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牆囚不住覺醒的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二日】中共迫害法輪功已經維持了十六個年頭,十六年來,隨著正法進程的不斷推進和大法弟子堅持不懈的講清真相,世人越來越明白大法的美好。師父說:「我告訴你們的是在哪裏都要做一個好人,都得叫人家說你是個大法弟子。」[1]

大法弟子在任何情況下,都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與人為善,做事先考慮別人,那言行中的善的力量,就像一條條清澈的小溪,無聲無息中滌盪著污濁,改變著世人。下面就二零一四年春天發生的一件事,與同修交流,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一.體驗師父講的「生慧增力」[2]

二零一四年三月份的一個週末,我和同修在某繁華街道發神韻光盤,被不明真相的人報告給警察,遭到綁架。警察劫持我到派出所,對我進行問話及其它一些非法手續,要採我的指紋。

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情,所以我對採指紋的目地並不清楚,當時也沒多想,就在採指紋的機器上按下了手指,師父點化我,第一次採集失敗,原因是機器上掃描指紋的塑料板上貼了個保護膜,用來保護塑料板的,那個保護膜起了個氣泡,採集失敗。

因為我對之前他們的問話和手續都是不配合的,看到我對採指紋的行為有點猶豫,但沒排斥,警察們馬上對著那個保護膜又壓又按,希望在我改變主意前,把氣泡消除,結果氣泡卻越來越大。從他們緊張的表情,和討好似的解釋中,我覺得他們採集指紋肯定另有圖謀,想存下我更多的信息。於是,我馬上悟到,是師父保護我呢,不讓他們採集我的指紋。

接下來,他們無論怎麼說,連哄帶騙,我一律拒絕他們採集指紋,後來,那個派出所的所長說:「你如果再不配合,我可採取強制措施了,本來看你一個小姑娘,一直沒好意思強制對你。」說著就走過來要扳我的手指。

那時,師父將第二套功法的口訣打到我腦中:「生慧增力」[2],你扳不開。我把大拇指放在其他四指下面,握住了拳頭。我握著拳頭,並沒有很用力,他兩隻手翻過來,覆過去,一會兒摳,一會兒掰,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沒有扳開。

三月春寒的日子裏,他累出一身汗。屋裏的警察表情都很吃驚──一個高大的警察,用盡全身力氣,卻沒有扳開一個柔弱的姑娘的手指。

我不配合他們的過程中,說話語氣一直平和而堅定,我當時覺得我是大法弟子,通過這些年的接觸,你們都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你們得尊重我。結果,他們在問話和其它非法手續中,都是採取商量的語氣,沒有很強硬的做法。

二.警察催我要真相

後來,派出所把我綁架到拘留所,非法拘留我十五天。一進拘留所的時候,我有點不知所措,身邊沒有同修,也看不到法,感覺很無助,師父就借別人的嘴鼓勵我。那個拘留所裏都是一些吸毒、賣淫、打架的女犯人,她們問我怎麼進來的?我說我煉法輪功,被綁架來的。其中一個女孩說:「我就喜歡煉法輪功的,他們都可善良了。」

聽了她的話,我深受鼓勵,就想,既然我到這裏來了,我就要讓她們看到大法的美好,我要向她們洪法。以後的幾天裏,我無論做甚麼事都站在洪法的基點上,我不穿犯人的馬甲,站隊不報數,並通過這些方式向警察和犯人們講真相,講修煉法輪功是合法的,非法拘留才是犯罪,講大法的美好,勸她們三退,她們大多數都能接受。

那個拘留所的警察都是女的,她們兩人一組值班,七、八天輪一次班。裏面的犯人除了吃飯和睡覺時間在各自監舍裏,其餘時間都在三樓的大廳裏。拘留一個月以上的(邪黨稱她們為收容教育人員)在做手工活,一個月以下的,圍著桌子坐著聊天、睡覺、看書甚麼的,平時不允許收容教育人員和拘留的人說話,所以收容教育人員跟我接觸的比較少。

