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救人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七日】因為發送法輪功真相資料,我被非法判了重刑。那段艱難的日子,全靠師父的精心呵護與幫助,使我順利闖了過來。下面分享幾段獄中證實法的經歷。

1、讓喇叭停半小時,我們要洪法

那年「十月一日」正巧是中秋節,全看守所休息,我和同修商量,利用這個機會給同號房關押人員洪法,可那討厭的喇叭干擾太大,我們決定用正念讓它停播。我們發出強大的正念,喇叭果然無聲了。同修繼續發正念,我給大家講大法真相。我剛講完,喇叭又恢復了播音。那次成功,給了我們很大信心,知道師父時刻都在我們身邊。

2、掉了鞋跟的女惡警

有個非常凶惡的女警,喜歡穿著皮鞋踩人腿、搧人臉,我和同修決定提醒她一下。有一天,她又穿著皮鞋來到號房,搧了一個人的臉後,又去踩另一個人的腿。這時,我站起來阻止她:「你這種行為是錯誤的、非法的!」

從沒受到過這樣的挑戰,她剛想發作,鞋跟突然斷裂,差點摔個嘴啃泥,只得漲紅了臉,走了。號房裏爆發出歡快的笑聲,我又一次感受到了法的力量。

3、「你要是說得對,就讓我們不要再來。」

惡警使盡種種卑劣手法「轉化」我,有一天,來了七、八個惡警,準備對我狂轟濫炸,我提醒自己時刻用正念對待。不一會兒,他們結結巴巴的說不出話來,無奈的走了。

隨後又派來幾個邪悟的和我談話,我嚴正地表明自己的態度,她們聽了覺的有理,就對我說:「你要說的對,就讓我們不要再來。」我當即請師父加持,發出「不要讓她們再來」一念。

當天下午,下起了前所未有的瓢潑大雨,此後果真沒再來過。當晚,我夢見師父慈祥的對我微笑。

4、「批鬥會」成了洪法會

二零零三年,我因傳新經文被蹲小號。那天獄警要給我開「批鬥會」,美其名曰「幫教會」。為了破除邪惡的迫害,我請師父加持。「批鬥」開始,號房的犯人逐一發言,每個人講的都是那幾句:「她講法輪大法是最高的科學,法輪功是最好的性命雙修功法,李洪志師父是最了不起的人……」,批鬥會開成了洪法會。隨後,犯人們開始相互揭發,誰誰誰學了法輪功,「批鬥會」亂成了一鍋粥,獄警不得不草草收場。

5、抓住了放藥的「黑手」

開完「批鬥會」,我宣布絕食。獄警看我血壓高,就讓犯人偷偷往我喝的水裏放藥。喝了這種水後,我的血壓越來越高,醫務人員及看守我的犯人都緊張起來。我知道內中有名堂。

有一天,我盯著她們倒水的手,終於抓住了放藥的「黑手」,我問她為甚麼這樣做?她說是獄警讓做的。於是我找到監區教導員警告她:「你們偷偷放藥,出了問題你們負責。如果你們非要我吃藥,就請開藥的醫生寫個條子來,我要將條子交給家人,以後出現問題好有個交代。既然高血壓,還逼我去幹活,不過沒關係,也請寫個條子來,我就去幹活。」

從此她們不再讓我吃藥、幹活了,我體會到師父說的「念一正 惡就垮」[1]。

6、打人的「小粉隊」手抬不起來了

我被非法關押看守所時,有幾個「小粉隊」女孩因為吸毒,經常控制不住打人,號房裏常常被搞的天翻地覆。法輪功學員進去後,教她們按「真善忍」做人,耳濡目染,她們漸漸變了。

有一天,「小粉隊」中一個最喜歡打人的女孩對我說:「阿姨,我現在怎麼覺的有人在管我,我想動手打人時,老覺的這個手抬不起來,有股力量拉住我的手不讓動,那時我總會想起『真善忍』。」我說:「好啊,一定是我們師父在管你了,你的生命有希望了,以後一定不能再碰那個毒品了。」她連連點頭。

7、冉冉得法了

關在看守所時,有一個和我最要好的女孩,她聰明、善良又漂亮,樂於助人。她因非法營銷被判五年徒刑,她和我相處了八個月,會背《洪吟》及其他很多經文,她說自己要是早得法,就不會做這些不好的事了,她多麼希望自己能早點出去好學法修煉。我說:「那我們請師父幫幫忙。」發正念請求師父加持。

就在她被關押的第八個月,門口獄警喊她的名字,讓她收拾東西回家。她喜出望外、熱淚盈眶,悄悄的和我拉了拉手,一切盡在不言中。我從監獄放出後,看到明慧網上有她的名字,不知是不是她?但我相信她一定會修煉大法的。

8、「我有法輪啦」

在我被非法關押期間,獄警害怕別人被我轉化,所以不停的換看守我的人,這樣,我接觸了許多在押人員,讓更多的人因我而得法。在看守所,幾個女號房我都待過;在女子監獄,前後有八十多人看守過我,其中百分之七、八十的人認同法輪功,有些走入了修煉。

有一個看守我一年多的女犯人,因犯拐賣罪被判死緩,她性子很暴躁,幹活常常出差錯。漫長的刑期,讓她感到生不如死。接觸她後,我將師父《洪吟》中的許多詩抄給她看,慢慢的,她覺的很舒服,脾氣也改了,她也學著打坐。有一天,她高興的跟我說:「我有法輪啦!」她說以後的刑期,她要用來好好修煉大法。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