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講真相中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六日】

師尊好!
同修們好!

這些年,在明慧網上看到世界各地法輪大法交流會的照片上,在莊重殊勝的講台兩邊常常掛有師父的詩句:「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每當此時,「慈悲」、「正念」四個字就深深的打進了我的腦中,每每遇到問題,總是時不時的閃現出來。借第十二屆大陸法會交流之際,將近來的修煉故事寫出來,以自己的修煉成果來證實大法的純正偉大,師尊的洪大慈悲。

堅定的走師父安排的修煉之路

集體學法也是比學比修,共同精進的好形式,師父在法中也是這樣要求的。但在大陸要堅持長期平穩的辦好學法小組確實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情。外在有邪惡製造的恐怖環境的阻擋、不修煉的家屬的不配合,還有來自內部學員各種人心的干擾等等,有些學法小組好不容易成立了,又由於種種原因無法堅持下去。

幸運的是,我們的學法小組自成立以來堅持至今。這是一個堅定正信、保持正念、克服重重魔難的過程。

我是一九九四年兩次參加過師父的傳功傳法班的老弟子,又是當地輔導站的義務輔導員。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零六年底,我受到了邪惡的種種迫害──非法傳訊、監視居住、關洗腦班、判刑等。二零零七年從黑窩出來後,通過學法修心,找到了自己心性上的許多不足,在心裏以強大的正念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堅定的走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不久,就在家裏成立了學法小組。學法小組堅持了有一段時間都很穩定,也沒有甚麼街道居委會人員上門騷擾之事發生。

但是不久我們內部卻出了一點事情:有一位剛剛從新走回來的學員去他居住的小區內發真相資料時,被保安舉報,被當地派出所人員綁架關入了看守所。學法小組有學員考慮安全問題,建議停一段時間觀察一下再說。我悟到,遇到魔難就退縮轉彎,那樣豈不是和常人一樣嗎?遇到魔難大家堅定修煉的心是不能動搖的,尤其是學法這麼重要的事情,絕對不能動搖。因此,我家的學法小組沒有停,而且還加大集體發正念的力度。

另外,我和其他學員還多次冒著風險去了那個被綁架的學員的家中,慰問家屬,了解情況,及時將事件上明慧網曝光。我們還收集當地派出所和司法機關的電話號碼,發給明慧網,請海外學員打真相電話制止迫害,還幫助其家屬樹立起正念,主動到看守所要人,一同解救被關押的學員。由於大家正念足,配合的好,加之被關押的學員不配合邪惡,甚麼也沒說,關押了九個多月,案子還判不下來,最後草草的判了一年就放出來了。

慈悲救人 講真相中修自己

我在法中悟到,師父要我們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既是大法的要求,也是我們的史前誓約。師父為了拯救宇宙一切眾生,正宇宙的法,操盡了心,吃盡了苦,給予了我們最好的一切,真是開天闢地無以言表的佛恩浩蕩。那我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還有甚麼理由不做好自己該做的一切呢?因此,我除了要幹好工作外,自己抓緊時間學法煉功,還要做真相資料,有時為了趕資料,幾乎通宵達旦都沒時間睡覺,但也不覺疲倦,第二天還要上班,我知道是師父慈悲的加持了我的能量。平時一有機會就同身邊人講真相,勸三退。

原來我是一個喜歡安靜獨處的人,不太喜歡與人接觸。但因為要講真相救人,我就改變了自己的處事方式,凡是親戚朋友的聚會,紅白喜事,慶生或紀念活動等等,只要叫到我,我都會去參加。參加聚會前我都要根據聚會的人數和不同的人準備不同內容的真相資料,一般他們都會接受,講三退一般也能隨緣講通一些。有時甚至是兒子同學、同事的聚會,我也爭取去參加。一般我都會對兒子說,這次由媽媽來請客吧,兒子很開心,我基本上也能將來參加聚會的同學、同事都勸退了。事後兒子開玩笑說,「媽媽為了講真相救人真捨得投資啊!」我笑著說,這種投資太值得了。

在講真相過程中,有時遇到中黨文化的毒較深的人,那也真是考驗心性。有一次我去看望一位我認識的老幹部,準備和她講真相,我剛一開口,她就開始罵人,說:你們這些人真沒良心,××黨養著你,你還反對它,一聽到你講××黨的壞話就討厭,下次你不要來了!就將我轟出了門口。

