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家政中證實法、救度有緣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八日】二零零三年被不明真相的人誣告,我被當地派出所綁架,在師父的加持和呵護下,正念清除邪惡,善心的講真相和我受益的體會,感動了那些警察。他們說,我們知道你們好,早就知道你煉,沒人舉報,我們也不管,我們得養家糊口啊。我說:那你們不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嗎?在心裏衡量衡量哪頭輕哪頭重,迫害佛法可是要遭報的,到法輪功平反時你們怎麼辦?他們抄了我的家。二十四小時我回到家,但他們把我的生意給封了,怕我在那裏再給他們找「麻煩」。

韓國小男孩

在師父的安排下,聯繫上當地的同修,同修幫我找了一份家政工作。這家是韓國人,有兩個孩子,大的十二歲,小男孩五歲,長的白胖,非常可愛,媽媽是虔誠的基督教徒,每週兩次帶他去教會。我去的時候孩子正打吊瓶,我問孩子感冒了嗎?他媽說不是,孩子嗓子不好,一歲的時候感冒發燒留下的後遺症,嗓子總像有東西堵著,卡不出來,經常要打針消炎。有一次我幹完活不到點,我就拿出《精進要旨二》看,小男孩進來站在我旁邊,把書拿過去,翻開師父坐在山上靜觀世間的照片靜靜的看,我問你認識師父嗎?他點頭,我說,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保護你,他點頭。我覺的有點奇怪,因為他不會漢語,他怎麼能聽懂哪?

到了去教會的日子,孩子不和媽媽去教會,要和我在家,他媽媽沒辦法,只好讓我在家看著。小孩掀起衣服讓我看,孩子身上一塊一塊的像大錢瘡樣的癬,我用手摸摸問癢嗎?他點頭。小孩很穩,他能聽懂我的話。我擦地時,就教他念師父在《洪吟》中的詩詞〈了願〉、〈緣歸聖果〉,他學的很認真、很流利。我看他玩的圓卡片裏有很多外星人和奇形怪狀的妖魔,就發正念清理,他看到後,也坐在地上學我發正念的樣子。不久這孩子的病都好了。

自從那天後,孩子不願去教會了,經常和我在家,我想這孩子有緣份,師父管著他呢,我在他家幹了一年,孩子沒有打過針,他的媽媽說:你信的那個很好,我們韓國很多人信。我說讓孩子好好學漢語,回去你們都學大法吧。她說她要學。一年後他們搬走,臨走時她擁抱我說:你是我在中國最好的朋友,孩子從車窗伸出頭向我擺手,嘴裏一直喊著再見!

望著他們遠去的背影我百感交集,師父救了眾生,卻把威德給了弟子。也讓我感到大法弟子肩負的責任重大。眾生在危難之中急等救度。

從那以後,師父給我安排一家一家的接緣了願,時間安排的很緊湊,救完就走,再安排下一家,每家都有一段魔煉心性的過程(因為他們在魔難中,心情都特別不好,家裏的邪黨的書刊、物品很多,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也多),通過師父點化,清除干擾,提高心性後,出現奇蹟,而且讓我看到被清除的魔的表現,我和這家的因緣關係。

十年裏幹了二十多家,無不得到師父恩賜和救度, 現再舉兩三例:

古稀老人得大法

二零零六年到一家姓王的人家,老頭快八十歲,偏癱四年了,退休幹部,老太太小他一歲,身體也不好,老頭脾氣很大,老太太盡受氣,我去後老頭讓我給他捶背,抻胳膊,我說我不能給你抻,我有更好的辦法,他問啥辦法?我說教你煉功,他問甚麼功?我說法輪功。他說那趕上好。因為他無法站著煉功,我就給他們念《轉法輪》、放師父講法錄像、真相光盤,老倆口很快受益了。兩個月,倆人雪白的頭髮一半變黑了,雪白的眉毛變黑了,灰黃的臉白了胖了有紅暈了,兒女都非常高興,都很認同大法。但是全家都是黨員,就是不答應退黨,他們都知道共產黨幹的那些壞事,老頭也曾被「砸狗頭」,都罵共產黨,就是害怕,推脫,說以後再說。

有一天早上,我到那兒,老頭正憋的上不來氣兒,老太太給他兒子打電話,老頭已經大汗淋漓,臉已憋成紫色。情況緊急,我坐下就發正念,天目看到在他心口窩有個邪黨旗上的那個錘子、鐮刀堵在那,我請師父加持,用神雷把它炸碎了,他一口氣上來了。等他兒子帶醫生來,他已經沒事了,老太太說,他說了半宿胡話,用一隻手在脖子上胡亂抓,嘴裏喊快把那長長短短的東西都拿走、還有魚,到早上就上不來氣了。我說,你想學大法,又不想退黨,那共產邪靈和爛鬼就想要你的命,師父要不保護你就完了。他同意退了,我給他起個化名叫「新生」。可老太太就是不同意退。我把他家所有的邪黨書籍都收拾收拾賣了。幹了四個月,我公公來我家需要我照顧我就走了。臨走時老頭說:唉,你大爺沒福,我尋思你能把我們伺候到死。我說你們很有福了,世界上七十億人,還有很多人沒得到大法的呢,你們先聽到了,多大的福份和緣份呢,有時間我會來看你們的。在這期間師父點化,讓我在夢裏看到了老太太是我那一世的母親。

