,順應天地自然,與人為善,那才好哪!共產黨作惡多端,不但西方拋棄它,它搞『自焚』假戲抹黑法輪功、活摘修煉者的器官販賣牟利,上天馬上要滅它!你看現在天災人禍那麼多,是偶然的嗎?順應天意,退出邪黨的黨團隊組織,廢除咱們發的『為它獻身』的毒誓,才是明智的人呢!」

我發正念,解體背後操控他們、阻礙他們了解真相的邪靈爛鬼。這時,一個小伙子騎車過來大喝一聲:「共產黨多壞呀!你說它好?!死了都不知道怎麼死的!老百姓多窮啊!還好呢?!」這些人立馬不吱聲了,背後的邪靈解體了。

這時,我問那個吵的最兇的人:「這真相資料你還要嗎?」他的態度煥然一新,說:「要!要!」然後不好意思的說:「看一看唄。」我又和同修再次給他們講「三退」,他們其中的二個人甚麼也沒入過,剩下的三個人都說:「退!」

當世人說 「我不信」時

一天,我遇到一個開遊樂場的小伙子,那天不是節假日,沒有來遊玩的人。我走上前去搭上話,就給他講「三退」,這小伙子冷漠的說:「你們別給我講這些!我不信!」我看這人迷的太深,就想走了,但馬上想:這麼年輕的生命被邪黨毀了多可惜。不行!我得救他。

我回過身來說:「小伙子,大姨為你好,你看你投資這麼多錢辦這個遊樂場,不就是為了活的幸福嘛!但將來大難來時,災難認人可不認錢哪!你信邪黨,它給你命嗎?」

我就從邪黨迫害法輪功學員、活摘器官、天安門自焚偽案真相講起,講這些年邪黨所有的罪惡引發的天災人禍就是邪黨滅亡的前兆,我說:「你信它,不把『為它獻身』毒誓廢除,到時候跟它去陪葬,犯得上嗎?神佛就看人的一念,你真心同意退出就行。」

小伙子又說:「為啥自己燒死?」看來邪黨導演的假戲「天安門自焚」對人的毒害太深了,剛才我講時,他背後的因素干擾他,他根本沒明白。我又詳細的對他說,法輪大法書中明確講了,禁止殺生和自殺。又講了「天安門自焚」假案的所有疑點。

聽完後,小伙子說:「我當過兵,入過黨;我爸爸是稅務局長。退黨了,不是背叛了嗎?」我說:「邪黨甚麼時候信守過承諾?脫離它,你才是不背叛天意、不背叛自己的良知。給你起個名字退了吧,神佛不看表面的名字看人心。」小伙子立即說:「行!」然後他又高興的說:「謝謝大姨!」

堅定救人的責任心 走好神路

其實這些年來講真相,一切都是師父給鋪墊好了的,自己只要多學法、多發正念,正念足就能把人救了。狀態不好的時候,多向內找,多發正念,認真學學法,就順了。

回顧這些年來講真相,我從「不敢講」到「敢講」,從「一對一講」到「對一群人講」,經歷了許多,當真正把自己當成一個走在神的路上的人、當成一個承擔歷史責任的大法弟子時,那些怕心、執著甚麼的就都不在我的空間場內,真相越講越順。看著那些得救的世人,我的心裏也釋放著一種愉悅。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