挨家挨戶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二日】我今年六十歲,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四個月後,淚囊腫,神經痛、風濕病、風濕性心臟病都好了。真正體會到了甚麼叫無病一身輕。

零八年是大法弟子助師正法、反迫害講真相的第九個年頭。師尊啟悟我,秋天到農民收割的地裏去講真相。和同修一說,有同修當時就贊成。十月五日,我和三名同修坐車去三十里外,看到公路兩旁的地裏一群人正在收割莊稼。我們就下車去講,結果效果很好,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都退,認同大法好。一次碰到六個三十幾歲的小伙子,當他們知道「真善忍」是佛法普度眾生時,都高興的三退了,說把「真善忍」裝在心裏。其中一人說:阿姨,別幫我們扒玉米了,你們去救別人吧,你們的時間最寶貴。我笑著說:謝謝你們的理解。幾個小伙子也笑了,都說:謝謝煉法輪功的告訴我們大好事。二十天的時間過去了,地裏也沒人了。

天漸漸的冷了。我們地區的同修悟到:農村面積大,人口多。應該到農村挨家講真相。同修們開啟智慧,買來了襪子、鞋墊、手套、毛巾等各種物品。挨家賣貨講真相。挨家走不像在莊稼地裏講放鬆。有大屯子需要講三、四個小時,有時會更長。在中國大陸,在惡黨政權的統治下,在邪惡的高壓下,同修們不畏環境的惡劣,放下為私為我的念頭。在師尊的呵護下,把大法的美好,注入被謊言欺騙的心田,把懸崖邊的危者拽到生命永遠的平安裏。我們就形成整體,年歲大的不能挨家走的同修都到一起發正念,挨家走的同修不回來,家裏發正念的同修不散。

一開始挨家走時精神緊張,有三退的,有不退的,說啥的都有。從百姓家出來,站在道上等同修,一股無形的巨大的怕從四面八方來攻我,我堅定正念,無形的怕解體了。後來認識到挨家講真相,發正念要不斷,保持一個祥和的心態,在大法中不斷的昇華。師父不斷的給開啟智慧。碰到好講的幾分鐘幾句話就能講明白,不好講的十分鐘、二十分鐘、半小時,那真是正邪大戰,最後對方三退結束。

冬閒時農村打麻將的多,一碰到打麻將的就想賭場上沒好人。這樣一想,效果一點都不好。有時從外邊看到屋裏打麻將,乾脆就不進屋講了。後來認識到那就是常人的生活狀態,都在等著聽真相呢,結果效果非常好。一次碰到四桌打麻將的,跟他們說:「法輪大法好,三退保平安」,沒有不同意的。裏屋人大聲說:我們裏屋還有一桌四個人,共五桌,沒有不同意的。

一次碰到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頭,聽我告訴他「三退保平安」、「法輪大法好」時,瞪著眼睛喊起來:大白天你們挨家挨戶宣傳法輪功!我笑著說:大哥,我們看你人好,才和你講的。看你就是個實在人,替我們擔心了(我心裏說家家都是好人)。他馬上變了,說壞人會舉報的。我問他入過啥?他說入過隊,同意退,認同「法輪大法好」。

講真相過程中,我感受到整體協調發正念的威力。一次,我們去外鄉協調配合當地同修挨家賣貨講真相。第一天講了一天。第二天從早講到晚,我感覺口乾舌燥,又乏又累,就想回家不講了。又想坐車來的,在同修家住不容易,接著講吧。我就默默的也沒發正念,到一家退一家。我感受到師尊的加持,同修在家集體打來的能量真是超常極了,無法言表。

越講越善,師尊不斷啟悟我的智慧。有時碰到打撲克的,人多的,說話語氣橫的,面不善的,我就很善意的對他說:看樣你像當官的。對方馬上不橫了,臉也善了,笑著說我不是當官的。我說當多大官,發多大財都不矛盾。然後再講真相就退了,認同大法好。

一次進到一家食雜店,有兩屋在打麻將。大屋一桌,還有幾個看熱鬧的。因為我們在那屯兩個多小時了,他們已聽說來法輪功讓人三退。一進屋就聽一個人說:是叫人退黨的。其中一個四十多歲的女子指著一個五十來歲的男子,該男子正在打麻將,說:他是黨員,是幹部。我對該男子說:你就是國家總統今天也得救你。他聽了當著那麼多人的面高興的說:我是黨員,退。他退完之後,屋裏其他人都退了,我們又到小屋把四個打麻將的退了。

