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我是學定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四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這一天與大法結緣的,二十二日,所有電視台都污衊大法,毒害百姓。我兒子來電話說:「媽媽,你看了電視沒有,政府不讓煉法輪功呢?」我就對兒子說:「這個法輪功以前這麼多人在煉,我怎麼不知道?前天才知道學煉,今天就這樣鋪天蓋地迫害法輪功呢。」我也不懂是咋回事,但是,我知道這麼多人煉法輪功,肯定這個功法是絕對的好!因為我也從來沒有煉過其它功法,相信這個功對我是絕對有益的,我堅定的對兒子說:「法輪功我是學定了。」

這十多年,風風雨雨中我能走過來,是因為我們有一個集體學法小組,我和同修們一起交流、學法至現在,學法小組基本沒斷過。還有多個學法小組都在堅持,經常和同修可以切磋。大家都能相互幫助、相互配合、學好法提高心性的同時,講真相,救度眾生,配合的比較好。學法時,有丟字加字的都有同修更正,能及時指出來,同修中有了過不去的事的時候,大家相互幫助、相互提醒,我在小組集體學法中不斷昇華。

學技術 默默的履行我的職責

二零一零年,協調同修要我自己上網下載,不等不靠。我跟她說,我甚麼都不知道,又沒讀多少書,我不行的。她說:你兒子又好,又懂電腦,又支持你,再說師父會幫你。沒過幾天,我就暗下決心,對電腦上網有了信心,師父就幫我。

技術同修又來我家給我提供技術。他一步步教,我就一步步學,記在本子上。他讓點「小鴿子」,我就點「小鴿子」,但是不懂小鴿子是啥,只知原本照搬就能上明慧網、就能見到明慧網上的師父、就能下載打印資料。

到了第三天,我正在點「小鴿子」,腦袋突然清醒了:啊!這就是「自由門」啊,突破網絡封鎖上網的工具!一剎那,我從頭頂到腳像脫了一層殼一樣,師父把我智慧打開了,我一下子明白了許多。那一刻,我好激動,拍著手高興了好大一會兒。見到明慧網上的師父照片,真的好高興,真的感謝偉大慈悲的師尊!

對電腦一竅不通的我來講,現在在大法中修煉成長,不僅學會上網下載、網頁投稿、送三退名單、複製粘貼,還學會了許許多多資料點常用的技術。記的第一次發送文件時,電腦上赫然出現幾個字「傳送成功」,還有一朵金色的蓮花,我很受鼓舞。

在做資料的過程中,起初技術上的突破雖然困難,同時配合同修把項目做好是很不容易的,但只要能吃苦、能堅持,就沒有做不到的。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在這十多年接送資料中。無論環境如何險惡,風雨無阻。每週資料都能按時到達同修手中。在所有項目上,默默的履行我的職責,就要兌現著我的在天上立下的誓約。

十多年迫害以來,我家就成了同修切磋、接轉送資料的中轉站。我的工作是做三班倒,工作很辛苦,兒子讀書也沒人管,起先也不想去接資料,有同修跟我說,現在邪惡迫害的很厲害,老同修怕心很重,沒有人去接送,經文資料就到不了同修手中,這一片地方就會中斷。我一想也對,我雖然是家庭主婦,但是大法的事情永遠是第一位的。後來就一直接送到現在。我知道這些都是師父給予我的,是師父看到了我這顆心,所以我家的場特別好, 這幾年,我還配合資料點同修做一些事。

我牢記師父的話,深知學法的重要,不僅要做好資料,更要把學好法修好自己放在第一位。我知道這些技能都是師父給予我的,是從法中修出的智慧。無論有多忙,每天把靜心學法放在第一位。師父在經文中說:「有的人直到目前還不能專心看書,特別是為大法做工作的人,你們不能用任何藉口來掩蓋你們的不看書學法啊,就是你為師父我個人做事也得天天靜心學法,要實實在在的修。」[1]

三件事都要做好。發正念也從不放鬆,做資料時無論多忙,全世界大法弟子四個整點發正念時,我都會停下手中的項目跟著發正念,從不間斷。同時每天又增加本地區營救同修發正念。我還建議有上網條件但還沒上網的同修,不等不靠,自己上網。盡力做好我應該做的事情,兌現史前的誓約。

