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在中領館前講真相 風雨無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二日】我自幼體弱多病,十三歲時因風濕性關節炎住院,十四歲時風癱,住院一年。隨後又得了風濕性心臟病,血小板減少,各種各樣的病一個接一個!我幾乎每個月都去看病,每年都要住院。因為總是住院,和孩子一起的時間不多。有一次我住院回家,兒子放學看到我說:「老師回來了!」我心裏真難受。

一九九七年五月,我有幸得法修煉,猶如甘露洒在心田,我的病一掃而光,面色紅潤,神采奕奕,身邊的親朋好友看到了法輪功的神奇,紛紛走進修煉。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動用手中的權力發起了對法輪功的迫害。大法被迫害,同修被關押,我的家庭與千千萬萬大法弟子的家庭都遭受到嚴酷的迫害。在師父慈悲的呵護下,我一點點的修去自己的怕心、怨恨心、爭鬥心等各種人心,向世人講真相,證實大法。

學法時,我看到師父說:「在各國的領館是他們的窗口,那是中國海外民眾表達意見的地方,當然可以去。那裏也有能救度的人,所以意義重大,而且你們做的一切,世人也會看見。但是作為大法弟子是太辛苦了,北方的冬天很冷啊,寒風刺骨,大法弟子們還在那裏堅持著,了不起,真的了不起。每個人都在走自己證實法的路,那些學員也在走自己證實法的路。」[1]我想,如果我到國外,我也去中領館煉功發正念,那可是在邪惡嘴裏拔牙。

正念搗妖穴

機緣巧合,二零一四年六月,我和家人來到澳洲。略做安頓之後,我就去中領館煉功發正念,見到一位常年堅持在中領館煉功發正念的同修。

她和我說,當年她從澳洲去北京上訪,看到有許多大法弟子被關在籠子裏挨打,彷彿打在她身上一樣難受。說到這,她眼裏滿是淚花!我的眼淚也流下來,深深感到海內外的大法弟子真的是一個整體。寒來暑往,不管出現甚麼困難與阻擋,她都堅持來中領館煉功發正念,已經堅持了十六年了。她說這是她證實大法的修煉道路。我想這也是我的願望,也是我證實大法的修煉道路。

中領館是邪惡在海外的黑窩,直接在中領館前煉功發正念,邪惡很害怕,就會千方百計的干擾與阻擋。因為我修煉之前身體很不好,形成的觀念也重,邪惡對我的干擾與阻礙是先讓我感到身體不適,然後在我的思想觀念中鑽空子。

有一天早上,我的心很慌,精神不濟,全身無力,人不想動彈。正巧又下大雨,我想今天就別去中領館了,身體不舒服,天又下大雨,是讓我在家裏好好學法的吧!我拿起師父《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無意中直接翻到了最後一頁,我一看,非常震驚,就是針對著我當時的思想狀態:「形勢逼人,那麼多生命等著你們救度,我非常的急!」「來在世上的生命,當不上人,當動物、當植物,都等著大法弟子救度。你們做不好啊,不只是你們自己做不好,你發願要救度的那些生命,都將失去機會。你們責任重大,未來等著你們,宇宙眾多的生命都在等著你們。」[2]

我不由的流下了眼淚,悔恨自己想偷懶,想休息,還找藉口不去中領館發正念救人,忘記了救度眾生的使命,我越想越慚愧,感到愧對師父!我背上包,拿上傘,趕去中領館。

還有一次,我走出家門時還好好的。剛坐上車,我突然感到頭暈、噁心、心慌、手腳發麻,渾身好像失去知覺!有一個聲音告訴我:趕快下車回家去躺著!我沒有聽從這個聲音,我的主意識非常的清醒:我是去中領館證實大法的弟子,邪惡不配干擾我!我心裏默默喊著「師父─師父─師父」。下了車,我支撐著,走到了中領館,端端正正坐下,靜心發正念,一股溫暖的能量包容著我的全身。等到結束的時候,我全身的不適一掃而光,天清體透,心境澄明。

近一年來,無論嚴寒酷暑,我都堅持去中領館,風雨無阻。我能感受到我們的正念直搗妖穴,力可劈山,清除了許多邪惡的干擾與破壞!我們的心境非常平和,我們的修煉環境非常祥和!我們有中英文對照的真相展板,展板下,放著徵簽板,旁邊有《大紀元時報》。來中領館辦事情的人,從我們身邊走過的人們,會有意無意駐足觀看,不時有人向我們豎起大拇指;有人會在徵簽板上簽名;有人拿取報紙。我經常聽到有人對我們說:法輪功好!真善忍好!還有一男人大聲的說:中國的希望,全靠法輪功!

