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擾面前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八日】因為我屬於開著修的那種,而且十幾年來在網上寫了一些文章,時間一長,很多的同修就喜歡和我探討另外空間和輪迴轉世的方面的事情。

剛開始那階段,每當同修提出這些問題的時候,我都多少的說一點。可是後來卻發現人的執著是無法滿足的。同修又提出自己的家人或者朋友的一些關於輪迴方面的事情。這樣我心裏就開始糾結和痛苦了。

當時覺得很多事情是不該說的,說了對同修的修煉也沒啥用,只是在滿足對方強烈的好奇心而已。而且更為關鍵的是:同修身在強烈的執著當中卻根本意識不到那是一種強大的執著和人心。當面對這些的時候自己內心那種痛苦是無以名狀的。把一切問題的責任都「歸罪」在同修身上。這明顯的向外找,向外看的行為,幾年我都沒有意識到。就在這種痛苦和糾結中煎熬著,甚至可以說是「度日如年」。當同修來見我或者來電話的時候,我心裏總是「咯登」一下。

因為同修狀態不一樣,在這個過程中,我也曾試著對他們探討的那些事情不多說,但卻發現這樣一來很多時候就會被扣上「不配合」「保守」的帽子或者造出一些其它的謠言來。特別是面對強勢的人,當他們用極為強勢的語氣和方式強制我說的時候,我似乎真的感覺到那種場景就如同「警察審犯人」的狀態。不說的話就會造成一系列不可預知的「後果」。(這些其實已經實實在在的發生過了。)時間一長我就如同患了「斯德哥爾摩綜合症」一般,在夾縫中希望能走正自己的路。

後來覺得長期這樣做也根本不是辦法。我不能總是無度的再隨和他們,那樣對他們也不好。

最近通過反覆的學法,特別是當我看到《轉法輪》「煉功招魔」中的那段:「一睡覺就有人找他比武爭鬥,搞的一夜都休息不了。其實這個時候就是去他的爭鬥之心,他這個爭鬥之心要是不去,他老是這樣的,長此下去,幾年拖下去也是出不了這個層次。搞的這個人也就煉不了功了,這個物質身體也受不了,精力耗的也太大,弄不好就廢了。」心裏忽然之間一震,然後亮堂了。覺得師父這段法對我目前的情況是非常的有針對性的。

一切外在的干擾源於自己內心的不純、不正。十多年來因為自己寫點文章,心裏總有一種「成就感」,但和同修聊起另外空間和輪迴方面的事情,自己內心還有一種歡喜心,證實自己和不注意修口的心,雖然很多時候,明知道說了不對,而且看到同修身在執著中,自己心裏也很痛苦,但此時還是為了礙於面子,怕得罪同修、怕同修的要求得不到滿足,而節外生枝,給我造謠等等。其實說到實質,還是怕自己的「名」受到損失。

當想到這些的時候,自己一下子就明白了:原來同修用盡各種方式來和我探討另外空間和輪迴方面的話題,對我而言,就是去我的人心的過程呀!我應該向內找才是。放下那麼多的怕心和執著,完善自己今生先天性格上的不足──不講原則的過於隨和,不受外來的干擾和人心帶動,就嚴格、嚴肅的走好走正用功能證實法的這條路,才是對我和對同修負責表現,才是對萬古機緣的珍惜,才是真正不辜負師父慈悲苦度的表現。

後記:昨日晚十點多,有一位同修來短信,還在詢問一些過去緣份的事情。面對著短信,我笑了,當時我想:謝謝師父再給我去人心的機會。我一定能嚴肅又慈悲的對待這類的事情。任何事情,我們只要找自己,一切干擾也都會變成好事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