在挨家走勸三退的過程中,有留我們吃飯的,有摘水果、柿子、黃瓜的,都被我們謝絕了。也有人不讓我們進院的,夏天不讓我們進院,我們就說:口渴了,進你家喝點水。喝完水之後一說就退了。有時不渴碰到這樣人家也去喝水,每天都喝十多次。冬天碰到不讓進屋的就說天冷,上你家暖暖手。這樣說就容易進屋。一次到一家老人九十歲,我們給他兒子、兒媳、孫子退完之後,我轉身走向老人。老人的家人都說:他年歲大了,耳聾,聽不著。我笑著說:他聽的見。跟老人說完後,老人高興的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從他們家出來,老人一直送我們到大路上:雙手合十,兩眼流淚,一直說謝謝我。和我配合的同修都激動的說:姨,他太感謝你了。

到農村講真相狗多,有的屯子幾乎家家有狗。有幾次碰到狗在台階上爬著。我們到屋主人都說:狗沒拴著,怎沒咬呢?一次我和同修看到院子裏有一條大狗用鐵鏈子拴在馬車上。因大門是鋼筋棍焊的。我們拉開門栓進到院子裏。因院子很長,走到院子中間時,從房子東邊又過來三條大狗。像牛犢子一樣大,我和同修不為所動。一邊走一邊告訴狗: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好容易走到房門前:我開了房門,屋裏竄出一條大狗,汪汪叫著,凶惡的撲過來,我把門使勁關上,走到窗前看屋裏一個人也沒有。我對同修說:屋裏沒人,往出走。往出走時,時間更慢,因為那三條狗圍住我倆。我們不斷告訴狗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好漫長的時間終於我們走到了大門處,把門拴上。

由於學法跟不上,越講越順,生出了歡喜心,顯示心,抱怨同修不出來的心,結果被邪惡鑽了空子。

我們四名同修前後被構陷,在看守所住五宿回家,回來後又產生了怕心。我知道怕心是修煉人的死關,必須得去,就出去講真相。有時就碰到有人說舉報的話。一天我和同修去講真相,碰到一個四十來歲的男子,是個瓦工。看他著忙的樣子,我說你好像包工頭,他說包瓦工活。我說有個好事別落下,他問啥好事,我告訴他三退保平安,遠離大災難。剛說兩句,他說我報告派出所你就不講了,我悟到我不能被他嚇住。我追了上去,他走的很快,我邊追邊說:保護你,你都不要。他聽了站住回頭問我:誰保護?我說神佛保護你,你選擇啥神佛知道。他聽完急忙幹活去了,我知道這次追他我空間場下去一個大東西。

一次和一個五十多歲的男子講真相。我和他講了一陣。他問我家是哪的,男人叫啥名,問了好幾遍。我慈悲不動,笑著對他說:我丈夫叫啥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告訴你的,中國因迫害法輪功遭惡報的兩萬例之多。我們是修煉真善忍的,不願意任何人遭惡報。別看現在天災魔難這麼多,將來剩下的都是知道真、善、忍的好人。我們修善、修慈悲,才告訴人這件事情。他聽後心態祥和的說:我是團員,我退,謝謝你。說完輕鬆的走了。

由於沒做好,遭構陷一事,本地鄉政府、大隊、區六一零、省委來人上門騷擾,我覺得干擾好大。第二天同修來電話問我挨家串門去不去?我毫不猶豫的說去。那天我們坐車去了外地,我坐在車上背法,會甚麼背甚麼,背了很多法。然後我又和師父說:師父啊,我不要假我,我要真我。下車了,我和自認為講真相最好的同修走在一起,目地是和該同修一組。該同修問我:姨,你和A同修配合過嗎?我說沒有過。她說那你就和A同修一組吧。我悟到師父不讓我依賴同修。於是樂觀的說:行。我就和A同修講了第一趟街。此時我的人心沒有了,只有慈悲的去講、去做。跟誰說都退,沒入黨團隊的,都認同大法好。說著,退著,我的頭上方有個很大的場,我知道那是師父加持我,正神在加持我。我無法形容,只感覺所到之處邪惡全滅,救度眾生暢通無阻。和我配合的A同修豎起大拇指,說:大姐你講的真好。我說是真我在講,是師父在做。太輕鬆了,從來沒有的輕鬆,以前是人心沉。

我悟到要多學法,學好法,溶於法中,真修實修。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