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周口市殘疾人楊宇被迫害含冤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南報導)周口市川匯區楊宇先天殘疾,修法輪大法後效果神奇。在大法遭到打壓後,楊宇因堅持信仰,多次被非法關押迫害,在看守所遭到慘無人道的酷刑摧殘,留下嚴重內傷,於2015年10月11日含冤離世,年僅38歲。

楊宇的父母已經在迫害中離世多年,楊宇去世前由姑姑照顧,靠姑姑微薄的退休工資艱難度日。因楊宇遭到的迫害極為殘忍,所以他生前從不願跟人提起那段恐怖經歷。從今年五月,海內外湧起了制止迫害、審判元凶的訴江大潮,十月初,已是生命垂危的楊宇鄭重告訴看望他的同修,他要起訴迫害元凶江澤民,請同修代他起草訴狀。聽著楊宇聲聲泣血的回憶,同修眼裏噙淚,心頭一緊一緊的。就在同修再去找楊宇了解遭迫害的詳情時,楊宇已經在醫院病房裏永遠停止了呼吸。

楊宇1977年出生,原住河南省周口市風機廠家屬院。楊宇的父母晚婚,母親39歲時才得這個長子(後來又添個妹妹),可楊宇卻先天性殘疾,從生下來直到長大成人,頭一直抬不起來,整天在一側肩上歪著,兩隻手也瘦小無力,吃飯連碗都端不動,生活不能自理。在別人眼裏楊宇是殘疾,可在楊家人眼裏,他卻是寶貝,一家人把他視為掌上明珠,疼愛有加。

所喜的是,1996年,楊宇修煉了法輪功。煉功後出現了奇蹟,頭也直起來了,基本都正常了,全家人都高興。楊宇的父親楊長勝(原周口風機廠工人)、母親楊建華(曾任小學教師)、一生未婚的姑姑楊玉蘭(原周口蔬菜公司退休工人)都修煉大法,人人也都在大法中受益,一大家人按真、善、忍的標準做人,善待別人,與世無爭,清貧的楊家充滿了幸福和溫馨。

不料1999年7月風雲突變。江澤民出於強烈的妒嫉,一手挑起了對法輪功的血腥迫害。為了給大法說句公道話,1999年7月22日,楊宇毅然赴京和平上訪,被周口市(現川匯區)政保大隊警察汪勇帶到政保大隊。從此,楊宇成了周口公安重點迫害的目標。

1999年10月3日,周口政保大隊副隊長劉迎東下令把楊宇關進拘留所,並當眾對他進行辱罵、羞辱。強行關押8天,巧立名目非法罰款、敲詐5300多元,才釋放。從拘留所回來後,被扣到小橋辦事處,一直監視居住。

2000年3月的一天晚上,夜已深,楊宇正在熟睡。政保大隊指導員王國勝、警察陳建國突然闖進家中,強行把他從床上拉走,綁架到政保大隊。惡警們又準備對楊宇用刑,被其中一個有良知的警察勸止。後來編個罪名,把楊宇關進拘留所。大隊長李育政僱用一個黑社會的人,專門單獨打楊宇一個人。那個黑社會的人威脅楊宇:「有人給我一隻燒雞,我就卸掉你一隻膀子(胳膊)。」在拘留所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出來後,楊宇又被扣留在小橋辦事處監視居住。

2001年臘月二十七,政保警察汪勇帶著一幫人闖到楊宇家中,像土匪一般,把他家抄了個底朝天;然後又把楊宇綁架到政保大隊,指令一名警察去打他。那警察看楊宇是個殘疾,不忍心下手,沒打就走了。後來,又把楊宇投進周口市看守所迫害。

楊宇被非法關押在9號監室。9號監室的看守王某暗示嫌犯收拾他,說:「多關照關照楊宇。」

從進去那一刻開始,裏邊的嫌犯就把楊宇當成活靶子整治,採取各種陰毒的手段折磨他。「貼燒餅」:每天逼他靠牆站著,大家輪番用腳跺他。「吃機器饃」:眾人亂拳暴打,狂搧耳光,每個嫌犯挨個對他搧耳光。「凍刑」:冬天下著雪,天寒地凍,命楊宇只穿褲頭,長時間站在雪地裏凍,還不讓吃飯,渾身都凍僵了。

