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寫作項目組中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三日】幾年前,我曾兩次在講真相時被惡警綁架。我在第二次被迫害時向內找,找出了自己由於害怕被迫害而沒有溶入本地大法弟子整體的怕心。當我從黑窩回家後就一直想參加本地的學法小組,但由於各學法小組學法幾乎都是在我的工作時間,故一直未能如願。

去年,一名在本地工作的外地同修─小妹,也提及想參加學法小組,我便與協調人大姐商量此事。後來,大姐考慮到我們幾人都有寫作的特長,決定新成立一個學法小組兼寫作項目組,共四個人,避開我們的工作時間,學法定在星期五的下午。

但學法小組還未開始時就已遇到干擾,一連兩個星期我和小妹都臨時有事脫不開身。第三個星期時,小妹又電話告知我臨時有急事時,我當時悟到這一定是邪惡干擾,心想今天必須得排除它,集體學法是師父所要的,今天無論如何都得去。當我趕到學法地點時,大姐早已等著我們了,就這樣我們倆人開始了學法小組的第一次學法。

第二次學法時,邪惡抓住我曾被迫害、怕心重的漏,在夢中給我演化出學法時會遇到危險的假相,同時讓我一出門就看到警車,心生恐懼,往我腦子裏打念頭:一去就會被抓,同時還嘲笑我不像大法弟子。我努力抑制怕心,也不住的鼓勵自己,集體學法是師父所要的,一定要堅持參加,這也是在同化大法。當我一走進學法點看到同修時,大部份這種怕心就解體了,第二次集體學法很順利。

我們學法小組每次學完法後,都會針對本地區出現的一些問題在法上進行交流、切磋,同時收集一些真相素材,各自寫些交流文章或證實法的文章向明慧投稿。其實這也是師父給我們安排的修煉道路,也有提高心性的因素。

去年下半年,我看似偶然的從一單位同事那兒聽說了一個消息─A同修被迫害致死了,我十分震驚,立即追問他從哪裏知道的,他說是從上級單位一個專管610工作的邪黨幹部那聽說的,還說消息一直被封鎖著。我既詫異、又心痛,我曾在黑窩中和A同修見過面,有過短暫的交流,知道了她被迫害的經歷,她人很善良,雖被非法關押多年,卻一直沒被轉化,依然堅定的信師信法,魔難中也在不斷的向內找修心性,然而這樣一位好同修,卻被邪惡迫害離世了。

到學法小組就此事與同修們交流後,大家一致認為應儘快核實情況後通過明慧網曝光邪惡,我也意識到我與A同修在黑窩中的短暫交流絕非偶然,我負有曝光此事的責任。

回家後,師父點化應儘快曝光此事。第二週學法時,同修們均反饋沒有途徑接觸到A同修的親人、朋友,所以我們決定先向明慧網曝光。於是我收集了明慧網歷年來相關A同修被迫害的文章,結合我與A同修交流中了解到的情況、黑窩中邪黨人員告知我的一些情況、本單位同事那兒得到的情況,整理了曝光材料,將文章直接發給明慧網。幾天後,明慧網登出了A同修被迫害致死的消息。看到這條消息時,我如釋重負,覺得完成了師父的囑咐和A同修的重託。

然而幾天後,意想不到的事出現了。大姐用郵件通知我,明慧同修收到A同事單位同修的反饋,她們與A同修的父母聯繫得知A並沒有離世,還在黑窩中,並提及曝光文章中所述黑窩想放人,可是單位不但不接納還提供迫害經費維持迫害的情況與事實不符,認為被關押的同修不轉化就不能闖出該黑窩。看完大姐的郵件後我有點懵了,難道我了解到的情況不對,應該不會啊,但如果A同修還在世的話當然是最好,那樣我必須儘快更正,可心裏對反饋同修所講不轉化黑窩就不放人的說法有些生氣,因為據我知道的就有許多同修正念闖出該黑窩,她們怎麼幫著邪惡宣傳。

