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蒙陰縣蘭陵酒廠職工宋炳法含冤離世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因為堅持信仰,他曾經飽受近十年冤獄之苦,遭遇被開除公職之辱,經受了家庭離散之難,孤立無助之不幸,甚至面臨生存絕境,多重打擊之後,使他自感悲觀自閉,但更叫人悲痛蹉嘆的是,正當人們期盼他能夠奮起時,他卻於二零一五年八月六日在醫院裏含冤離世,他就是蒙陰縣蘭陵酒廠職工宋炳法。

一九九五年左右,法輪功在蒙陰縣開始洪傳,當時在蒙陰縣酒廠(後被蘭陵集團兼併,稱蘭陵酒廠)工作的宋炳法與許多學員共同走上了修煉之路,身心受益,精神狀態良好。懷著對法輪功的感恩,他在業餘時間熱心洪法,真誠的引導許多人修心向善,得法得度。大法遭到迫害後,宋炳法堅定信仰,遭到當地惡徒的構陷加害。

迫害初期,宋炳法依法進京上訪,遭到蒙陰縣當局的無理截訪遣返,隨後被非法綁架到本單位酒廠洗腦班,時值酷暑,他與多名學員被非法拘禁關押在廠區二層小樓上很長時間,受到單位不法之徒吳軍、馬千里、張士國、徐志剛、李因民、陳彬等人的折磨迫害。逼迫寫保證等才得以回家。

二零零零年二月份,宋炳法等人在網上聲明繼續煉法輪大法,被公安惡警知道後,通知了蘭陵酒廠。蘭陵酒廠對這幾位大法學員進行又一輪迫害。迫害地點設在辦公樓四樓,專門騰出兩個房間,門、窗從新焊上鐵稜子,從車間抽調專人看管,讓學員睡在地板上,上廁所必須打報告,用降級、停發工資、開除公職、進行威脅(當時蒙陰蘭陵酒廠工資、待遇相對來講較高),每天強迫大法學員學習誹謗大法的東西,限制家人探視。

過了幾天,蘭陵酒廠惡徒用車把宋炳法等拉到鄉鎮上,說是學習觀摩鄉鎮迫害經驗手法,實際上是進行恐嚇。回到蘭陵酒廠後,立即召開全廠職工大會。把從鄉鎮學來的文革迫害方法加以實施。蘭陵酒廠書記吳軍、副書記張士國等坐在主席台上,保衛科長李因民讓保衛科的惡徒們擰著宋炳法等人的胳膊,押上台。保衛科長李因民大喝一聲:「把頭低下」。強制大法學員單腿跪地並把他們的頭摁在地上,就這樣開完長達一、兩個小時的職工大會,會上逼迫大法學員發言,妄圖使學員誹謗師父和大法。從此,他被監視居住和經常性的騷擾恐嚇,為了躲避迫害,他只好遠走他鄉,流離失所。

不幸的是,二零零一年,宋炳法在山東濰坊市一個賓館裏被當地惡警綁架,隨即轉到蒙陰縣看守所,被非法刑拘逮捕,數月後,他被蒙陰縣公檢法構陷枉判重刑十一年,投進了山東男子監獄加害。而他本單位的惡徒趁火打劫,把宋炳法開除公職,還對宋炳法的家人進行加害,威脅恐嚇,停電停水,叫人不得安寧。深陷冤獄的宋炳法,遭到了獄警的精神摧殘和長期的逼做奴工等迫害,大約在二零零九年才艱難的走出冤獄。

誰知世事難料,宋炳法回家時間不長,不知何故,他的妻子突然與他分手離婚。家庭的離散,社會的歧視,隨時而來的迫害,加上沒有生活來源,使宋炳法的生存環境幾乎走到了絕境,只能靠給自家弟弟打工生存,多重打擊,他從此變得悲觀自卑,不斷的封閉自己,很少與外界接觸,當地的法輪功學員多次找過他,希望他能走出魔難,擺脫困擾,儘快奮起,但迫害的陰影一直纏繞著他,他怕再被迫害、再被抓捕、再被打擊,始終沒有鼓起勇氣,今年六月五日,他突然感覺肚子非常痛(可能是舊病復發),到醫院檢查發現已是腎癌晚期,八月六日,宋炳法在醫院裏含冤離世,年僅五十三歲。

宋炳法就這樣突然走了,留下了許多人生遺憾,更重要的是,訴江大潮中,他還沒有實現久等的誓願,看不到江澤民與中共被審判、正義回歸人間的那一天。

宋炳法就這樣走了,他的親朋及熟知他的法輪功學員們,在為他悲痛惋惜的同時,也為沒能在他生前給予更多的關注援助而深感自責與遺憾。

苦難的宋炳法走了,給人們帶出了一連串的反思:如果沒有中共的無理迫害,他肯定會在社會中快樂的生活著,如果沒有冤獄加害,他肯定會自由的生存著,不至於因遭受多重迫害而一蹶不振直至過早的離世。

從修煉角度講,即使遭受巨難,如果他能絕地奮起,堅定的學法煉功,必能戰勝病魔得到健康的身體,遺憾的是,迫害造成的恐怖和陰影,使他對修煉幾近放棄,導致病魔來襲直至過早離世。而像這樣因懼怕中共迫害放棄修煉,導致舊病復發無法醫治而死,鬱鬱而終者,全國各地不計其數,中共的迫害給中國人造成的苦難悲痛,罄竹難書。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