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護我一路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七日】我平時怕心少,所以發放真相資料都是白天去做。二零一五年八月上旬的一天午飯後,我頂著烈日到三里外的不足百戶的村子裏發真相資料,進村發了十幾份就進了正街。一眼望去,前面不遠處在街兩旁有十來個人在乘涼閒聊,為防萬一,我不想讓他們發話,心想:過去吧,一直到村東頭再往回發吧!於是我從他們身邊走了過去,心裏想著:我是來發真相資料救人的,誰也不能干擾我,都進屋吧!

我還沒走到村頭,炎炎烈日隱去了,天陰了,一陣風吹過,下起了雨。到了村頭,該往回發資料了。轉身一看,街上的人都沒了。我立即合十,感謝師父的精心安排。於是我像進入無人之境一般的挨家挨戶的穩穩的放好每一份救人的真相資料,並祝願看到資料的人都能得救。雖然像淌河一般的行進在疾風暴雨中,渾身澆的淌著水,但只要看到屋裏有人注視著大門外的我時,我會笑著揮動起手中的真相資料,告訴他們:我把救你們的真相資料放在門上了。那種神在世證實法的愉悅與感奮真是語言難以表述。確確實實的感受到:自己真是一個立於天地之間,奔波於風雨中的神。

到了村子邊,我帶的資料發沒了,雨也停了。沐浴在浩蕩的師恩中,真正感悟到: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真是萬世的幸運。

二零零八年六月我被非法勞教一年,劫持到吉林省長春市黑嘴子女子勞教所第七大隊。二零零九年五月末的一天,被非法關押在一小隊一位大法弟子用自己的一壺水洗了澡,獄警罰全一小隊三十多人停止供飲水三天。一小隊全體罷工了。那些天,每天都加班到深夜,天又熱,自己省點水不喝,用來沖澡,純屬無奈之舉,要受如此的懲罰。於是我帶頭二小隊三十多人罷工聲援一小隊,並藉此反迫害,最後整個七大隊都罷工了。獄警們慌了手腳,氣急敗壞。經過一番對峙,大隊部收回停止供水的決定,並終止加班。

事後,獄警叫我到大隊長辦公室去,進去後見到兩個大隊長及二小隊的獄警張碧雲,都沉著臉,桌子上擺著電棍、皮鞭子、木棍子,我明白了,這是擺開架勢,要懲治我了。我沒一絲怕,心想:「我是師父的大法弟子,誰也不配迫害我。」大隊長魏丹,像男人般的五大三粗,滿臉橫肉,是個出了名的惡警。她一手抄起電棍,衝我陰陽怪氣地說:「這個東西好不好使?」一邊讓電棍啪啪的冒火星,室內空氣緊張起來,我不停的發正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她把手中的電棍掂來掂去的,一會兒就放下了。突然獄警馮某徑直走進來,拉起我的手,把我送進車間,使我脫離了險境。

後來管生產的獄警李某說:「今天就是要拿你開刀的,算你走運,馮獄警要不把你拉走,可夠你受的。」我心中明白:哪是我走運,明明是師父安排救了我呀!否則,一個普通獄警怎敢有違拗大隊長的舉動呢?

現在回想起來,真是發自內心的感謝師父的慈悲呵護,使我免遭一難。

在正法的路上,師父一路護行。只要真心去做,師父為我們鋪墊好了一切。現在的訴江大潮,是與舊勢力搶人的又一新形式,只要我們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就能救度更多的世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