我心裏很難過,眼淚都快流出來了。回到家裏學法,靜思自己是哪裏做的不好才會這樣,後來發現是自己沒從對方的角度去考慮問題,這是自以為是的人心作怪,後來受到委屈還動了心,動了情。只要有人心,慈悲是體現不出來的。認識到自己的不足、修去自己心裏不好物質後,再一次去她家,她好像甚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和我有說有笑的。這一次就順著她執著的養生健身、當前的貪官腐敗等問題去講。還耐心的和她講了一下我們的工資是誰給的,不是××黨給的,是從納稅人那裏徵收的稅款再通過政府部門發下來的,是納稅人養活了××黨。××黨就是搞愚民政策,巧立名目盜取百姓和國家的財富,供那些貪官吃喝嫖賭,無惡不作。更惡毒的是宣揚邪惡的無神論,叫人不信神,不信善惡有報,只信它搞的假、惡、鬥理論,搞的人人為敵,歷次運動整死了多少人啊,迫害法輪功隨便抓人、打人、殺人,更惡毒的是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牟取暴利……就這樣耐心的同她慢慢講。前後好像是去了五、六次,直到將她講的感動得哭了,答應退出黨團隊,接受我給她的真相資料。

利用戰友聚會救人

今年年初,有一個戰友聚會,是過去與我關係不錯的一位戰友發起的,他現任一個市的所謂維穩辦公室的頭頭,好像還與「六一零」有甚麼瓜葛。他總是打電話邀請我去參加。我開始有些忌諱他的職業,藉口路途太遠、千里迢迢的難下決心就推了。哪知他還是打電話來,說是大家都老了,也許是最後一次聚會了,現在已有一百多人報名。還說,大家多年都不見你了,很想見見你。後來我悟到,這不是師父安排給我救人的機會嗎?我怎麼這麼笨沒悟到呢?!靜下來查找自己,還是有一點點怕心,立即發正念去掉它。後來我打電話就答應了他的邀請。

我開始準備帶去的真相資料,一百多份資料,有神韻光碟,有天音CD,還有真善忍好的福字,真相圖片等等,整理好足足有三大皮箱,考慮我一個人拿不了,就邀請我們學法小組的兩位新學員一同去,她們很高興的答應了。但報名的時候,那位戰友卻說不能帶家屬,要不人太多了安排不了。我說,不是家屬,也是戰友,他也被我搞糊塗了,說好吧好吧,只要你能來就行了。

一路上陽光璀璨,乘坐飛機、火車都順順當當的。我悟到,因為我們要去救人,一路上有師父法身在看護著我們,我們一點也不害怕和擔憂。我們一到那裏,先給他和他的妻子講真相,要他們退出黨團隊,沒想到他的妻子很爽快的答應了,還說,甚麼黨不黨的,現在誰還在乎這個。後來,在我反覆耐心的勸說下,這位戰友也答應三退。我送去真相資料他們都很高興的接受了。

當聽到我要到聚餐會上派發資料時,他就不幹了。說,你發給我就可以了,我能理解你,但這麼多人,萬一有人不樂意了,將你告了,那怎麼是好啊?!千萬不能帶去。這時,我就耐心的對他說,你們都是我的戰友,我想你們都得好,不被邪惡欺騙,到時候你們做了陪葬多可憐哪!何況為了給大家準備這些禮品我熬了多少夜,千里迢迢的拿過來容易嗎?說著說著我的眼圈就紅了,聲音也有些哽咽。他看到我這樣,也就再沒說甚麼了。我安慰他說,都是老戰友了,相信大家會非常友好的,放心吧,不會出事的。

第二天,我們到聚會地點一看,天哪,那些分別了有三十多年的戰友們一個個好像是從地獄裏出來一樣,幾乎個個的臉不是蠟黃就是灰青,不是大腹便便就是哈腰駝背的,我說的一點也不誇張。很多都是轉業退伍到了公安、政法、司法機關,也不知他們在邪惡的黨文化的毒害下,在無知無明中幹了甚麼壞事才會變成這樣,已看不到當年生龍活虎、英俊瀟洒的小兵仔的影子了。

戰友們見到我都非常的吃驚,說,你怎麼保養的這麼好啊,幾乎沒有怎麼變樣,還是這樣年輕漂亮。我說,因為我修煉哪,就簡單的介紹了我修煉的情況。我就開始忙著分發我準備的真相資料給他們,因為包裝的嚴實美觀,他們沒有打開。我叮囑同來的兩位新學員加強發正念,三個人分工,我站在接待處,她們分別站在樓梯口和禮堂門口派發,說是給大家準備的禮品。就這樣我們帶去的資料幾乎全部派發出去了,剩下的一些就在其它時段發到居民樓裏了。