還有,逼楊宇把手放在地上,專門踩他的手;用鞋底往頭上抽。還有更殘忍的。從進監號那天開始,就逼迫楊宇面壁靠牆站著,用被子蒙住他的頭,嫌犯們專照腰部和腹部踢、跺,搧耳光,每天定數:跺十腳,扇十耳光。每次踢跺時,都是攢足勁兒,或猛衝幾步到他跟前猛踢。楊宇在看守所被關押47天,嫌犯們共踢他470腳,扇470個耳光。

酷刑演示:野蠻毆打
酷刑演示:野蠻毆打

就這樣,在惡警的唆使下,犯人每天變著花樣折磨楊宇,直到把他打得奄奄一息,才釋放回家。

父親楊長勝看到折磨得快要死的兒子,肝腸寸斷。老人家連氣帶心疼,很快病倒,於2002年9月即含恨離世,離世時年僅59歲。

出獄後,母親每天守在楊宇身邊,流著淚,用小湯勺往嘴裏餵點水。因傷的太重,楊宇出獄幾個月後還不會走路。然而,就在他身體尚未復原、父親病故「一七」那天,政保大隊的惡警汪勇又帶著人闖到家中,硬要把他帶走。母親楊建華攔著不讓帶,說「他爸剛死,還要把孩子帶走」。汪勇羞辱老太太,說:「他爹死了,再給你找一個男人」。楊建華接了一句話,汪勇要動手打她(楊建華特別和善,說話柔聲細語,接的話也不算難聽),當時有人擋住,沒打成。

2003年,楊宇再次被綁架到政保大隊一天一夜。然後又送到小橋辦事處監視居住,不讓回家,每天由他母親給送飯。在辦事處裏,綜合治理辦公室的主任姚文正找了一個惡棍,故意和他睡一個床,把他擠到地上,然後再逼他站起來睡到床上,然後再把他擠下來,如此反反復復刁難他。就這樣被非法拘禁20天後才讓回家。

因警察常常上門騷擾,無法正常生活,母親害怕楊宇再次被抓走,只好領著他離家出走,在外流離失所。由於手頭拮据,沒錢租房住,母子倆夜晚常常露宿街頭。後來,遇著一個好心的老太太,看她們實在太可憐,將娘倆收留在家中。

在母子倆流離失所期間,周口市公安局沙北分局政委李鳳麗下令搜查楊宇。警察揚言:「如果楊宇不去,把你們所有的親人全部抓走。」因抓不到楊宇,他們竟然綁架了他姑姑楊玉蘭,關進周口市看守所。楊玉蘭是個從不招惹是非、膽小怕事之人。楊宇聽到這個消息後,怕姑姑年紀大,承受不了,主動出來,把姑姑交換出來。他姑姑被非法關押三天。參與綁架的還有川匯區小橋辦事處的王大蘭。

楊宇的母親楊建華因老伴冤死,加之長期受騷擾驚嚇,更心疼兒子,身心嚴重創傷,終於熬不住病倒,於2008年5月12日永遠離開了她最放心不下的兒子。

楊宇因多次被綁架,遭受酷刑折磨留下後遺症,腰部和腹部經常腫大,灼熱難忍,嚴重時連水都不能喝。因屢遭迫害,父母雙亡,他早已一無所有。原來他家住的是風機廠的公房,在楊宇和母親流離失所期間,房子被拆遷,房補款一萬多元,這錢他們也沒得到;楊宇沒有勞動能力,小橋辦事處的王大蘭以照顧為名,給他辦了低保,後來上邊給楊宇的物品和錢,被王大蘭敲詐走了。在楊宇沒房、沒錢、生活又不能自理的困境下,終身未婚的老姑姑楊玉蘭將其收養。姑姑微薄的退休工資能勉強維持兩人的生活。

從1999年7月開始到2015年10月,在經歷十六年的摧殘後,楊宇於10月11日含冤而死。楊長勝、楊建華、楊宇,楊家一家三口冤死於江澤民發起的這場對善良人曠日持久的迫害,家破人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