但既然同修得到的情況與我們了解的不符,就需要再核實。於是我和大姐商量,各自通過各自的渠道再了解。我再次找到同事核實此事,得到明確回覆,A同修確實已被迫害致死,且相關部門在嚴密封鎖消息。幾天後大姐也回覆說,她托一個明真相的朋友到黑窩了解情況(這事對該人來說應該不難,過去也曾多次給予大姐此類幫助),對方先是爽快的答應,可幾日後卻躲著、迴避大姐,她從這異常的反應分析,A同修極可能已被迫害離世。我們分析可能A同修的父母被邪黨人員恐嚇,沒有說出實情。大姐將此情況反饋明慧,事情告一段落。

事後我反思自己,為甚麼當時看到反饋郵件時那麼憤憤不平,同修的出發點不也是為法負責、為同修負責嗎?我那不是一顆不能讓人說的心嗎?再找找根源,背後是一顆維護自己的心,其間混雜著不服氣的爭鬥心、妒嫉心、怨恨心等等,找到這些不好的心後,才發現自己真是有很多修煉中的不足。再冷靜的想想,自己在寫稿時確實沒有做到實事求是,文章中直接寫到A同修被迫害致死,準確的描述應該寫為「從可靠渠道了解到A同修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情況有待進一步核實」。這樣才符合大法「真」的法理。通過這件事,我學會了如何按照大法的要求嚴謹的撰寫文章。

還有一次,學法小組的同修們針對我地區普遍存在的現象,如執著正法時間、不能嚴肅對待修煉的種種現象以及其後的人心執著等問題進行了深入交流,意識到這問題非常嚴重且具有普遍性,會影響到大法弟子們的修煉,一致決定投稿明慧網,提醒同修們引起警覺。

回家後,我很快將小組同修們交流意見匯總成文,雖然覺得還有些方面寫的不太透徹,文章的整體線條還不清晰,但為了儘快發文,我便將文稿發給大姐把關修改。但幾天過去了,大姐卻始終沒有登錄站內郵箱(事後知道,大姐那時緊急赴外地協調大法項目,期間無法登錄郵箱)。當時我心裏很著急,因為我知道修煉中沒有任何偶然的事,一切皆由師父在有序的安排,我們意在提醒同修修煉中的不足,根據以往的經驗,這種文章都有時效性,誤了既定時間就會打亂師父的整體安排。

當晚做了一個清晰的夢,夢中我將自行車鎖在了別人的自行車上。醒來後,我靜靜的向內找自己的執著,發現我對協調人大姐有很強的依賴心,她是本地的協調人,在大法被迫害的這許多年來走的很正,正念很強,所以我每次成文後都交由大姐把關,大姐修改後再發往明慧。再往深處找,還找到了自己一顆對大法、對自身修煉、對同修不負責任的心,寫交流文章也是在修煉之中,自己已看到不足卻不完善它,把這樣的東西拿出來,不是對大法不負責任嗎,不是把自己修煉的機會推出去了嗎?同時也會給修改文章的同修造成額外的工作量,耽誤同修寶貴的證實法時間。我必須走出自己的路,不能再依賴別的同修了。

想到這裏,我便著手修改,盡所能的把文章條理理順,對照師父的講法,把相關問題講透徹,認真修改完畢後發往明慧網。當晚師父夢中點化,我這事做對了。幾天後,明慧網將此文發表出來了,雖然明慧同修從新調整了文章結構,但因為此文我曾認真修改過,所以後來當我對照明慧網發改後的文章時,我從中得到了許多寫作方面的收穫。

寫到此處,真實的感受到師父為弟子們的提高費盡苦心,不僅僅讓我們在修煉中發現執著並修去它,還教會我們怎樣按照大法法理的要求處理和解決問題,知道如何獨自去做事,又如何整體配合,使我們在法中成熟起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