看到世人為自己的良知做出了正義的選擇,我也受到鼓舞!我深深體悟到:在中領館煉功發正念是師尊為我安排的最珍貴的修煉環境,我一定要踏踏實實做好,持之以恆,兌現誓約。

慈悲救世人

我的隨身背包裏一直放著真相資料、徵簽板和一件印有「法輪大法真善忍」字樣的黃背心。這件背心是那位常年堅持在中領館證實大法的同修鄭重交到我手上的,我知道他的份量!

師父說「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過中來不及說話你都要把慈悲留給對方,不要失去該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緣的。」[3]於是,我盡可能的把真相告訴與我相遇的人,喚醒他們的良知;即使是與我擦肩而過,我也想著把慈悲留給對方!遇到西人,雖然語言不通,我就微笑,用手勢、眼神和真相資料喚醒世人。西人能感受到我的善心,接過資料,了解真相,在徵簽板上簽名!遇到華人,我就主動搭話,聊天氣、聊孩子,智慧的講真相。

有一次,在我去中領館的路上,我和一位西人擦肩而過。他拄著雙拐,一條彎曲的腿上纏著白布,每走一步都很吃力,嘴裏噙著幾張紙,可能是病歷。我想:他要是咳嗽或者喘口氣,紙就掉下去了,他怎麼撿呢?噙的時間長了,紙會被口水打濕的,這該怎麼辦呢?我感到他很需要幫助,我很想幫他做些甚麼,就不時的回頭望他。突然我想起包裏有一個馬甲袋,就立馬掉頭,跑到他身後,用手輕輕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停下時,我已經站在他面前了,我笑著,把手裏的馬甲袋向他揮了揮,然後伸手去拿他嘴裏的紙,他張開嘴,我把紙放進馬甲袋,將袋子掛在他手腕上,然後示意好了。他向我笑著,表示感謝!這時,有兩位西人經過,看到我做的一切,向我豎起大拇指!我急中生智,趕緊把黃背心拿出來,指著上面的字,讓他們看,他們說:哇,法輪功!我趕緊又拿出活摘器官的單張遞到他們手上,他們看的時候,我趕緊又拿出徵簽板在旁邊等著,他們明白了我的意思,都很高興的在徵簽板上簽了名。

有一次,我接孩子放學,遇到一位華人家長。我誇她的孩子有禮貌,她也與我搭話:「阿姨,在國外住的慣嗎?」我說:「住的慣呀,你看這藍天白雲,多好!」她又問我:「阿姨,你不寂寞嗎?」我心想:哪有時間寂寞呀!我說:「到處逛逛看看,長長見識,不寂寞!」原來她父母住不慣,有時生病了語言不通,看病不方便,來不多久就吵著要回國。我馬上接話,說到我以前身體如何不好,說到有一次住院回家孩子看見我叫「老師」不叫「媽」時,她笑起來。我又說:「現在我連醫院的門朝哪開都不知道了!」她很好奇!我告訴她:「我煉法輪功,身體全好了,十八年沒看過醫生!」看她有些猶豫,我說:「阿姨幹嘛要騙你?在國外,言論自由,信仰自由。我不昧良心說話,好就好,你說是吧!在國內誰要和你說法輪功好,那她可是冒著生命危險的!」她點頭。我說:咱老百姓圖啥呀,不就是圖沒災沒病、安居樂業嘛。法輪功教人「真善忍」做好人,多好呀!我看著她,她不說話。我接著說:老話講「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在國外,信息不封閉,你也該知道那共產黨歷年來的運動,害死了八千萬中國人呀,那麼多大學生死了,迫害法輪功,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這可是這個星球上最邪惡 的犯罪呀!能沒有報應嗎?她點頭,我緊接著講三退!她欣然同意了,笑得很燦爛!

師父真是太慈悲了,把所有的眾生都裝在心裏,我還有很多的人心與觀念,在最後的路上還有干擾阻擋,我用心記著師父的慈悲,激勵自己做好三件事。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