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家人因迫害離世 福建卜麗華控告元凶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五日】福建省南平市浦城縣法輪功學員卜麗華女士,於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二日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導致她本人被綁架、關押、判刑,四位家人也因迫害而去世。

以下是現年五十四歲的卜麗華女士敘述修煉法輪大法的美好,及她和她的家人遭迫害的事實:

感謝師父再造之恩

我姐夫和小外甥是參加過李洪志師父當年的傳功講法班的,看到小外甥煉功,女兒也鬧著要跟弟弟學功,我見他們一家在大法中身心受益,接著我也跟著學起來了,那是在一九九七年五月。通過學法,我知道了這是真正教人修心向善的佛家氣功,很快我坐月子落下的胸悶,關節難受,全身乏力症狀完全消失,真是無病一身輕啊。

修煉前我經常怨天尤人,覺得命運作弄人,怎麼給我攤上個廠裏有名的小氣鬼、老虎婆做婆婆。修大法後我明白了一切都是緣分註定的,師父教我們按真善忍的標準做人,所以對小叔子、小姑子、妯娌、對婆婆我不再跟過去那樣計較了。婆婆仍經常拿我的東西,修煉後的我不把它當回事;婆婆還教我丈夫把錢藏好,不叫我知道他有多少錢,我跟沒事一樣;婆婆有時還喜歡指責人,我聽了只是禮貌的笑笑就走開了。直到我跟前夫離婚,我沒跟家裏人吵過一次嘴,也沒跟婆婆紅過一次臉。鄰里中也有婆婆曾經得罪過的人,原本想看熱鬧的,他們都服了,誇我這個大媳婦好。

迫害期間,我一次次被判勞教、拘留,家裏親人也遭受巨大的精神傷害,回家後家裏氣氛凝固了,可鄰居都過來安慰我:不要自卑,你沒做見不得人的事。信仰自由,是邪黨壞,欺負好人。丈夫跟我鬧離婚時,鄰居都勸婆婆要把握著這事:你這媳婦不能讓她走,走了你還上哪裏找這樣的好媳婦。

總之,法輪功不但給了我一個好的身體,同時也使我的心靈得到了淨化,成為一個真誠待人,處處能寬容別人、善待他人的好人。感謝師父再造之恩。

多次被綁架被非法判刑四年

可是江澤民這個弄權小人出於對我師父的妒嫉心、對修煉人數眾多的恐懼,不顧事實真相,凌駕於法律之上在一九九九年七月發起這場對修煉真善忍的善良群體鋪天蓋地的迫害,使得億萬修心向善的民眾及其家人被捲入長達十六年的浩劫之中。

為了還原事實真相,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我去北京證實法,回來後被浦城「610」、國保大隊拘留了十四天。

二零零零年二月,我跟姐姐卜麗萍去複印修煉心得,遭不明真相的人告發,被浦城公安局警察綁架、刑拘三十天。

二零零零年四月,我再次進京護法,後被浦城國保大隊刑拘。七月被浦城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同年八月,我被國保大隊劫持到福州連江女子監獄。四年裏他們強迫我無償勞動,每天十幾、二十小時,一天勞動下來有時還不讓我睡覺,有時罰我一個人清洗一百多號人的生產大車間的所有衛生;洗車間的窗簾,完了還要一個人自己爬上爬下的掛;洗電風扇、燈管和搞場地衛生,有時搞號房衛生,要求地面不得有一滴水,甚至不讓上衛生間,經常漲得我全身發涼,指甲發紫,飯顧不上吃。就是這樣,身前身後還經常夾雜著為了多減刑而被警察指使利用來罵我的犯人逼寫四書的叫罵聲,連眼睛都不許看一眼窗外。犯人鄭某還揚言要叫我生不如死。直到二零零四年三月出獄。

二零零五年二月,在石陂鎮講真相,被石陂派出所警察等綁架交浦城國保大隊,再次被非法勞教兩年,送福州女子勞教專管隊迫害,直到二零零七年二月刑期滿時還被加期七天關禁閉。這兩年時間裏每天無工資勞動八小時。

二零一一年六月在浦城城關講真相,遭蹲坑的舉報,被國保綁架被再次送福州女子勞教所專管隊迫害一年,關單間。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在官路鄉講真相,被官路派出所警察綁架被國保、「610」拘留十天。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浦城國保、蓮塘派出所警察將我從家裏綁架到福州藍天賓館,洗腦迫害半個多月,因為這次迫害我沒能見上姐姐最後一面,留下終生遺憾。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蓮塘鄉馮林培等人闖入我家從抽屜裏搶走真相資料,還扣押了我買斷工齡的失業金,住房公積金,扣了我的工齡,我交了一萬多元,只給我最低四百多元的社保。

四家人被因迫害離世

前夫因承受不了我一次次被捕、遭判刑的打擊,二零零八年與我離婚。

我的第二任丈夫蔡書和(也叫蔡金富),也多次浦城被「610」、國保綁架、拘留、勞教。二零零四年十月四日,蔡書和在發放真相資料時被綁架,後被浙江省江山市非法判刑三年,關押在浙江省余杭監獄。他的前妻因受不了這打擊,到監獄跟蔡書和離婚,丟下五歲的男孩遠走他鄉。蔡書和的母親受不了這多層打擊,沒等到兒子出獄就悲戚離世。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蔡書和在獄中因反迫害遭關禁閉、電擊,被注射不明藥物。他於二零零七年十月出獄時,身體非常虛弱,一直沒有恢復,於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四日不幸離世,時年四十三歲,丟下一個還在讀初中的孤苦孩子。

迫害給我家造成的痛苦還遠不止這些。我姐姐卜麗萍也被多次浦城公安、「610」、國保等拘留、刑拘。二零零六年一月七日,姐姐與同修段秀鳳在浦城縣忠信鄉講法輪功真相時遭綁架,被非法勞教兩年。在福州女子勞教所期間,姐姐絕食反迫害二百五十六天,遭綁「死人床」、野蠻灌食折磨,灌食中被放入不明藥物;勞教所人員還往她的陰道裏塞入不明藥物,並給她注射不明藥物。

姐姐從勞教所出獄後,身體狀況一直不好,原本白皙的皮膚都變黑了,姐姐說全身骨頭疼痛。二零一二年四月,浦城縣「610」人員欲綁架她到洗腦班,姐姐逃到山上。惡人綁架她不成,就把她丈夫綁架到洗腦班去了。姐姐在山裏待了一天兩夜,沒吃沒喝,因身體虛弱,在回來的路上摔了一跤,後腦勺摔傷,此後卜麗萍一天比一天衰弱,後再次摔倒,於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七日不幸離世,時年五十四歲。

我母親黃細英受不了這種種打擊,不久也隨姐姐去了。不到兩個月,我家相繼被迫害走了三個親人。加上婆婆,共四人因迫害去世。

所有這些都是這場迫害造成的。江澤民是這場迫害的始作俑者,是迫害的元凶,他應該對這一切犯罪負主要責任。為了維護法律的尊嚴,捍衛我的合法權利,更為了免於中華民族淪陷於道德崩潰的泥潭,特對江提起刑事訴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