過了兩個月我去看他們,老太太剛出院,跌倒了把頭和胯摔了,腿不能動,醫院要給做手術,說壓迫神經,不做手術的話,就癱瘓了,肌肉三個月後就萎縮了,孩子們都同意做,老太太說甚麼也不做,說我都八十歲的人了,遭那個罪幹啥,把命交給大法師父,愛啥樣啥樣。非要出院,孩子沒辦法只好出院回家。她出院的頭一天,她家又雇了一位大法弟子,同修又帶他們學法,兩個月後老太太能自理了,全家人再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全家人都退出了邪黨及其附屬組織,都得救了。

當過兵的生意人退黨

去年我給一家中年人看護小孩,男的當了十年兵,現在自己做生意,挺有錢的,談話中他吹噓自己當連長又是黨員,在部隊掙了多少錢。我說共產黨貪污腐敗透頂,部隊也一樣,看過《江澤民其人》嗎?看看他把部隊腐敗成啥樣了?他問我,你是不是煉法輪功?我說我信法輪大法,他起身走了不和我說了。有一天晚上吃完飯,孩子睡覺了,他又和我嘮了一會兒,他說:「你說共產黨腐敗,你只是從書上看的,我是親眼看、親身做的,共產黨他X的最壞了,你知道我當十年兵幹甚麼了嗎?我說不知道。他說除了陪首長賭博、就是帶兵拉電線,就是通訊的電線桿都是我們安的,你知道那些電訊控制在誰手裏嗎?當官的手裏!你以為他為老百姓啊?他們為了掙錢,你都沒見過那麼多錢,我陪首長通宵賭,一晚上輸二、三十萬很正常,我頭半夜睡不著覺,胃病都是那時做下的。我們出去安電線桿就是土匪,老百姓的地莊稼長得好好,到那就挖,有時被村民圍住,我們就打電話拉兩車防暴兵鎮壓下去。有一回我們到一戶地裏挖坑,一個婦女領個四五歲的小孩,跪到地上抱著我的腿哭,求我們不要挖她家的地,她家就指這點地生活呢,我正猶豫,身邊一個河北的小兵一腳把她踹倒,搬起一塊石頭照腦門砸下去,腦門就開花了。」我趕緊問:「人死了嗎?」「沒有,搶救過來了,部隊來人給扔了兩萬塊錢了事,小兵也沒受處分。他們就喜歡這樣的兵。還有一次村裏農民開了兩輛農用車堵我們進地,發生衝突,一農民被打死了,上面來人,說他妨礙公務、襲擊部隊,安個罪名,嚇唬嚇唬村民了事了。這樣的事多了,哪年都有的是,共產黨就這麼壞……損招多了,部隊打群架,把一個小兵打死了,通知家屬因公殉職,立二等功,他父母就這一個孩子,哭的死去活來的,老了怎麼過呀!部隊有招,圍上一個排跪下喊:爸媽,我們都是你的兒子,為你養老送終。就這樣打發走了倆位老人。退伍了東南西北的各走各的,誰認識誰呀?共產黨損著哪!」

我說:「人不治天治,這不老天開始治它了,所以叫人快退黨團隊保命。」這時孩子醒了,我就進屋了。

過了兩天中午吃飯,他說長春發生地震了。我說長春是迫害法輪功最厲害的地區,神要淘汰惡人了,預言上……還沒等我說完,他就火了,喊道:「你說這些幹甚麼?別跟我說這些!」把我和他妻子嚇一跳,我倆同時看他,我說,你做好人,即使有災有難,與你也沒有關係呀,你怕甚麼呀?他火一下消了,發現自己失態了,又轉變話題。晚上吃完飯,他說大姐你看我這邊肩上有條紅龍、這邊肩上有條綠龍,咱倆比比誰功夫高。我說不用比,它還不夠一個小指頭捻的呢,我知道你身上有邪靈,你一回來我就感到身後發涼,你本性挺善良的,被它控制的情緒不穩定,滿嘴髒話,愛發火,我一直在滅它。

又過了幾天,我在廚房做飯,他回來了,到廚房和我說:「大姐,我要退黨。」我說:退黨是你明智的選擇。他說退了共產黨不給我福利怎麼辦?我說用化名退就行,神看人心,心誠就行,現在該工作工作,該拿福利拿福利。他說那行。

