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上門「看看」的人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五日】六月份在明慧網看到大法弟子都用自己真實姓名控告江鬼,我和妹妹切磋了一下,我們是大法弟子,決定提筆寫控告書,妹妹和同修問我:你準備好了嗎?我說準備好了,回到家裏就把控告書寫好了。

當我拿出身份證的那一刻,怕心一下出來了,不是怕自己怎麼樣,是怕再次連累兒女。停了一下,學法,我悟到這是一次向高層次講真相的機會,我不能錯過,要用自己的親身體會來證實法輪大法好,放下一切常人心。七月中旬控告書被高院簽收。同時還幫助其他同修寫了控告書,也都順利簽收。

九月十八號,乙同修來到我家說:你快點把家裏東西藏了,十月長假前只要是寫過控告書的人,公安局要來人調查,說這是內部警察對他說的:叫我們當心點。他說他準備去外地避一下,我肯定的說不出去,來人我就跟他講真相,我和同修們交流了一下,妹妹和A同修都說是假相,沒那個事。結果他們真是沒有人找他們。他們說不用出去誰來就給誰講真相。

沒過幾天,我家真的來了三個人,其中一人身上穿的是制服。我很客氣的招呼他們,我問他們:你們今天上門是有甚麼事嗎?他們說來看看你呀,你好嗎?我說很好,最近還特別高興。他們又問為啥?我說我們法輪功不是×教,即使在中國自己制定的法律條文中都沒有一條給法輪功定罪,所以對法輪功的迫害一開始就是非法的。他們都靜靜地聽著,他們問:你們為甚麼還要貼資料影響環境呢?我說:共產黨開足國家機器向全中國人、全世界給法輪功造謠,我們只能用這個辦法貼真相資料,讓眾生明白真相,不要被江澤民欺騙,不能對佛法犯罪,叫人類有個好的未來。

最後他們又問,聽說你們要控告江澤民是嗎?你寫了嗎?我說我當然寫了,他把我家害成這樣,害的我坐了那麼多年的牢,害的兒子沒有工作,扣我女兒工資,我怎能不控告他?控告他是公民的合法權利。我們是修煉佛法的,修真善忍做好人的。沒修煉之時我是一個快要死的人了,要不是修煉了法輪功,你們都見不著我了,我今天就沒有機會和你們講真相了。然後我就給他們講我當時得了甚麼病,哪家醫院都看不好,最後是修煉法輪功修好了的全過程。並告訴他們說:你們都被江澤民給欺騙了,天安門自焚是假的,你們都上當受騙了。

他們有的連頭也不抬的聽著,也不話說。臨走時我還告訴他們,你們一定要做好事,要知道善惡有報是天理的道理。他們都點頭認同。

走後我想這次心性沒到位,沒講三退的事情,下次再有機會一定要講到位。過了兩天,家裏又來了三位,是當地居委會帶來的,這一次我從一九四九年共產黨搞三反、肅反,搞文化大革命,講江澤民利用手中權力非法迫害法輪功,說天安門自焚是假的,害死了中國多少人,講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共產黨做盡了壞事。他們反駁說:也有好事呀,改善了人民的生活,我說吃的是毒大米,毒奶粉,農作物殘留的農藥。他們問那你們叫人三退不是搞政治嗎?我就說藏字石,去網上查一查吧,那是天意,再講它做了那麼多壞事,能不遭報應嗎?你們在入黨團隊的時候,舉右拳都對血旗發過誓言的,說把命交給它,它需要你命的時候你就要給它,壞事做多了天要滅它,你不退出,大難來的時候你就跟它一起滅,你就是它的替罪羊。我們說的都是真話,是天機是救人。而且真善忍是宇宙的最高特性,是佛法,人不承認他就沒有立足之地。

在師父的加持下整個講真相的過程都很圓滿。

我今年六十九歲,在修煉前是個要死的人了,就是常人說的腰子病,我不知道跑過多少家醫院,看過多少醫生,吃了多少藥,練過多少種氣功,最後醫生還是讓我回家,告訴家人回去後做點好的給她吃吧,當時的我已不像人樣了,整個人腫的頭大,臉大,腰、腿都粗腫,落到如此的地步,心灰意冷使我徹底絕望,只好在家等死。就在這時我單位的同事來到了我家,說你煉法輪功吧,說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我如獲珍寶,被真善忍的法理深深震撼。開始時我有點不放心一邊吃藥,一邊學法煉功,身體一天比一天好,人也精神了,我就把那些藥全部扔了,大概兩個月,我的病不翼而飛全好了,真是脫胎換骨,太神奇了,從此再也沒有吃過一粒藥,每天都感到無比的幸福。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利用手中的權力造謠,瘋狂的迫害法輪功,我怎麼也想不明白,這麼好的功法怎麼能被人這樣冤枉呢,一定要去北京上訪,為我師父和大法鳴冤,就是因為我去了兩次北京上訪,就被非法扣留,多次被綁架、拘禁、洗腦、抄家,前後兩次非法判刑,長達九年半。在監獄裏面對邪惡迫害,天天洗腦,強迫我寫了三書,雖然是違心的,也是做了對不起大法的事,給自己修煉留下了污點。出獄後,為了要跟上師父正法進程,我抓緊一切時間學法,白天一個人學一講法,晚上和子女們學一講法,多餘的時間看師父的各地講法。

看明慧網發表的同修們的交流文章,看同修如何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和當地的同修交流,遇到問題時向內找,正念正行,於是我就和妹妹每個星期都拿一天時間出去講真相。剛開始的時候我不知道怎樣做,看妹妹怎麼講,我也學著講。時間長了,我也能講了,我每天都去菜市場利用買菜的時候講真相救人。每次出去講真相,我給師尊上香,求師尊把我的有緣人送到我的身邊,給我們加持,每次我們都能講到十幾個、二十幾個,有的還要多。我知道這些都是師尊做的,我們只是動動嘴,跑跑腿。

個人體會,層次有限,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