總共二、三十個拘留人員,我跟她們坐在一起,很快就都講過真相了,我想跟收容人員講,但是她們又不敢找我說話,怎麼辦呢?在裏面的第三天上午,我一心想著要跟更多人介紹大法,於是,我在大廳的一角,選了個既顯眼又不妨礙她們走路的位置,開始煉功。

值班警察得知我在煉功後,把我叫到一樓辦公室,五、六個人圍著我,給我做「工作」,讓我別在大廳裏煉了,平時我在宿舍煉,她們都不管,說了她們工作上的難處等等,後來主動請求,給我紙和筆,讓我寫修煉體會,總之,只要我不在大廳煉功,幹甚麼都行。

我心裏想著:反正我在大廳煉了三套功法了,犯人們也都看到了,並且小聲議論法輪功動作好看,表現出極大的興趣,接下來,她們就會主動來找我了解真相了,我洪法的目地已經達到,那就接受警察的建議,寫修煉體會吧。

值班的一位H警察給我找來紙筆,讓我寫完後,給她看看,我答應了。當天中午和晚上吃飯時,她看到我,都問我寫好了沒,她要看,囑咐我寫完後,一定要給她看看,我說還沒寫完呢,寫完一定給她看。

我回去寫了滿滿五頁A4紙,從小時候體弱多病,父母感情不和,瀕臨離婚的邊緣,寫到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及修心向善,挽救了即將破裂的家庭,寫了鎮壓前大法在國內受歡迎的情況,又寫了「四二五」和平上訪及「自焚」的五大疑點,大法洪傳世界的盛況,薄熙來販賣屍體和器官,江澤民等人在海外被起訴,最後寫到柏林牆的故事,引出對警察的勸善。

寫完後,先在拘留的犯人裏傳看,她們通過看勸善信,明白了真相。過了幾天,又到H警察值班時,我在晚飯後,把真相信給了她,她很快看完了,又打發人給我送了回來。

第二天早上跑早操結束,她站在操場上,給所有犯人講話,說到:「我年輕的時候,曾經是省女足隊員,身體很好,現在上了年紀,也有了各種疾病,我每天晚上沿著走廊快速走,鍛煉身體的時候,都能看到法輪功小姑娘在宿舍煉功,她每天晚上都煉。她給我寫了一封信我看了,寫了滿滿五大張紙,我穿著這身警服,在這樣的情況下,有很多話我不能說……煉功使她和她家人身體變好了,你們這些人沒事的時候,不要去一些燈紅酒綠的場所,沒甚麼意思,學習一種健康的生活方式……」

早操結束後,那些平時接觸不多的收容人員都問我要真相信看,看完後,我勸她們三退,她們都同意。

三.師父幫我清理環境

我住的監舍有十幾個人,她們都喜歡跟我接近,我也有意跟她們拉近距離,以便於講真相,勸三退。其中有一個小雙(化名),一直刻意與我保持距離,我有時跟她說話,她也只是簡單應答,後來,別人告訴我說,她是學佛教的,想開佛教用品店,錢不夠開店,就去賣淫,想掙點錢開店。

有一天,新去了個吸毒女,一進去的時候,臉色慘白,目光呆滯,說話前言不搭後語,我給她講了真相,三退後,她慢慢正常了一些。小雙就對別人說:「那個吸毒女身後跟了個惡鬼,被我師父和法輪功給嚇跑了。」

她說,她能看到一點過去和未來的事情,有幾個人就去找她看,她就給人說這個事如何那個事如何。有一天,一個女孩讓她幫她看看,她說,我看不了了。女孩問她為甚麼看不了?她用目光示意著我,對女孩說:她(指我)師父把我師父趕走了,我就看不了了。

又過了幾天,我跟小雙熟悉些了,我就給她講了三退,她也同意退出之前入過的團和隊,並且慢慢開始跟我商量一些生活中的事,說一些心裏話。可能她背後低靈的東西被師父清理掉之後,本性的那面知道誰是為她好了。