八旬老人返老還童

另一家老倆口八十歲了,老頭當過兵,老黨員,離休幹部,嘮起嗑了他和上一家老太太還是親戚,論起來他叫老太太姑媽,我想這份緣牽的可真緊,老太太是他家最頭疼的,得腦出血後,出現健忘症,脾氣暴躁,請保姆被她罵走,老頭伺候她,經常和老頭吵架。我去後他們問我年齡,我說四十多了,他們說不像,頂多三十歲,我說我煉功身體好,老頭問煉甚麼功?我說法輪功。他們說他們也煉過,後來不煉了。老太太很高興,和我很投緣,老頭出去玩兒,我就給老太太念《轉法輪》,幾天後師父給老太太清理身體,便出很多黑血,老太太的大肚子小了,不用扶著東西走路了。又過了些日子,老太太說耳朵裏有東西,我用掏耳勺從她耳朵裏掏出兩個血球,從此她耳朵不聾了,雪白的頭髮逐漸變黑,能出去散步了。孩子們說她返老還童了,全家也見證了大法的神奇。皮膚變的白而且細膩,我們出去都說我們像娘倆。我以為只是我們倆的緣份師父安排我們到一起的。

老頭也看到了神奇,說你領她好好學吧。我從小就不信神,要說祛病健身我相信,哪有神鬼的,誰看見了?我說中華五千年祖祖輩輩都是信神的,皇上還敬天敬神呢,只有共產黨來了才不叫人信神,你被共產黨洗腦了。他說我也不信共產黨。我說那就把黨退了吧,他說不退。一要給他講真相他就說些反對的話,我對他失去了信心,不想再和他說了也不想在那幹了,覺的他太難救了,不想在那耽誤時間了。師父不斷的點化我,第一次要走,她外孫女不讓走給我漲了兩百元工資,說姥姥和你能合得來,你脾氣好能忍耐,她知道煉功人都是好人,她放心。第二次想走,在夢裏夢到我的電動車丟了,第二天去上班,電動車真的被偷走了,我悟到師父不讓我走(沒車怎麼走啊),在這繼續幹吧。

有一天在夢裏看到他是我的弟弟,後背爛了兩個洞,往出流膿血,我在他身邊,和他說你的病無藥可治了,將來你修大法吧,只有大法能救你了,他點頭答應了。我醒後想,原來和他有緣份哪,表現在這世他的業力也很大,五十歲左右,他尾椎長個大瘤子,做完手術後兩年不封口,流膿淌血,上不了班,坐不了,躺不了,遭了很多罪。我就不斷的給他發正念,一天去上班,我在他家門上用油筆寫上「法正乾坤 邪惡全滅」。當天晚上發正念突然看到在他家門口裏走廊上一隻白狐狸急的轉圈蹦跳,我想它怎麼不跑呢,在另外空間門擋不住它啊。我說你也是生命,宇宙在正法中,一切生命都在從新擺放位置,今天不想傷你命,你到其它空間去同化法,將來有個好去處。我把門一推開,它嗖就竄了。出定後沒明白甚麼事兒,第二天上班走到門口,我突然明白了,原來老頭被狐狸附體,是它干擾他得救。我把門上寫上「法正乾坤 邪惡全滅」把它封在裏面了,不跑要滅它,跑又跑不出去,急的亂蹦。

又過幾天老太太說你把那些報紙書都賣掉,裏面黑乎乎的一點兒好東西都沒有。我說老頭回來生氣怎麼辦?她說不用你管,我和他說,我就收拾收拾都給他賣了,老頭回來還挺高興。

從那以後老頭態度變好了,也正常說話了,我也再沒勸他退黨,他所有的真相基本都看了,我想讓他自己選擇吧。幹了兩年,我有事要走了,老倆口都急了,老頭說就兩年的緣份哪?我說誰和誰的緣份都是有數的,在一起時一定要珍惜,他說這個家的大門永遠為我開,甚麼時候想來就來。我說你不想修煉了也行,但你不要反對大法,他說我不反對,我說你不相信我,你用化名寫在錢上花出去,也生效,神看人心。他沒吱聲。其實他心很明白他也受益了,他的身體胖了十斤。

要說的太多了,十幾年的時間裏,在慈悲偉大的師尊呵護和點化下走到了今天。 身邊經歷的神奇事太多了,由於時間關係不能一一表述。就寫到這裏吧,在修煉中還有沒修去的心,還存在很多不足,在今後有限的時間裏抓緊修好自己,證實法多救人,以報師恩。

希望眾生都能得救,希望大法弟子多救人,這就是我最大的願望。師尊為我們、為眾生一再延長時間,我們得珍惜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