去參觀景點時,我們三人還相互配合貼了不少真相不乾膠,因為人多時間緊,面對面的只勸退了二十多個人。

利用訴江救度各級政府工作人員

今年五月以來,全球訴江大潮滾滾而來,這也是正法形勢到了這一步了。我在六月中旬寫出了自己的起訴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通過郵政快遞寄往了北京最高檢察院。第二天就收受到高院簽收的短信。後來我就將訴江副本發給了明慧網。七月初,明慧網刊登了出來。

接著,當地居委會和派出所的人就突然上門詢問。還是老規矩,我們隔著防盜門談話。他們問我是不是上明慧網寫了甚麼東西?我一聽就知道是怎麼回事。我就直入主題說,是我在上個月寫了一封控告信控告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寄給了北京最高檢察院。你們知道,我本來是軍烈屬,是得到國家的撫恤和照顧的。因為修煉法輪功,身體好了,為國家節約大筆的醫藥費不說,還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做好人,就這樣還被無辜的關押,強制洗腦、開除公職、判刑六年,搞的我們家生活受損、親人離散、精神崩潰,你們說多慘哪!歷史上說竇娥冤六月飛雪,我可比那竇娥還要冤哪!就是江澤民這個壞東西出於個人的妒嫉心,利用手中的權力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對法輪功學員「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無數的法輪功學員被抓被打被抄家,「打死算自殺」,還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牟取暴利,你們說說,我該不該告他。他們一直靜靜的聽著,誰也沒吱聲,不一會就走了。

但過了幾天,居委會主任又領著街道綜治科科長上門來了,那個科長說,我們不是來阻攔你控訴的,上次居委會主任沒有搞清楚,我們只是想來了解一下具體情況,看看我們街道能不能給你提供甚麼幫助。這次我沒有感到厭煩,心想,這個科長沒聽真相,再給他講一講。我又耐心的同他講了江澤民對大法和大法弟子所犯下的滔天大罪。我還講,現在江氏流氓集團在受到天懲,呈土崩瓦解之勢,從王立軍落馬開始,臭名昭著的有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等,還有許許多多高官落馬,廣東就有陳紹基、萬慶良等。你們可以說原來都是我們一個區的同事(我原來在他們所在區的區政府工作),我不想你們受牽連,將來也遭到訴訟,因此,你們要給予我最好的幫助,就是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那個科長聽了後雙手合十,連連說:「我明白,我明白,我們只是來問候一下。」說完就走了。

沒想到過了幾天,那個街道綜治科科長又來了,說區裏有關領導要請我去吃飯,隨便聊聊。我心想,還要講真相呢?就答應了。我那天還化了一個淡妝,注意了一下衣著,和兒子很早就去了他們定好的飯店,見他們還沒到,我開始發正念。心想,這些人也是被邪黨洗腦欺騙的可憐的生命,也是大法要救度的生命啊,我今天一定要耐心和他們講真相、勸善,要他們棄惡從善。這時,就感到全身一陣陣發熱,兩隻腳像踩著風火輪,每個汗毛孔都有法輪轉一樣,心裏充滿了慈悲的能量。兒子在一旁說,「媽媽,今天你特別的漂亮。」

他們來了,一見到我都驚訝得不行,說話都磕磕巴巴的。我就順著他們感興趣的話題,講歷史、講神傳文化,再談到信仰、談到歷史上迫害正信的結局等等。他們好像已經忘記了要對我說甚麼了,就像一群學生一樣靜靜的聽著老師在講故事,氣氛很融洽、很祥和,我兒子在一旁笑著、吃著。直到很晚服務員來催結賬,這個飯局才散了。

臨走時,一個辦事處主任說,我有個女兒,對歷史、文學很感興趣,下次,我帶我女兒來單獨請你吃飯,向你請教好不好?我說好。這時我就想起了師父的法:「其實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這個能量越大,甚麼不好的東西都能解體掉。這是過去釋迦牟尼也好,那些修煉人也好,都沒有講過的。善的最大表現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體現。他能夠使一切不正確的都解體。」[3]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也三言兩語〉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明慧網第十二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