四.世人敬大法

有一個因酒駕被拘留的人,她以前在磁帶廠工作,說起大法,她感慨的說:「法輪功救活了多少磁帶廠和印刷廠啊,那時候我們廠就是做法輪功(講法)磁帶的,日夜加班,供不應求啊,法輪功的音樂可好聽了,聽了以後心可靜了,我是負責檢查磁帶質量的,做好一盤,我就聽一聽,看看有沒有次品,時間緊,我只能選開頭和結尾還有中間一段聽一聽,李洪志說話有一種『力量』,有一種磁場,吸引著人聽了一段還想聽,我還買了一套送給我朋友呢。」這些話她不但跟我說,還跟警察說,跟其他犯人說。

那些收容教育人員大都身體不好,拘留所裏面的藥價格很高,有一次,一個收容人員去找我說:「我身體不好,肚子老痛,吃藥也不管用,我跟她們(指其他犯人)說,她們讓我來問問你有甚麼好辦法。」我就給她講了真相,做了三退,又告訴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怕記不住,讓我給她寫下來,我找了張紙,工工整整寫下這九個字,她念了幾遍,小心疊好,放在裏面衣服的口袋裏,如釋重負的走了。

我之前只能背過很少的幾篇《洪吟》和《精進要旨》裏面的法,在裏面我認識了一位老同修,她背法背的好,我就去買了兩個本子,她背,我寫,把《洪吟》、《洪吟二》都抄在本子上,每天都拿著背,那兩個本子,除了吃飯和去衛生間,其它時間我走哪帶哪,隨時背法。

有些犯人就找我要本子看,我剛開始有些猶豫,怕她們看不懂,後來證明,我的擔心是多餘的,因為師父說「不同層次有不同層次的法」[3]。她們看了之後,有的說:「寫的真好。這是誰寫的?咋這麼有才呢?是你師父寫的嗎?這些都是他寫的嗎?他咋這麼有才呢?」還有的邊看邊說:「嗯,有道理。你看這句就很有道理。」

後來,她跟我要了一張紙,忍不住把《神醒》那篇經文抄下來,說寫的太好了,要帶著走。在那樣的環境裏,沒有像樣的紙把師父那麼偉大的法寫下來給她,我覺得不讓她抄下來帶走,又怕會打擊世人的心,就只好給她了,內心求師父,如果世人無意中丟掉了或者裝口袋裏揉髒了,請不要怪她們。

還有前文提到的那個吸毒女,她看我買了個本子又抄又背的,她也買了個本子,看了一些常人寫的書,看到自己感覺好的句子就抄下來,後來看了我抄的法,頓時奉為真理,每篇都要抄,說馬上要離開拘留所回家了,以後看不到,太可惜了,要都抄下來。我看到她和別的常人的文章寫在一個本子上,猶豫著要怎麼開口跟她說不能這樣做,我正組織語言要說的時候,她連日來傻呆呆不解人意的表情卻一掃而空,很快從我的眼神和表情中讀出了不妥,自己主動說:「我跟這些東西(指常人的文章)放一起不好,是吧?那我撕了哈。」說著,就把那些常人文章都撕下來了。

還有幾個想出來後跟我學法,有的想讓她母親學,因為她母親身體不好;有的想讓女兒學,因為女兒脾氣太急;有的因為自己住的離我遠,勸離我近的人出來後跟我學,她說:「你住的離她那麼近,你出去快跟她學法輪功吧,你看學法輪功的人多好啊,脾氣那麼好,待人這麼和善,我如果離她近,我也去學,可是我太遠了。」說話間滿眼的可惜。那時的場景就像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我們在鄉鎮的集市上煉功洪法的時候一樣,相似的原因,相似的話語,都是想走進大法,多麼的可喜。

我們按照師父的要求,做事先考慮別人,已經成為大法弟子的習慣,並在日常行為中自然而然的散發出來,這些在法中養成的習慣,我們覺得很平常,而常人卻覺得很可貴。她們把我們平時哪怕很小的一點善舉,都看在眼裏,記在心裏,跟別人談起來時,語氣中充滿了讚歎。

在拘留所的那段時間,不管是犯人還是警察,提到大法弟子,都會說: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很善良,她們如何好,如何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二、動作圖解 〉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