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顆時刻想著救人的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三十日】我是一個快七十歲的人,從小就單純,直來直去。但同修說我,別的事不懂,就是真相講的好。

一個文化不高的老太太在街上和人家講,憑甚麼讓人家樂意聽、能相信?師父說:「所以學法還是最重要、最重要的,那是你要做的一切事情的根本保障。」[1] 我知道自己的一切智慧和能力都是從法中來的,都是師父給的。因此為了做好救人的事,我每天都堅持靜心學法,多學法,特別是參加集體學法,同時多發正念。

我時刻抱著救人的心,時刻保持著正念,甚麼也不想,就是光想救人、救人。看看街上的每個人,都是自己的親人,都是師父的親人,都是為法來的,都應該救。師父看到了我的心,就安排了一個很聰明的同修和我配合著做。

我們這裏是著名的旅遊城市,名山古城,寺廟眾多。一到節假日,來的人很多。陰曆三月三這天,我倆來到景點人密處,同修發正念,看著周圍的環境,並時刻提醒著我,隨時記下三退的名字。在師父的加持下,我思如泉湧,滔滔不絕,基本上是講一個就退一個。這天正是廟會,很多是農村來燒香的,有很多沒上學沒入過邪黨組織的老年人,也都讓他們知道了真相,告訴他們一定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每人都給一個護身符,他們都說謝謝。我講的快,同修記也得快,當天就勸退了一百多人。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給鋪墊好了,我們只是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達到的。

每逢節假日,我出去就講一天,有時中午連飯也不吃。天不亮,先在廟的周圍貼真相粘貼,天亮有人了,就開始講真相

五月放長假,外地來的人很多,其中學生也不少。我們在講真相的時候,有很多邪黨警察在巡邏。那天我們正在講著,一個警車上下來三個人,拿著電棍到處看,可能是有舉報的,我們迅速離開,轉到別的地方去講。那天我們勸退了一百多個。

在這期間舊勢力干擾也很大。到了第二天,我的嗓子就發不出聲了。到了第三天,同修的嗓子也發不出聲了。我們發正念:我哪裏有做的不足的地方,我在法中歸正,我有師父管,任何生命不配迫害;我們做的是世界上最正的事,是救人的事,誰也不配來干擾。我悟到,可能是這天法學的少了,讓邪惡鑽了空子。我求了師父,嗓子就好了。

我的腳上有個雞眼,這幾年一直困擾著我,一走路多了就痛,走不動,發正念也不管用。我用剪子剪了好多次又長出來,長得很快。有一天我哭著求師父說:師父,還有很多人得去救,請師父幫幫弟子吧。結果到了第二天早上就好了,師父把那個不好的靈體給拿掉了,謝謝師父慈悲苦度。

那天早上我去買飯,給賣飯的老闆大聲的講真相,他說是黨員,也退了,就是老向屋裏看。我往屋裏一看,有好幾個警察在吃飯。我就用更大的聲音對他們說:你們要想有個好的未來,就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是佛法,是叫人按「真善忍」標準做好人的,是來救人的。屋裏的人,特別那幾個警察都說:謝謝大娘。

周永康案公布後,講真相更好講了,這也是正法到了這一步,很多人罵邪黨,眾生都等著救。時間是很緊,咱多救一個是一個,不能辜負師父的囑託,不能忘記眾生的期盼,要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

師父給安排的一切都是最好的。自我得了法,全身的病都好了,我的兩個女兒目睹這一切,都相信大法好,都支持我。邪黨鋪天蓋地污衊法輪功的時候,孩子們在外面受了很多委屈、歧視,兩個孩子不知哭了多少次,但她們知道我做的是正事,一直支持我,兩個女婿也都支持大法。

在修煉的路上,不管有多難,我就聽師父的安排,達到法的標準,跟師父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