師父救我走出拘留所

二零一五年一月十日晚上七時,我在發資料中,被不明真相的世人舉報,被派出所警察綁架,在綁架過程中,和世人講真相,他們不聽,硬是把我綁架到派出所。在派出所,被用手銬銬在木椅的扶手上,坐不正,站不起。搜身時,我對她們講這是違法的,對你們不好,再說我甚麼沒有,只有救人的資料小冊子。她後來跟所長說她身上一無所有。其實我身上有鑰匙、有手機,是師父保護了。

當班警察打電話要各社區人員來認人,我就求師父不要讓我們社區或熟人來派出所,後來,社區來的人都說,不是他們社區的,是外地的。又再問,家住哪裏的,年齡多大,家裏兒子在哪裏上班,說講清楚,送你回家。我講,你們都是騙人的,再說講了也對你們不好,你們更加迫害其他大法弟子,我也是在犯罪。

當天晚上十點多,就將我送到法檢醫院體檢,量血壓,很高,醫生說休息一會再量,休息一會後量還是一樣。後來就是做心電圖、抽血驗血,在抽血時,我就講我是煉法輪功的,被惡警綁架受迫害,現在中共邪黨正在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人神共憤,全世界都在聲討它,你們要將心比心,你們也有父母、兄弟、姐妹,給自己留條後路吧!醫生笑笑默認了。

從法檢醫院回來後,派出所將我一銬就是一晚一天。當晚,有警察來詢問資料來源,家住哪裏,天氣又很冷,講出姓名,馬上送你回家。我說:我是大法弟子,所到之處就是救人,只要你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們就有救。有些警察笑笑,有些警察不相信,說天這麼冷,晚上不在家呆著,出來幹這事。當時我甚麼怕心都沒有,心裏就是求師父救我,沒人我就發正念,背《論語》,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唱大法弟子歌曲,也想著全體同修幫忙發正念,當天晚上,下了一晚的雨,是師父加持,也不覺的冷。

一月十一日上午就有警察提審記錄,我講我不能告訴你們,告訴你們對你們不好,我就是犯罪,我不能告訴你們任何信息。我發資料給人看,救他們沒有錯,更沒有犯法。你們這樣用手銬把我銬在這椅子上,你們就犯了法了。然後他們把記錄拿來要我簽字,按手印,驗指紋拍照,我不配合。他們就抓著我的手強迫按,強迫簽名,我就簽「大法弟子」。

當天他們計劃把我送拘留所時,派出所就忙不過來,時刻有案子要辦,一直忙到下午四點多才送我,上警車後,我就和司機與辦案警察講三退保命,保平安,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們互相的講哪個是邪黨黨員?他自己不是,但又不退,也許是我真相沒講清,他們沒有退,真後悔。

到拘留所已是下午五點鐘了,拘留所警察看了他們的記錄後,問我哪年出生、身份證、住址要登記,我甚麼都不配合,派出所的警察講,她甚麼都不說才送來的,硬要拘留所收下。拘留所警察拿著法檢醫院的結果到裏面去了後,出來就問我血壓,心臟是不是有問題,我說你們讓我回家煉功就沒問題。

我心裏知道是師父在救我,心中只有一念,聽師父的話,有師在甚麼都不怕,甚麼都不配合。今天一定要回家,因家裏還有很多事等著我去做。只這一念,師父就讓他們不辦了, 拘留所要派出所的警察送中心醫院從門診起,去一科室,一科室的去檢查後,再送來。我知道師父在救我!

派出所的警察還不甘心,拘留所警察就讓他們看了內部制度,派出所的警察還不甘心,硬是要在拘留所門前給我拍照,我心想你照就照吧,反正你也照不上。之後派出所的警察就打電話給派出所所長,他們沒打通,就說到大路上等等,我又跟他們講大法弟子送資料是救世人的,我們師父是最慈悲的!你們一定要清醒,給自己與家人留個美好的未來吧。

幾分鐘後,派出所所長來電話了,我發出強大的正念,不許迫害我。我心裏跟師父說,我馬上要回家。就這一想,他們就問我到哪裏下車,我說就在這裏下車,不用送我,你們馬上回去。下車後,我雙手合十!心想師父也同時挽救了他們,沒讓他們犯下大罪。他們還笑我怎麼那麼迷,就這樣,師父就把我救回來了!一晚一天我平安的回家了。謝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走向圓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