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路上時時有師父的呵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二日】得知起訴江澤民的消息後,我跟老伴和另一位同修很快寫出了訴江狀,並通過郵政快遞寄往最高檢,我們當地有一個鄉鎮的小郵局,郵寄到北京通常大約要四天左右。第二天下午3點,同修來我家,讓幫著查了一下訴江狀到了那裏,顯示已到北京,5點鐘時顯示已簽收。

修煉的路上時時有師父的慈悲呵護,當我們信師信法時,往往就會出現奇蹟,顯示著大法的無邊法力和超常。以下是我修煉中的經歷的一些事,寫出來與同修共勉。

(一)兒子的由衷敬佩

一次在我們去講真相時,剛騎車上到公路上,我就被一輛汽車撞飛了,從空中又落到地上,我心裏說我沒事,叫車上的三個人把我拉起來,我說:我沒事。同修則說快給他們三退平安。我彎著腰,身體站不直,但還是給他們講了真相,他們三個都痛快的退了,我還告訴他們想著「法輪大法好」,他們都表示想著了。

司機叫我到醫院檢查一下,我說我沒事的,我有師父管著,師父教我們做好人。我的電動車還在他的大車底下壓著呢,車筐裏的真相撒了一地,我叫他們幫著給我拾了起來放好。他們還說大姨到醫院看一下吧,還給錢,我不要,叫他們快走吧。他們不走,我想你們不走我走啦,我還想去集市上講真相救人呢。

我忍著疼痛走了五六里路,疼的實在走不動了,剛好到一個同修家,問同修哪個屋裏有床,我趴在床上,讓同修踩到我身上,幫我壓了一個小時,身體好了。我知道這是師父幫我調整的。

回家後,兒子看我有些異樣,就問怎麼啦?我說被車撞了,兒子問車牌號是多少?我說我讓人家走的,要甚麼車牌號啊。兒子由衷敬佩的說法輪大法真好!

(二)第七次他終於退了

師父叫講真相救人,我就和同修趕集、趕山會去面對面講真相,發小冊子,勸三退,一天能退70~80個人。有人很順利的就同意退,碰到不同意的我就發正念清理干擾他得救的邪惡因素,有時求師父加持弟子,往往這時他們就能同意退出。一次在集市上講真相遇到一位賣蝦皮的,給他真相資料,他不要,給他講真相,他不聽,還趕我走。以後每次在集市碰到他我就給他講,他怎麼表現我都不動心,心中只想著一定能把他救了,等到我第七次給他講真相時,先後給他講了六四事件、文化大革命共產黨的邪惡,給他講了法輪功的真相,這次他很痛快的同意三退。我由衷的為他感到高興,以後他見到我老遠就打招呼。其實我知道我只是做了我該做的,而眾生的被救度都是師父和大法的威德。

(三)警察:「以後再也不抓法輪功了」

中共迫害最嚴重的時候,我和村裏的兩位同修都遭到綁架並預謀勞教迫害,記得當時早上5點鐘警察就等在村口了,早上我們剛煉完功,他們就闖到了我家裏,很多警察,把我們三個綁架到警車,我們喊「法輪大法好」,左鄰右舍都驚動了。

我們三個被綁架後直接往勞教所送,在路上一個警察嘿嘿的笑著,為他們的預謀得逞而高興,他的笑聽起來不正常,我們知道這是另外空間的邪惡表現。我們不為所動,心想你說了不算,師父說了算,默默的發著正念。到了勞教所醫院查體時,那個警察還是嘿嘿的笑,我們依然不為所動,喊著「法輪大法好」,發正念,堅定的相信師父說了算。

查體結果出來了,我們三個都不合格,勞教所拒收。我們知道是師父幫我們解體了邪惡。大老遠的他們只能又把我們三個拉了回來,在回來的路上,那個嘿嘿笑的警察再也笑不出來了,像霜打的茄子,耷拉著腦袋,嘴裏嘟嘟囔囔的說「以後再也不抓法輪功了」。

(四)鄰居的驚奇

自從開始講真相,我們這裏的真相資料就沒有斷過,《九評》、明慧小冊子、不乾膠、條幅、光盤,同修一車一車的資料送到我們這裏,有的我們自己選頁裝訂,訂好後用塑料袋裝上,我和同修們就挨家挨戶的送,有時是在晚上,有時是在中午。

一次我和同修們每家每戶都送上真相,一個鄰居驚奇的告訴我說:你們師父昨天晚上來了,家家戶戶都收到了真相。我心中知道師父時時刻刻都在看護弟子,每時每刻都在弟子身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