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金慧生前遭毒打 脊椎嚴重受損含冤離世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河北省滿城縣白龍鄉大坎下村農婦任金慧,因修煉法輪功,屢遭中共人員綁架、關押、洗腦、勞教,期間遭酷刑折磨,脊椎嚴重受損,導致最後臥床不起,於2013年3月29日含冤離世,終年69歲。

任金慧,女,生於1944年,修煉法輪功以前渾身是病,不想吃東西,四肢無力,全身哪都疼,又沒錢醫治,只能咬牙挺著,為了生活還得下地幹很重的農活,在痛苦中煎熬地活著。

一九九七年正月初九,任金慧在鄉親的介紹下,開始學煉法輪功,疾病在不知不覺中消失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發起了對法輪功的迫害運動。任金慧老人也遭受了殘酷的迫害:

第一次被關看守所

二零零一年正月,任金慧帶著五歲的小孫女到白堡村集市上,向人們講述自己學煉大法親身受益的真相。被警察綁架到白龍鄉派出所扣押半天,遭到恐嚇。

幾天後的一個上午,白龍鄉派出所、鄉政府的一夥人,闖到任金慧家,把她劫持到滿城縣看守所關押,任金慧絕食抗議迫害,被手持長槍的武警押到滿城縣縣醫院強行灌食,胃管從鼻子插入胃裏,鼻子被插破,血順著皮管向下流,灌食胃管也不給拔出來。

在看守所,她還被強制幹活,揀辣椒。因不配合他們的無理關押,看守所獄警賈瑞琴的指使下,任金慧曾雙手反銬掛在鐵柵欄的橫槓上。

遭東馬洗腦班迫害

任金慧被看守所非法關押兩個多月後,又被劫持到東馬洗腦班迫害。逼看污衊大法的錄像,逼迫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不管認字不認字,一概逼寫體會或思想彙報,逼寫保證書等。

2001年5月份,東馬洗腦班人員王義賦等人,以丟失鑰匙為由,用木棒暴打當時60多歲的任金慧老人,很粗的三稜木棒被打折,惡徒又抄起拖把狠命毒打她,打得她撕心裂肺的慘叫,全身青紫,動彈不得。

第二次被關看守所

任金慧在東馬洗腦班關押一個月,被「610」人員梁民、張雪冰、國保大隊趙玉霞,張振岳又關進滿城縣看守所。在洗腦班被暴打痛傷還沒好轉的情況下,趙洪祥、賈瑞琴為逼迫她放棄信仰,對她拳打腳踢、打耳光。在沒有任何法律手續的情況下,被冤判一年勞教。

第三次被關看守所

2002年初,任金慧從勞教所回家後,她去鄉政府告訴他們自己在看守所、洗腦班所遭受的迫害,奉勸他們不要參與,記住法輪大法好。當天夜裏11點多她正在煉功,白龍鄉政法委書記康新元等人翻牆而入,將她綁架到滿城縣看守所。因不配合背監規,被獄警賈瑞芹辱罵。

遭涿州洗腦班迫害

七個月後,任金慧被綁架到涿州洗腦班強制洗腦。因不放棄信仰,被那裏主管迫害法輪功的主任高學飛、副主任杜永錄、劉爽(女)、彭亞娟(女)等5人毒打。直到打昏死過去才罷手,還說是在裝死。渾身被打的青紫,疼痛難忍。把她銬死人床。在涿州洗腦班,任金慧還被電擊折磨,常常被電的慘叫。

八月十五中秋節那天,惡徒們將她雙手抱大樹,再銬住雙手,銬了整整一宿,致使她雙手僵直拿不住東西,還被迫幹活。夏天在烈日下暴曬,坐在小木凳子上被要求坐直,眼睛直視前方,不許眨眼,不許左右看,否則就被打嘴巴子。在涿州洗腦班也不讓吃飽飯,強迫看污衊大法的不實謊言錄像,天天讓寫思想彙報。

二零零三年非典爆發,涿州洗腦班被迫解散,任金慧又被劫持到滿城縣東馬洗腦,關押數日後才放回家。

被關拘留所

2007年10月15日晚上10點,任金慧學法後回家,途中被白龍鄉派出所所長徐會來和指導員李宏偉等人綁架,並被抄家,兩盤磁帶及錄音機等被搜走。她被劫持到滿城縣拘留所非法關押半月後,警察向家人索要1000元錢未果,讓這位60多歲的老人,從30多里路的拘留所走回家。

任金慧屢遭綁架、關押、毒打迫害,回家後走路直不起腰來,走一段路就得停下歇一會,情況越來越嚴重,最後臥床不起,經醫院檢查脊椎嚴重受損。69歲的任金慧老人於2013年3月29日含冤離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